🏡
PTT小說網
x
    翌曰,當林動睜開雙眼時,溫暖的陽光已是從窗外傾灑而進,化爲光斑,照耀在房中。

    伸了一個懶腰,林動翻身下牀,身形展動,體內頓時傳出一道道低沉的雷鳴之聲,那是肌肉與元力交融間所發出的奇特聲音,而與那聲音同時涌出的,還有着一股股極爲雄渾的力量之感。

    林動在房間中隨意的打了一套拳法活動身體,待得額頭上微微見汗時,方纔停下,旋即目光轉向房門時,那裏,房門突然被輕輕推開,然後,手捧水盆的姜雪緩步走進,明亮的美目盯着林動,清麗的俏臉上,猶自還帶着一絲淡淡的緋紅。

    “起來啦?”姜雪聲音輕柔,將水盆放在桌上,打溼毛巾,玉手輕擰,然後方纔遞向林動,那般模樣,就如同一個極爲乖巧的小媳婦一般,看得林動一愣一愣的,他長這麼大,可還真沒被如此漂亮的女人這般貼心的服侍過

    被林動愣愣的盯着,姜雪俏臉上的緋紅也是濃郁了一些,她微垂着頭,低聲道:“我我所能做的,似乎只有這些了”

    “呵呵,謝啦。”林動笑了笑,伸手接過那還帶着一絲體香味道的熱毛巾,在臉上一陣狠搓,將那些臭汗盡數搽去,最後這才不好意思的將染上一些黑跡的雪白毛巾遞迴給姜雪。

    姜雪伸出纖細玉手,並不介意的將其接過,臉頰上的微笑顯得格外的溫柔,這同樣是她第一次如此伺候一個男人,誰也想不到,此刻她那顆心臟,也是在劇烈的跳動着。

    望着那低頭安靜清洗着毛巾的姜雪,林動捎了捎頭,不知是否是錯覺,他總感覺姜雪如今看待他的目光略微的有點不同,這種變化的目光,似乎是從昨天晚上開始的

    “你不用委屈自己來伺候我,我也不太習慣這樣,雖然認識不算太久,不過,我把你當成了真正的朋友。”林動凝視着姜雪,突然道。

    姜雪微微一怔,擡起俏臉,美目與林動對視着,片刻後,一抹動人笑顏自那清麗的臉頰上擴散開來。

    “大師姐!”

    就在房間中微微沉默間,突然一道急促的喊聲從外面傳來,姜雪急忙轉身出屋,而後,林動便是聽見了一些聲音。

    “大師姐,不好了,血鷲武館突然帶人把我們武館圍住了!”

    房間中,林動的眼睛頓時微微眯起,伸展了一下身子,然後他便是擡腿走出房間,對着門前臉頰有着蒼白的姜雪笑道:“走吧,去瞧瞧”

    說完,他便是率先對着武館之外走去,而見到他這般模樣,姜雪的臉頰也是變得恢復了一些紅潤之色,壓制住心中的慌亂,深吸一口氣,急忙跟了上去

    鷹之武館之外,此刻被圍得水泄不通,其中大部分的人馬,胸口處都是有着相同的徽章,那是血鷲武館的徽章,很顯然,這些人馬,乃是血鷲武館的人。

    而在鷹之武館各處,也是涌出大量的人,他們看向外面那些傢伙的目光,並不算友善,當然,整個大鷹城的人都知道,血鷲武館與鷹之武館已經是死對頭,互相都看不順眼對方,有這般劍拔弩張的氣氛,也並不爲怪。

    在武館的大門口,姜雷面沉如水的望着那黑壓壓的血鷲武館人馬,片刻後,方纔淡淡的道:“羅鷲館主,你就這麼急不可耐的想要將我鷹之武館趕出大鷹城麼?”

    “姜雷,我血鷲武館與你鷹之武館間的事情,明天自會在武鬥臺上分出勝負,今天我來此處,是要你們將打傷我兒子的那個小畜生交出來!”

    在血鷲武館人馬首位處,一名中年人御馬而立,其身材精瘦,身着單薄衣衫,雙目深陷,此刻其面色,極爲的陰沉,眼中擁有着猙獰殺意,顯然是處於一個暴怒的狀態。

    他的冷喝聲一落,其身後便是有着數人帶着擔架,在那擔架上,躺着整個臉龐都是血肉模糊的羅山,此刻的後者,好像還是處於昏迷狀態,看來昨天林動的那一巴掌,着實不輕。

    姜雷的目光,瞥了一眼昏迷中的羅山,眼角也是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已經聽說過林動昨天打傷羅山的事,但顯然也是沒想到,林動下手竟然這麼狠不過,這打的,真他娘的解氣

    鷹之武館的衆人互相對視着,眼中竟都是有着同樣的暢快之色,如果不是現在局面不對,恐怕不少人都是得笑出來。

    不過他們雖然忍了下倆,但卻依然被那羅鷲所察覺,當下本就陰沉的面色,變得更加的可怕,他目光泛着猙獰的盯着姜雷,森然道:“今曰你若是不將那小畜生交出來的話,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羅鷲,你還真當我怕你不成!”姜雷也是冷笑出聲,手掌一握,重劍便是閃現而出,一股雄渾氣息,陡然爆發開來。

    “哈哈,姜雷,造形境,我已大成,你與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憑你現在的實力,也配與我交手?”見狀,羅鷲卻是一聲大笑,話語之中,顯得分外不屑。

    “那便試試!”

    姜雷目光陰沉,腳掌猛然一踏地面,身形便是陡然掠出,重劍帶起一道凌厲的劍芒,狠狠的掠向坐於馬背上的羅鷲。

    “找死!”

    見狀,羅鷲眼神也是一厲,手掌一握,一柄精鐵重錘,便是出現在其手中,掌心一拍馬背,身形便是騰飛而去,重錘呼嘯,宛如山岩砸落一般,快若閃電般的狠狠轟在姜雷劍芒之上。

    “鐺!”

    低沉的悶響以及元力波動自半空中爆發開來,而後,那姜雷的身形,便是被震得蹬蹬直退,落回地面,搽出一道十數米左右的痕跡。

    “譁!”

    見到一擊之下,姜雷便是有些落入下風,鷹之武館的人頓時發出一些擔心的譁然聲。

    “既然你想動手,那便直接今曰解決了你!”一錘轟出,羅鷲眼中有着兇戾之色閃動,旋即他竟是並不打算收手,身形一閃,如同禿鷲般暴衝而下,手中重錘,帶起極端兇悍的力量以及元力波動,狠狠的對着姜雷轟下。

    “鐺鐺!”

    重劍重錘相交,爆發出陣陣火花,一**兇悍的元力波動如同波浪般的爆發開來,竟是直接將地面上震出一道道裂縫,望着這道激烈交鋒,雙方武館的人馬都是提起了心,目不轉睛的望着。

    “哈哈,姜雷,你果然還是不行,造形境小成與大成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兩道人影交錯,元力暴涌,重錘幾乎是將重劍牢牢壓迫,每一次的交擊,都是將重劍震得劇烈顫抖,而那緊握着重劍的手掌,也是逐漸的有着鮮血流淌而出。

    WWW ⊕ttKan ⊕¢o

    “鐺!”

    又是一次兇悍對碰,一聲巨響,重劍竟然便是直接被生生轟飛而去,見狀,那羅鷲眼中兇戾之色閃動,手中重錘,在雄渾元力的包裹下,當頭便是對着姜雷胸膛狠狠的轟了過去,看這架勢,若是被轟中的話,整個胸膛都是會被生生轟爆。

    “死吧!”

    羅鷲面色猙獰,重錘轟出,然而,就在其重錘即將轟中姜雷身體時,一道凌厲勁風,陡然破空而來,帶起刺耳的嗚嗚破風之聲。

    “誰?!”

    突如其來的勁風,讓得羅鷲面色一寒,反手一錘狠狠轟出,與那劃破長空而來的凌厲勁氣,狠狠的撞在一起。

    “鐺!”

    火花暴射,然而,這一次,羅鷲意料之中的崩潰,卻並沒有出現,那一道勁風之中,竟然隱藏着一股極爲強大的力量,元力涌動間,生生的將其重錘震退而去。

    重錘上涌來的巨力,讓得羅鷲心中一凝,手中重錘舞動,護住身形急退,然後目光一擡,只見得在姜雷的身前,不知何時已是出現了一道年輕身影,這道身影,手持長戟,陰翳間,有着一種危險的氣息蔓延而開。

    “小畜生,你終於是出來了!”

    見到那道身影,羅鷲眼神瞬間涌上猙獰之色,顯然已是知道,前者便是將羅山打成這幅模樣的罪魁禍首。

    “哪只手打的我兒子,識相的,自己砍下來,否則今曰,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聽到羅鷲那怨毒的猙獰聲音,林動臉龐上,也是泛起了一抹冰冷笑容。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