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動!”

    望着那突然出耕日助的身影,姜雷也是一驚,顯然是未料到後者竟然會出現,當下急忙道:“小心,羅鷲的實力很強!”

    林動微微點頭,目光注視着面前的羅鷲,造化境大成,光是這股氣息,便是遠比小成境更爲強橫,難怪連小成境的姜雷,都是被逼得盡落下風。

    “羅館主何必動怒,貴公子不懂禮數,我只是幫你教育一下而已,大荒郡頗爲混亂,若是遇見其他人的話,恐怕直接就將他給宰了……”林動淡笑道。

    “嘿,好狂的小畜生!”

    羅鷲顯然是被林動這話氣得不輕,他面容猙獰的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教育我兒子,既然你如此喜歡教商人,那今日本館主便也待你的長輩,教訓一下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森然聲音一落,其手中重錘之上,突然爆發出一股極爲強悍的元力,旋即重錘狠狠的砸在面前地面,頓時,地面爆裂而開,一道強悍的勁力,宛如一條土龍般撕裂地面,快若閃電般的對着林動爆轟而去,石屑暴涌間,倒是顯得聲勢不弱。

    “哼!”

    面對着羅鷲的攻勢,林動卻是一聲冷哼,手中古戟重重跺地,一股暗勁同樣是自地面暴閃而出,宛如一條金色閃電,最後與那土龍狠狠相撞。

    “砰!”

    土龍金光相撞,頓時爆發出雄渾的元力波動,那般衝擊,直接是生生的將地面上撕裂出一道道粗大裂縫……

    “果然是有些本事!”見到自己的攻勢,竟然被林動輕易的接了下來,那羅鷲眼瞳顯然也是緊縮了一下。

    這般局面,顯然也是有些出乎不少鷹之武館的成員意料,一個個眼中都是有着一些驚異之色,從先前姜雷被羅鷲壓得處於下風的情況來看,羅鷲的實力已是達到了一個相當強橫的地步可眼下林動卻是能夠與羅鷲拼一個旗鼓相當,難道,面前這個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少年,實力竟然比姜雷還強?

    “羅鷲館主何必如此着急,明日的武鬥臺,我會代姜雷館主與你相戰,到時候你若是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便是,至於你想要爲你兒子報仇,也可一起。”林動手中古戟斜指地面,他凝視着羅鷲,突然笑道。

    “你?”

    聞言,不僅羅鷲一驚,就連姜雷以及雙方的人馬都走出現了一瞬間的愣然。

    “哼,這是我血鷲武館與鷹之武館間的事,你算什麼東西也能插手?”羅鷲眼神有些陰沉,冷笑道。

    “我也算是鷹之武館的學徒,網剛加入的,是吧?姜老哥。”林動微微一笑,偏頭對着姜雷問道。

    “啊?哈哈,林動小哥說得沒錯!”姜雷雖然有些愣然,不過還好反應夠快當下便是大笑起來,原本有些低沉的心,也是在此刻活絡了起來,林動的實力,他一直都是看不透,這個少年看上去年齡不大,可卻渾身瀰漫着一種危險的氣息,雖然他不敢肯定林動絕對能夠打敗羅鷲這個造形境大成的強者但至少,若是交手的話,勝率會比他高上許多!

    對於林動這個大幫手,他也不是沒想過將其拉攏相助,可畢竟交情不深,怕強人所難反而搞得分道揚鑣,眼下林動能夠主動的提起,他自然是滿心歡喜,求之不得。

    站在武館大門處的姜雪,聽到林動的這話,心中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美目輕閃,凝望着那手持長戟的年輕身影,眼眸有着細微的波動。

    “姜雷,找了這麼久,你就找來了這種幫手,嘿真是可悲……”羅鷲眼中有着一些譏諷之色,他能夠感應到林動的氣息,也走出於造形境小成的地步,就算後者的戰力比起姜雷要強上一些,但這依然無法對其造成威脅,如果這便是姜雷最後的倚仗的話,那麼這鷹之武館,倒的確是沒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也罷,既然你想將鷹之武館的命運交給這個小畜生,那我便成全你,明日武鬥臺上,我會讓得你明白,你鷹之武館的結局,不論是讓誰來,都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羅鷲陰森的目光盯着林動,嘴角的猙獰愈發擴大:“小畜生,就讓你再多活上一天,明日武鬥臺上,我會將你渾身骨頭,一狠狠的砸成粉碎!”

    “走!”

    шωш ▪tt kan ▪co

    聲音一落,那羅鷲陰測測的目光掃了一眼姜雷以及鷹之武館等人,這才身形躍回馬背,手掌一揮,帶着血鷲武館的人馬,大搖大擺的盡數退去。

    望着血鷲武館人馬遠去的身影,林動眼中也是有着寒芒閃動,他倒是能夠直接在這裏便是與羅鷲動手,但到時候必然兩個武館會爆發大戰,從而造成不小的傷亡,可若是能夠在武鬥臺上,當着所有人的面將羅鷲擊潰甚至擊殺的話,那麼血鷲武館的聲望,便是會降至最低,士氣低落下,甚至不少人都是會偷偷逃離,那時候,即便是不用動手,血鷲武館也會不攻自破……

    而很顯然,那羅鷲也是如此的打算,不然的話,今日怕是不會如此輕易的便是退去,雖說如今羅鷲武館越來越坐大,可真要與鷹之武館相拼的話,他們也會死傷慘重,那種代價,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林動小哥,此次多謝援手了!”姜雷收起手中重劍,對着林動鄭重的一抱拳,誠聲道。

    林動笑着擺了擺手,看了一眼姜雷,道“姜老哥可放心我代替鷹之武館與那羅鷲在武鬥臺上交手若是我輸了的話……”

    “林動小哥能相助已是我鷹之武館的大幸,至於勝負,聽天由命,絕對怪不了誰!”姜雷沉聲道。

    “只是若是最後情況真的到了最糟的時候還請林動小哥能夠照顧一下我那兩個小女……”姜雷遲疑了一下,又是道。

    “爲了你這話……就不能輸啊……”林動無奈的搖了搖頭,姜雷的這話,簡直比任何壓力都要重,讓他隨身將姜雪小茵茵帶上,那簡直就真是有點要人命了……

    轉過頭林動望着羅鷲消失的方向,突然間,他感覺到體內的血液有些沸騰,他知道明天,他會面對着一場極爲激烈的大戰!

    “造形境大成,就讓我來看看,究竟有着多強吧!”

    翌日當晨輝灑照自大鷹城時,整個城市彷彿都是在此刻變得火暴了起來,無數人流對着城中的位置涌去,誰都知道,今天,那武鬥臺上,將會有着一場驚天動地般的驚人之戰。

    鷹之武館以及血鷲武館,乃是大鷹城中當仁不讓的最大勢力雙方交手多次,但卻未曾有着太過明顯的勝負之分,不過今日,顯然會結束那種往日的膠着。

    武鬥臺,位於城市正中堊央,面積極爲廣闊,這是大鷹城中最爲恢弘的建築,在這上面,曾經數次決定了大鷹城最後的主宰。

    此時在那龐大的武鬥臺周圍,已是佈滿着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明白,此次誰能夠從武鬥臺上勝出,那麼他便是能夠成爲大鷹城的主宰者。

    這是兩大武館,最爲重要的一場交錦!

    “今日過後,大鷹城兩大武館便是只留其一……”

    “據說羅鷲已經踏入了造形境大成這個實力,可比姜雷更強,看來此次血鷲武館勝出的希望很尤……”

    “那也不盡然,據我得來的消息,鷹之武館此次請來了一位幫手,實力相當不弱,聽說昨日還曾經與羅鷲初步交手,並未落多少下風,嘿嘿,此次武鬥臺上,可是有些精彩了……”

    “鷹之武館請來的那個傢伙,看上去才尚還不過二十,也不知道是從那裏來的毛頭小子,就算其實力不弱,也難以跟用命拼到現在這地步的羅鷲相抗衡……”

    “是啊是啊,真正的強者,可不是閉關修煉便能煉出來的,一到了生死交手,那便是落了下風。”

    “姜雷不是蠢人,他能這麼決定,應該有着他的道理,反正今日這場比試,可有得看了……”

    “”

    在武鬥臺周圍,黑壓壓的人羣中,傳出一道道竊竊私語聲,而所有的話題,都是與今日這場武鬥有關。

    “血鷲武館的人到了!”

    而就在漫天響起竊竊私語聲中,突然一大羣人馬出現,而後直接強行撕裂開那人海,來到距武鬥臺最爲接近的地方。

    “鷹之武館的人也到了!”

    就在血鷲武館的人馬抵達後不久,又是有着另外一大批人馬從另外一個方向而來,最後同樣是停留在了武鬥臺之下,雙方對視間,火花涌動,氣氛緊繃。

    羅鷲目光陰冷如毒蛇般的在鷹之武館方向掃過,最後停在了位於最前方的林動身上,當下嘴角的笑容,便是變得猙獰起來,他彷彿是看見林動渾身骨頭被他一狠狠敲碎時的那般景象了

    羅鷲腳掌一踏地面,身形如同禿鷲般沖天而起,然後在那萬衆矚目下穩穩的落在武鬥臺上,陰厲目光轉向下方林動:“小畜生,現在跪地求饒可還來得及!”

    全場的目光,順着聲音移動,最後定在了鷹之武館前方那道年輕身影上,當下便是再度響起一些竊竊私語聲,顯然是有些驚愕後者的年齡。

    對於那矚目的目光,林動倒是並未理會,輕扭了扭脖子,剛欲踏出,一隻有些冰涼而柔軟的玉手,便是拉住了他的手臂,旋即,一道輕柔的聲音,傳進耳中。

    “小心一點。”

    林動轉頭,對着身後柳眉間有些擔憂的姜雪微微一笑,旋即腳尖一點地面,輕飄飄的掠上武鬥臺,與此同時,他的笑聲,也是傳開。

    “要讓我求饒跪地就怕你羅鷲還沒那等資格……”

    望着那一臉笑容的林動,羅鷲眼中的猙獰也是愈發濃郁,他舔了舔嘴脣,陰森的聲音中,透着難以掩飾的殺意與殘酷。

    “小畜生,你喪失了最後的機會既然如此,那便,死吧!”

    伴隨着最後兩字落下,一股暗紅色的元力,頓時轟然自羅鷲體堊內暴涌而開,強猛的氣息,席捲全場!

    急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姐妹,請投給武動吧,謝謝。

    )未完待續)破曉更新組神性の復甦提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