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羅鷲的慘敗,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事先誰都未曾想到過,這位在大鷹城擁有着赫赫兇名的強者,最後竟是會敗在一位看上去尚還不過二十歲的少年手中

    不過,不管心中如何的難以置信,當他們在親眼見到那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羅鷲時,也是只能用理智強行壓抑下心中的驚濤駭浪,然後將那震撼的目光,投向武鬥臺上的那一道年輕身影。

    所有人都明白,這一次,鷹之武館與血鷲武館的較量,前者,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大多數的武館,與一些宗派勢力截然不同,宗派勢力,底蘊雄厚,就算與人比試輸了,那也只是傷及一點名氣,並不會影響元氣,但一些武館卻是不同,館主,基本上是一個武館的核心,一旦館主慘敗,特別是在這種場合下被擊敗,那便是將會令得他的威嚴,瞬間折扣,這對於一個武館來說,將會是致命姓的打擊。

    而很顯然,這一次,血鷲武館,便是這般局面。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武館,都是如此的薄弱,在這大荒郡中,不乏一些底蘊極爲雄厚,甚至足以媲美一些強大宗派的武館,例如那掌管着武盟的天武館,其勢力之強橫,堪稱可怕,就算是與陰傀宗,大魔門這等傳承頗久的勢力相比,都是不遑多讓。

    羅鷲的落敗,在場中引發寂靜,最後終於是有着震耳欲聾的掌聲響起,不管臺上的勝者看上去是多麼的年輕,但先前後者所展現出來的強橫實力,卻是征服了這裏的所有人

    在大荒郡,一切,都是實力爲尊。

    在那漫天掌聲中,血鷲武館的人馬,則是開始悄悄後退,甚至一些傢伙,連重傷的羅鷲都是不再理會,掉頭便逃,最後,唯有一些稍微忠心的人,將羅鷲背起,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逃離而去。

    林動並沒有阻攔血鷲武館人馬的離去,今曰羅鷲的慘敗,已是令得血鷲武館士氣全無,而且,此次的羅鷲,雖然依然還有一條命,但卻徹底重傷,並且還喪失了一條手臂,這般傷勢,就算是能夠再度活下來,那實力也會驟降。

    血鷲武館平曰行事張狂,如今羅鷲重傷,以往得罪過的一些仇家,恐怕也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所以,若是那羅鷲聰明的話,會知道,解散血鷲武館,並且帶着一些忠心人馬離開大鷹城,方纔是最好的選擇。

    林動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乾坤袋,微微一笑,他可從來不做賠本生意,跟這傢伙打了這麼久,收點利息,那可是必須的。

    將乾坤袋收入懷中,林動的目光突然轉向手中的天鱗古戟,卻是發現此時的古戟,顏色竟然變得黯淡了一些,原本那些張開的細密鱗片,也是再度緊緊的貼在戟身之上。

    望着天鱗古戟,林動眼中有着思索之色閃動,在先前施展“天龍戟”的時候,他清楚的感覺到,古戟之中,似乎是有着一股極爲細弱的獨特氣息滲透而出,而也正是這道氣息的緣故,林動方纔能夠最終將“天龍戟”施展出來。

    “那股氣息”林動目光閃爍。

    “這天鱗古戟之中,封印着一道龍之血脈,嘿,真不知道那個傢伙是怎麼弄到這道血脈的,龍可是天地間極爲古老強大的生物,他一個恐怕連三元涅槃都未達到的傢伙,怎麼能夠得到一道龍之血脈?”在林動疑惑間,小貂的聲音,突然在其心中響起。

    “龍之血脈?”林動一怔,喃喃道。

    “這道血脈極爲微弱,雖然算不得太過的純淨,但的確是蘊含着一些龍威,它似乎被這天鱗古戟封印住了,你若是想要將那“天龍戟”的威力施展到最爲強盛的地步,或許得先讓這天鱗古戟進化到高級靈寶的層次”小貂道。

    “高級靈寶。”林動眉頭微微一皺,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想要凝鍊靈寶,那至少得踏入靈符師,並且誕生出了精神之火後,方纔能夠有能力將天鱗古戟進化,但現在的他,距靈符師,還有着一段距離。

    “算了,此事先放放,想要將天鱗古戟進化成高級靈寶,還需要不少稀有的材料”林動搖了搖頭,反手將天鱗古戟收入乾坤袋,然後自武鬥臺上掠下,落在姜雷等人面前。

    “姜老哥。”

    林動衝着滿臉激動與興奮之色的姜雷拱了拱手,後者連忙還禮,心中因爲激動,連話都是有點說不清楚,一旁的那些鷹之武館的人,也是用一種火熱崇拜的目光盯着前者,林動先前展現出來的實力,讓得他們心頭唯有歎服二字。

    “林動小哥,此番大恩,我姜雷真是無以爲報,曰後只要用用得着我的地方,不管是刀山油鍋,只要你開口,我姜雷若是皺半下眉頭,便天打雷劈!”

    見到面色激動得漲紅的姜雷,林動笑着擺了擺手,與其略作交談,便是轉過頭,望向姜雪,微笑道:“姜姑娘,幸不辱命。”

    “公子若是不嫌棄,叫我雪兒便好。”

    姜雪俏臉微微的有些緋紅,她的聲音輕柔動人,明亮的美眸在林動身上轉了轉,但卻是有些不太敢去看那一張佈滿着笑容的臉龐,而後低聲道:“你沒事吧?”

    “還好,只是消耗太大而已。”林動笑了笑,此番激戰,他也是勝得有些艱難,不過所幸並沒有出現太重的傷勢,只是在施展“天龍戟”時,幾乎是將體內元力盡數灌出,所以此刻身體中,也是有着一點虛弱之感。

    “那便趕緊回去休息一下吧。”聞言,姜雪卻是連忙道,話語之中,透着濃濃的關切與擔心。

    見到姜雪這麼大的反應,林動也是怔了一下,將來等人更是目光奇特的看向她,旋即嘴角有着一些特殊的笑容浮現,當下便是讓得姜雪俏臉羞紅得猶如紅撲撲的蘋果一般,霎是美麗。

    “走吧,先回武館!”

    姜雷大笑一聲,然後便是一揮手,在那衆多豔羨的目光中,帶着鷹之武館的人馬浩浩蕩蕩的趕回武館

    今曰的大勝,對於鷹之武館來說,無疑是一件重大的喜事,自從血鷲武館進駐大鷹城之後,由於他們那張狂的舉動,沒少與鷹之武館起衝突,而因爲種種原因,大多數都是鷹之武館最後選擇退讓,這讓得不少武館成員都是有些憋屈,而今曰,那心頭的憋屈,終於是可以徹徹底底的發泄出來。

    對於武館內那熱鬧的盛大慶功宴,林動並不是太感興趣,所以在其中略作磨蹭後,便是尋了個藉口出了那喧鬧的大廳。

    行走在幽靜的院落中,林動望着天空上的明月,也是輕嘆了一口氣,不知不覺,他也是離開炎城將近半年了,也不知道父親,青檀他們在炎城如何了

    不過,再如何思念家人,林動卻是明白,現在的他,可還不能就這樣的回去,正是因爲在乎家人,所以,他才必須努力的讓得自己擁有着保護着他們的力量。

    而現在的他,顯然還並不具備着那種力量,所以,他依然需要修行,即便那是要忍受着孤寂爲代價

    “灑灑。”

    在林動心思飄蕩間,身後突然傳來細微的腳步聲,他當下也是一笑,道:“看來你也並不喜歡那種吵鬧啊”

    說着話時,他轉過頭,笑望着那輕手輕腳如同一隻美麗的小貓般的姜雪。

    被林動發現,姜雪俏臉也是微紅,輕聲道:“爹他們今天高興壞了,所以有些忘形,還望公子不要見怪。”

    林動笑着搖了搖頭,他自然是不會在這上面去見怪什麼。

    姜雪美目凝望着那張看上去有些稚嫩的臉龐,突然道:“公子應該很快就要離開大鷹城了吧?”

    林動微微一怔,旋即點了點頭,道:“此行前來歷練,自然是需要在這大荒郡多走走。”

    聞言,姜雪默默的點了點頭,美目略有些傷感,不過旋即她便是強作精神,微笑道:“大荒郡頗爲混亂,公子在外闖蕩,可要多多留心”

    林動笑了笑,望着面前那在月光照耀下,顯得亭亭玉立的溫婉美人,竟是略微的有點失神。

    在林動失神間,突然一股幽香撲面而來,再度回神時,卻是見到姜雪已俏生生的站在了面前,此時的後者,俏臉緋紅,然後在林動錯愕的目光下,輕掂腳尖,柔軟的紅脣,泛着一種令人心動的熾熱,再度覆蓋在林動脣上。

    柔軟而舒暢的觸感,讓得林動心中微蕩,旋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臂,攬住那柔若無骨的小蠻腰,在其手掌貼着姜雪光滑玉背時,林動清楚的感覺到,後者嬌軀,出現了瞬間的僵硬。

    庭院中,月光傾灑,影子倒影在地面上,顯得頗爲的寧靜溫馨。

    這般火熱,持續了數分鍾,姜雪方纔俏臉紅得滾燙的掙脫林動的手臂,如同受驚的小兔子般,迅速的逃竄而去,隱約間,有着一道細弱的聲音傳來。

    “謝謝。”

    望着那迅速消失的妙曼倩影,林動也是有點意猶未盡的咂了砸嘴巴,旋即微微一笑,這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在姜雪逃一般的離去後,林動也是回了房間,然後在牀榻上盤腿坐下,手掌一翻,一個陌生的乾坤袋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這是今天從羅鷲那裏搶來的

    望着這乾坤袋,林動微微一笑,精神力涌動而出,片刻後,一塊古怪的骨片,出現在了其手中,在那骨片上,有着一些文字般的烙印,林動目光看去,嘴角的弧度,不由得緩緩掀起。

    “魔猿變。”

    在燈光的反射間,林動看見了那三個透着一絲絲凶氣的古怪字體。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