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以搞!”

    聽到那自小貂嘴中說出來的三個字,林動的心臟彷彿都是被狠狠的握了一把般,呼吸悄然急促,造化境的妖獸...這等級別的妖獸,放眼大炎王朝,恐怕都是頂尖般的存在,而面對着這等存在,就算是一些大宗派勢力,都不敢輕易招惹,若是常人知道,林動敢以造形境的實力,便是去挑釁造化境妖獸的話,恐怕目光會變得相當怪異。

    因爲誰都知道,那是在找死。

    造化境,即便是在這大荒郡,達到這一步的人類強者,也是屈指可數,而連這些強者,對於這些兇悍無匹的妖獸,若是遇見,都唯有退避三舍...

    “怎麼搞?”

    雖然現在林動已經相信小貂或許來歷有些不凡,但也並沒有真正的盲目相信,他眼神在火熱了一下後,便是恢復理智,問道。

    以前的小貂,或許的確很強,但現在的它,滿打滿算也不過跟林動相仿的樣子,憑他們這些實力以及底蘊與找造化境妖獸的麻煩,下場恐怕只有一個,那便是直接被一巴掌拍成肉醬,而且還是毫無活路那種。

    “呃...”聞言,小貂也是滯了一下,旋即乾笑道:“可以搞是可以搞,但我們還需要好好的籌劃。”

    林動無言,這傢伙,一到關鍵時刻就不靠譜起來了。

    “那你認爲這兩頭魔猿,選誰動手會更好?”林動目光再度轉向手中的牛皮紙,緊緊的盯着那兩個血紅的紅點,問道。

    這撼天魔猿以及遠古龍猿,光從名字上來看,似乎都不是什麼簡單貨色,而這兩個大家夥的實力都是處於造化境,他也無法看出誰究竟要容易得手一點。

    “若是要從長遠來看,選擇遠古龍猿會更好,不過這大家夥,怕是稍微有些難對付。”小貂沉吟道。

    “爲何?”林動一怔,問道。

    “遠古龍猿是一種擁有着遠古血脈的妖獸,它們的身體之中,有着一點龍之血脈的存在,這讓得它們在妖獸界中,都是相當的強悍,一頭成年的遠古龍猿,足以媲美涅槃境的強者,我看着頭遠古龍猿,應該還是處於幼年期。”小貂緩緩的道。

    “雖然這遠古龍猿現在的實力與那撼天魔猿還處於同一個層次,但論起潛力來說,它卻比後者強了不止一個檔次,用它的本命精血來修煉魔猿變的話,效果會更勝一籌。”

    “當然,這遠古龍猿極端強悍,比撼天魔猿更難對付,雖然只是幼年期,可它一拳下來,轟爆一座山,都不是什麼難事...”

    “遠古龍猿...”林動舔了舔嘴,其實他也明白,不管是撼天魔猿還是遠古龍猿,都不是他們能夠正面應付的,想要順利得到它們的本命精血,唯有智取,不可力敵,不然的話,他將所有的底牌用盡,恐怕都是唯有慘敗。

    “那便選擇遠古龍猿吧,再在大鷹城待兩日時間休整一下,然後便是直接動身前往遠古廢澗,等到了地頭,再想辦法試試如何才能獲得本命精血。”

    林動目光閃爍,旋即便是狠狠的一咬牙,徹底的下定了決心,這一次,就瘋狂一把吧!

    接下來的兩日時間,林動依然是停留在大鷹城,當然,更多的時間,他是在盡全力的收集遠古廢澗以及遠古龍猿的各種詳細資料,雖說這種情報資料價格不菲,不過爲了能夠成功,林動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肉疼。

    而在這般大肆的搜集情報下,林動對於遠古廢澗以及遠古龍猿也是有了不少的瞭解。

    大荒郡地域極爲的遼闊,其中有着不少自遠古遺留下來的各種古蹟,那大荒石碑如此,而這遠古廢澗,也同樣是如此,只不過後者沒有前者那般名氣而已。

    當然,作爲從遠古傳下來的東西,再沒有名氣,也會引來不少淘寶者,而倒也有着一些運氣極好的傢伙,從那裏面得到了一些不錯的寶貝,雖然比不上大荒石碑那般驚天奇寶,但也是讓得這遠古廢澗,成爲不少淘寶者的天堂之處,畢竟,這裏可沒有大荒石碑那種封印...

    遠古廢澗中,有着不少兇悍妖獸,其中一些,更是如同遠古龍猿一般,有着一絲遠古血脈的傳承,比起尋常妖獸,要顯得更爲強悍,一些實力強橫的勢力宗派,倒是經常組織人手獵殺這種妖獸,畢竟,那絲遠古血脈,價值可是相當的昂貴。

    而在那遠古廢澗的中,最爲出名的,便是林動所預定的目標,遠古龍猿,據說曾經有過一些實力不弱的勢力想要打它的主意,但最後皆是損失慘重的鎩羽而歸,說起來,這遠古龍猿,方纔算是遠古廢澗的真正霸主。

    而在這些情報中,林動也是發現,在那遠古廢澗周圍,還有着一些宗派勢力,而這些宗派勢力,其中最強的,是一個名爲“古劍門”的勢力,據說,這“古劍門”即便是在大荒郡,都是有着極爲不弱的名聲,因爲在那之中,足足有着三位踏入造氣境的強者,這等陣容,堪稱異常強橫。

    而除了“古劍門”外,其餘大大小小的勢力,也是頗爲不少,當然,他們的實力比起古劍門,便是要稍稍弱上一些了。

    總的說來,那遠古廢澗處,倒也算得上格外的繁華,至少,比起大鷹城,要強上無數...

    而在林動收集着遠古廢澗的情報的這兩日,大鷹城中的那血鷲武館,也終於是如他所料的出現了崩潰,原本聲勢浩大的武館,幾乎是在短短一夜之間縮水,絕大部分的武館成員,都是在羅鷲重傷時,逃離血鷲武館,而胸膛上的武館徽章,也是被他們毫不猶豫的拋棄。

    顯然,這一次羅鷲的慘敗,讓得血鷲武館的士氣,暴跌到了下限...

    在血鷲武館面臨這種局面時,他們也開始爲往日的那種張狂跋扈而付出代價,一些往日被壓得不敢有異議的對家,皆是在此刻展開報復,痛打落水狗的事,在大荒郡內,可是最爲正常不過的事。

    wWW•TTκan•c○

    而作爲對手,鷹之武館自然是不會放棄這種機會,一些暗中操作下,更是使得血鷲武館處於四面楚歌的地步,武館中的成員越來越少,到得後來,連一些比較忠心的人,都是不得不逃離而去。

    誰都明白,至此,血鷲武館,算是徹底的完蛋了。

    在第三日時,重傷的羅鷲也是甦醒了過來,面對着這種局面,他也是氣得暴跳如雷,但卻毫無辦法,最後,他只能帶着一些忠心的手下,趁夜狼狽的逃出大鷹城,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以他現在的狀態,或許,日後很難再在這競爭力極強的大荒郡中,取得如此的成就...

    隨着羅鷲的逃離,那曾經在大鷹城顯赫了一段時間的血鷲武館,終於是徹底的在此處除名,而鷹之武館的名氣,則藉此更上一層樓,成爲了大鷹城當之無愧的主宰勢力。

    在見到鷹之武館徹底的穩固在大鷹城的地位時,林動也是放下心來,多一條朋友多一條路,他這般竭力的幫助鷹之武館,除了一些姜雪的緣故外,也自然是想要有所結交,或許以後,會收到一些不錯的回饋。

    放下心來後,林動明白,他也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他此行前來大荒郡,是爲修行提升實力,而留在這大鷹城,顯然沒辦法讓得他有太多的進步,所以,此處雖好,但卻不能久留。

    因此,當在血鷲武館從大鷹城除名後的第三天,林動便是正式的向姜雷提出了告辭,而對於他的離去,姜雷無疑是極端的不捨,但他也明白,以林動的性子,斷然是不可能留在這麼一個小小的鷹之武館中...

    當然,這之中,最爲不捨的,自然便是姜雪以及小茵茵,前者因爲一些莫名情愫,後者,大多的倒是因爲小炎也將會隨着林動離去而不捨傷心。

    大鷹城城門口,林動望着那美目有些縈繞霧氣,但卻咬着紅脣不讓它滴落下來的姜雪,心中也是一聲輕嘆。

    “公子,保重。”

    聽得姜雪那輕柔的聲音,林動也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對着姜雷等人重重一抱拳:“各位,後會有期!”

    話音一落,他也是不再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一拍小炎虎背,後者便是發出一道雄渾虎嘯,化爲一道火紅影子,暴掠而出。

    望着林動遠去的身影,姜雪美目中的霧氣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凝聚在一起,順着嬌嫩的臉頰劃下。

    “唉,林動非池中之物,莫說這大鷹城,恐怕連大荒郡甚至大炎王朝,都是束縛不住他的...”望着姜雪這般黯然神傷的模樣,姜雷也是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這個此時看上去猶自顯得稚嫩的少年,日後,必會騰動九天,這種男人,尋常女子,怕是無法令其止步...

    (推薦票馬上就要掉出推薦榜單了,實在有種說不出的感受,最近七天,每天更新9500左右,這更新速度,在月票前六,或許不算最好,但前三還能算上,至於質量,我自認還不錯,而至於增長的月票,是前六之中最少的一本書,月中因爲參加書展更新廢了一段時間,現在只能算是在補償,所以月票變成這樣,倒也無可厚非。

    回國後,基本沒怎麼休息,除了21號實在沒有狀態只寫了兩章之外,其餘時候,一直都是三更,我每天起牀後,吃了飯,就要準備碼字,一天的時間,被零零散散的分割着,直到晚上12點才結束,絕大多數,都與碼字相關。

    算不上什麼訴苦,因爲當我在國外說出那一句多少天一更,就多少天三更的話後,便是明白等回來後就該有這般的過程。

    朋友告訴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了,便可以了,至於大家滿不滿意,那便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事了。

    只是,額外的很想問一句,十天三更,換一張免費的推薦票,真的很困難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