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靜的湖面之上!波光粼粼,在湖中心的礁石上,一道身影如同雕像般盤坐,紋絲不動,甚至連體溫都是在此刻降至冰點,其氣息,更是弱不可聞。

    然而,懸浮在半空上小貉卻是知道,此時林動的體內,正處於一個極爲關鍵的進化時刻,只要待得那青銅之色被溫玉光澤徹底的取代,那麼林動便是能夠成功的將玉雷體修煉成功,到時候,其戰鬥力,也會再度突飛猛漲。

    “嗯?”

    寧靜的溯中,一直關注着林動的小貉,眼神突然微微一凝,旋即豁然轉頭,望向遠處的天際,眼神中有着劇烈的變化,它從那裏,感受到了一股極強氣息正在飛速衝着此處而來。

    “這股氣息“來者不善!”

    小貉目光閃爍,眼神緩緩凝重起來,它能夠感覺到那股氣息的強橫,而且看這情況,後者顯然是衝着他們所來的。

    “果然有些手段,竟然這麼快便是追蹤了過來。”

    在小貉眼神變幻時,那盤旋在半空的小哭,也是察覺到了那股對着這邊暴掠而來的強大氣息,當下便是發出一道虎嘯之聲,一絲絲雷光閃爍而出,縈繞着它的身體。

    “味!”

    在一貉一虎緊張的注視下,那天際之邊,一道流光飛速掠來,最後化爲一名腳踏巨大骨矛的灰袍老者,老者面色陰厲,他的目光,直直的鎖定着山谷中的溯泊,滿是殺意的陰冷之聲,也是響徹而起。

    “小育生,殺了我兒子,難道你還逃得了不成?”

    “果…“

    聽到灰袍老者那充斥着殺意的陰冷聲音小貉心頭也是微微一沉,它沒想到這個老家夥竟然能夠如此精準的追蹤而來,眼下林動正處於修煉的緊要關頭可不能被驚擾。

    “吼!”

    而就在小貉目光閃動時,那小哭已是因爲這外來之人驚擾林動修煉而發出了憤怒的虎嘯之聲,虎口一張便是一團雷光凝聚最後狠狠的轟向天空上那踩着骨矛的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腳踏巨大的灰色骨矛,猶如枯皮般的臉龐,冷漠的盯着溯中心盤坐的一道身影,至於小哭的攻擊,在尚還未抵達其身體時,便是被一層無形的屏障彈射而開。

    “看來你這小育生還處於修煉的緊要關頭,也好,省了老夫的時間,先將你抓回去,砍去四肢掛在大傀城上供人觀賞十日再說!”灰袍老者目光毒辣,一眼便是看出林動此時無法動手,當下便是冷笑出聲大手一探,便是化爲一隻灰色的精神力巨手,當頭對着下方的林動一把抓去。

    “哼!”

    見到灰袍老者動手,小貉眼神也是微冷,一聲冷哼,爪子舞動一道道紫黑光澤暴掠而出,粘附在那精神力巨手上,恐怖的腐蝕力頓時將那精神力巨手腐蝕成一片虛無。

    “咦?”小貂的這一手,顯然是遠遠的出乎了灰袍老者的意料當下發出一道驚噴之聲,目光看向並不起眼的小哭,然後,他的雙瞳,便是微微一凝:“竟然是一道妖靈,嘿,看你這般實力,擁有着身體之前,應該也是極強的存在,不過可惜,現在的你,在老夫面前,可什麼都算不上!”

    “給老夫滾開!”

    喝音一落,那灰袍老者袖中頓時暴掠出道道灰色氣流,這些氣流,極端的陰寒,在半空一個交織,便是狠狠的對着小貉席捲而去,帶起漫天冷別寒風。

    面對着灰袍老者的攻勢,小貉爪子急速舞動,一圈圈紫黑光芒涌現,化爲光圈,將其身體護於其中。

    “砰砰砰!”

    灰色氣流,重重的甩在小貂周身的紫黑光圈上,傳出震耳欲聾般的巨聲,而小貉的身形,也是被震得不斷的後退,以它現在的實力,顯然還無法正面對抗達到了造氣境大成的華骨。

    “吼!”

    在小貉被華骨逼得不斷後退時,那小哭也是發出憤怒的虎嘯,渾身雷光縈繞,最後直接震動着雷翼,對着華骨暴衝而去。

    “滾!”

    華骨眼神陰臀,腳下巨大的灰色骨矛突然射出,然後猶如棍子般,攜帶着一股巨力,狠狠的抽在了小哭所化的雷影之上。

    “嗽嗚!”

    被骨矛狠狠的砸中,小哭的身形頓時倒射而出,發出一道蘊含着痛楚的嗚鳴之聲,龐大的身體也是重重的撞在一塊山岩上,將岩石轟得爆裂而開。

    遭受了一次不輕的攻擊,但小哭虎目卻愈發顯得赤紅起來,雷光閃爍,渾身的毛髮都是倒豎了起來,最後再度悍不畏死的對着華骨衝去。

    雞!雞!

    不過,以小哭的實力,自然不可能會是華骨的對手,因此,面對它一次次的衝擊,最終的結果,依然是一次次的被華骨冷漠的轟得遍體鱗傷,看上去極爲的狼狽。

    “你這個狗雜毛!“望着那一次次衝出去,又被華骨猶如戲德般轟飛的小哭,小貉眼中,不知何時卻是涌上了一些極端陰沉的怒色,旋即它深吸了一口氣,爪子猛的漬空一點,張嘴噴出大量的紫黑光澤。

    這些紫黑光芒一出現便是迅速的凝聚,然後飛快的化爲一輪瘋狂旋轉的紫黑光刃,光刃之上,透着一種無法形容的凌厲,彷彿連天地都能夠被其生生撕裂一般。

    “撕天魔輪!”

    紫黑光刃一出現,小貉的眼神便是微微黯淡了一些,而後爪子指向天空上的華骨,光刃微微一顫,下一要那,竟是徹底的消失了蹤跡。

    而也就在這紫黑光刃消失的瞬間,那天空上的華骨,卻是感受到了一種由衷的心悸與不安,多年的生死磨練,也是在此刻取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手掌一抓,巨大的骨矛便走出現在了其掌心,而後雄渾的元力如同洪水般的呼嘯而出,頓時間,漫天骨影舞動,竟是生生的化爲一圈骨牆,將華骨的身體盡數包裹。

    “天異壁!”

    密密麻麻的骨影,或實或虛,將華骨的身影團團包裹,一時間,彷彿連整個天空,都是被森白色的骨影所充斥。

    “鐺鐺鐺!”

    在那骨影成形的要那,一道紫黑光澤,自虛無之中掠出,當即無數骨影爆裂而開,雖說骨影防禦極強,但那紫黑光刃,彷彿是天底下最爲鋒利的東西一般,直接是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速度,撕裂重重骨牆。

    “味!”

    短短不過眨眼的時間,漫天骨影,已是被盡數破去,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紫黑光彩,華骨臉龐上,也是涌上一抹震動之色,體內元力在此刻毫無保留的爆發而開,手中骨矛,更是灰芒大盛,最後攜帶着一股恐怖的力量,緩緩的點在了那一道紫黑光刃之上。

    “耳!”

    清脆的聲音,在天空上浩浩蕩蕩的傳開,旋即,下一要那,一股異常強悍的能量波動,陡然自天空上爆炸開來!

    “轟!”

    下方的溯泊,直接是被震出萬道水柱,沖天而起,最後轟然而落,極爲的壯觀。

    ωwш●TTkan●¢ o

    “可惜了“小貉望着那雖說被它這道攻擊生生震飛了數十步的華骨,卻是暗歎了一聲,若是全盛時期,它這一招施展開來,連這片山脈都是得被椅裂而去,但眼下,卻是連一個造氣境的老烏龜都收拾不了。

    在小貉遺憾時,那天空上的華骨,卻是駭得滿心驚悸,他低頭望着那裂開的虎口,再度望向小貉時,目光已是極爲的凝重,先前那一擊,若是他稍稍反應慢一點,很有可能便是當場斃命,這頭妖靈育生,倒是有些手段。

    “我看你氣息姜靡這麼多,看來那種程度的攻擊,也無法接連施展吧?”華骨盯着小貉遊淡了許多的眼神,乾枯的臉龐上,不由得掀起一抹森然。

    小貉目光閃動,它先前的攻擊雖然足以擊殺造氣境大成的強者,但那種消耗,也是極爲的龐大,短時間內,它的確是無法再施展

    第二次。

    “既然如此,那你這孽育的命,老夫也要先收走了!”

    華骨陰冷一笑,手掌緊握骨矛,面色陰厲如惡鬼,腳掌一跺天空,身形便是暴掠而出,骨矛帶起漫天陰寒之氣,在其矛尖形成一道凌厲的颶風,快若閃電般的射向下方的小哭,看這般攻勢,顯然是這華骨對於小貉,已是起了極大的忌憚之心。

    見到自己被華骨鎖定,小貉眼神也是有些變化,爪子急忙舞動,紫黑色的光澤在面前飛快的凝聚,化爲一道紫黑光盾。

    “砰!”

    光盾凝聚的要那,骨矛便是轟然而至,那道颶風般的力量瘋狂的席捲異來,僅僅瞬息間,光盾竟然便是陡然爆炸而開!

    光盾爆裂,小貉的形體,也是徹底的暴露在了骨矛之下!

    “吼!”

    不遠處,已是遍體鱗傷的小哭,見到小貉陷入險境,也是發出了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震動着雷翼,想要前去救援,但顯然已是無法及時趕到。

    “這他娘的,貉爺我還有大仇未報呢!”

    這般時候,小貉也是顯得有些無奈,不過看其眼中寒芒流動,顯然並不打算坐以待斃,但是,就在它打算着施展最後的手段時,下方的溯面,突然爆炸而開,無數道水柱,再度沖天而起。

    “叮!”

    在那漫天水柱暴衝天際時,一抹金光,猶如耀日般的爆發而開,以一種肉眼無法察覺的速度,破空而來,直接是自小貉身旁拱過,重重的點在了那骨矛之上!

    望着那自身旁掠過的古乾,小貉也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眼角餘光瞟了一瞟,隱約間,看見了一道通體如同疏璃溫玉般的身影,一種極端強悍的力量波動,擴散而開。

    “這小子“總算是成功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