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陰傀宗人馬的到來,在他們附近,也是迅速譁啦啦的空出一個大圈子,作爲大荒郡之中頂尖般的勢力,再加上有着地頭蛇的地利,可沒有什麼強者與勢力會想與他們在這大荒古碑之前有所衝突。

    林動的目光,在陰傀宗那批人馬身上掃了掃,然後他便是發現,除了那血衣男子之外,那羣人馬中,竟然還有着兩名實力達到了造氣境小成的強者,當下不免有些驚訝,這陰傀宗能夠成爲大荒郡頂尖般的勢力,那實力,倒還真是不弱。

    當然,兩名造氣境小成,這對於現在的林動來說,倒算不得太過強烈的威脅,在這批陰傀宗的人馬中,讓得林動絕對最危險的,莫過於那血衣男子,後者的精神力,極其的嗜血與暴戾,如同一頭野獸。

    林動的目光,在略作掃視後,便是收了回來,縮了縮身體,將自己隱於人羣之中,雖說他並不懼陰傀宗,但眼下大荒古碑的封印即將減弱,若是被糾纏上的話,倒也是有些小麻煩。

    陰傀宗的人馬,直接佔據着一個不錯的位置,對於周圍那些一道道畏懼與忌憚的目光,他們倒是相當的享受,唯有着中央的那位血衣男子,面無表情,目光靜靜的盯着遙遠處的大荒古碑。

    這般注視,持續了一會,突然這位血衣男子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精神力也是發出了一陣奇特的波動,旋即,一道淡漠的聲音,從其嘴中淡淡的傳出:“華宗的符傀是在我這裏領走的,雖然你將符傀中的烙印已經抹除,不過距我這麼近的話,依然還是無法逃脫我的感知”

    血衣男子的話語來得極爲的莫名,就連他身旁的一些陰傀宗弟子都是一愣,不過緊接着,那兩名造氣境小成的強者倒是最先回過神來,眼神陡然凌厲,如刀鋒般的飛快在四周掃動,嘴中暴喝道:“林動,滾出來!”

    陰傀宗這裏的異動,也是引來了不少詫異的目光,而當他們在聽到那喝聲時,不少人倒是微微有些恍然,最近林動與陰傀宗之間的事情在大荒郡傳得沸沸揚揚,特別是在當華骨重傷逃回大傀城後,林動的名聲,更是不知不覺的便是傳播了開來。

    “竟然是林動?那個殺了華宗,打傷了華骨的人?”

    “他竟然還真敢來這裏,也不怕被陰傀宗的人碎屍萬段”

    “”

    一道道竊竊私語聲飛快的在人海中傳開,旋即不少人四處張望,想要尋出那位最近在大荒郡名頭頗響的主角。

    在那漫天目光四處轉移時,血衣男子也是淡漠的擡起頭來,也不多說,袖袍一揮,一道血色精神力便是閃電般的暴掠而出,狠狠的對着人海一處暴掠而去。

    見到血衣男子攻擊而來,那一片的人羣頓時急忙轟散而開,眨眼間,便是只留下了一道身影矗於原地。

    隨着周圍瞬間騰出空地,林動眉頭也是一皺,他倒是沒料到,這血衣男子對於符傀有着如此敏銳的感知,竟然能夠徑直尋出他的方向。

    “嘭!”

    眉頭微皺間,林動泥丸宮內,也是暴掠出一股雄渾精神力,與那血衣男子的攻擊,轟然相撞,而後,一片精神力波動飛速的蔓延而開。

    瞧得林動現出身形,那些陰傀宗的人馬眼神頓時兇狠起來,元力以及精神力皆是蠢蠢欲動起來

    “我對你挺有興趣的,另外臨行之前,華骨長老囑託我,若是遇見你,將你的屍體帶回去給他煉製符傀”血衣男子的聲音,淡漠的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他盯着林動,就如同是在說着一件最爲尋常的事情。

    而聽到他這話,周圍的那些陰傀宗人馬以及一些對此人有些瞭解的人,頓時對林動投去了憐憫的目光,在大荒郡,只要被這騰儡當做感興趣對象的人,不論男女,最後的結果,都是相當的悽慘

    “你要單獨試試還是一起?”林動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同樣是透着刀鋒般冷冽,眼前的血衣青年雖然給予他一絲危險的味道,但真要動起手來,林動卻還真不懼他。

    “一人,足夠。”

    隨着血衣男子那淡漠的語調傳出,氣氛陡然間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周圍的不少目光皆是帶着一些火熱投了過來,血手騰傀在大荒郡的名頭極爲響亮,同時他也是號稱陰傀宗年輕一輩之中翹楚之人,與大魔門的慕芊芊,武盟的武祠,堪稱大荒郡年輕一輩中最爲優秀的三人。

    而林動雖說並沒有這般聲名,但最近的舉動,卻也是讓得人明白其實力不弱,雖然很多人都並不認爲林動是依靠着本身實力擊傷華骨,但這也並不妨礙其名聲的傳播。

    林動與騰儡,皆算得上是如今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因此,對於兩人的交手,還是有着不少人想要看看,究竟是誰能夠更勝一籌。

    劍拔弩張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那騰儡便是腳掌猛的一踏地面,身形化爲一道血影,快若閃電般的暴掠而出。

    就在血衣男子身形暴衝而出時,一道血紅的精神力巨掌,便是飛快的在林動頭頂上方成形,然後攜帶着一股血腥味道,帶着低沉的破風聲,狠狠的對着林動怒拍而下。

    面對着騰儡這般凌厲攻勢,林動也是眼神一寒,一股強大的精神力自其泥丸宮內暴涌而出,同樣是化爲一道精神力巨掌,與那血色巨掌,硬憾在一起。

    “砰!”

    狂暴的精神波動,自碰撞處席捲而開,而那騰儡見到林動竟然敢與其硬拼精神力,眼中不由得掠過一抹冷笑,大手一握,只見得一絲絲血氣飛快的自那血色巨掌中滲透而出!

    “嗤嗤!”

    隨着那些詭異的血氣沾染到林動精神力所凝的巨掌,當下便是爆發出一陣陣白霧,一種極強的腐蝕性,令得林動的精神力巨掌,居是散化了許多。

    “這傢伙的精神力竟然有着這般效果!”

    見到血衣男子的精神力竟然具備腐蝕之力,林動眼神也是微凜,旋即一聲冷笑,泥丸宮內,一道奇特的波動飛速的散發而開。

    “給我吞了!”

    波動瀰漫,林動精神力巨掌之中,頓時涌現一股吞噬之力,直接是以一種霸道的方式,生生的將那一道道血氣強行吞噬而去。

    “碎!”

    吞噬掉那些帶着腐蝕力的血氣,林動手掌一握,便是生生的將騰儡那精神力巨掌,蠻橫的捏爆而去。

    “光憑你一人,可還不夠!”蠻橫的捏爆那精神巨掌,林動目光凌厲的盯着騰儡,冷笑道。

    “譁!”

    見到林動竟然在這交手中似乎還佔了一點上風的樣子,周圍人海中,頓時傳出一些驚譁之聲,一道道驚異的目光,不斷的在林動身上來回的掃動着,前者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是令人相當的驚歎。

    “果然是有些手段。”一招被破,那騰儡不僅不怒,雙眼之中,反而是爆發出一股奇異之色,他盯着林動,掌心一旋,一股極爲強大的血色精神力,便是如同颶風一般,緩緩的從其體內擴散開來,看這模樣,林動的反擊,倒是徹底的引發了這位陰傀宗變態的傢伙的興趣。

    見到騰儡還想動手,林動雙眼也是微眯,大日雷元,緩緩的在經脈之中流淌起來,隱隱間,傳出如同雷鳴般的低沉之聲。

    “哈哈,這裏倒是熱鬧,林動,我就說過,這個變態一定會對你有興趣的。”而就在兩人各自凝聚着元力與精神力時,一道大笑聲突然響起,而後大批的人影,自後方低空掠來,那領先一人,竟是數日前林動所見過的黑衣青年。

    此時,那黑衣青年,正帶着不少人影掠進人海最前方,最後笑眯眯的望着林動與面色淡漠的騰儡,手中黑色鐵棍被其舞出道道棍影。

    見到此人,林動也是微微一怔,旋即看了一眼他身後的那一批人馬,其中不乏造氣境的強者,這才明白,此人應該便是武盟的人了

    “哈哈,你們還打不打?不打的話,倒是可以跟我來玩兩把。”武祠笑嘻嘻的道,眼神倒是顯得有些狂熱的盯着林動與騰儡。

    “咯咯,武祠,你帶着人馬虎視眈眈,騰儡可忌憚着呢,不過,騰儡,眼下大荒古碑即將到開啓的時間,你若是在這裏與林動拼個兩敗俱傷,恐怕就得打道回府了哦”

    武祠的笑聲剛剛落下,又是一道透着絲絲嫵媚之意的嬌柔笑聲響起,人海分裂而開,身着黑色衣裙,顯得格外誘惑妖嬈的慕芊芊也是嫣然笑着走出,在其後方,同樣是有着大量的人馬,顯然是大魔門的強者。

    這突然間出現的雙方人馬,立刻便是讓得此處氣氛有些奇特起來,大魔門,武盟,陰傀宗,這大荒郡的三大頂尖勢力,雖然表面和氣,但暗中皆是摩擦不斷,彼此競爭着,所以,當他們出現後,即便是那騰儡,目光也是閃動了起來,先前的那種凌厲氣息,已是消散大半,正如慕芊芊所說,林動的實力不弱,如果在這裏便是與其動手,恐怕會折損不少人手,這對於他們來說,算不得好消息。

    “你運氣不錯,可以多活一些時間,你如果若是聰明的話,儘早離開此處,或許還能撿一條命。”騰儡冷漠的盯着林動,道。

    林動斜瞥了他一眼,心中卻是冷笑,被這大荒古碑吸引而來的強者數不勝數,其中還有着不少真正的強者,想要獲得大荒古碑中的寶貝,就算是強如陰傀宗,大魔門等勢力,都是要面臨不小的挑戰,現在在外面,或許別人還略有些忌憚,可一旦進入了大荒古碑,在寶物的誘惑下,就算是陰傀宗,也會引來不少紅眼攻擊,而到時候,他也可以找找機會,讓這些傢伙吃的苦頭更多一些。

    隨着大魔門以及武盟的到來,原本將要爆發的一場大戰,倒是有些虎頭蛇尾的閉幕,這倒是讓得不少人有些遺憾,然後,一道道的目光,便是投向大荒古碑,等待着封印減弱的時候

    “咻!”

    而就在無數人翹首以盼時,人海的後方,再度傳來破風聲響,大片的光影,自低空飛速的掠來,引起一道道驚譁之聲。

    “是四大宗族的人!”

    在一塊巨巖上盤坐的林動,突然聽到這後方傳來的驚譁之聲,雙眼陡然睜開,雙拳也是緩緩緊握!

    終於,又見面了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