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透着蒼涼與古老味道的天際之上,一道雷光閃電般的掠過,沿途帶起細微的轟鳴之聲,那是高速划動空氣所發出。

    林動坐於小炎虎背之上,雙瞳之中的玉色,已是盡數淡化而去,藉助着昨夜的蝕骨陰風淬體之助,現在的他,已是徹底將玉雷體修煉至大成的地步,身體如金玉,堅不可摧。

    “如今我的肉體,比起昨日,怕至少是強橫了三成左右。”林動握了握拳頭,感受着那流淌在肌肉之中的雄渾力量,他的嘴角,也是浮現一抹滿意的笑容,雖然元力依然還是停留在造形境大成,但他的戰鬥力,卻是上漲了不少。

    “按照小貂所說,距古碑空間的核心地帶,應該也不遠了。”林動目光遠眺,心頭再度爲這古碑空間的遼闊無盡感到一些驚歎,難以想象,要構建這般龐大的空間,究竟需要着多麼不可思議的神通之力。

    這將近一日多的時間,林動幾乎一直都是處於趕路之中,沿途中雖然遇見了一些還算不錯的天材地寶,但卻並沒有過多的逗留,那些東西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算不得太大的誘感。

    “想必四大宗族以及大魔門等勢力,如今都在對着核心地帶趕去吧……”林動喃喃自語,那些傢伙的眼光更高,尋常寶貝,根本無法入他們的眼睛,所以,恐怕現在的他們,也正如林動一般,拼了老命的對着核心地帶趕去。

    “嘿,既然來了,那可不能空手而回!”林動一笑,手掌輕拍小炎,後者也是發出一道虎嘯之聲,雷翼震動,速度陡然加快。

    這般趕路,再度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林動方纔逐漸的令小炎減緩了速度,因爲他發現,這附近的人影,竟是不知不覺間變得密集了許多,再也不如後方那般稀疏。

    林動身居高空,望着下方地面上那衆多的身影,其中倒也是有着不少實力不錯的人,而看他們的路線,竟是完全相同。

    “這些傢伙,向來無寶不至看來此處有寶……”見到這一幕,林動目光微閃,小炎也是緩緩的降低一些,林動視線望向遠處,只見得在那遙遠處,有着一座孤零零的石山,石山上,怪石林立間,有着一座石亭,石亭中,彷彿是有一道人影盤坐。

    “那是一位前輩的遺骸吧。”林動微眯着目光,倒是看得清楚,那道人影,只是一道坐化的灰色骨骸,隱隱間,似乎有着一種奇特的波動,自那骨骸中滲透而出。

    “這人應該是因爲衝擊涅棠境失敗隕落的……”小貂閃現而出,目光看了一眼那石亭,道。

    “哦?衝擊涅粱境還有這種危險?”聞言,林動一驚,道。

    “衝擊涅磐境,本就需要冒着極大的風險,一個不慎,涅磐不能,便是自毀的結果,這是很正常的事。”小貂淡淡的道,平淡的言語間,卻是顯露出那個層次之中所猛含的種種風險。

    “而且即便是成功的晉入了涅磐境,那也依然算不得安生,九元涅磐,每一次的涅磐,都會是一次生死考驗,若走過得了,實力大漲,壽命大漲,而若走過不了,無法涅樑重生,那便只能浴火而亡。”

    林動抹了一把冷汗,沒想到這傳說中的涅磐境竟然如此兇險,難怪大炎王朝中,還沒聽見過有誰成功的踏入了那個層次。

    “一具衝擊涅磐境失敗的人的骸骨,應該沒什麼吸引力吧?這些傢伙爲何圍在此處?而且還不敢輕易上去?”林動看了一眼下方,不少的強者將這山峯所包圍着,但卻無人敢輕易的衝上去,這不由讓得他有些疑感。

    而也就是在林動疑感時,後方突然有着數道人影急匆匆的掠過,隱約間,有着急促的談話聲,順着風傳進林動耳中。

    “快點,聽說有人在那石亭中的骸骨上得到了一枚涅磐丹!”

    “涅磐丹?涅巢境強者才能凝聚而出的涅粱丹?”

    “廢話,不過那山上有着一種數量極多的妖獸守護,想要衝上去可是不易,我們混入大部隊,到時候一起衝上去,看能否有那運氣搶到一枚涅磐丹!”

    望着那飛速自身旁掠過的數道身影,林動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驚訝的道:“原來是涅磐丹,這不是只有涅磐境的強者才能夠凝聚出來麼?這骸骨主人,可還沒得到那一步……”

    “此人能夠在此處衝擊涅磐境,想來也是那遠古宗派的弟子,能夠身懷涅磐丹,也不算什麼怪事。”小貂道。

    林動微微點頭,眼中也是浮現一抹感興趣之色,涅磐丹極難凝聚,就算是涅磐境的強者,也是得花費一番功夫才能凝聚,這涅磐丹,對於涅磐境以下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加速修煉的神丹,當然,這種涅磐丹價格也是極爲不菲,至少將林動現在的所有身家拿出來,恐怕都是無法購買到半顆。

    而也正因爲涅磐丹的昂貴與稀有,方纔讓得這麼多強者匯聚在這石山下,用貪婪與火熱的目光,盯着石山上的石亭。

    “那石山中的妖獸,應該是魔風鷲,這倒是挺讓人頭疼的,這些妖獸單體實力雖然不是很強大,但數量卻是格外恐怖,而當它們數量達到每個層次時,便是能夠召喚出小型的魔風,這種魔風與你昨夜經歷的蝕骨陰風差不多,威力極強,就連造氣境的強者,都不敢輕易沾染上。”小貂目光看向石山豐,然後有些訝異的道。

    林動的目光也是順着看了過去,果然是見到了在那石山諸多峭壁上,掛着一隻只漆黑色的怪鳥,這些怪鳥雙翼龐大,倒掛在石縫中,猶如幽靈一般。

    “那些傢伙似乎準備衝上去了……”視線從石山上轉移而下,林動望着那些蠢蠢欲動的人馬,低聲道。

    在那石山下方,已是匯聚了不少人,看來那涅磐丹的誘感力的確很大,而且消息傳出,顯然還有着不少的強者對着這邊趕來。

    而在人數增多的情況下,終於是有人率先按耐不住,身形閃掠而出,對着石山上掠去,而見到有人帶頭,後方的大批人馬也是呼嘯而動,霎那間,連整個山峯都是有些顫抖了起來。

    “呱呱!”

    石山震動,那山上的魔風鷲,頓時普天蓋的飛出,霎那間,便是化爲黑壓壓的雲層,將山頂給包裹得嚴嚴實實,那般數量,看得林動都是有點頭皮發麻。

    “嗚嗚!”

    這些魔風鷲一出現,便是瘋狂的震動着雙翼,頓時間,濤黑色的狂風便是席捲而出,飛沙走石,猶如一場風暴般,狠狠的卷向那對着山頂衝來的衆多人影。

    “啊啊!”

    黑色的狂風,猶如刀刃般凌厲,在初一接觸時,便是讓得不少人吃足了苦頭,在那等無孔不入的狂風之下,就算是元力,都是被生生切割而開,而失去了元力的保護,很多倒黴的傢伙,立刻洋身傷痕密佈,鮮血狂流,一時間,悽慘的叫聲響徹而起,一道道人影狼狽的掉落而下,其中不少人更是當場沒了呼吸

    這般衝擊,持續了十數分鐘,鮮血與魔風鷲的屍體,灑滿了石山,但最終卻依然沒有一人能夠成功的再度登上山頂,這些魔風鷲恐怖的殺傷力,讓得不少人有些膽寒,心中的貪婪,也是被生生的沖淡了不少。

    “林動,出手吧,以你的肉體強橫程度,倒是不用懼怕這些魔風鷲。”小貂看了一下那些偃息旗鼓的傢伙,然後笑道。

    聞言,林動也是笑着點了點頭,對於那涅磐丹,他同樣是極爲的感興趣,如今能夠遇見,自然是不會手軟。

    既然有了這般念頭,林動也沒有什麼遲疑,腳尖一點小炎虎背,身形便是化爲一道黑影閃電,直射山頂而去。

    如今的石山周圍,有着不少強者都是關注着這裏,因此在一見到有人竟然敢單獨衝擊石山時,眼中皆是涌上一抹錯愕之色。

    “那家夥不要命了,竟然敢一個人衝。”

    “那人好像是林動?據說他實力很強啊。”

    “哼,是林動又能怎樣?那魔風鷲數量龐大,就算是造氣境大成的強者都無法強行穿過它們所召喚出來的風陣,那林動又如何能做到!”

    “他衝進去了!”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林動的身影,直接是筆直的衝進那片黑色的狂風中,頓時,一抹璀璨的玉色在狂風中爆發而開,然後衆人便是聽見了響成一片的叮噹之聲,但預料之中的慘叫聲,卻並沒有如約的出現……

    “他竟然通過風陣了!”

    在那無數道目光注視下,那一道玉色光芒,竟是身形絲毫未曾停頓,直接是穿梭過那黑色風陣,然後順利的出現在了山頂之上,而見到林動居然如此順利的便是強行通過了風陣,下方無數人眼中,皆是涌上了濃郁的震驚之色。

    “咕。”

    在衆人趕到震撼的時候,林動的身形,卻是輕飄飄的落在了石亭之中,而隨着他步入石亭,那些本來瘋狂衝來的魔風鷲,竟是頓下了身體,環繞在石亭周圍盤旋,但卻並未再直接攻擊。

    見到這一幕,林動也是有點訝異,旋即偏過頭,視線凝在了石亭之中那靜靜盤坐的古老骸骨,在那骸骨骨掌處,兩枚如火焰般的渾圓丹藥,正靜靜的懸浮着,一波令得林動爲之動容的能量波動,緩緩的從中瀰漫而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