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傢伙是誰?竟然敢在大傀城挑釁‘陰’傀宗,難道他不知道‘陰’傀宗有着分部在此麼?”

    “好像是林動”

    “林動?那個據說打傷了華骨的林動?這小子莫非腦‘門’被夾了,前來尋思不成?”

    “嗤,你知道什麼?這林動據說在大荒古碑之前擊敗了王氏宗族的天才王炎,甚至在古碑空間中,以一人之力獨戰所有王氏宗族的強者,這等風采,誰人能敵?”

    “沒錯,他還在造化武碑中得到了一種連林氏宗族絕世天才林琅天都比不上的造化武學,此人不僅膽識滔天,能力也是極爲出衆,照我看來,恐怕連‘陰’傀宗的騰儡,以及大魔‘門’的慕芊芊,武盟的武祠,都無法與其相提並論”

    “不會吧?他竟然這麼強?”

    “此次真是有好戲看了,這林動與‘陰’傀宗向來不對頭,此次大張旗鼓而來,必然會爆發一場驚天大戰”

    整個大傀城,都是在此刻變得‘騷’動起來,無數道身影掠動,出現在街道以及高聳的房屋之上,奇異的目光,鎖定着天空上的那道身影,一道道竊竊‘私’語聲,不斷的在城市中如同‘潮’水般的擴散而出。

    林動深處天空,目光充斥着冷意的望着‘陰’傀宗所在的方向,對於那諸多的目光,倒是並未在意,別人都當此處是龍潭虎‘穴’,但在他眼中,卻是不過如此

    “林動小畜生,本來老夫還在惋惜未能親手將你碎屍萬段,沒想到老天聽到了我的意念,又是讓你再度逃了出來,正好,老夫今日,便當着所有人的面,將你四肢砍斷,掛在城牆之上示衆”

    隨着林動先前那道暴喝聲落下後不久,那‘陰’傀宗分部處,頓時間爆發出一道道兇悍氣息,而後一道道身影,如同蝗蟲般的自其中掠出,飛快的佔據林動下方的一些高聳建築,而且,更是有着一些人影,直接是掠空而來,同時間,華骨那怨毒的喝聲,也是陡然在整個城市上空響徹而起。

    聽到這怨毒喝聲,全城無數道目光,瞬間轉移,望向那自‘陰’傀宗中內掠出的數道身影,在那之中,身着灰袍的華骨,正手持森白骨矛,面‘色’極端的猙獰與‘陰’厲。

    “你這老雜‘毛’,上次饒你一命,再不知好歹,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望着面‘色’猙獰的華骨,林動眼神也是一寒,冷喝道。

    “哼,牙尖嘴利”在那華骨身前,騰儡透着‘陰’冷的目光鎖定着林動,一聲冷笑,道:“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從那守護者的追殺中活下來的,不過你能活下來也好,正好將那高等符傀還給我‘陰’傀宗,至於你好運所獲得的造化武學,我也是頗感興趣,此次,就一併‘交’出來吧”

    “就怕你這廢物沒有那享受的能力”林動盯着騰儡,嘴角卻是咧出一抹笑意,只是那笑容中,透着森森殺意,此次在古碑空間,如果不是因爲他有着黑‘色’符文的話,恐怕就真的要被這個魂賬東西給坑死了

    “若是在外面,或許還真無法奈何你,不過沒想到你這蠢貨竟然敢自己找上‘門’來,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陰’傀宗心狠手辣了”騰儡眼神‘陰’沉,森然笑道。

    “少宗主,這個小畜生,先‘交’由我來處理,看我將其四肢砍去,讓他如死狗般的在你面前求饒”華骨眼神森森,一步踏出,一股強悍的元力便是陡然自其體內爆發而開,緊接着,他也不待騰儡多說什麼,身形一動,直接是化爲一道凌厲虹芒掠向林動。

    “小畜生,上次只是我大意,方纔讓你佔了一些便宜,這一次,老夫便將你親手斬殺,看你還有何囂張之處”

    華骨身形暴掠而出,手中骨矛瞬間震出道道凌厲光影,快若閃電般的暴刺向林動周身要害,一道道急促的破風聲,在其矛下飛速成形。

    上一次因爲大意,被林動重創,這一直被華骨視爲恥辱,如今再次有機會,他自然是要當着所有人的面,向他們證明,以他的實力,要斬殺林動,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之事

    “剔骨邪矛”

    長矛光影掠出,轉瞬間便是臨近林動,而後華骨眼神一寒,手臂陡然急促的震動出道道弧線,而那一道道凌厲的矛影,帶着一絲‘陰’邪冰寒之氣,沿着林動周身骨骼關節處削挑而去。

    “什麼狗屁剔骨,滾”

    然而,面對着華骨這等凌厲攻勢,林動卻是冷笑一聲,腳步猛的一步踏出,其身體幾乎是在霎那間變成琉璃之‘色’,一股可怕的力量,在肌‘肉’蠕動間,飛速的傳遞而開。

    而在林動身體涌上琉璃之‘色’時,林動雙掌微曲,如同鷹爪般暴探而出,竟是直接一把生生的將那泛着凌厲殺氣的鋒利長矛抓進掌中

    “找死”

    見到林動居然赤手空拳的握住骨矛,那華骨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錯愕之‘色’,旋即面‘色’‘陰’沉,元力暴涌而出,直接是在骨矛之尖形成鋒利的元力光刃,想要直接切斷林動的手掌。

    “鐺鐺”

    然而,那些凝聚而成的元力光刃,在切割到林動手掌之上時,卻是爆發出一道道火‘花’,清脆的金鐵之聲迅傳播開來,但最後,卻不過只是在林動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道白痕而已。

    “這點本事,也敢出來丟人現眼”林動冷笑,手掌猛然一擰,一股可怕的力量暴涌而出,只聽得啪的一聲,竟直接是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生生的將華骨手中的骨矛捏爆而去。

    “什麼?”

    見到堅硬無比的骨矛,居然被林動一把捏爆,那華骨也是駭得眼皮急跳,這才突然明白過來,眼前的林動,比起上次所見時,居然又是強悍了許多

    在明白過來時,這華骨心頭也是閃過一抹不安之‘色’,當機立斷,立刻拋棄手中的骨矛,身形暴退。

    “既然出手了,還走什麼走?”然而此時的林動,又豈會讓這個老家夥說走就走,腳掌猛的一踏,身形掠出,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華骨面前。

    “白骨碎心掌”

    見到追殺而來的林動,那華骨雙掌立刻爆發出雄渾的‘陰’寒元力,而後刁鑽的對着林動心臟怒拍而去。

    “嘭”

    面對着華骨的攻勢,林動卻是面‘色’漠然,直接一把探出,手掌瞬間膨脹一圈,如同蒲扇般,硬生生的抓住華骨的手掌。

    “既然你想斷我四肢,那便先讓你試試這個滋味”林動眼神兇狠,一聲暴喝,巨大的手掌,狠狠一握,一股可怕的力量,涌‘蕩’而開

    “咔嚓”

    隨着林動手掌的握下,骨骼爆裂的聲音,頓時刺耳的從天空上傳開,緊接着,華骨那淒厲的慘叫聲,便是緊隨而來。

    “魂賬東西,放開華骨長老”那些‘陰’傀宗的強者見到這一幕,面‘色’頓時劇變起來,當下便是有着數位強者暴掠而出,兇悍攻勢,當頭對着林動爆轟而去。

    “砰砰砰”

    然而,他們的攻勢尚還未落到林動身體之上,那不遠處的小炎蟒尾一甩,數道血光撕裂長空,狠狠的轟在他們身體之上,震得吐血飛退。

    林動隨手一甩,那在手中淒厲慘叫的華骨便是狼狽的從天空墜落而下,最後狼狽的落在地面上,淒厲的嚎叫聲,在整個城市上空回‘蕩’着。

    城市中,一道道目光望着那在地面上滾來滾去的華骨,此刻後者的一對手掌,幾乎是變成了‘肉’泥,這一幕,看得不少人有些膽寒,旋即又是感到不可思議,不管怎麼樣,華骨都是貨真價實的造氣境大成的強者,結果,這才‘交’手沒幾回合,居然便是被林動打成這幅模樣,一時間,不少人面面相覷着,嘴中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看來那些傳言,果然是真的...

    “騰儡,你想害我,那今日,我便血洗你‘陰’傀宗”

    以一種近乎震懾般的姿態打殘華骨,林動緩緩低頭,目光森森的望着那面‘色’鐵青的騰儡,冰冷的喝聲,響徹整個大傀城。

    望着那踏立天空,渾身縈繞着凶煞之氣的年輕身影,大傀城中,所有的勢力,都是不由得感覺到一股寒意,直到現在他們方纔明白,原來林動獨自前來,並非是什麼愚蠢的舉動,而是他真正的擁有着這般能力,以一己之力,獨憾‘陰’傀宗

    同時間,一些人的目光,也是再度忍不住的看了一眼那嚎叫不止的華骨,看來這一次,似乎‘陰’傀宗真的得罪了一個很麻煩很棘手的對手啊...

    “呼”

    在那全城不少目光的注視下,騰儡的面‘色’,也是愈發的鐵青,他知道,如果今日真的任由林動撒野,那麼他們‘陰’傀宗的名聲,可就真正的臭了...

    “所有‘陰’傀宗強者聽令,佈陣,今日,我要這個廢物後悔他所說的每一句話”

    面‘色’鐵青的騰儡,緩緩擡頭,目光‘陰’毒的盯着林動,而後,一道充斥着無匹殺意的暴喝聲,也是轟然的在整個大傀城響徹

    聽到騰儡的喝聲,誰都知道,這一次,‘陰’傀宗,是真的打算與林動不死不休了

    (第三更

    求最後二十分鍾的月票請大家投給武動,拜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