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陰山脈,一座險峻巨山,諸多人影閃掠而出,最後極有秩序的分散而開,隱隱間,彷彿是構成了一個大陣之形,將那山頂封鎖而住。

    這些人影,隱藏得頗深,氣息也是被特意壓制到最低,不過從那些傢伙的身手來看,顯然都是有着不弱的實力,而且,他們全都是身着統一的衣袍,在胸膛處,有着一枚灰色骷髏般的徽章,那是陰傀宗的標誌,顯然,這些傢伙,竟然全都是陰傀宗的強者。

    此時正是傍晚時分,血一般的夕陽掛在天際,帶着一絲冰涼之意的光芒,籠罩着巨大的玄陰山脈。

    這些陰傀宗的強者,靜靜的潛伏在蔥鬱樹林間,並沒有發出絲毫的異聲,看這模樣,彷彿是在狩獵着什麼。

    “所有人都聽着,行事小心一點,我們跟這該死的妖獸糾纏了快半年時間了,這一次,必須將其擒拿住!”

    在那叢林中,一名陰傀宗的長老,面色陰厲的對着身後一些陰傀宗強者道:“誰若是將此事搞砸了,哼,宗主怪罪下來,誰都保不了他,知道嗎?”

    “是,長老!”聞言,那些陰傀宗的強者也是急忙低聲應道。

    見狀,那陰傀宗長老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揮了揮手,道:“都佔據好陣型位置,時辰一到,立刻結成陣法,將這座山峯籠罩,宗主他們也已經抵達,到時候那孽畜必然插翅難飛!”

    聽得此話,那些陰傀宗強者這才迅速分散而開,井然有序的退入叢林中,將各處隱蔽位置所佔據,到時候只要信號一到,他們便是會立刻動手,將計劃完美完成。

    而類似這相同的情況,此時在這山峯四周,都在同時的發生着,從陰傀宗此次出動的人馬來看,顯然是對那妖獸極爲的重視。

    在那大山中的一處,數道身影站於此處,那爲首一人,正是當曰將林動逼入玄陰澗中的陰傀宗宗主,騰剎,在其身後,那左右長老二人,也是緊緊相隨。

    “宗主,我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方纔確定了那孽畜的一些習慣,這座山峯,也是它最喜歡落腳的地點,只要我們在此守株待兔,那孽畜,必然會自投羅網。”此時,那左長老正對着面前的騰剎笑道。

    “若這次再被那畜生跑了的話,你二人便太讓本宗主失望了,這半年時間來,我陰傀宗不少強者都是被這畜生所殺,若是再無法將其制服的話,我陰傀宗顏面何存?”騰剎面色陰寒,冷聲道。

    “而且,這孽畜當初是與林動一同衝進的玄陰澗,說不定它知道寶物在何處,所以,此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逃了!”

    聞言,那左右長老也是苦笑了一聲,道:“宗主,這孽畜這半年間實力提升了許多,若是單打獨鬥的話,就連我二人都是奈何它不得,而且其速度更是無比迅猛,我們根本無法追上。”

    “此次天羅地網已經布成,只要它出現,絕沒有逃生的機會!”

    騰剎眼神隱隱有些猙獰殘酷,他望着天空,語氣森森的道:“這畜生不斷跟我陰傀宗做對,搞得我陰傀城雞犬不寧,看來它是想替林動那小子報仇,嘿,既然如此,那此次將其擒住後,我便抽出它的妖靈,將它煉製成獸傀!”

    “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本宗主,就算是一頭畜生,那我也要它生不如死!”

    對於林動,騰剎顯然是真正的恨之入骨,雖說在尋找了半年多時間,依然沒有前者的音訊,但他心中的恨意,卻是沒有絲毫的減弱,而既然找不到林動本人,那就將這頭畜生抓來狠狠折磨一番,出那心頭的惡氣!

    望着面現猙獰之色的騰剎,那左右長老也是戰戰兢兢的不敢說話,他們明白,雖然半年多時間過去,如今的林動很有可能已成爲了玄陰澗中的枯屍,但騰剎心中的憤怒與恨意,卻是愈發濃郁,如今好不容易能夠找到跟林動相關的東西,他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即便那只是一頭妖獸!

    伴隨着陰傀宗的人馬盡數潛伏在這座險峻山峯之中,天色,也是逐漸的暗沉下來,冰冷的寒風,從天空上呼嘯而開,嗚嗚作響。

    “吼!”

    而就在天色暗下來不久,突然間,一道低沉的虎嘯聲,猛的在這片山脈中響起,那嘯聲中,充斥着一種奇特的威壓,在這等威壓下,玄陰山脈中不少的妖獸,都是發出了一些帶着恐懼味道的低聲咆哮。

    “譁!”

    虎嘯聲逐漸的落下,只見得那天邊之處,一道血光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掠來,最後扇動着巨大的血翼,出現在了這座山峯上空。

    血光漸弱,露出其中那龐大的身軀,血色的鱗甲,籠罩着它的身體,月光傾灑而下,反射出一圈血光,猶如嗜血之獸,而且,在那妖獸背上,一條碩大的血蟒盤踞,蛇信吞吐間,有着極度陰寒的氣息噴薄而出。

    這種寒氣,若是林動在此必然會很詫異,因爲這波動,竟然與玄陰澗中最爲可怕的地煞寒氣,完全相同!

    此時,那血色巨蟒三角形的蛇瞳,正泛着冰冷的光澤,警戒的掃視着下方的山脈。

    這般熟悉無比的形象,赫然便是那在玄陰澗中與林動被亂流分離而開的小炎!

    小炎扇動着血翼,虎目掃過下方山脈,雖然那裏依然寂靜,但不知爲何,卻是讓得它隱隱間感覺到一些危險,與林動生活久了,彷彿它也是沾染上了後者的那種謹慎。

    而且如今隨着實力的提升,小炎的靈智也是越來越高,比如它也知道,將林動逼入死地的,是陰傀宗,所以在從玄陰澗中逃出來之後,它立刻便是化身爲復仇使者,在這半年中,其獠牙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陰傀宗的強者喪命

    “吼!”

    小炎在天空上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緩緩的降落而下,不過,就在它距地面還有着一些距離時,那種危險的感覺,立刻擴大起來,當下它立刻振動雙翼,化爲一抹血光就欲逃離此處。

    “佈陣!”

    然而,就在小炎要騰身逃去時,一道冷喝聲,陡然在這山峯上響起,旋即無數道元力光柱沖天而起,化爲一圈光幕,將山峯上空盡數封鎖。

    “嘭!”

    小炎的身體撞擊在光幕上,將其震得爆發出劇烈的波動,但卻是被彈了回來,雖然它的實力這半年內大漲許多,但此次陰傀宗顯然是對它勢在必得,出動的強者數量,也是相當不少。

    “哼,孽畜,看你這次還往哪裏跑!”

    在小炎被困住時,那騰剎也是閃掠而出,在其身後,不僅有着那左右長老跟隨,還有着數位陰傀宗長老。

    “吼!”

    見到騰剎,小炎虎目中頓時閃掠過憤怒的殺意,顯然是對於這個將林動逼入玄陰澗的兇手記憶尤深,當下血翼一振,血色能量暴涌而出,化爲漫天凌厲的血刃,對着騰剎呼嘯而去。

    見到小炎發動攻擊,騰剎卻是森然一笑,隨手一揮,雄渾的元力便是在面前凝聚成障壁,將那些血刃盡數抵禦而下。

    “孽畜,要怪就怪你跟錯了主人!”騰剎大手一探,一座巨大的元力山峯,直接是在小炎上空成形,而後狠狠的轟下。

    “嘭!”

    元力山峯重重的轟在小炎身體之上,那等兇悍力道,頓時讓得小炎發出了痛苦的吼聲,不過還不待它激烈反抗,那些陰傀宗的長老也是同時出手,十數道雄渾無匹的元力化爲元力鐵索,譁啦啦的掠過天際,最後直接是將小炎的四肢以及雙翼,盡數纏繞捆縛。

    “吼!”

    身體被束縛,小炎頓時瘋狂的掙扎起來,一**狂暴的血色能量不斷席捲出來,將那些元力鐵索,都是震出了一道道裂紋。

    “孽畜,還敢反抗!”

    見狀,騰剎眼神一寒,又是一拳轟出,兇悍的元力勁風,重重的轟在小炎身體之上,一些血色鱗片炸裂而開,令得它發出一道哀鳴之聲,最後虎目終於是緩緩的垂下,陷入了昏迷狀態。

    “走,帶回去,三曰之後,我要當着所有人的面,將這畜生扒皮抽筋,煉製成獸傀,我讓要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陰傀宗,就算是一頭畜生,也要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望着昏迷的小炎,騰剎臉龐上頓時浮現一抹猙獰笑容,而後大手一揮,轉身而去,那殘忍的獰笑,在天空上迴盪而起。

    “林動,你若是還活着,等下次見面,我就用你的妖獸煉製成的獸傀將你斬殺,哈哈!”

    玄陰澗深處,那地煞寒氣的源頭上方,一個黑洞緩緩蠕動,而在那黑洞中,一道身影靜靜盤坐,如同老僧入定。

    “砰!”

    突然間,那道身影緊閉的雙眼霍然睜開,而在雙眼睜開的霎那,一股極端強悍的氣息,也是如同風暴一般,自其體內席捲而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