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洞在林動掌心之中急速的擴散而開,一種強悍無比的吞噬之力,也是迅速的暴涌出來,在這種吞噬之力的吸扯下,騰剎頓時覺得腦海之中傳來陣陣劇痛,彷彿他的所有精氣神,都要被強行扯出身體一般。

    “林動,放了我,我甘願做你的屬下!你要任何東西,我都給你!”,在這種時候,騰剎終於是徹底的絕望”他聞到了濃濃的死亡味道,當下聲音嘶啞的急吼道。

    在騰剎看來,在真正的死亡面前,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能夠拋棄”他爲人本就薄情寡義,當初爲了留下林動,甚至不惜出手將騰儡打得險些喪命,如今到了這種地步,爲了保全性命”再不可能的要求,他都完全不會否決。

    “林動小哥,這騰剎爲人狠毒,若是留下來,必是後患!”那不遠處,慕雷,武宗等人也是緊張無比的望着這邊,如果真的讓騰剎活下來,恐怕在場的人誰都不會安心,這種狠毒的人物,必須儘早除掉”當下急忙出聲道。

    不過雖然都想立刻動手將騰剎擊斃,但現在後者卻是在林動手中,因此就算是慕雷等人都不敢強行出手,畢竟陰傀宗的下場已是擺在了眼前”林動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也讓得他們心生恐懼,如此人物,誰還敢有絲毫的得罪?

    林動淡淡的瞥了緊張無比的慕雷等人一眼”這些傢伙也是擔心他留了騰剎的性命,爲他們日後埋下禍根。

    不過,雖說他才懶得理會他的舉動會不會給大魔門等勢力帶來麻煩,但他卻並不想給自己留下什麼隱患,雖然擁有一個實力達到造化境大成的強者當屬下相當的威風,但那卻是需要付出太大的風險。

    林動從來都認爲,類似騰剎這種梟雄般的人物”會心甘情願的在他的手中當小卒子,多以,他那漠然的目光,在盯着騰剎一會後,淡淡的道:“,我對養一頭毒蛇在身邊”沒什麼興趣。”

    話音一落,林動不再給騰剎任何說話的機會,黑洞猛然擴散,只見得一股股仿若靈魂般的無形東西,直接從騰剎的身體中被蠻橫的吸扯而出,最後盡數鑽進黑洞之內!

    “砰!”

    隨着〖體〗內的精氣神被黑洞盡數吞噬,那騰剎的面色也是瞬間凝固,睜大的雙眼中”透着濃濃的驚駭與恐懼,最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緩緩的癱倒而下。

    這位在大荒郡赫赫有名的陰傀宗宗主,一代兇狠之人,如今,終於是徹徹底底的喪命此處,而在騰剎倒地的那一霎那”整個混亂的玄陰山山頂都是在頃刻間安靜了下來,不管是陰傀宗還是其他宗派勢力的強者”都是目光怔怔的望着那緩緩倒地的身影,一時間”竟是略有些回不過神來,誰都沒想到,那在不久前”還霸氣凜然的震懾羣雄的陰傀宗宗主,如今,卻是成了一具冰涼的屍體……

    這種猶如天地之隔般的極端變幻”讓得人如同身處虛幻到夢境之中。

    林動眼神平靜的望着那身體迅速冰涼下來的騰剎屍體,他來到這大荒郡”尚還不到兩年的時間”然而,就在這不到兩年的時間中,這在大荒郡中屹立了數十載的陰傀宗,卻是直接是敗落在了他的手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能力”當真是有些可怕。

    “騰剎已死,陰傀宗殘黨,你們還敢負隅頑抗?與大荒郡諸多勢力爲敵不成?”

    山頂上的寂靜,持續了片刻,那慕雷率先回過神來,頓時一聲暴喝,將那些還在抵抗的陰傀宗強者嚇得渾身一個激靈,騰剎被殺,對於他們的士氣,顯然是一個致命般的打擊,因此當即便是有着一些強者丟棄手中武器,選擇了投降。

    騰剎的死亡,象徵了陰傀宗最終的敗落”如果今日真的只是依靠林動一人之力,即便能夠擊殺騰剎,但顯然也只會讓得陰傀宗元氣大傷,但卻並不會徹底的衰敗,畢竟不管怎樣,林動不可能將陰傀宗所有人都一個個的殺掉,他頂多只能殺一些高層,重創陰傀宗,可卻無法影響真正的根基。

    因此,只要到時候陰傀宗再休養生息一些時間,說不定又是能夠成爲大荒郡頂尖勢力,只是可惜陰傀宗平日行事太過囂張跋扈,騰剎更是霸道”想要蠻橫組建聯盟,將衆多勢力當做手中槍使。

    正因爲如此,方纔有着這般牆倒衆人推的結局,可以想象,今日之後,陰傀宗必然名存實亡,而且大魔門,武盟等勢力也眸然不會放過其他的陰傀宗分部,到時候,這整個大荒郡冉”陰傀宗恐怕將會徹徹底底的除名。

    一個曾經的頂尖勢力,自此以後,將會在這大荒郡中,銷聲匿跡騰剎身死,陰傀宗徹底的失去了抵抗的勇氣,一些高層各自逃竄,而失去了指揮的陰傀宗強者,也是逃得逃,降得降,幾乎是不到半個小時左右,這弦陰山山頂,便是徹底的改旗易幟……,慕雷,武宗等一些比較強大的宗派掌教”望着這屍橫遍野的玄陰山山頂,眼中也是有着一些狂熱之色閃過,從此以後,陰傀宗不復存在,而以前陰傀宗所佔據的地盤以及資源,顯然又該是重新分配,他們各自”都是能夠從其中撈得巨大的好處。

    “爹!”

    然而,就在慕雷等人爲這天降的巨大財富而狂喜時,慕芊芊突然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美眸對着前方不遠處的一道身影揚了揚。

    聽得慕芊芊的聲音,再看見那一道年輕的背影,慕雷心頭頓時清醒過來,急忙揮手讓武宗等人將臉龐上的〖興〗奮收斂起來,今日陰傀宗覆滅,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爲林動的復仇,如果不是他強勢擊敗騰剎”並且怒破陰傀宗護宗大陣,他們可沒那膽子與陰傀宗開戰,說起來,這次的大戰,林動才是佔最大的功勞,而資源的分配,也還輪不到他們武宗等人也都是精明人”見到慕雷的眼色,也都是立刻清醒過來,即便他們這些人在大荒郡中,都是數得上號的強者”但這個時候,卻是沒人敢說半句不滿的話語。

    先前的那一場場大戰,已是將林動的身影,如同戰神一般烙印他們在心中,這個時候,就算是林動要跟他們說他也打算組成聯盟”恐怕慕雷等人也是不敢說半個不字。

    “林動小哥。”

    一羣在大荒郡赫赫有名的強者,此時卻是滿臉堆笑的走向林動”雙手抱拳”神態之間,有着一絲恭敬的味道。

    “怎麼?各位分髒完畢了?”林動轉過身,看了一眼這慕雷等人,淡笑道。

    “呵呵,不敢不敢,林動小哥還沒開口,我們怎敢逾越?”慕雷連忙笑道。

    “慕宗主倒是會說話。”,林動笑了笑,他望着這羣在他面前畢恭畢敬的宗派掌教,一時間思緒也是有着飄渺,半年之前,恐怕這些人沒一個人會重視於他,但如今,言談間,卻是充斥着恭敬與忌憚。

    短短大半年的時間,林動卻是有着翻天覆地的變化,而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吞噬祖符所帶來的”這天地間的神物,果然是非同凡響。

    若是沒有吞噬祖符,林動想要在半年內達到半步造化的地步,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對陰傀宗的什麼地盤,並不感什麼興趣,甚至,我或許在大荒郡已經停留不了太長的時間,這些東西,最終還是歸你們所有。”,聽得林動這話,慕雷眼中頓時涌上難以遏制的狂喜之色。

    “如今陰傀宗老巢被端,但在大荒郡還有着不少分部,這些殘餘也是麻煩”我爲人不喜給自己找不自在,所以這些麻煩,我希望你們能夠幫我清除得乾乾淨淨。”林動淡淡的道,陰傀宗分部不少,他不可能一個個的清理過去,如今有大魔門等勢力出手,倒是能夠幫他完美的解決此事。

    “林動小哥放心,以後這大荒郡,絕對不會出現陰傀宗三個字”而且只要我們一旦聽到有對林動小哥不利的消息,定會立刻稟報!”,慕雷沉聲道。

    “另外,此次出手我也消耗不少,這陰傀宗財富龐大,我也懶得搜尋,你們合計着給我兩百萬純元丹,便當幫你們收拾了陰傀宗的報酬,如何?”林動微微一笑,輕聲道。

    “兩百萬純元丹?”

    聽到這個數量,慕雷等人也是驚了一下”眼神微微變幻,旋即便是咬牙點頭,道:“好,林動小哥放心,給我們一日時間籌備,一定將兩百萬純元丹盡數奉上。”

    兩百萬純元丹,對於尋常勢力來說,或許是天文數字,但對於大魔門這等頂尖勢力,卻並非是拿不出來,只要能夠得到陰傀宗的地盤”兩百萬純元丹,只是小事情而已,而且最主要的是,現在他們可不敢在林動面前說不字,否則,這陰傀宗,恐怕就是前車之鑑“嗯,給你們一日時間,這陰傀宗山體之中有點東西我比較感興趣,你們在上面收拾殘局吧”不要來打擾我。”

    見到慕雷等人如此識相,林動再度一笑”也不多說,直接轉身飄然而去”在吞噬了騰剎的精氣神時”林動也是得到了一些屬於他的記憶,在那記憶中,這玄陰山深處,似乎有着一點特別奇異的地方,而林動對此”倒是很感興趣,他倒是想要看看,那奇特的地方,究竟有着什麼樣的古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