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強大的元神。”小貂的聲音,也是迅速的在林動心中響起。

    “元神?”

    聽到這個陌生的詞彙,林動面色卻是猛然一變,現在的他已是知道,當一些強者實力達到某個地步時,皆是能夠以元聚神,而只要成功凝聚出元神,就算是肉體毀滅,但只要元神不滅,皆是能夠有着重生的機會,當然,這種境界實在是太過強大,就算是林動,也只是從小貂那裏聽來。

    他倒是沒料到,在這林琅天體堊內,竟然會存在着一道神祕的元神。

    “先前我與他在潭底交過手,這道元神也是相當的虛弱,倒也不用太過懼怕,而且在我眼中,就算這元神肉體尚在時,也比不過我全盛時期。”小貂的聲音中,有着一絲傲氣,看來當年的它,也的確是一尊相當強悍的存在,對此,現在的林動也是並沒有再抱着什麼懷疑的心態。

    “交手誰佔上風?”林動微微鬆了一口氣,旋即問道。

    “嘿,貂爺出馬,哪有失敗的道理,我跟他現在的存在都差不多,我只是妖靈體,可他也只是元神體,不過我有石符,在潭底倒是壓了他一籌。”小貂有些得意的怪笑道。

    “另外,在那潭底深處,的確是有着一具遠古神獸的骨骸,若是我所料不差的,應該是一頭遠古天鱷,這天鱷一族也是妖獸界中極爲強橫的存在,渾身是寶,不過那東西太過沉重,就算是涅盤境的強者都搬不動,不過還好,那頭蠢虎在我纏住那元神時,從那骨骸中得到了一絲天鱷血脈,這對於它的修煉,有着極爲重要的作用。”

    “遠古天鱷?”對於這種存在,林動倒是相當的陌生,不過能讓得小貂說成強橫,想來這東西來頭應該不小。

    “還好有所收穫。”

    在想到小炎得到了一絲天鱷血脈時,林動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小炎陪了這麼多麼多年,它能夠變得強大,林動也是高興得緊。

    “我還從那遠古天鱷身上用了一件其他東西,倒是極爲適合你,等出了這裏再給你,你這裏情況如何?”小貂再度道。

    “還好,原本是想趁機將林琅天殺了的,不過沒想到你們回來得這麼快。”林動目光透過漫天雨幕,望向林琅天的方向,略微有些遺憾的道。

    “那林琅天本事也不弱,要殺他並不容易,這裏畢竟是大炎王朝,殺了他你對林梵不好交代,等進入百朝大戰了,有的是機會。”小貂道。

    林動也是緩緩點了點頭,輕吸了一口氣,逐漸的將心中的殺意平息而下。

    而在林動這邊與小貂交談的時候,林琅天所在的方向,他也是因爲那一道神祕元神的歸來而面露大喜之色。

    “穆師,我要你現在助我,不惜一切將林動那個混賬小子斬殺,他竟敢將我聖靈潭的能量盡數強奪而走,這口氣今日絕不能咽下去!”林琅天咬牙切齒的在心中低吼道。

    “我不是幫你佈置了陣法麼?怎麼會這樣?”那一道歸來的元神也是對這種情況極爲的錯愕。

    “那個小子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頃刻間便是破壞了陣法,而且還強行奪走了我這邊的聖靈潭能量!穆師,這次不管什麼代價,我們都要殺了這個小子,不然以後後患無窮!”林琅天面色鐵青,眼中涌動着猙獰殺意。

    “不行!”然而,對於他的要求,他體堊內的那一道元神卻是立刻回絕。

    “爲什麼?!”聞言,林琅天先是一愣,旋即不甘的低吼道。

    “這個小子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就算你我聯手,現在恐怕都很難將其斬殺!”

    “怎麼可能!”林琅天身體一震,難以置信的道。

    “那個小子的體堊內,同樣有着一道神祕的存在,在先前我潛入潭底時,那道存在也是跟了下來,並且將我阻攔而下,我與他交過手,但卻並未佔到上風!”那被林琅天稱爲穆師的元神沉默了一下,而後道。

    “什麼?”聽得這話,林琅天手掌都是忍不住的抖了一下,眼中涌現濃濃的驚駭之色,他從沒想到過,林動的身體中,竟然也是會如同他一般,居住着一個強大的存在!

    “難怪這小子能夠溝通造化武碑的碑魂,獲得那等最強大的造化武學,看來當初也是因爲那神祕存在在暗中幫助他。”

    “穆師,難道連你都不是那個小子體堊內的神祕存在的對手?”林琅天實在是有些忍不住的道,他可是很清楚這穆師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我與那存在的交手很短暫,他實力不弱,不過如今的我實力不足全盛時期半層,若是能夠回覆一些,倒也不見得不能收拾他,等到時候進入百朝大戰,我會指引你去一處寶藏,在那裏,我便是能夠恢復一些力量,那時候,足以保你在百朝大戰中有一席之地。”那穆師沉默了一下,而後冷笑道。

    “那難道現在就這樣算了?我的聖靈潭能量,已被那個混賬抽空了!BU,林琅天面色陰睛不定,極爲不甘心的道,難道這個血虧,他就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裏咽麼?

    “凡事要懂得隱忍,即便我們真的動手,也沒有把握,反而會暴露我的存在,那對你沒什麼好處,想要成爲真正的強者,誰不是經歷千般磨練?”那穆師聲音冷厲的道。

    林琅天雙拳緊握,眼中殺意瘋狂的閃爍着,許久後,他方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聲道:“是。”

    “你也不用太過着急,這裏的聖靈潭能量雖然有着奇效,可只要等進入遠古戰場,我必能讓你蛻變強大,那裏的種種資源,可比大炎王朝好百倍,何必太過的在乎。

    “而到時候,你要殺這小子易如反掌,並且我也是很想看看,他體堊內的那道存在,究竟是個什麼東西!”見到林琅天壓制住殺意,那穆師這才點了點頭,聲音放緩了一點,但在最後一句時,倒也是有着許些寒意散發出來,在先前的潭底交手時,他幾乎是盡落下風,不僅什麼好處沒撈到,還差點有損元神,這倒是讓得他暗自震怒,這可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了!

    林琅天默默的點了點頭,他知道,今天這場子,他是說什麼都找不回來的了,而他所得到的這些消息,也是讓得他十分的震驚,他實在是無法想象,那個兩年之前在他面前,連他的氣息壓迫抵禦起來都是格外困難的螻蟻存在,如今怎麼會擁有着這等實力以及底牌。

    要知道,他體堊內的這道存在,可是當年九死一生落下懸崖方纔僥倖所遇,而這些年他能夠逐漸的成爲林氏宗族絕世天才,這道存在也是功不可沒,但他卻是沒想到,那曾經在他眼中如同螻蟻般的林動的體堊內,居然是會有着連穆師都忌憚的神祕存在!

    這種發現,不由得讓得他滿心的不甘與妒意,一個卑微的分家之人,怎麼有資格擁有着這等存在守護?!

    不過,不管他心中如何的不甘,此時的他,卻是只能緩緩的落自水面上,低頭望着那清澈的潭水,面色青白交替。

    此時,天空上的雨幕也是逐漸的盡數落下,莫凌三人也是緩緩的降下身體,目光有些奇怪的望向林動與林琅天,在先前的時候,這兩人竟然都是古怪的突然停手,沒有再有任何的舉動,面特別讓得他們感到錯愕的是,那林琅天居然收斂了渾身的元力波動,落下身來,那番模樣,顯然是不再打算出手

    “這傢伙竟然不打算搶奪回聖靈潭能量了?”對於林琅天的舉動,莫凌三人都是有些愕然,以他們對林琅天的瞭解,後者可不是什麼懂得息事寧人的人,按照正常情況,今日的林琅天,絕對會跟林動不死不休一番驚天慘戰,但眼下這幕,卻是看得他們有點目瞪口呆……

    “這傢伙好像突然很忌憚林動了?”

    莫凌目光一閃,倒是敏銳的察覺到了一點什麼,目光轉向林動所在的方向,只見得後者也是緩緩的落自水面,平靜的臉龐,倒是看不出他究竟在想着什麼。

    “這林動,似乎並不是表面上的這麼簡單……”莫凌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林動給予他的驚奇實在是太多了一點,有時候他真是有些難以想象,一個僅僅只走出身林氏宗族分家的人,怎麼可能會如此的優秀……

    聖靈潭上,隨着林動與林琅天突然間的熄火,氣氛卻是詭異的變得異常安靜了下來,莫凌三人對視一眼,皆是緩緩的落回原本的區域,不過暗中還是多了一些警惕,生怕出現什麼其他的變故。

    而林動本人,倒是一笑,他目光看了林琅天所在的方向一眼,看來林琅天體堊內的那道存在,也是知道了他的一些祕密,這才讓得林琅天無比的忌憚起來,不敢再胡亂的出手。

    不過這林琅天不出手,林動倒也是樂得如此,反正現在他已將林琅天的那部分聖靈潭能量盡數搶奪,既然這傢伙不再打算動手搶回去,那他就卻之不恭的盡數享用了。

    一念至此,林動也是盤坐而下,手掌一揮,腳下的黑洞便是迅速的涌出一股股翠綠色的奇特能量,然後源源不斷的對着他體內灌注而去,這些能量,自然便是剛纔從林琅天那片區域強奪而來的……

    北面,林琅天望着那幾乎被一股股極爲雄渾的翠綠色能量包裹的林動,眼中也是涌動着暴怒之色,面色鐵青,雙拳捏得嘎吱作響,不過有了體堊內那穆師的警告,他也是不敢再出手,所以倒是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林動將他的那一份聖靈潭能量吸收煉化……

    而此時,他也知道,這一次的聖靈潭之行,他真的是白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