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牀榻之上,林動陡然睜開的雙目,在此刻涌動着異常明亮與凌厲的光澤,他的雙目,緊緊的盯着面前那靜靜懸浮的天鱷骨槍,如今,這骨槍之上所存在的兇戾以及反抗,都已經是盡數消散而去!

    而且由於種下了烙印,林動更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從天鱷骨槍之中傳出的類似於親密般的波動,從此以後,這天鱷骨槍,方纔能夠真正的算做是他手中的一柄利器!

    林動目光火熱,而後緩緩的伸出手掌輕輕的握住天鱷骨槍,而此時骨槍入手,那種重如萬金般的沉重之感,竟然也是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毫無阻礙的輕靈感覺。

    當然,這自然只是對於林動而言,若是以此槍發動攻擊,那等威力,必然是如同狂風暴雨,令人難以招架。

    林動手握天鱷骨槍,手臂一抖,槍身舞動,頓時有着低沉的破風聲傳出,數道槍花在槍尖成形,而後暴射而出,而在那等凌厲霸道的槍風擴散之下,房間內的桌椅,直接是砰的一聲,在霎那間崩裂成粉末,甚至隱隱間,還有着一道道低沉鱷吼般的多音震動着空氣傳蕩而出,令得人體堊內氣血爲之沸脆……

    見狀,林動也是微微一笑,旋即心神一動,一股雄渾的元力便是順着手臂呼嘯而出,灌注進入那天鱷骨槍之中。

    “嗡嗡!”

    隨着元力的灌入,那天鱷骨槍頓時細微的顫抖起來,一股嗡鳴之聲傳蕩而開槍身上那無數條細小的血脈,也是在此刻蠕動起來,一種無形容的凌厲之氣,蔓延開來,包裹着林動,令得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如同一柄出鞘利劍一般,刺眼奪目。

    望着這天鱷骨槍的凌厲林動眼中也是有着讚歎之色閃過若是此時再與林琅天動手,他完全能夠憑藉此槍將後者壓得喘不過氣來!

    “不錯五天時間你便是將這天鱷骨槍給煉化成了……”在林動爲這天鱷骨槍的威力而欣喜時,小貂也是閃現出來,見到這一幕它也是忍不住的點了點頭,雖說那遠古天鱷留在骨槍之中的烙印,早就在歲月的流逝下消失殆盡不過畢竟這東西在天鱷體堊內受到了無盡兇戾之氣的薰陶,林動能夠在五天時間內將其煉化這速度,連它都是挑不出絲毫的毛病。

    “對了,你得來石符看看,那血靈傀似乎走出了點意外。”小貂贊了一聲後,突然道。

    聽到小貂的話,林動剛開始還沒回過神來,待得過了數秒後他眼瞳方纔陸然一縮,視線猛然轉向小貂,急聲道:“怎麼回事?”

    對於這血靈傀,林動看得可是相當之重,他在這大炎王朝,能夠絲毫不懼林梵這等涅盤境的強者,所憑藉的便是血靈傀的存在,而且同時,這也是他在進入遠古戰場之後最大的生命保障,如果這東西出了問題,那林動的殺手銅便將會弱上一籌,雖說如今有了天鱷骨槍,但那天鱷妖靈,除非真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他絕對不可能輕易召喚出來的,畢竟,他身上只有着一道龍之精血,召喚了一次,就不可能再召喚

    第二次!

    雖說他身上還有着小貂的存在,可這個傢伙經驗的確是無比的豐富,但畢竟是妖靈體,遇見涅盤境的強者時,它也是只能從旁協助。

    而這個時候,血靈傀的重要性便是凸顯了出來,雖說這東西直到現在林動都不敢將其召喚出來太久,但畢竟不是一次性用品,關鍵時刻,也是能夠取到逆轉乾坤之效。

    所以,當他在聽到這最重要的血靈傀出現問題時,心臟都是狠狠的緊縮了起來。

    “不要着急,也不算是什麼壞事,你先來看看。”見到林動那豁然色變的臉龐,小貂揮了揮爪子,然後便是竄進林動掌心石符,後者心神一動,一道精神力也是急忙跟了進去。

    林動的精神進入石符空間,

    第一時間便是來到封印血靈傀的所在,目光掃去,然後便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涼氣。

    在他的前方,原本是一個猶如囚牢般的水晶泡,而血靈傀便是被封印在其中,但如今,這水晶泡雖然依然存在,可卻是被一種濃郁的血紅之色所瀰漫,隱隱間,林動能夠感覺到一種極端狂暴的凶煞之氣自水晶泡外傳出。

    “這是怎麼回事?”林動望着那水晶泡上時而明亮時而黯淡的奇異符文,忍不住的道。

    “這血靈傀的強悍以及凶煞程度,有點出乎我的意料,爾本我以爲它頂多只是一級靈傀的實力,但沒想到隨着石符的煉化,反而激發出了一些潛藏在它體堊內的凶煞之氣,這才導致出現了這種情況。”小貂道。

    “什麼意思?”林動皺眉道。

    “我的意思是,這血靈傀似乎是在藉助石符的力量,逼迫出它身體中隱藏的力量,雖然現在還沒有太大的動靜,可一直這樣下去,它的實力必然會出現漲動,而到時候,恐怕它就能夠衝破封印,沒辦,石符雖強,可你太弱……”小貂攤了攤爪子,道。

    林動面色微微變了變,他實在是有些無想象,這血靈傀竟然還有着這種智慧……

    “那現在怎麼辦?若是不封印它的話,它立刻便是會衝出石符到時候

    第一個遭殃的就是我們……”林動有些頭疼的道。

    “要繼續封印它倒並不是沒辦,不過這血靈傀似有些怪異,我覺得還是要儘早將其煉化才行,不然也是個隱性炸彈。”小貂道。

    “你能將它煉化?”林動忍不住的搖了搖頭,道。

    “只要你能給我三萬枚左右的涅盤丹,我便是能夠將這東西的凶煞之氣徹底淨化。”小貂怪笑道。

    聞言,林動直接無語,三萬涅盤丹,把他賣了都拿不出來,這種資產,恐怕對於林氏宗族來說,都不算什麼小數目。

    “能先將這種局面控制下來麼?等進入遠古戰場後,我會想辦儘快弄到三萬涅盤丹,然後將這東西解決掉。”林動嘆了一口氣,一時間感到有些悲涼,沒想到他也有會被逼到這種尷尬境地的時候。

    小貂爪子一攤,道:“將你那重獄峯召進石符,想要控制住局面,還得依靠重獄峯的鎮堊壓之力。”

    林動點了點頭,心神一動,重獄峯便是化爲一道黑芒衝進石符之中,而後化爲一座小山,懸浮在面前,一黑光在山體上流轉,散發着一種猶如大地般的厚重之意。

    小貂爪子揮動,一道道紫黑光芒將重獄峯盡數包裹,而後凌空一點,重獄峯呼嘯而出,徑直穿進那巨大的水晶泡內,轟隆隆的膨脹而開……股股黑色光芒傾瀉而下,如同粘稠的漿液一般,將那下方的一道血紅身影團團包裹而住。

    “吼!”

    而隨着重獄峯的衝進,那水晶泡內,頓時傳出猶如野獸般的低沉咆哮,而後那些濃郁的血氣竟然開始飛速的退散,而其中的景象,也是再度清楚的出現在了林動的視野中。

    此時,在那巨大的水晶泡內,重獄峯穩穩矗立,一的黑芒不斷的涌下,而在其下方,便是那被封印的血靈傀,它的身體,在黑芒之中若隱若現,不過在石符以及重獄峯的雙重重壓下,它的那種凶煞之氣,立刻便是減弱了許多。

    林動望着這一幕,也是鬆了一口氣,旋即苦笑道:“看來在進入遠古戰場後,我得立刻想辦弄到涅盤丹了……”

    “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小貂笑了笑,道:“至少,這事情讓我們知道,這血靈傀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強,等到時候我們能夠將其成煉化掌控,手中的底牌也是要硬許多。”

    林動嘆息着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自我安慰了,以造化境的實力,妄圖控制堪比涅盤境強者的血靈傀,的確是太過吃力了一點,如果不是有着石符相助,恐怕他早便是被這血靈傀衝出來撕成碎片了

    見到事情搞定,林動對着小貂揮了揮手,便是退出了這石符空間,而後手掌緩緩緊握天鱷骨槍,接下來的這五天時間,他便是只能安靜的等待了。

    爲了這百朝大戰,他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待續,林動自己也很期待,在那片無比殘酷的地域上,他究竟是能夠走到什麼地步。

    究竟是化龍騰飛,還是化爲一縷冤魂,埋葬他鄉,就看他的造化與能力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