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深山深處……座險峻山峯直插雲霄,雲霧繚繞,頗有幾分出塵仙境般的景象,而在那山峯懸崖處,一道身影紋絲不動的盤坐於凸出來的一方巨石上,輕風吹拂而來,黑髮飄動,頗爲的瀟灑。

    噗!

    在這道身影猶如沉睡般的靜了坐下,那雲霧之中,一頭通體雪白的妖獸振動着雙翼,藉助着雲霧的遮掩,那略顯赤紅的獸瞳,鎖定着下方的那一道人影。

    這是遠古戰場中名頭頗爲不弱的一和妖獸,名爲人面魔雕,它有類似人類般的面孔,但那各和五官在一起,卻是給人一和詭異得心寒的感覺。

    這頭人面魔雕實力極爲的不弱,從其氣息來看,甚至足以媲美類似柳元那和準涅盤強者,並且其雙翼振動間,沒有絲毫的風聲,鬼魅無形,令人防不堪防,這和妖獸,就算是尋常的涅盤境強者遇見了,城市感到相當的麻煩。

    這人面魔雕顯然是注意下方那道人影已是很久,在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悄然徘徊後,它雙翼猛然一振,速度陡然間提升到了極致,而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即即是在這種速度的衝擊下,它竟然都未能發出絲毫的聲音,甚至連氣流的流動,都是被它所屏蔽而去。

    這和偷襲之道,當直是讓人極爲的頭疼。

    人面魔雕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間即是穿過雲霧,鋒利得足以撕裂涅盤境強者防禦的利爪,閃爍着寒芒,當頭即是對着那道人影天靈蓋抓了下去,看這凌厲水平,若是被抓中,恐怕天靈蓋城市被掀飛而去。

    嗤!

    利爪狠狠襲系,然而,就在即將碰觸到人影天靈蓋時,只見得一圈黑洞陡然擴散而開,旋即那人面魔雕的爪子,即是抓進黑洞之中。

    “吼!”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那人面魔雕年夜憔,急忙振動雙翼,龐年夜的力量,竟是要將其帶動得脫離黑洞。

    咻!

    不過,就在它振動雙翼間,那黑洞之中突然暴射出無數條黑色光,線,這些光線密密麻麻,直接是環繞糾纏在那人面魔雕之上,然後毫不客氣的拖進黑洞之中,而那黑洞也是如同年夜。一般,將其吞噬而進,連羽毛都沒飄出來一根:

    詭異的偷襲,也陪伴着詭異的一幕結束,此時,那道人影緊閉的雙目剛剛緩緩睜開,眼中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而後掌心一翻,一枚拳頭年夜小的妖晶便走呈現在了其手中,在那妖晶中,涌動着一股股雄渾的涅盤之氣。

    “這裏面的涅盤之氣衡也抵得上千枚涅盤丹了……”人影手掌一握,妖晶即是被一股強年夜的吞噬之力吞噬而去,化爲滾滾涅盤之氣,流淌在其身體之中,這番進補,又是足以抵上一日修煉之功,不過可惜的是類似這種妖獸,即即是深山中也其實不多見,而類似那些涅盤妖獸三五成羣的處所,即即是現在的他,也不敢輕易闖入。

    吞噬了這枚妖晶,那道身影剛剛站起身乘,擡起臉龐,那番容貌,正是遁入深山之中的林動。

    “又已經五天時間了啊……”

    林動站起身,目光微眯的望向遠處,眼中有着莫名的神采,這五天時間中,在小貂的指導下,對吞噬祖符的運用,他顯然是比以前熟練了很多,而因爲晉入了天符師的緣故,對那種蠻橫的吞噬之力,林動運用得也是愈發的熟練。

    而陪伴着林動逐漸的對吞噬之力熟練起來,他也是剛剛完全的覺察到這吞噬祖符的強年夜之處,這工具,衡也不愧是真正的天地神物。

    現在的他,比起十日之前,戰鬥力顯然是再度有所提升,想來就算是面對着陳墓那等涅盤境瞧的強者,林動也是能夠與其不落絲毫下風。

    “這些傢伙的效率倒也真慢……”林動輕聲自語,上次與小貂有所算計後,他們即是決定對魔巖王朝派來的追殺之人,固然,爲了怕對方生疑,林動並沒有停留一地,而是不竭的轉換着處所,作出不竭逃竄的假象,不過即即是如此,想象中的追兵,卻依然還未曾呈現。

    “不消急,應該快了,你體內的那烙印他們能夠感應到,我也能夠藉此反向感應他們,雖說極爲的微弱,但他們簡直是越來越接近我們……”上貂呈現在林動肩膀處,笑道。

    “準備得怎麼樣?”林動看了它一眼,笑道。

    “差不多了,只要那些傢伙敢來,保管他們有來無回!……小貂眼中閃爍着精芒與興奮,顯然是很久沒有這樣的年夜幹一場了。

    聞言林動臉龐上的笑容愈發的濃郁,旋即他看了一眼遙遠的北方,然後嘴中發出一道口哨之聲。

    咻!

    哨音落下,一道赤紅身影陡然自下方山脈中掠出,雙翼扇動下,直接走呈現在了林解纜旁,正是小炎,這段時間這傢伙伙食也是相當不錯,林動所斬殺的一些半步涅盤妖獸的妖晶,幾乎全被它給吞了去,不過這和胃口,顯然也是給它帶來了很多的好處,現在的小炎,不但個頭年夜了一圈,看上去更爲的雄壯威武,並且那消身所散發的氣息,也是隱隱有着媲美半步涅盤強者的跡象:

    對小炎的轉變,林動心中顯然頗爲的欣喜,揉了揉那年夜腦袋,然後即是躍上虎背,前者馬上雙翼扇動,化爲一抹紅色閃電,對着遠處暴掠而去。

    在飛掠而出時,林動的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後方,如今網已結成,就準備期待着魚兒的到來了……

    魔巖王朝,既然你們想抓我,那就先讓你們也試試價格吧。

    而在林動再度轉移着處所時,那在其極爲遙遠後方的一座山峯上,十道黑影,如同鬼魅般的閃掠而出。

    這十道黑影,氣息皆是極爲的強橫,那前方一人,赫然即是那面目陰厲的陳墓,他擡起頭,望着前方,眼中有着寒光涌動。

    “那小子又再逝跑了……”

    陳墓的話一落,身後即是有着一些嗤笑聲傳出:“這傢伙倒還真是喪家之犬,跑得這麼勤。”

    陳墓眉頭微微皺了皺,不知道爲何,他總是感覺到一些不對勁,雖說那血烙印頗難抹除,但這段時間,林動應該有着很多的時間慢慢的將其抹失落才對,但他卻沒有絲毫這和動作,難道他不知道,只要烙印不除失落,始終都無法解脫失落他們麼?

    “悄墓,加快速度吧我們浪費的時間已經夠多了……”在陳墓皺眉時,其身後,突然有着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道聲音,陳墓眼角微微抽了一下,偏過頭,在其身後,是一名身材乾瘦的男子,男子容貌普通,但那雙瞳,卻是猶如蛇一般,呈倒三角形,給一人一和極爲陰寒的感覺。

    面對着這人,就算是以陳墓的冷厲,面色都是略有些不太自然,魔巖王朝中,涅盤境的人,都算是地位不低,但眼前這人,除年夜師兄與二師兄外,即是當之無愧的第三人,即便連他,都是要低上一頭。

    似是知道陳墓在打量着自巳,那男子微微擡頭,袖袍中一條手臂伸出來,上面竟是佈滿了黑色的鱗片,極爲的詭異。

    “還不走?我衙是很想看看,究竟那林動是不是三頭六臂竟然敢動我們魔巖王朝的人……”男子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笑容中,卻是充滿着驚人的戾氣。

    陳墓心中微寒,然後也不敢再怠慢,轉過身即是暴掠而出,在其身後,其餘人皆是緊跟而上。

    在接下來的一日時間中,陳墓他們沒有再作任何的停歇,而是將速度施展到極致,依照着那細微的感應,掠過重重山脈

    當天空上的烈日,逐漸的西落,赤紅的光輝,籠罩在這山峯林立的山脈之中時,掠過天際的十道身影,終於是緩緩在一片林海之上停落而下,而同時間,他們的目光,也是投向了前方,在那裏,一道身影靜靜的盤坐,輕風吹楠而來,蕩起衣袍,黑髮飄動。

    “不跑了?”

    陳墓目光極端陰森的望着那一道身影,陰冷的聲音,讓人感到由衷的寒意。

    然而,面對着他的這般陰冷之語,前方的那道身影,卻是微微一笑,甚了一個懶腰,目光之中閃爍的並不是是陳墓他們預料的驚慌,反而是一和莫名的笑意。

    “你們的速度,太慢了,再這樣下去我或許都要不耐煩了……”

    聽得此話,陳墓眼瞳馬上一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