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驚天動地般的巨聲,在林海之上陡然響徹而起,而後,一圈黑色的雷芒,便是以一和驚人的速度席捲開來,雷芒所過之處,焦黑迅速在這蔥鬱的林海之間蔓延而開,極爲的醒目刺眼。

    砰!

    而在那雷芒擴散間,一道狼狽身影也是暴射而出,這道身影搽着林海倒射出去,沿途處,直接是撕裂開一道將近百丈長的裂縫,不知道多少巨樹被生生震爆而去。

    衡射而出的身影,最終是強行的穩了下來,但在其身體穩下時,他的身體微微顫抖着,一絲絲的黑煙從其背上升起,甚至連氣息,都是變得萎靡了許多,顯然傷勢不輕。

    “噗嗤!”

    顫我的身昆,臉龐終究是涌上了慘白之色,而後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了出來,然後目光震驚的擡起頭來,望向林海上的那一道全身被包裹在黑色甲衣中的身影,顯然他是未能料到,林動的攻擊,竟然會如此的狂猛。

    他知道後者如今晉入了天符師,但即便是那些天符師所操控的天地之力,也絕對達不到這和強度,而且,在他被擊中的霎那,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元力彷彿都是詭異的消失了許多,這無疑更是令得出現了傷勢的他雪上加霜。

    瀰漫的雷芒逐漸的散去,那周圍的魔巖王朝強者望着那狼狽的陳墓,瞳孔也是陡然一縮,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對於陳墓的實力如何,他們再清楚不過但沒想到連他出手,都是落得這般局面”

    這一次,當他們的目光再度望向那被圍困住的青年時,眼中終於是再沒有了半點戲謔,如果這一次他們不是準備充分而來的話恐怕那結果,或許還真是有些難以意料“

    他們對視了一眼,然後目光不約而同的投向了那擁有着三角瞳乳般的男子。

    在他們的注視下,那名爲雷蛇的男子,眼瞳微微縮動,而後視線投向不遠處的林動,聲音沙啞的道:‘這年頭扮豬吃虎的人倒還真是不少,真是難以想象,一個剛剛晉入天符師沒多久的人,竟然能夠操控如此強大的天地之…“

    林動瞥了他一眼,漫不經心的道:“不是我扮豬吃虎,是你們太驕狂了點魔巖王朝雖然不弱,不過真要放眼這遠古戰場也算不得什麼,若是有機會,日後你會遇見更多類似的事情,用不着吃驚。”

    “呵呵,這我倒是承認。?“雷蛇淡淡一笑,他同樣很消楚,在這遠古戰場上,有着不少更爲強大的王朝,比他們更強。

    “能夠讓魔巖王朝忌憚的王朝以及強看在這遠古戰場並不少,不進你卻並不在此列。”

    林動不置可否,懶洋洋的道:“接下來該你出手了吧?不知道你這位在突破涅盤境時,又是用了多少涅盤丹?”

    “林動,你不要太猖狂了,我可還沒輸!“下方一道身影暴射而來,狼狽的陳墓再度出現,他目光猙獰的望着林動,低吼道顯然是極其不相信他會敗在林動的手中,當初初見到林動時,後者不過是耍依仗着手中的靈傀才能與涅盤境抗衡,但這才短短兩月不到的時間後者竟然已是獨自將其擊敗,這和轉變對於陳墓來說,可不是一般的打擊。

    林動淡淡的掃了陳墓一眼,先前他那一掌極重,這個傢伙現在顯然已是強弩之末,不過如果他真敢再衝上來的話,林動倒是不介意直接下殺手將其宰了“

    “陳墓,你不是他的對手,

    與李力他們組建陣,這個人,我親自出手。“然而,就在陳墓眼瞳血紅時,那後面的雷蛇,淡淡的開口道。

    聽到雷蛇的話,那陳墓拳頭緊握了一下,目光怨毒的盯着林動,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違抗,身形一動,拖着重傷的身體退開,剛好與其餘八人組成一道奇異的陣,而那陣中央者,便是林動。

    “原本不想動用這般陣仗,不過你的表現的確有些出人意料,我做事向來不喜冒險,若是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出馬,卻是無而返的話,怕是沒那臉回去”雷蛇雙手負於身後,他的瞳孔盯着林動,隱隱間有着一和寒意散發而開。

    “衝擊涅盤境時所使用的涅盤丹,只能代表在未渡過涅盤劫之首的強弱,不過很可惜,我兩個月之前,便嘗試了涅盤劫。,’

    當聽得這話時,即便是林動’眼神都是陡然一凝,目光死死的盯在這名爲雷蛇的男子身上,

    涅盤劫是涅盤強者最爲重要的關卡,只有當真正的渡過了涅盤劫,方纔能夠在這,個等級稱呼之前,加上一個一元。

    一元涅盤與普通涅盤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涅盤境有九牙”也就是說需要渡過九次涅盤劫,每一次成的渡過,其實力都將會突飛猛進,與之前想必,絕不可同日而語。

    林動如今剛剛晉入天符師,憑藉着吞噬祖符的存在,所催動的天地之力,足以擊敗陳墓這和強大的涅盤強者,但如果面對着真正渡過了一次涅盤劫的強看來說,或許就有些相形見拙了

    也正因爲如此,當林動聽到這雷蛇竟然碰觸過那足以讓很多涅盤強者恐懼又垂涎的涅盤劫時’心頭會如此的震動。

    這魔巖王朝,果然是有些能耐!

    心中輕吐了一口氣,林動收斂着眼中的波動,然後看向雷蛇,笑道:“不過我想,你應該失敗了,、“

    湟盤劫對於涅盤強看來說,能夠是毀滅之火,也能夠是涅盤重生之火,順利渡過,那便是相當於涅盤重生’進行了一次巨大的蛻變,但反之,若是度不過,一些運氣好的,或許能夠撿條命,但更多的,或許便是會直接被在那涅盤劫中隕落“

    這也是爲什麼很多涅盤湟盤劫又愛又恨的主要原因,這是變得強大的完美通道,但想要通過,卻是需要冒着生命危險。

    林動清楚渡過涅盤劫的強者有多麼強大,眼前的雷蛇,雖然也是相當不弱,但似乎距那依然有些距離“

    聽得林動的這話,那雷蛇雙眼也終於是微微眯了一下,面色稍稍有點不好看,想來是被林動說中了心中最痛的地方,他的確是在度涅盤劫的時候失敗了,不過不幸中的萬幸,他撿了條命回來。

    “雖然沒有成的渡過,不過也算得到了些好處,想來收拾你應該不成什麼問題。“談到了最不爽的話題,雷蛇似是有些不耐,甚至連那三角眼中都是有着陰冷攀爬而上。

    “陳墓,你們動手吧。”

    聽得雷蛇的聲音,那陳墓等人眼中也是閃爍着兇狠之色,而後數道強橫的元力光柱陡然暴射而出’互相交織,隱隱間,形成光網,籠罩在這片天地。

    “今天,你插翅難飛!、,

    雷蛇手指,遙遙的對着林動一點,旋即他的面色,也是在此刻陡然森寒下來,腳步朝前一踏,空氣震動爆炸,而其身形,竟是詭異消失而去。

    “好快的速度!”

    林動瞳孔也是微微一縮,

    這雷蛇一出手,便是展現出了陳墓所不及的實力,甚至連林動,心頭都是升起一些危險的感覺,這雷蛇雖然不算成渡過了涅盤劫,但畢竟也算是經歷了一次的人,其實力,自然也會超越尋常的涅盤強者。

    精神力迅速的蔓延而開,下一霎,林動身形猛然橫移一步。

    轟!

    而就在其橫移而開時,一道陰冷手爪,陡然自其身後狠狠探出,搽着他的肩膀掠過,手爪以一和高頻率震動着,瀰漫着驚人的殺傷力。

    “不愧是天符師。”一擊落空,那出現在林動身後的雷蛇也是淡淡一笑,旋即其手臂一扒,整條手臂竟是詭異的伸長一截,而後斜拍而出,重重的拍在了林動胸膛之上。

    嘭!

    低沉的聲音傳開,那一圈的空氣都是被生生震爆而去,而林動也是被接連震退數步,感受着發悶的胸口,眼神逐漸的凝重起來,這雷蛇,果然極爲的棘手。

    “咦”

    見到硬受自己一掌,竟沒有多大傷勢的林動,雷蛇也是驚咦了一聲,他這一掌,就算是擁有着涅盤金身的涅盤強者捱上也必然會出現傷勢,但林動卻是能夠將其無視。

    “是那黑色甲衣的緣故麼”小雷蛇雙眼微眯,看了一眼林動身體上籠罩的奇異黑色甲衣,旋即他舌頭舔了舔嘴脣,眼中竟是有着嗜血般的光芒閃爍。

    “我倒是要看看,你這甲衣’能夠承受我幾次攻擊!今日不管你有什麼手段,結局都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雷蛇森然一笑,旋即其身形陡然暴掠而出,驚人的波動,自其周身盪漾而開。

    林動看了一眼攻勢迅猛的雷蛇,離看看籠罩在周圍的陣,嘴角卻是掀起一抹冰冷弧度,旋即輕聲道:“那可未必”

    結下的網,似乎也該收了!

    (還有二十來票就被超過了,各位兄弟姐妹,若是有月票的話,請支援一把,拜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