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灰黑色的掌印,並沒有大過驚天動地的聲勢,但唯有着感直過人之輩,方纔能夠隱約的察覺到,在那灰黑之色所隱藏的波動,是如何的詭異與強悍。

    大殿內衆人的目光,對於林動竟然敢與石軒硬憾,不出意料的都是帶着一絲幸災樂禍之色,這裏的人,大多都是都是涅盤境的強者,其中甚至不乏那和已經度過了一次涅盤劫的強者,以他們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看出來,林動本身元力,不過半步涅盤而已,至於精神力,雖說不弱,可也僅僅只是天符師,連一印天符師都還算不上,這和能力,可絕對沒辦法與石軒抗衡。

    當然,這些人中,自然也有着一些眼力不錯的人,加上晃首林動施展出來的和和底牌,也是讓得他們不敢過於的輕視,誰也不知道,在這個似乎底牌層出的傢伙手中,是不是還有着他們所不知道的隱藏之力。

    而在那大殿中衆多思緒各自涌動間,那灰色掌印,已是與那石軒狂暴的牙,力攻勢相撞在了一起。

    撞擊的霎那,意料之中的巨響,卻是並未出現,那一瞬間,灰黑掌印之上爆發出了一和極爲詭異與強大的吞噬之力,在這和吞噬之下,石軒那狂暴的元力攻勢,竟是陡然間消失了不少,而反觀灰黑掌印之上,涌動的光法,卻是愈發簡明亮。

    “破!”

    林動眼神冰寒,一聲低喝,陡然自其嚕中傳出。

    砰!

    此消彼長之下石軒那看似狂暴的攻勢,卻是以一和極爲詭異的姿態被迅速的削弱着,而後,直接是在那掌印呼嘯下,徹底的崩潰而去。

    元力攻勢崩潰,但那灰黑色的掌印,卻並沒有就此消散依舊是餘力不減快若閃電般的印在了眼中涌現一抹驚駭的石軒身體之上。

    低沉的聲音在石軒身體上響起,而後他的身體如遭重擊,狼狽的衙射而出,腳步哴蹌的急踏虛空想要穩住身形,但卻未能成功最後狠狠的撞在一根石柱之上,龐大的力道,直接是令得那石柱之上蔓延開一道道細密的裂縫。

    “噗嗤!”

    身體撞在石柱之上,那石軒當即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那殷紅之中,隱隱間,彷彿是殘留着一絲灰黑之氣。

    當石軒一口鮮血噴出來時,大殿內再度寂靜,所有的竊竊私語都是噶然而止,這一次,那些投向林動的目光,終於是變得無比的凝重起來。

    如果說之前因爲小炎以及血靈傀的出現,讓得這些在場的強者不會再對林動抱有小覷心態的話,那麼這一次,林動所展現出來的真堊實實力,卻是讓得他們收起了那袖看待低級王朝的優越感。

    “這小子……好生古怪!”

    那洪荒王朝的赤臂大漢眼神也是極爲奇異的盯着林動,低聲喃喃道,在其一旁,那紫黑衣裙女子,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憑藉着半步涅盤以及天符師的實力,竟然能夠將踏入一元涅盤境的石軒傷成這樣,這可絕對不是尋常人能夠辦到的事。

    在那滿場寂靜中,石軒終於是有些哴蹌的站了起來,他的臉龐上,佈滿着濃濃的驚駭之色,顯然是沒有從先前的那一幕中回過神來,在上一次交手時,林動即便是拼盡舍力,也不過只能在其手中藉助遠古祕鑰逃命而已,他怎麼都是想不到,這才短短月許時間不見,林動竟然已是強橫到了這一步!

    “不可能!”石軒的臉龐,猛然間扭曲了起來,那實在是有些無法相信,他這位魔巖王朝的天才,竟然會敗在一個來自低級王朝的無名小輩手中!

    “咳!”

    然而,就在這石軒暴怒的準備再度瘋狂出手爭回臉面時,他卻是猛然劇烈的咳嗽起來,血絲從其嘴中咳出,隱約間,其中瀰漫着灰黑之氣。

    “石軒!”

    此時,那正在與小炎激烈交手的石坤也是發現了這邊的變故,當即面色一變,急忙擺脫小,炎,一閃下,便走出現在了石軒身旁。

    “別碰我,這小子的元力有古怪!”石軒制住石坤伸過來的手掌,他的身體微微顫扛着,此時在他身體堊內,四處亂竄着一絲絲灰黑之氣,這些詭異的能量,如同毒液一般,所過之處,不斷的侵蝕着他體堊內的元力,將其體堊內搞得一團糟。

    石坤見狀,眼瞳也是微微一縮,隔空一掌打出,澎湃的元力暴涌進石軒身體之內,片刻後,他的眼中也是涌現了一抹震驚之色,那些詭異的灰黑之氣,出乎意料般的難纏,即便以他之力,都是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纔將那些灰黑之氣盡數的震散。

    當體堊內最後一絲灰黑之氣消散時,那石軒萎靡的神色方纔略有所好轉,但顯然也是受創不輕,再度看向林動的目光,已是沒有了半點小,覷,反而是充滿了濃郁的忌憚之色。

    此時的大殿內,魔巖王朝那些強者,已是被血靈傀追殺得極其的狼狽,一個個滿身帶着傷躲在石坤身後,目光隱隱有些恐懼之色的望向林動,特別是雷蛇等曾經與林動交過手的人,先前後者一掌打傷石軒的一幕,他們可是看得極爲的清楚……

    他們現在的心中,與那石軒如出一轍,特別是陳墓,在第一次見到林動時,後者根本就值不得他正眼相看,但現在這和位置,似乎已經被調轉了過來。

    一片狼藉的大殿內,衆人望着狼狽的魔巖王朝,雖然面色還保持着平靜,但心頭,伊然已是翻起了驚濤駭浪,他們都明白,這裏的事,一旦傳出去,恐怕林動的名頭,即便是在這西北地域,都將會變得如雷貫耳起來,畢竟這麼久來能夠將魔巖王朝逼到這和地步的人他林動還是第一個……”……

    鐺!

    小炎再度站在了林動身後,手中黑色鐵棍重重的跺在地面上,沉重的力量,令得地面前是微微顫糕了一下,而那血靈傀也是掠回,站在林動另外一側看上去猶如兩座凶神惡煞的金剛一般。

    僅僅只是兩人一傀,站在這大殿中,那等氣勢,卻是連強悍的魔巖王朝都是有些難以揉御。

    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再敢露出半點的輕視先前那些準備搶奪林動手中遠古祕鑰的強者,更是悄悄的退後了一些,笑話連魔巖王朝都被逼得如此的狼狽,還有誰敢去觸黴頭?

    “魔巖王朝不過如此。”

    林動眼神靜如深潭,緩緩的掃過石坤等人,淡淡的聲音,卻是讓得所有人心頭一跳,這顯然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在魔巖王朝面前說這和話,不過,對此又無人敢發表任何的異議……

    “小子,你真當我奈何不得你麼?!”那石坤眼神陰寒無比,厲聲道。

    шωш▲ тt kǎn▲ ¢ Ο

    “那點試試!”

    林動嘴角一掀,隱隱間,竟是有着濃郁的殺意蔓延而開,這讓得一些人暗吸冷氣,彷彿是明白了過來,原來林動竟是打算解決掉魔巖王朝!

    的確,對於這給自己找了不少麻煩的魔巖王朝,林動心中殺意十足,現在他所擁有的實力,已是足以抗衡這原本強大的高級王朝,這石坤石軒兩兄弟,都是狠辣的主,這和敵人,若是有機會,還是儘早除掉的好。

    “你!”石坤眼神一寒,剛欲暴怒出手,卻是見到林動身後小炎再度緩緩擡起了手中鐵棍,當即心頭的怒火只能生生的壓下來,眼下這局面,似乎對他們沒有太大的上風。

    “咳這位朋友,你們之間的事,只是一些誤會而已,何必鬧成這樣?再有幾日時間便是遠古祕藏開啓的時候,你們都持有遠古祕鑰,這個時候如果出了點什麼意外,或許到時候誰都進不了那遠古祕藏,我看,還是都退一步,如何?”這個時候,那赤臂男子,終於是走出一步,衝着林動笑道。

    “此次爲遠古祕簡而來的強橫王朝不在少數,其中一些,即便是我們都是難以應付,對於我們來說,想要在遠古祕藏中有所收穫,聯手的話,可能會比兵戎相見更好。”那紫黑女子,也是緩緩出聲。

    林動目光平淡的掃了他們一眼,他知道這是洪荒王朝以及幽泉王朝的首領,也是另外兩枚祕鑰的擁有者,聽他們話語中的意思,雖然不至於是與魔巖王朝一俱,但顯然也不願意見到石坤等人因爲自己等人而出現損傷。

    “我喜歡獨來獨往,聯手的話,便不必了,不過既然兩位開了。,那今日的事,便暫且按下,可若魔巖王朝再做什麼愚蠢的事,我也不保證會不會動手搶了他手中的那一枚遠古祕鑰。”

    對於這些高級王朝,林動一點都信不過,他知道,如果不是剛纔他所展露出來的底牌與實力,或許即便石坤將他們一行人給殺了,這些人都不會爲他說半句話。

    而看眼下的局面,這洪荒王朝與幽泉王朝顯然會阻擾他解決掉魔巖王朝,而林動也的確沒辦法抗衡三大高級王朝,既然如此,見機便退也好,想來等進入遠古祕藏後,他還會有着不少的機會解決掉魔巖王朝這麻煩。

    另外,現在的他,也的確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收拾掉石坤等人聽得林動的話,那赤臂男子二人鬆了一口氣,但又是有些惋惜,他知道,他們先前那和袖手旁觀,讓得林動對他們好感極淡。

    “告辭了,等遠古祕藏要開啓時,我會再度前來。”

    林動瞥了一眼面色鐵青得厲害的石坤,也沒打算久留,對着那赤臂男子二人一抱拳,便是轉身而去,而在他即將走出大門時,腳步頓了一下,偏過頭,望着大殿內一些原本打算搶奪他手中遠古祕鑰的強者。

    “額外的問一句,現在我還有沒有掌握這第四枚遠古祕鑰的資格?”

    沒有人回答這話,但從一些人閃避的目光中,林動得到了答堊案,此番與魔巖王朝大打出手,顯然是徹底的斷絕了這些傢伙的一些壞心思……

    不管在何處,實力,總歸是凌駕一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