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平臺之上,玄衣女子聽得身後的清脆叫聲,那緊閉的雙眸也是緩緩睜開,脣角浮現一抹極淺的弧度,令得她那張算得上冰冷的臉頰霎那間變得柔和起來。

    “你不是隨韋師叔去挑選新入門的弟子麼?怎麼這番模樣?”玄衣女子玉手輕握着青色長劍,頗有些優雅的站起身子,雙眸帶着一絲笑意的裏向應歡歡。

    “別提了。”應歡歡淺眉蹩着,撇了撇嘴,道:“原本想要看看那個取得百朝大戰冠軍的傢伙有什麼本事,結果沒想到是個自以爲是的笨蛋。”

    “怎麼?”

    玄衣女子眸子轉向平臺周圍翻涌的丹河,聲音清淡,沒有太大的波瀾。

    “那家夥竟然放棄加入天殿,跑到荒殿去了。”

    應歡歡惱聲道。

    “哦?”玄衣女子微微一怔,同樣是略感訝異,顯然這種事她也是第一次聽說。

    “那家夥說要修煉大荒蕪經。”

    “有野心。”玄衣女子輕聲道。

    “野心是挺大,不過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了,大荒蕪經若是那麼好修煉的話,荒殿早就遠遠的超越天殿了,當初姐姐也曾在荒蕪碑前靜坐了一月,但卻毫無收穫,那家夥怎麼可能辦得到。”應歡歡輕哼道。

    “大荒蕪經與我無緣,換作別人,說不得也有機會。”玄衣女子玉手握着青色長劍,長劍斜指丹河之中,一絲絲的凌厲劍氣,散發而開。

    “修煉大荒蕪經,依靠的可不僅僅只是機緣,姐姐難道認爲那家夥還能成功不成?”應歡歡道。

    玄衣女子微微側頭,旋即輕聲道:“兩成。”

    “你說那家夥能有兩成成功率?怎麼可能,你都沒見過他!”應歡歡大眼睛又是睜大了一些,道。

    “一個能夠憑藉低級王朝出身,將那些超級王朝的天才超越的人並不會太過簡單的,百朝大戰冠軍,也不是依靠僥倖就能得來的。”玄衣女子聲音輕緩的道。

    “誰知道呢那小子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應歡歡撇撇嘴不置可否,旋即道:“那個傢伙還敢跟我打賭.”。

    說到此處,應歡歡大眼睛轉了一下,剛欲說話玄衣女子淡淡的聲音便是從前面傳來:“這些事情,可別來找我,爲你出頭的人不會少,不差我一人,我也不想因爲這些分心,我有更重要的事。”

    “不就是當初敗了一招給九天太清宮的綾清竹麼.……,,應歡歡滴咕道,然而她的聲音剛剛落下,便是猛的察覺到平臺之上瀰漫的劍氣頓時變得凌厲起來當即立刻閉嘴。

    “小丫頭,若是嫌最近挺自由的,我可以讓你禁閉幾天。”玄衣女子淡淡的聲音直接是讓得應歡歡一把捂住嘴,然後毫不遲疑,轉身就溜。

    聽得身後跟兔子般竄出的身影,玄衣女子嘴脣也是微抿,手中青色長劍,筆直刺出,霎那間劍氣滔天,前方翻涌的丹河,竟直接是被生生的劈出一道百丈龐大的深深痕跡,好半晌之後,痕跡方纔再度被徐徐撫平……

    雄渾的涅盤之氣在玄衣女子身前凝聚,隱隱間,仿若是化爲了一道虛幻之影,那番模樣竟是綾清竹。

    玄衣女子眼若深潭,修長玉指探出,輕輕點在了那道虛影額間,劍氣涌動,瞬間將那道虛影絞成虛無。

    “綾清竹……哦會打敗你的…………,。

    翌日,當晨輝傾灑向道宗時,那荒殿數十座巨山之中,卻是在悄然間有着一些平日不曾出現的火暴涌動。

    而這火暴的源頭,則是一些消息的傳出,荒殿此次的新加入弟子中,竟有一位獲得了百朝大戰冠軍,而且,他還特立獨行的放棄了天殿,轉而加入了荒殿,當然,最讓得這些荒殿弟子在意的是,這位新加入的弟子,竟然在加入的第一天,便是能夠獲得丹河灌頂!

    丹河灌頂,一般說來,只有荒殿之中表現極爲出色的弟子方纔有資格獲得,而爲了今年的丹河灌頂,顯然有着不少弟子暗中發力,但誰都沒想到,今年的丹河灌頂,竟然會被一個空降兵給奪走。

    這種事情,無疑是令得不少弟子心頭不爽,他們雖然知道一個百朝大戰冠軍能夠爲道宗增加不少的新生弟子,有這種賞賜無可厚非,但不爽,還是不爽啊,你一個新來的小子,地頭都還沒踩熱,就想友麼蹦毗,未免概太不把他們這此師爾放在眼甲了吧!

    在荒殿北面靠近丹何處,有着一座格外龐大的巨型山峯,山峯之上,有着一片遼闊的平臺,而此時,這平臺之上,已是人影綽綽,顯得格外的熱鬧。

    在平臺靠近前方之處,有着一羣人簇擁着,而在他們中心位置處,一名灰衣男子面色正帶着一些陰沉的盯着前方的丹河,那模樣任誰都能看出他心中的憤怒。

    “童川師兄,你也彆氣了這事誰也沒想到……”,在那灰衣男子身旁,數名荒殿弟子也在不斷的說着話,想要消除其心頭怒火。

    而在說着話時,那些荒殿弟子也是有點無奈,眼前之人,算是今年荒殿之中最有機會獲得丹河灌頂的親傳弟子的之一,而他本人也是對此勢在必得,但沒想到這突然間殺出來的新入門弟子,竟然直接是先所有人一步,將這丹河灌頂的名額搶了去,也難怪他心中會憤怒。

    “哼,一個剛入門的弟子而已,即便他是百朝大戰冠軍,恐怕也該明白什麼叫做資歷!想要獲得這丹河灌頂,他還得在荒殿混兩年!”童川冷聲道。

    周圍的那些荒殿弟子聞言也只能苦笑應和,看來童川是不打算善罷甘休了,當即他們也是有點同情那新來的弟子,雖說他有功於道宗,但荒殿也有着荒殿的規矩,一些待遇,也需要實力的守護,如果童川執意要出手,就算到頭來那新弟子依舊能夠獲得丹河灌頂,但顯然也會面子大損。

    至於實力方面,他們倒並沒有什麼擔心,童川加入荒殿已是有着三年時間,如今實力已達到了六元涅盤境,即便是在親傳弟子中,也是能夠算做相當不錯,而那新人弟子,據說實力才僅僅只是四元涅盤哦.

    此次收到消息趕往丹河臺的弟子顯然並不少,除了童川之外,還有着其他不少的親傳弟子,不過他們倒並沒有童川那般憤怒,只是雙臂抱胸,饒有興致等待着接平來的事,他們都很清楚,那個叫做林動的新入弟子,應該是不會太過輕易的獲得丹河灌頂……

    咻!

    而就在丹河臺上諸多弟子等待時,突然遠處傳來陣陣破風之聲,而後十數道身影也是從遠處掠來,最後落至平臺上,那領頭者,正是林動等人。

    隨着林動一行人的出現,原本喧鬧的平臺頓時變得安靜了不少,一道道目光,瞬間匯聚而來,不少人的視線都是夾雜着許些玩味。

    落至平臺的林動,顯然也是察覺到這種不尋常的氣氛,不過臉龐上倒並沒有出現絲毫的意外,他同樣很清楚,以他這新入弟子的名字,即便也是親傳弟子,但顯然不可能服衆,那些資格比他更老的親傳弟子,也肯定會對他獲得丹河灌頂的名額而耿耿於懷……

    而對於如何應付這種局面的方法,林動也同樣明白……

    “真是有朝氣的一羣年輕人啊看來你以後也不用太寂寞了……”小貂笑眯眯的望着周圍那些荒殿弟子,笑道。

    林動輕輕點頭。

    “你便是那個新加入荒殿的親傳弟子,林動?”

    而在林動出現後不久,那一身灰衣的童川便是率先忍耐不住,一步跨出,沉聲道。

    “好戲來了……”。

    見到童川走出,在場的弟子心中都是閃過這句話。

    “見過師兄。”林動微微一笑,拱手道。

    “林動,你獲得百朝大戰冠軍,的確算爲道宗立了一功,不過藉此邀功恐怕算不得明智,丹河灌頂,每年就一個名額,以你現在的資歷,恐怕並沒資格享受,所以師兄建議你,再過兩年來爭奪這名額,或許對你會更好。”童川淡淡的道。

    “是沒實力,還是沒資歷?”林動輕笑道0

    童川雙眼微眯,緩緩的道:“既然你要這樣問,那我只能說,你兩者皆備!”

    “明白了……”

    林動微微點頭,直接是在那衆多荒殿弟子的注視下走出,然後在一道道錯愕的目光中,對着童川輕抱雙拳。

    “師兄,請指教!”

    立威之事,不僅是童川所想,身爲新來者,林動同樣很清楚這一點的重要,而眼下,似乎便是不錯的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