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細微的裂紋,飛快的在鱗甲之上蔓延開來,其上青光盡數黯淡,細微的碎片,不斷的飄落而下,而後被周圍那種可怕的壓力生生壓成粉末。

    林動望着身體之上迅速崩裂的鱗甲,雖說臉龐有些凝重,但卻並沒有什麼驚慌,周圍的壓力雖然恐怖,但也並沒有到把他逼到毫無退路的地步。

    “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壓力究竟能有多恐怖!”

    林動咧嘴一笑,旋即身體猛的一震,頓時那層鱗甲便是譁啦啦的盡數脫落,最後化爲粉末消散而去。

    轟!

    而隨着鱗甲的散去,那種可怕的壓力,幾乎是在頃刻間盡數傾瀉至林動的身體,當即在其身體表面,便是被壓出了一些刺目血痕。

    “嗡!”

    而就在那些可怕的壓力瘋狂傾瀉時,一股股詭異的黑芒,也是開始一絲絲的從林動體內滲透出來,最後直接是化爲一個黑色光膜,將他身體盡數籠罩。

    光膜之上,有着無數細小的黑洞緩緩旋轉,一股股吞噬之力散發而開,大口大口的吞噬着周圍那些濃郁的涅槃金氣以及那種…無形的壓力!

    顯然,面對着這種可吞納天地萬物的霸道吞噬之力,就算是這丹河之底的壓力,也是無法抗衡!

    雄渾的涅槃金氣,伴隨着壓力,源源不斷的涌入林動體內,而在這種蠻橫的吞噬下,周圍的金色光芒,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逐漸的縮小,同時,那從林動體內瀰漫而出的氣息,也是愈發的強大…在林動徹底的解決了體內麻煩之後,這外部的壓力,顯然並不能與他造成太大的困惱,按照這種速度,這片涅槃金氣,顯然將會徹底的被林動所吞噬…吞噬祖符的霸道之處,也是再度顯露無疑!

    時間,在黑暗的丹河之底迅速的流逝,金色光芒,則是越來越黯淡,同時間,林動周身的溫度,也是隱隱間攀升起來,冰涼的河水,都是咕嚕嚕的泛起了水泡。

    水泡翻涌,那自林動體內瀰漫開來的元力波動,也是陡然間變得狂暴起來,一道道漣漪,不斷的從林動體內擴散出來,最後波及到遙遠之處,方纔徐徐消散。

    看得出來,林動此刻體內的元力,正處於一種極端不穩定的狀態,而這種狀態,正是涅槃劫到來的徵兆!

    藉助着丹河灌頂之力,林動的實力,也終於是再度有所精進,正式衝擊第五次涅槃劫!

    林動的身影,靜靜的盤坐於丹河之底,狂暴的元力從其體內噴涌而出,連那股可怕的壓力都是被生生的衝散而去,一片真帶地帶,在林動周身數丈範圍成形。

    “終於來了麼…”

    在林動皮膚呈現赤紅時,他的雙目也是微微睜開,眼中掠出一抹如釋重負般的欣喜之色,這一天,他可是等待不少時間了。

    第五次涅槃劫對於很多涅槃強者而言都並不輕鬆,但以如今林動的肉身強悍程度,卻並不會有多少的懼怕,青天化龍訣不僅令得林動肉體外部強悍,甚至連身體內部都遠比同等級的強者更爲堅韌,因此,這種由內而生的涅槃劫,對林動而言,所產生的威脅,反而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既然來了,那就讓我來試試,這第五次涅槃劫,究竟有何強悍之處!”

    林動嘴角一掀,雙手結印,雙目再度緊閉而上,緊接着,一股驚人的熱浪,陡然從其體內席捲而開,而後帶着譁啦啦的水浪聲,瘋狂的對着四面辦法蔓延而去。

    砰砰!

    狂暴的元力,瘋狂的從林動體內炸開,將周圍的河水炸得震盪不堪,而反觀他的身體,卻是在那浪潮之中紋絲不動,猶如老樹盤根。

    顯然,林動的第五次涅槃劫,已是正式來臨!

    ……在丹河之底因爲林動的渡劫而顯得有些天翻地覆時,那丹河河面之上,卻依然是風平浪靜,偶爾有着浪潮翻涌而過,帶起漫天涅槃之氣涌動。

    丹河周圍,各處平臺上,幾乎是站滿了人影,林動進入丹河之底已經十一天時間了,而這消息,也是在短短數曰之內,傳遍了整個道宗,一番搔動,自然是無可避免。

    在道宗之內,每年都有一些優秀的弟子接受丹河灌頂,不過,其中在而丹河內堅持得最久的,也不過是八天時間而已,而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都是宗派之內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但這一次,卻是有人生生的在丹河之底捱了十一天!

    這個成績,幾乎遠遠的超越了這一屆的所有年輕一輩,甚至於連如今道宗之內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應笑笑,都是無法與其相比!

    而最讓得人有些咂舌的是,創造出這般嚇人成績的傢伙,竟然只是一個剛剛加入道宗的新弟子…這種消息的傳播而開,無疑是引得四殿都是搔動起來,衆多弟子都是聞風而來,想要一窺究竟,而這也是導致荒殿這幾曰格外熱鬧的主要原因。

    在距丹河最近的一處平臺之上,人影綽綽,而其中,又是形成了四個涇渭分明的圈子,而在那四個圈子首位處,皆是有着一道身影傲然而立。

    周圍一些目光,不斷的在四道身影身上掃視着,目光中不乏敬畏之意,因爲這四人,正是荒殿這一屆最爲出色的四大親傳弟子!

    在那最右處,是一名身材格外壯碩的男子,男子一身灰衣,臉龐緊繃,不言苟笑,粗大的雙臂顯得格外的長,猶如猿猴之臂,散發着一種驚人的力量之感,而此人便是荒殿大師兄,龐統!

    靠近此人的圈子首位,身材與其截然相反,一股瘦小之狀,雙眼炯炯有神,偶爾閃過的精芒有些刺目,雖說在他的身後有着數名高大的荒殿弟子跟隨,但那種氣勢,卻是遠遠不及他,而他,正是荒殿二師兄,宋舟。

    再右者的男子,一身暗紅衣衫,臉色冷漠,他雙臂抱胸,目光冰冷的盯着遠處的丹河,眼神略有不善,而在他身旁,則是站着面色有些尷尬的童川,他看着面前的人影,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樣。

    “沒出息的東西,到手的丹河灌頂機會都能溜了,而且還會被一個新人打敗,真是丟臉…”紅杉男子瞥了他一眼,冷聲斥道。

    “蔣浩大哥,那林動身手極其不弱,絕對不是尋常弟子可比,我輸給他也不冤,你也消消氣。”童川苦笑道。

    “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教,哼,他能耐或許的確不淺,不過我蔣浩的人可沒那麼好欺壓,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年頭的新人,究竟能傲到什麼地方去,竟連師兄都沒謙讓尊重的意思!”蔣浩淡淡的道。

    聞言,童川只能苦笑搖頭,蔣浩的護短,在荒殿是出了名的,而且現在林動搞的事太大,顯然他們這些荒殿坐鎮的親傳弟子,也是有點耐不住姓子了…“嘿,蔣師兄,這新人可有些不同凡響,丹河之底堅持十一天時間,恐怕連現在的你我都有些困難,你要出頭,可莫要提到鐵板了哦…”

    在那最左側,是一名白衣青年,青年年齡是四人中最爲年輕者,模樣俊逸,但那從其體內散發而出的強大波動,卻是絲毫不比先前三人弱上多少。

    而他,便是荒殿四師兄,方雲,也是四大親傳弟子中最爲年輕者,但其天賦潛力,卻是極爲強悍,僅僅進入荒殿兩年,便是達到了與龐統這些老牌弟子相同的程度。

    “哼,究竟有沒能耐,要試過才知道,可不是靠嘴皮子!”

    蔣浩看了方雲一眼,道:“沒想到連閉關的你們都會被吸引過來,看來對於這林動,你們也重視得很啊。”

    “能夠在接受丹河灌頂時堅持十一天,這可不得不重視啊…呵呵,說不定今年大荒蕪經的爭奪者,又得多一人了…”

    方雲笑了笑,旋即目光望向那平靜的丹河,喃喃道:“當年的周通前輩,也不過才堅持了十二天時間啊…”

    蔣浩眼神微微一縮,不再說話,只是那眼神,卻是逐漸的凝重起來…在丹河周圍一片熱鬧時,那遠處一座山峯上,突然也是有着破風響起,而後兩道倩影飄然而落,落至一顆巨樹上,居高臨下的望着遠處的丹河,看兩女容貌,赫然是那位天殿大師姐應笑笑以及應歡歡。

    “那家夥竟然還沒出來…”

    應歡歡妙目盯着丹河,忍不住的抿了抿紅脣,悻悻的道:“難道那家夥還真能達到周通前輩的成績不成?怎麼可能啊,這什麼世道啊,那個傢伙怎麼能夠跟周通前輩比!”

    “他今曰不出來,那還倒好,那再怎麼說,他的成績也只能和周通前輩相等…”應笑笑玉手握着青色長劍,輕聲道。

    應歡歡聞言愣了一下,旋即便是明白過來,堅持到這個時候,顯然林動的目標和那位周通前輩一樣,都是想要將丹河之底的涅槃金氣吸收殆盡,而如果林動在這個時候出現的話,那就是說,他僅僅只要了十一天時間,就吸收完了丹河下面的涅槃金氣。

    而當年的周通前輩,卻是需要了十二天!

    那也就是說,林動的成績將會比那位在很多荒殿弟子心中如同神明般的存在更爲恐怖!

    一想到此,就連應歡歡貝齒都是忍不住的緊咬住紅脣,她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那個被她訓爲自以爲是的傢伙,竟然能夠超越她心目中的偶像…“那還是繼續縮着吧…”應歡歡眼睛轉了轉,嘀咕道。

    應笑笑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剛欲說話,其神情猛然一變,豁然轉向丹河處,那裏,平靜的湖面,突然開始沸騰起來,一道道驚人的元力波動,暴衝而出。

    “事情恐怕無法跟你想象的一樣了…”

    望着陡然間沸騰起來的丹河,應笑笑深深的吸了一口冰涼空氣,任由那絲冰涼侵入心脾,而後輕聲喃喃。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