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色,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的籠罩了連綿的大山,而隨着夜色的來臨,山林之間,種種妖獸咆哮之聲,也是響徹而起,在山脈之中此起彼伏。

    一座深山峭壁之間,有着一條巨石遮掩的裂縫!裂縫有着數丈寬大,剛好能夠容下十數人的模樣。

    林動將背上的少女輕放於地面上,目光警戒的在裂縫之中掃過,旋即視線看看外面暗沉下來的天色,又是忙碌的搬動着巨石,將裂縫一點點的遮掩着。

    應歡歡安靜的靠着石壁,蒼白的小臉令得她看上去柔弱了許多,而此時的她,也不說話,只是盯着那忙來忙去的身影,眼中掠過一抹複雜的情緒,半晌後,輕聲道:“我當初那樣對你,沒想到你竟然還會冒險來救我。”

    林動將裂縫逐漸的掩蓋,做完這些後,他這才拍了拍手掌,轉過身看了一眼應歡歡,皺着眉頭道:“我看起來應該不像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吧?”

    應歡歡輕笑了一聲,旋即道:“不過即便是你救了我,我也暫時不會收回對你的最後一句評價。”

    “大言不慚是吧?看來你對我參悟大荒蕪經很沒有信心啊?”林動笑道。

    “不是對你沒信心,而是大荒蕪經的參悟成功率!實在是太低了,我姐姐當初也曾在你們荒殿大荒蕪碑之前靜坐了數月,但最終依然失敗而回,我們道宗百年來,除了周通前輩之外,也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將大荒蕪經參悟.”,應歡歡搖搖頭,道。

    “我們道宗,百年中並非是沒有出現過那種驚才絕豔之人,但最終,都是奈何不得大荒蕪經……”。

    林動默默點頭,他對此也很明白,若是大荒蕪經真的如此容易參悟的話,荒殿也不可能會成爲四殿之末。

    “大荒蕪經的強大,毋庸置疑,若是你真的能夠將其參悟,對我們道宗而言也是有着極大的好處,至少,待得下一次宗派大賽時,我們道宗也是能夠多一些保障……”應歡歡玉手鑄過一縷青絲,而後說道。

    “宗派大賽,那是個什麼東西?”

    對於這個詞彙,林動並不陌生,在百朝山頂時!他便是從那元門劉通嘴中聽說過這個不過對於這東西的確切實情,他卻並不是特別的瞭解。

    “每隔一些時間,東玄域上的超級宗派,便是會舉辦一場最爲盛大的宗派大賽,這個大賽,唯有着宗派中的弟子方纔能夠參與,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一種歷練。”

    應歡歡眼眸微垂,林動能夠見到,她的手掌在此別緩緩的緊握了起來。

    “而每一次,因爲這個大賽,我們道宗,都會損失一些優秀的弟子……”。

    林動眼瞳微微一縮,難道這宗派大賽,也是與百朝大戰一個性質?

    “弟子的損失,一是因爲那舉辦之地兇險的緣故!二便是因爲各大宗派弟子之間的爭鬥,當然,對我們道宗而言,每一次宗派大賽,大部分都是因爲元門的緣嫵……”

    “元門?”林動眉頭微皺。

    “我們道宗與元門關係本就不好,加上元門行事跋扈,以及當年周通前輩的事,雙方更是勢如水火!宗派內部,所有弟子都對元門異常的敵視,而同樣的,那元門弟子也視我們道宗弟子爲眼中釘,尋常時候,雙方高層顧全局面都會有所壓制,當然!更多的還是我們道宗在這上面讓步,畢竟元門實力要強於道宗。”應歡歡的聲音,帶着點點清冷在裂縫中傳開,隱隱間,林動能夠聽出來一些怒意。

    “你的意思,是在那宗派大賽的時候,元門弟子會專門對我們道宗弟子出手,而且還是下死手?”林動雙眼微眯,道。

    “黑”

    應歡歡低着頭,如墨般的青絲遮掩了她的臉頰!她輕聲道:“宗派大賽本就是一種博棄,元門的弟子,總體說來,要比我們道宗更強,所以,在這些年的宗派大賽中,我們道宗損失都比較大,很多師兄,都在那裏糟了元門弟子的毒手。”

    “上一屆宗派大賽,我們天殿上一任大師姐,就死在了元門弟子手中那個時候的她也是爲了掩護其他弟子撤退……”

    “她那時候,明明都已經說了我們願意認輸了但那些畜生,還是不肯罷手他們是故意的……”

    少女的聲音,在此時帶上了一些顫音,她將臉頰埋在膝蓋中,嬌小的身體微微顫抖着。

    林動沉默,這種超級宗派之間的對棄,各種骯髒的乎段,都是會出現的,只是沒想到,元門竟能如此的卑劣他望着少女那單薄的身軀,抿了抿嘴脣!那對漆黑雙目中,多了一絲冰冷之意0

    “這一屆的宗派夫賽,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姐姐帶隊,我知道她,若是到了那關頭,她會和元門弟子玉石俱焚。

    應歡歡擡起頭,玉手搽了搽臉頰,在微弱的月光下,她的眼眶有些泛紅,她盯着面前的青年,道:“如果到了那時候,我也會毫不猶豫。”

    林動望着少女眼中掠過一絲決絕,默默的點了點頭,他初來道宗不久,自然是不清楚道宗與元門之間那種恩怨,不進誰讓他是道宗的弟子呢?

    “憤怒的話,那這屆宗派大賽就多殺凡個元門弟子呢……”

    林動輕笑,沒有勸解什麼,因爲現在,即便是他!都是對那元門,升起了濃濃的厭惡之意

    “嗯。”

    應歡歡重重的點了點頭,旋即破涕爲笑道:“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是先活着回道宗再說吧,那姚翎,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

    “那家夥的身上,應該有什麼能夠感應到仙元古種波動的東西。”林動看了一眼黑暗下來的夜色,道。

    “那他不會直接去追姜昆他們了吧?”應歡歡一怔,急忙道,她已是知道林動將仙元古種交給了元芳等人。

    “放心,在將仙元古種交給芳姐時,我封印了那種波動0”林動淡笑一聲,旋即手掌一握,那碩大的仙元古樹便是閃現出來,重重的落在地面。

    “而且我手上有這個那姚翎會把它當成仙元古種的,所以他一定會來找我們。”

    應歡歡這才鬆了一口氣,旋即妙目瞟了林動一眼,顯然是沒想到後者心思如此慎密,將這一切都是安排得妥妥當當。

    “你先休息吧,你今日消耗太大,今天夜裏,姚翎他們想來是難以找到這裏。”林動道。

    “嗯。”

    應歡歡微微點頭,她此時也的確是異常的疲累,體堊內元力的匿乏,令得她渾身都是感到乏力,旋即她身體靠着石壁,雙目緩緩閉上。

    望着閉目休養的應歡歡,林動這才偏頭,目光透過裂縫望向夜空,他能夠感應到周遭天地間的波動!顯然那姚翎等人正在滿山的搜尋他們。

    “元門的雜碎,遲早會讓你還點債的……”。

    林動輕聲自語,而後自乾坤袋中取出一件黑袍,蓋在已是沉沉睡去的應歡歡身上,這才坐回,但其雙目,卻是沒有絲毫閉上的跡象,身處這種險境,他顯然是不可能閉眼休息的。

    於是,林動睜着眼,保持了一夜的警戒

    當第一縷晨輝撕裂天空,照耀在山脈中時,少女修長睫毛微微抖動,旋即睜開雙眼,而在她睜開眼的第一時間,便是見到了盤坐在面前的青年以及那對明亮的雙眼。

    “休息好了?”林動望着甦醒過來的應歡歡,後者的氣色比起昨日已是好上了許多。

    “你沒休息?”應歡歡心細,看見了林動眼中一搏而過的一絲疲倦,顯然,這一夜,他都是緊繃着精神守護在這裏。

    林動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只是上前將她身上的黑袍收回,應歡歡微偏着頭,注視着他,然後輕聲道:“從進入道宗時,我就能看出你的小心與謹慎,那樣……不累麼?”

    “累?”

    林動笑了笑,他注視着眼前的少女,旋即道:“你從一出生,便是生活在這個讓無數人羨慕的宗派之中,而我,只是來自一個低級王朝的宗族分家!在我很小的時候,我便是有着一個僅僅只是一根手指就能抹除掉我那個家庭的敵人,雖然那時候的我對他極其的怨恨,但我卻是不能暴露絲毫那種情緒,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努力修煉,直到擁有着與他正面相抗的實力,只有那個時候我才能稍微的保護着我的家人……”

    “我沒有什麼後臺與背景,所以,我需要這份謹慎,不然的話,百朝大戰冠軍,輪得到一個低級王朝出身的傢伙來做?”

    望着面前青年那張帶着一絲笑容的年輕臉龐,應歡歡沉默,她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他所經歷的那些……

    “那你的那個敵人?”

    “在百朝山頂,被我殺了……”‘林動聳聳肩’淡淡的道。

    應歡歡輕輕點了點頭,竟是乖巧的不再多嘴。

    “轟!”

    而就在此時,這座山峯突然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那堵着裂縫的巨石,也是迅速的崩塌,隱約間!能夠聽見一些從外面傳來的喧囂以及大喝聲。

    他們終於被發現了……

    “待會你先離開,不然留下來,你會拖我的後退。”林動目光望向裂縫之外,深吐了一口氣,道。

    應歡歡貝齒緊咬着嘴脣,她眼中有着一些倔強,不過這種倔強當她在看見面前那道背影時又是逐漸的溶解而去,最終,她螓首輕輕點下。

    “嗯。”(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