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猩紅的血網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飛快的自那“荒獸”巨大的眼球之上蔓延而開,而隨着血網的蔓延,一種暗沉的紅色,也是猶如光波一般掠過“荒獸”那龐大的身體。

    “吼!”

    血網瀰漫,那龐大無比的荒獸猛的仰天咆哮,嘶吼聲響徹天地,一股猶如來自遠古蠻荒般的氣息,緩緩的自其身體之上傳蕩而開。

    此時的荒獸,方纔是真正的如同從那遠古時空而來的可怕異獸,不僅有其形,同樣還具備了神……

    林動出現在荒獸頭顱之上,他的手掌貼着荒獸那冰涼的頭部,一絲絲血線從其掌心掠過,然後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涌進下方荒獸身體之中。

    而在這種血線的涌動下,林動的面色,也是浮現一抹蒼白之色,這種血祭不僅需要大量的元力,而且還會消耗人體精血,此番動用,事後林動怕也是少不了一番元氣大傷,至少要休養好些時間方纔能夠恢復。

    當然,雖說血祭代價不小但如今的林動也同樣是別無他法,這場戰鬥本就是相當的不平衡,如果不是因爲吞噬了五枚仙元古果而短時間內暴漲了力量,林動就算手段再多,恐怕也很難與踏入了九元涅盤境的姚翎相抗衡,而且如今的姚翎已是動用了真正的手段,他如果再不狠一點,或許以後就沒繼續發狠的機會了……

    “呼哼!”

    暗紅色的龐大巨獸,懸浮在天際,巨大的尾巴輕輕擺動,頓時在天地間帶起一陣陣狂猛的颮風。

    不遠處,羅逸以及一些其他魔印衆的人已是退了開去,他們的目光,皆是凝重無比的望着前方天空上的對恃。

    雖說對於林動竟然能夠在姚翎的手中堅持這麼久感到極爲的意外,但他們也很同樣很清楚現在前者的戰鬥力的確相當不弱,如果換做他們上的話,恐怕根本就難以取得上風……

    “不過不管這小子有多邪門,也該到此結束了。”一名魔印衆的強者咬了咬牙,陰測測的道。

    而對於他這話,其餘人倒也是點了點頭,他們對姚翎的實力非常瞭解,這些年來,就算是一些同樣處於九元涅盤境的強者,在面對着施展出“魔元咒體”的姚翎時,都是相當的謹慎,更何況,眼下的林動,不過是憑藉着一些外力手段,方纔勉強達到這一步。

    在那衆人的注視下,天空上,身形膨脹了數圈的姚翎,目光陰翳而漠然的望着前方,滔天的兇戾之氣在其周身翻滾纏繞,令得他看上去猶如嗜血修羅一般。

    而在那前方,徹底完成血祭的林動,也是自荒獸頭顱之上緩緩站起身子,略顯蒼白的年輕臉龐,此刻同樣是縈繞着冰寒之意,他的雙目,猶如鋒利刀鋒,盯在姚翎,眼瞳深處,戾氣升騰。

    轟!

    四目對視,卻是沒有絲毫的廢話,下一霎那,空氣陡然被撕裂,那姚翎率先按耐不住心中奔涌的殺意,佈滿着黑色咒文的身體猶如利箭般刺破空間,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林動上方。 砰! 姚翎眼神聞冷,一拳轟出,頓時血紅光芒閃電般在其拳下凝聚,而後直接化爲一道血光拳印,猶如一座小山般,當頭對着林動爆轟而去。

    以現在姚翎的狀態,如此一拳轟出,足以將類似羅逸那種八元涅盤境的強者轟成重傷,但面對着他這等兇猛攻勢,林動卻是擡頭,瞳孔之中反射着那異常狂暴兇戾的拳風。

    “唰!”

    巨大的黑影撕裂天際,直接是帶起一股轟碎山峯的可怕力量,狠狠的甩在那血光拳印之上。

    “咚!”

    整個天空都是在那撞擊的霎那顫抖了一下,而後力量波紋擴散而開,巨尾倒飛,那姚翎的步伐,也是微微退後了一步。

    咻!

    一步剛退,姚翎身體便是前傾,猶如大鵬捕食般暴掠而出,雙拳揮出,頓時漫天血光涌動,無數道血光拳印自姚翎拳上飛掠而出,不過這些蘊含着驚人力量的拳印卻並未立刻攻向林動,反而是在天空上凝頓下來。

    “元王拳。” 姚翎眼中,兇光越來越威,而後低沉喝聲,陡然從其嘴中何處,同時,他的最後一拳,也是帶着滔天戾氣狠狠轟出。

    嗚嗚!

    漫天拳印都是在此刻發出刺耳的嗡鳴之聲,而後無數拳印開始匯聚,短短霎那間,瀰漫天空的拳印,便是收縮至僅有巴掌大小。

    而在那紅光之中,一道幾乎如同實質般的拳印凝聚而立,在那拳印之上,彷彿能夠見到一道人影負手而立,那道人影,模糊不清,但卻是有着一股舉手投足間蹦碎天地的可怕氣勢,看得出來,這姚翎又是在施展一門相當強橫的靈武學。

    “轟!”

    望着那凝聚成實質般的血紅拳印,姚翎眼中也是泛起一抹殘忍之色,而後手印一變,血紅拳印便是消失不見。

    林動眼神凝重的望着那消失的拳印,精神力陡然蔓延而開,片刻後,其眼瞳突然一縮,而與他心神相連的荒獸之靈,也是豁然轉過巨大的頭顱,在其後方空間血紅拳印詭異出現,然後—舉轟下。

    面對着那蘊含着極端強悍波動的拳印,那荒獸之靈巨尾再度狠狠甩出,不過這一次,兩者在接觸時,那巨尾,卻是直接被血紅拳印生生洞穿。

    “天真的傢伙!”姚翎見到這一幕,嘴角頓時咧出一抹嘲諷之色。

    “嗤!”

    而站於荒獸頭部的林動,卻是並未因爲這一幕而動容,他深吸一口氣,袖中手印,悄然變化。

    手印落下,荒獸那只被血網瀰漫的巨眼,也是在此刻陡然睜開!

    睜開的霎那,天地元力瞬間暴動,猶如沸騰的油鍋,甚至連天地間的光亮,都是在此刻淡化許多。

    荒獸妖眼,這一次並非是灰色,而是變幻成了血紅之色,在那血紅之中,猶如滔天血海,瀰漫着種種凶煞。

    血紅妖眼一睜,一道猶如貫穿了天地的血光,便是暴射而出!

    血光呼嘯,在掠過天空時,似乎是變化出了爪牙,看上去,竟是一隻縮小了一些的荒獸。

    血光與拳印,皆是在天空上一閃而過,然後狠狠相撞。

    咚!

    天地都是顫抖起來,滔天的血光,猶如萬丈巨浪,在那天空上擴散而開,轟隆隆的巨響帶着一股可怖的勁風,瘋狂的傾瀉而下,周遭的山峯,霎那間便是遭遇到致命的摧殘,差點變成一片平地。

    砰!

    林動與荒獸也是被這股風暴生生的震飛數百米,沿途還將一座山峯頂端撞碎而去,然後這才有點狼狽的穩住身形。

    擡起頭來,林動微眯着雙眼望着前方,先前那種攻擊,若是落到他的身體上,恐怕就算他修煉了青天化龍訣,那也是絕對重傷的下場。

    “那個家你……”

    林動目光在四周警惕的掃過,下一霎,其眼神猛的一凝,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轉身,青光在其掌心凝聚,化爲一道厚厚的青鱗之盾。

    嘭!

    佈滿着黑色咒紋的巨大拳頭,穿透空間,狠狠的轟在青鱗之盾上,一拳便是轟爆鱗盾,那股勁風,也是落至林動身體之上。

    勁風在林動身體之上炸裂而開,他的面上涌過一抹潮紅,身形暴退數十步,而後將喉嚨間涌起的一道甜意生生嚥下。

    一拳轟退林動,那姚翎也是露出身來,他冷笑的望着林動,旋即腳踏荒獸背部,再度暴掠而出,儼然一副不給林動絲毫喘息的模樣。

    咻咻咻!

    林動眼神冰寒的望着暴掠而來的姚翎,腳掌陡然一跺,只見得那荒獸背部的血紅鱗片竟是倒豎起來,其上散發着驚人的寒芒,旋即陡然脫離,猶如暴雨般籠罩向姐巳翎。

    那姚翎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了一下,那鱗片籠罩範圍太大,就算是他的速度也是避之不及,當即雙臂收攏,血光噴涌而出,護住身體。

    嗤嗤!

    血紅鱗片掠過姚翎的身體,雖說一些被彈射而開,不過依舊有着一些鱗片洞穿了他的防護,在其身體之上,劃出一道道血痕。 姚翎身體徹底的脫離那攻擊範圍,他看了一眼身體上的血痕,眼神頓時陰沉下來。

    然而,就在他眼神陰沉的霎那,一道人影卻是快若鬼魅而至,猙獰的青龍臂上青光涌動,而後一拳狠狠的轟在姚翎胸膛之上。

    嘭!

    狂暴的力量爆發開來,竟直接是將姚翎震飛而去。

    “混賬東西!”

    胸膛上傳來陣陣劇痛,姚翎眼中暴怒涌動,他望着那再度攻來的林動,臉龐上猙獰掠過,竟是不閃不避,一拳與林動硬憾了過去。

    狂猛的勁風,在荒獸背上席捲而開,林動直接是被生生震退數步,青龍臂上鱗片閃爍着急促的光芒,將那傳來的可怕力量化解而去。

    “跟我硬拼?不知死活的東西!” 姚翎身體微微一震,將手上的力道震散,而後衝着林動獰笑道。

    唰!

    林動眼神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卻是沒有廢話,再度掠出。

    見到這一幕,姚翎臉龐上猙獰更甚,若是林動藉助着那荒獸之靈與他糾纏,或許還真得費他一些時間,不過這種主動前衝而來,在他看來,卻是自尋死路。

    兩道人影,皆是帶着一絲暴戾之氣,在那荒獸背上交錯,下一霎那,可怕的力量爆發,拳來腿往,兩個人,竟是直接進入了最爲兇狠的貼身肉搏。

    嘭嘭嘭!

    羅逸等人有些錯愕的望着那糾纏在一起的兩道人影,他們能夠聽見那種拳拳到肉的低沉聲音傳來,當即都是忍不住的咧咧嘴,他們知道,兩人拳上的力量,都是異常的沉重,落在身上,必不會好受。

    鮮血時不時的會從人影交錯處射出,倒也是分辯不出究竟是誰的,不過誰都知道,現在的兩人,怕是徹徹底底的殺紅了眼。

    那種肉搏,看得羅逸等人心驚肉跳,同時也是打心底泛着寒意……

    嘭!

    又是一記狠狠的雙拳狠碰,力量互相侵蝕間,林動那青龍臂上,鱗片竟都是裂開了一些,原本明亮的青光,也是變得黯淡下來,一絲絲血跡,不斷的從鯨片下滲透出來。

    林動現在的狀況並不好,渾身都是有些血跡瀰漫,原本猙獰威武的青龍臂也是變得異常的殘破。

    不過,雖說狀況不佳但林動那雙目中的凶氣,卻是愈發的濃郁。

    而在其對面,姚翎身體之上同樣是有着交錯的血痕,不過比起林動算是略好一些,在施展了那“魔元咒體”之後,他的肉體顯然也是相當之強。

    “小子,既然撐不下去了,那就讓我結果了你吧!”

    姚翎望着那似乎到了極限的林動,臉龐上也是再度浮現殘忍之色,他盯着林動,咧嘴一笑,然後兇狠拳風,直接轟向了林動胸膛。

    轟!

    在其拳風轟出間,林動同樣是一拳轟出,目標直指姚翎胸膛。

    看着林動那比起之前弱了許多的拳風,姚翎嘴角嘲諷更甚,經過如此劇烈的拼鬥,林動的戰鬥裏顯然是大爲降低,這等力量,對他已再難以取到什麼威脅,因此,面對着林動這一拳,先前一直保持着謹慎的姚翎,精神卻是略微一鬆。

    唰! 姚翎的這種變化,微不可察,但林動的雙目,卻是在此刻陡然爆發出異常凌厲之色,拳風一變,化拳爲掌,掌心處,金光爆發,而後,一道巴掌大小的金輪,閃現出來。

    金輪並不大,在其邊緣處,有着八枚鋒利的鱗齒凸出,彎曲間,釋放着一種令人心驚膽寒的鋒利,而在那金輪之上,還有着金色龍紋,若隱若現。

    金輪的出現,電光火石,在這一霎那,那姚翎的拳頭,已是狠狠的落在林動胸膛之上。

    林動的身體狠狠的顫抖了一下,不過胸膛處傳來的劇痛,卻是令得他臉龐上,緩緩掀起了一抹森寒到令人骨頭發冷的弧度。

    “你完了……”

    林動的呢喃之聲,猶如死神之音般,悄然的傳進姚翎耳中,後者的眼瞳猛然一縮,旋即,他便是感覺到,胸膛處瀰漫而來的冰寒之氣,當即渾身寒毛都是倒豎了起來。

    嗤!

    沒有來得及做任何的防禦,先前精神的那一霎那放鬆,讓得姚翎現在失去了任何的先機,他只能感受到一道冰涼之物,從其胸膛處沒入而進,然後帶着劇痛,又是從其後背心處射出。

    鮮血噴射間,姚翎的瞳孔縮至針孔大小他望着眼前那張泛着森寒笑意的年輕臉龐,鮮血沾染在上面,突然令得他感到如處冰窖。

    他是故意的。

    他放棄僅有的一點能夠與其抗衡的優勢,從而選擇這種近身肉搏,他所等待的,就是這種一閃即逝的機今……

    這就如同山林間的虎獸,安靜蟄服,等待着獵物出現致命的失誤…… 姚翎能夠感覺到林動已是達到極限,若是繼續下去,後者必然無法堅持下去,他完全可以憑藉着超越對方數個層次的雄渾元力將其活活耗死。

    可是,他並不能讓得時間倒退到先前的數分鍾……

    “混蛋!” 姚翎猙獰着面色,一腿狠狠的甩在林動肩膀之上,將後者甩飛的同時,他也是捂着胸口哴蹌後退,旋即面色迅速灰白起來。

    遠處一直注視着戰圈的羅逸等人見狀,面色頓時劇變,急忙掠去,一些魔印衆的強者也是連忙扶住姚翎,當他們在見到後者胸膛處的血洞時,眼瞳都是縮了一下。

    “殺了那個傢伙,他已經到極限了!”姚翎捂住胸膛,面色異常慘白的嘶吼道。

    聞言,羅逸以及數名魔印衆的強者眼中頓時兇光閃爍起來,然後轉身,目光兇狠的望着那身形有些站不穩的林動身上。

    “殺了他!”

    幾人目光一對視,然後也不猶豫,瞬間暴掠而出,凌厲殺招,如同暴雨般,對着林動傾瀉而去。

    林動望着那再度暴掠而來的羅逸等人,視線都是有點模糊,先前因爲靠着強行吞服五枚仙元古果的後遺症終於是來了,與姚翎的血戰,消耗了他所有的力量……

    現在的他,連一名七元涅盤境的強者都無法再抵禦。

    “九元涅乘境的強者果然很強啊……”

    林動心中輕輕喃喃道,旋即他便是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將他的身體,狠狠的震飛,當即〖體〗內五臟六髒,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一口鮮血,終是忍不住的吐了出來。

    身形倒飛而出,林動望着那滿臉兇光,再度而來羅逸等人,終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一股眩暈從腦海深處涌出來。

    “命就得丟在這裏了麼……”林動喃喃道。

    然而,就在林動喃喃聲剛剛落下時,他突然發現,倒飛而出身形,猛的撞進了一處柔軟所在,微微掙扎着睜眼,一張有着通紅大眼睛的俏美臉頰出現在了他那模糊的眼中。

    那是應歡歡。

    “姐姐,穆長老,殺了那些混蛋!”

    在意識模糊間,林動彷彿聽見了少女那帶着一點細微哭音,但卻殺意瀰漫的清脆聲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