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寂靜的大殿之中,湖水翻涌,一‘波’‘波’異常驚人的能量‘波’動,不斷的自那湖泊之底蔓延而開,令得這大殿之內的空間,都是呈現一種扭曲模糊之感。

    而在那湖泊之底,一道人影靜靜的盤坐於大陣中樞之處,吞噬之力在其身後形成黑‘洞’,緩緩旋轉之間,猶如無底‘洞’一般,將那涌來的磅礴能量,鯨吞而進…

    而在那湖泊邊緣,應玄子雙手負於身後,目光偶爾瞥向大陣之中的林動,旋即又是時不時的微微點頭。

    “不愧是吞噬祖符,這般吸收速度,遠非常人能及啊…”

    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在應玄子身後響起,而他卻並沒有回頭,只是一笑,道:“吞噬祖符固然是天地神物,不過若是換作他人,恐怕也難以憑藉着低級王朝的出身,走到如今這一步。”

    “呵呵,掌教說的是,這林動身懷神物,卻是懂得隱忍,這在他這個年紀,相當的不易。”

    應玄子身後,一名身着藍袍的老人不知何時出現,他目光同樣是停留在湖泊之底的林動身上,笑着道。

    “不過這小家夥的機緣倒也真是讓人羨慕,竟是能夠在那低級王朝之中,獲得祖符之中最爲神祕的吞噬祖符…”

    應玄子也是輕輕點頭,道:“據說那天地間的八道祖符,皆是霸道無比,即便是一些頂尖強者,機緣巧合下,也僅僅只能降服一道祖符,而唯有着吞噬祖符的擁有者,方纔能夠憑藉着那股吞噬之力,將數種祖符之力融於體內。”

    “呵呵,這傳言的真假尚還不定,不過如今這天地間,除了那些還未出世的祖符,其餘祖符的擁有者,哪個不是天地間聲名赫赫的強者?想要他們手中奪取祖符,恐怕沒多少人能夠辦到。”藍袍老人笑道。

    “我記得北玄域黑暗之殿的殿主,便是擁有着八大祖符之一的黑暗祖符吧…那是他們傳承下來的東西,憑藉着它,黑暗之殿已是在北玄域盤踞屹立了上千年。

    應玄子微微點頭,旋即淡笑道:“以後我們道宗也能出現一位擁有祖符的強者。”

    “掌教認爲這個小家夥能夠參悟大荒蕪經麼?”藍袍老人輕聲道。

    “此子心‘性’韌‘性’極好,狠辣果斷之餘卻有着自己的底線,也非無情極惡之人,雖說我道宗已是百年未有人能夠參悟大荒蕪經,不過這個小家夥做出的事,大多都是有些令人驚異,呵呵,我倒是認爲他或許有着一些機會…”應玄子道。

    “當然,一切還是得大荒蕪碑開啓的時候再看吧,如今其餘三殿,頂尖弟子皆是將三大奇經修煉成功,若是今年荒殿依舊無人參悟大荒蕪經,恐怕還是有些不妙。”

    雖說林動實力相當不錯,此次藉助着鎖靈陣更是能夠再做突破,不過如今的其他三殿頂尖弟子皆是實力極強,再加上三大奇經相助,林動或許也難以佔得上風,畢竟,這一次可再沒有了五枚仙元古果給他增強戰鬥力…

    聽得應玄子此話,藍袍老人也是微微點頭,沉‘吟’了一下,道:“殿試的最高排名者,也將會成爲此次宗派大賽我們道宗弟子的指揮者,現在看來,應該是笑笑最有機會,而她‘性’子沉穩,在道宗四殿威望也高,倒也是最合適的人選。”

    “宗派大賽…”

    在提及這四字時,應玄子的眼中掠過一抹晦‘色’,每次的宗派大賽,他們道宗弟子與元‘門’弟子都將會爆發不少的衝突,而且雙方下手皆是毫不留情,但這些年來,由於元‘門’弟子實力總體強橫,故而每次的宗派大賽,道宗弟子,都會損失一些,而上一屆,甚至連天殿最爲傑出的一位弟子,都是被道宗弟子圍攻所殺。

    “元‘門’…欺人太甚了…”應玄子緩緩的道,雙目深處,隱隱有着冷冽寒意涌動。

    藍袍老者沉默,最終輕嘆了一聲,宗派之間的競爭本就殘酷,雖說道宗同樣也是超級宗派,但畢竟要弱於元‘門’,很多時候,他們都必須讓步。

    元‘門’三大掌教,每一個都是擁有着媲美應玄子的實力,再加上一些閉關不出世的老妖怪,那種底蘊,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巨無霸。

    當年周通之死,道宗與元‘門’幾乎徹底開戰,不過最終,卻還是被應玄子生生的壓了下來,對於此事,曾引得不少弟子憤怒,但藍袍老人卻是知道在做這個決定時,應玄子心中掙扎了多久,畢竟,周通可是他最引以爲傲的弟子啊…

    “希望這個小家夥能夠參悟大荒蕪經吧,這樣的話,此次宗派大賽,也能多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據說元‘門’那邊,此次可是出現了好些實力不弱的弟子,其中一個叫做柳皓的小輩,更是被稱爲所謂的“小元王”,這小輩曾經與生玄境小成的強者‘交’過手,並且順利脫身,也算是名聲在外了…”

    “其他的一些超級宗派,也是有着不少的能人出現,比如那九天太清宮的綾清竹,實力愈漸深厚,絲毫不亞於那柳皓…”

    藍袍老人道,眼中有着一絲憂‘色’,在總體的年輕一輩人才比拼上,元‘門’顯然是有着不小的優勢,畢竟東玄域最強的超級宗派之名,並非是白來的。

    應玄子微微點頭,對於這些他自然也是清楚的,不過現在說這些似乎並沒有什麼效果,因此當下也只能一聲輕嘆,而後將目光停留在湖泊之底的那道年輕身影之上,道宗這一屆年輕一輩之中,雖說笑笑頗爲不錯,但畢竟獨木難支,若是林動能夠參悟大荒蕪經從而崛起的話,則是能夠分擔不小她的壓力…

    只是,大荒蕪經,哪是那般容易參悟啊…

    …

    林動此番的修煉,持續了整整十數天的時間,而藉助着“鎖靈陣”之中那種近乎無窮無盡般的磅礴能量,他體內的元力,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增強着。

    而且,在元力增強時,林動還能夠感覺到,泥丸宮之內的‘精’神力,同樣是在以一種喜人的速度攀漲着,藉助着此地的奇異,林動的元力以及‘精’神力,顯然都是受到了極大的裨益。

    而這種增強,對於林動而言也算是水到渠成,此次血戰,雖說揮霍了五枚仙元古果,但也正是在那種‘激’戰中,令得古果的一些‘精’華能量,一絲絲的侵入了林動體內,如今再藉助着“鎖靈陣”修煉,那種進步,自然是一日千里。

    因此,當這種閉關修煉,在持續了將近半月時,林動的皮膚,也是終於開始變得赤紅起來,一‘波’‘波’狂暴之力,源源不斷的從他體內散發而出。

    “要渡涅槃劫了麼…”

    湖泊邊緣的應玄子,也是在第一時間察覺到林動的異動,當即微微一笑,看來林動此番修煉,效果倒是相當的不錯。

    “轟轟!”

    一‘波’‘波’狂暴的‘波’動不斷的從林動體內散發出來,赤紅的身體,遠遠看去猶如燒紅的炭火,顯然,這是涅槃劫爆發的徵兆。

    不過,就在這涅槃劫爆發時,突然又是有着一股股雄渾的‘精’神力,陡然自林動泥丸宮呼嘯而出,頓時間,大殿之外的天空,便是有着烏雲匯聚而來。

    “風雷劫?雙劫齊至麼?小家夥野心倒是不小。”

    應玄子有點詫異的擡頭,旋即一笑,袖袍一揮,那大殿的穹頂竟然便是緩緩的撕裂而開,‘露’出外面那遼闊無盡的天空,而此時,天空上,已是有着烏雲匯聚而來,其中銀蛇閃動,正是風雷劫。

    望着這外面涌動的烏雲,再看看渾身赤紅,正在抵禦着體內涅槃劫爆發的林動,應玄子倒是沒有出手幫忙的打算,只是饒有興致的盯着這一幕,他很清楚,不論是涅槃劫還是風雷劫,這都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這是一種必不可少的錘鍊,只有通過這種錘鍊,才能真正的令得實力‘精’進。

    一‘波’‘波’熾熱而狂暴的能量,猶如‘潮’水一般自林動體內涌出來,到得後來,只聽得噗的一聲,一些赤紅火焰,竟是從林動體內竄出來,將他的身體包裹着,瘋狂的灼燒着。

    嗤嗤!

    而在那種赤紅火焰的灼燒下,林動皮膚上也是泛起青光,一道道青‘色’鱗片浮現出來,而且在體內那種由涅槃之氣凝聚而成的涅槃之火灼燒下,他能夠察覺到,那青雉所留給他的“天龍之氣”,也是在此刻有所鬆動,一絲絲的神奇能量,散發而出,最後融入林動的血‘肉’骨骼之中…

    “青天化龍訣麼…”

    應玄子望着林動身體之上閃爍的青光以及青鱗,也是淡淡一笑,道:“傳聞這般武學修煉到極致,足以擁有着與高階龍族相抗衡的強悍‘肉’體,這小家夥,福緣倒真是不錯…”

    “轟!”

    應玄子的聲音剛剛落下,那天空之上,雷鳴卻是猛然響徹而起,烏雲翻滾,而後一道丈許粗大的雷霆,直接是撕裂天際,快若閃電般的對着下方林動爆轟而去。

    雷霆速度極快,幾乎是一閃之下便是衝進大殿,毫不留情的對着林動天靈蓋狠狠轟去。

    咻!

    wWW▪ ttkan▪ ℃o

    然而,就在雷霆即將轟中林動的那一霎,一圈黑‘洞’卻是直接自林動頭頂之上蔓延而開,然後猶如無底‘洞’一般,一口將那狂暴的雷蟒給吞了進去。

    嗤嗤!

    而隨着雷霆衝進黑‘洞’,林動的身體頓時也是劇烈的顫抖起來,一絲絲電弧在其身體表面跳躍着,配合着燃燒的火焰,倒是頗爲的炫麗。

    林動的臉龐在雷霆衝進黑‘洞’時,微微‘抽’搐了一下,‘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不過旋即便是被他強行忍住。

    “轟轟!”

    天空之上,當第一道雷霆落下後,烏雲蠕動得愈發劇烈,緊接着,一道道粗大的雷光,直接是帶着轟隆隆巨響聲,如同暴雨般的傾瀉而下。

    應玄子背負着雙手,擡頭望着這大殿之中雷蛇‘亂’舞的一幕,那些狂暴的雷霆,幾乎全部都是被林動頭頂的黑‘洞’所吞噬,而後在經過轉化之後,把其中的能量送入身體之中。

    這種轉化,即便是以應玄子的眼光來看,都是能夠算做行雲流水,看得出來,林動對這吞噬祖符一些力量的運用,也是相當的純熟,而這所謂的雙劫,也再難以對他造成多少威脅…

    天空上瘋狂降落的雷霆,在持續了十數分鐘後,終於是逐漸的減弱,待得最後一道雷霆落下時,那瀰漫的烏雲,終於是緩緩的消散而去,陽光傾灑下來,穿過大殿殿穹,落到了下方林動身體之上。

    “嗤!”

    陽光照耀而下,林動赤紅的身體,也是一絲絲的恢復正常,下一霎,他那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刺眼的‘精’芒自瞳孔中掠過,周身湖水,都是在此刻被掀起滔天巨‘浪’。

    呼!

    林動深深的吐出一團猶自帶着狂暴味道的白氣,而後身形一動,直接是掠出大陣中樞,然後落至應玄子身旁,恭聲道:“多謝掌教。”

    “這全依靠的你自己本事,我只不過給了你一個場地罷了…”應玄子淡淡一笑,道。

    林動也是一笑,剛‘欲’說話,神‘色’卻是突然微變,他能夠感覺到那片天地,突然有着一種極端奇異的‘波’動浩浩‘蕩’‘蕩’的傳開,那個方向…是荒殿…

    應玄子也是轉過身,望向那個方向,旋即輕輕一笑。

    “大荒蕪碑終於開啓了啊,道宗這次要熱鬧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