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絲波動,來得極爲的突然與細微,不過波動畢竟是從林動體內傳出來,所以他也是在第一時間便是將其察覺,然後,他的瞳孔便是有些緊縮的跡象。

    因爲那波動,是神祕石符所發出來…而且那種波動略有幾分怪異,準確的來說,是一種極爲明顯的針對,這種情況,是林動自從獲得神祕石符以後,首次遇見它這般表現。

    “石符怎麼會針對這座大荒蕪碑?”

    林動眉頭緊皺,喃喃自語,而後他擡起目光,視線停留在眼前這座浩瀚磅礴的巨碑之上,碑面因爲歲月的流逝而有些泛黃,而且上面也並非一片光潔,反而是有些不少的坑坑窪窪,一些細小的裂縫,如同爬蟲般的蔓延而開,不過對於整個巨碑而言,似乎並不算什麼特別大的問題。

    林動的目光,極爲仔細的一寸寸的從石碑表面上掃過,如此約莫數分鍾後,他的眼神猛的一凝,看向了石碑一處,在那裏,粗糙的碑面上,隱隱的有着一些肉眼難以察覺到的小黑點存在着。

    而就在林動的目光看見那些小黑點時,他猛的察覺到體內的神祕石符,竟是再度震動起來,一道道波動散發出來…林動眼神深處掠過一抹驚疑之色,旋即其目光四處轉移,然後他便是發現,這石碑之上,這些黑色小點似乎並不少,只不過由於碑面太過龐大,再加上歲月的侵蝕,在這上面留下一些黑點彷彿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如果不是林動體內神祕石符有反應,恐怕就算是林動,也根本不會注意這些再正常不過的黑點。

    林動盯着那些小黑點,遲疑了片刻,終於是上前一步,然後伸出一根手指,觸向了一個小黑點。

    林動,蔣浩五人距石碑都是極近,而在之前,蔣浩他們也是在極爲關注的看着石碑,同樣他們也伸手觸摸過,所以此時此刻,周圍的人對於林動這舉動,倒並沒有感到太過的奇怪。

    而也就是在這般衆目睽睽之下,林動的手指,輕輕的落在了那碑面上的小黑點之上…觸及的霎那,林動的面色,也是瞬間劇變。

    手指落處,一絲波動,傳進了林動體內,那道波動,冰冷而不含生機,隱隱間,帶着一種抹除天地萬物的詭異邪氣…林動的手指,僅僅只是觸及了瞬息便是陡然抽回,然後他的面龐,也是浮現了一抹蒼白之色,目光驚悸的盯着那些小黑點。

    那種波動,極端的冰寒與詭異,生機不含,雖說林動知道,當修煉到死玄境時,人體之內便是會誕生破壞力極強的死氣,不過,那種死氣與這黑點,卻是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種邪惡至極的東西,林動似乎並不是第一次看見…當年在大炎王朝大荒郡的那大荒古碑之中的遠古宗派內,他也曾感受到過。

    那種冰冷邪惡之氣,滔天而來,所過之處,彷彿連天地之靈都是被抹殺了存在…林動抿了抿嘴脣,當年那個遠古宗派,同樣也是吞噬祖符的上一代主人,似乎便是因爲那種未知的邪惡黑暗之物所滅,只是不知道如今在這大荒蕪碑上面又是感應到這種波動,卻是說明了什麼?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林動低聲自語,強如那遠古宗派,強如那擁有着吞噬祖符的黑瞳老人,都是難抵那未知的黑暗之物,這東西,究竟是什麼?

    而在林動站在石碑之前思索時,那蔣浩四人已是準備待續,在石碑前的青巖上盤坐而下,面色肅穆。

    “林動。”

    悟道喊了一聲,這才將林動從失神狀態中喚醒過來,而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石碑,退回青巖,盤坐下來。

    見到五人皆是入席,塵真這才微微點頭,而後袖袍一揮,頓時有着滔天般的荒勁自其體內席捲而出,最後化爲匹練掠過天空,落在那大荒蕪碑巨大的碑面之上。

    嗡嗡!

    隨着那龐大荒勁落到大荒蕪碑上,碑身頓時發出了細微的顫抖,而後一道道暗黃色的光芒自碑身之上射出,最後將巨碑之前的林動五人,盡數籠罩。

    光芒籠罩而來的霎那,林動的身體陡然一顫,旋即他便是感覺到一股無可抗拒的吸力自那碑面之上暴涌而出,下一霎那,神智開始模糊,眼前的視線,也是迅速的黑暗…漫山遍野的目光,都是匯聚在那被五道光柱所籠罩的人影身上,看這般模樣,似乎大荒蕪經的參悟,已是開始…“姐姐,參悟大荒蕪經,究竟會遇見什麼啊?”應歡歡大眼睛望着那在光柱之中紋絲不動的五道身影,忍不住的對着身旁的應笑笑詢問道,現在的這裏,似乎也就應笑笑經歷過這種事。

    聞言,一旁的青葉等人也是轉過頭,用目光把應笑笑給盯着,顯然都是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

    應笑笑黛眉微微蹙着,眸子有些失神的望着那巨大的石碑,旋即輕聲道:“這大荒蕪碑,本身擁有着極爲強大的力量…”

    “嗯,這我知道的,我們道宗好多次諸多長老同時出手,都沒辦法將這大荒蕪碑轉移,而且也沒辦法控制它開啓的時間,只能每隔一段時間,以丹河澆灌來輔助催動。”應歡歡連連點頭。

    “參悟大荒蕪碑,會被吸進其內的空間,在那裏,會有着一片無盡荒蕪之地,那裏沒有盡頭,沒有生命,只有荒蕪,更遑論什麼大荒蕪經…”

    “應該是一種考驗吧?那笑笑師姐通過了麼?”青葉若有所思的道。

    應笑笑看了他一眼,青葉這才明白過來,悻悻的笑了一下,若是應笑笑通過了的話,或許也就不會參悟失敗了…“我進入那裏後,並沒有走,而是在那裏坐了很久的時間。”應笑笑輕聲道。

    “以不變應萬變。”那洪殿的穆力贊了一聲,他這倒不是拍馬屁,與其在那種明知道是考驗的地方四處亂走消耗力量,還不如靜下心來思考如何破局。

    “不過可惜,直到最後,我依然破不了那局,荒蕪的真諦,或許我無法領悟…”應笑笑輕嘆道,聲音中滿是遺憾。

    “若是如此容易便是破局,大荒蕪經也不會這麼引人注目了。”

    穆力笑了笑,旋即他的目光看向那石碑之前的五道身影,道:“只是不知道這一次,他們五人,是否能夠有所獲…”

    “我也挺期待。”

    應笑笑微微點頭,她的眸子輕輕一動,多瞥了一眼那最靠左的年輕身影,那是林動的所在………“又是這種該死的地方啊…”

    天空灰濛瀰漫,嚴嚴實實沒有絲毫的縫隙,那種模樣,彷彿天地初生時,尚還未徹底分離的天空一般。

    而灰濛濛的天空之下,便是一望無際的蒼茫大地,地面呈現灰黃之色,偶有枯草出現,但卻並沒有什麼生機存在,一些裂縫從大地上蔓延開來,最後延伸向視線的盡頭。

    而此時,在那沒有盡頭的蒼茫大地上,一道人影正有些無奈的望着這一幕,仰天嘆息。

    而這道人影,自然便是進入大荒蕪碑之中的林動,他望着這般猶如遠古蒼茫般的環境,臉龐上有着一抹掩飾不住的苦笑。

    “應該是大荒蕪碑的考驗吧…”

    林動擡頭目光對着四周掃了掃,一眼望去,能夠看見視線的盡頭,而那裏,依然是千篇一律的荒蕪。

    渺小的身影,矗立於這浩瀚天地,那種荒涼,猶如要將人化爲黃土,永遠的埋葬在這裏,那種感覺,令得人心頭有些喘不過氣來。

    “呼…”

    林動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旋即眼神逐漸的凝定,既然來了,那便看看,這大荒蕪碑,究竟是想要幹什麼吧…“走!”

    林動一咧嘴,他的選擇,與應笑笑卻是截然相反,他並不太喜歡枯坐靜等,即便到時候真的是白白消耗力氣,那他也要親自的試一試!

    蒼茫大地,青年邁步向前,眼中的精芒,猶如要撕裂這天地間的荒蕪,然而,或許連林動自己都無法想到,他這一走,便是一月…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