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沙。

    枯裂而暗黃的地面上,一道腳步略顯無力的落下,幾縷塵煙升騰起來,彷彿連塵埃中,都是沒有半絲的生氣。

    林動擡頭,眼神有些麻木的看向四周那依然沒有盡頭的荒蕪,原本銳利的目光,竟也是在此刻出現了一些茫然。

    他已經在這裏行走了一個月時間…

    一月之中,他所看見,依舊是這一片沒有盡頭的蒼茫大地,暗黃晦暗的色澤,沉浮不定的印射在他的瞳孔中,彷彿連瞳孔的顏色,都被這片大地所改變。

    林動的皮膚,在這一月的行走中,已是變得乾枯泛黃,一頭黑髮,也是枯黃起來,若是遠遠看去,簡直有如一病危之人一般。

    林動抿了抿乾澀蒼白的嘴脣,伸出自己的雙掌,原本修長的手掌此刻變得異常的粗糙,旋即,他的手掌緩緩握攏,以往那種充沛雄渾的力量,已是消逝…

    這片荒蕪之地,在吸收着他的力量。

    林動能夠感覺到在行走之中,他力量在一絲絲的散逸着,他曾經試圖嘗試靜坐來抵禦那種消散,不過卻是徒勞無功,他明白,一旦他力量徹底消散,這次的破局,他便是失敗了,至於大荒蕪經,那更是別想了…

    “果然不簡單啊…”

    林動苦笑,低頭望着腳下的一顆枯草,在那枯草頂端,還有着一枚枯萎的花朵,他將其摘下,手指一觸,花朵便是化爲粉末飄散而開。

    “不過…這樣輸掉的話,也太沒面子了…”

    林動脣角扯起一個略微有些難看的弧度,旋即深吐一口氣,拖起如同灌了鉛一般沉重的雙腿,緩緩的邁步向前。

    …

    嘭。

    在林動繼續邁步向前的時候,也同樣是在一片蒼茫大地上,一道壯碩的人影,搖搖晃晃,最終無力的轟然倒地,他渾身枯裂,但卻並沒有鮮血流出,一道道光點,從其體內散發出來,身形猶如即將消散。

    光點從眼前升騰起來,蔣浩那有着一道道裂縫的可怖臉龐上也是涌上了一股不甘與深深的疲倦。

    在他的周圍地面上,有着一些裂縫,顯然是被他生生的轟出來的,但這種詭異的地方,光是靠發狂,顯然並解決不了問題。

    “失敗了…”

    蔣浩喃喃自語,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而他的身體,最終是徹底化爲光點,消失在了這片蒼茫荒蕪大地之上。

    而隨着他的消失,這裏,再度變得死寂,天地暗沉,彷彿已經死去。

    ……

    大荒蕪碑之中的一月,於外面而言,同樣是一月時間。

    然而,雖說一月過去,但那大荒蕪碑周圍的天空山林之上,卻依然是被黑壓壓的人海所站滿着,那種模樣,似乎並沒有因爲這般時間的流逝而出現人員減少的跡象,反而因爲時間的推移,甚至連一些記名弟子都是聞風而來,頓時,那場面當真是有些磅礴浩瀚。

    而那漫山遍野的目光,此時都是鎖定向那大荒蕪碑之前的五道光柱中,那裏,五道人影,靜靜盤坐,猶如老僧入定。

    天空上,塵真,悟道等人都是一臉的肅然,這一月以來他們同樣未曾離開過,一直都是在緊緊的關注着這裏的任何變化。

    嗡!

    安靜的羣山中,突然有着一道細微的嗡鳴之聲響起,頓時間漫天目光瞬間轉移,最後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停留在了那大荒蕪碑之前的一道光柱處。

    那裏的光柱,開始逐漸的變得微弱起來…

    “蔣浩失敗了…”應笑笑望着這一幕,纖細玉手悄然緊握,低聲道。

    聽得她這話,一旁的應歡歡,青葉等人面色都是有些變化,這才開始確切的感覺到這大荒蕪碑的可怕。

    光柱,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迅速微弱,最終咔嚓一聲,徹徹底底的消散而去,而失去了光柱的籠罩,那蔣浩的身形,也是仰天倒下,面色蒼白如紙。

    “唉。”

    塵真輕嘆了一聲,袖袍揮動,一股柔勁將倒下山崖的蔣浩接住,然後便是有着荒殿弟子迅速上去將其抱住。

    “能堅持一月時間,他們已經不錯了…”悟道沉默了一下,開口道。

    塵真苦笑着點了點頭,輕聲道:“再看看吧…”

    在說着話的時候,他的目光,也是忍不住帶着一絲難以察覺的憂色看向了林動的身影,憑藉着老辣的眼光,他能夠感覺到,似乎林動的狀況也並不是很好,但這個時候,他們也是沒辦法給予任何的幫助,在那大荒蕪碑之中,一切,都得依靠自己…

    …

    時間,再度在無數人的等待中,悄然而逝,不知不覺,又是半月時間過去。

    而在這半月之中,塵真,悟道等人的面色,卻是越來越緊繃,時不時的動作中,皆是有些燥氣,顯然心中相當的不平靜,因爲,在繼蔣浩之後,方雲,宋舟二人,也是接連失敗…

    而且,最主要的是,就在先前,作爲荒殿親傳大弟子中資歷最老的龐統的那道光柱,也是開始變得黯淡下來,顯然,他也即將失敗…

    短短一個半月,荒殿五大親傳弟子,已是四人慘敗!

    咔嚓。

    光柱,終於是徹底的消散而去,在龐統的身體自青巖之上落下時,一名弟子已是早有準備的掠出,將其小心翼翼的接上,然後他望着前者那慘白的臉龐,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恐懼之色升起,那大荒蕪碑,真的如此可怕麼…連他們這些荒殿最爲優秀的親傳大弟子,都接二連三的慘敗下來…

    在龐統被接走後,這片天地本就安靜的氣氛,更是變得沉悶許多,那種模樣,猶如要凝固一般。

    “只剩林動了…”應笑笑嘆了一聲,道。

    一旁的應歡歡輕輕點頭,貝齒咬着紅脣,纖細雙手絞在一起,讓得那羊脂玉般的顏色,多了一些暗青之色。

    在距大荒蕪碑有些距離的一座山峯上,此時兩道身影站於其上,目光透過空間,望向那片人山人海的區域。

    “那林動的狀況,不算好啊…”身着藍袍的老人,站在應玄子身旁,緩緩的道。

    “或許還能堅持五天。”

    應玄子輕聲道,而後他無奈的一聲嘆息,這一次,難道又是得全軍覆滅麼?

    五天時間,期然而止…

    而也是就是在那第五天的烈日升騰到天空中央時,塵真,悟道等人的面色,突然涌上一抹蒼白,一片有些慌亂的騷動,也是迅速的在這片人山人海中如同潮水般的擴散開來。

    因爲那道籠罩着林動的光柱,也是在此刻,開始減弱,前些次的經驗告訴衆人,那是即將失敗的徵兆。

    應歡歡的玉手緊握,旋即她拉了拉應笑笑的皓腕,大眼睛有些泛紅,雖然她對於那個傢伙的韌性以及自制力極有信心,但她也明白,這種事,就算是後者,也不可能輕易的無視,她可以想象日後那個傢伙那種勉強的笑容…

    “姐姐。”

    應笑笑望着有些因爲林動即將的失敗而於心不忍的少女,也是嘆息着搖搖頭,此事…或許就這樣了吧…

    光柱,終是在那無數道惋惜的目光下,緩緩的減弱下來…

    砰!

    在那外界因爲光柱的減弱而漫天沸騰時,那片荒蕪大地上,林動的身影,也終於是無力的倒下,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疼痛蔓延開來。

    林動渾身的皮膚,已是裂開道道縫隙,看上去極爲的可怖,而且他渾身的力量,也是在這段時間,散逸殆盡,甚至隱隱間,已是有着光點在其體內飄出來。

    林動咧咧嘴巴,略顯模糊的眼睛望着眼前地面上的一株枯草,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已是強弩之末,而且也沒有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他盯着那株枯草,片刻後,伸出手掌插進枯黃的地面,然後將那枯草連根都是抓了出來。

    枯草離地,林動望着那隱藏在地面下的根莖,手指一觸,整棵枯草甚至連其根莖,都是化爲粉末,飄散開來。

    粉末從林動的面前飄散而開,他的表情似是有些晦暗不定,如此足足將近半個小時後,方纔有着沙啞的喃喃聲音,在這寂靜之地響起。

    “荒蕪…好像不是這樣的啊…”

    林動緩緩擡頭,望着那灰濛濛的天,那種顏色,彷彿連天都死去了,再看看這片大地,雖然上面有着枯草叢生,但它們,都是死的…

    而荒蕪,卻並不是這樣,荒蕪之後,生機隱存,待得春暖花開時,荒蕪,也將會生機盎然…

    但這裏,卻連天地,都是死物。

    林動低下頭,突然伸出雙手對着地面挖去,乾燥的塵土飛揚出來,他的力量,此刻已是消耗殆盡,但卻是憑藉着一股意念,機械般的揮舞着手掌。

    噗!

    又是一團泛黃的灰塵,從地面上被林動生生的扒出來,灰塵在眼前擴散開來,而林動眼瞳,卻是在此刻縮至針尖大小,在那一團灰塵中,他看見了一顆漂浮的黑色之點…

    這個黑點,與那碑面之上的黑點給他感覺一模一樣,詭異而邪惡,並且吞蝕天地生機…

    林動的目光,眨也不眨的隨着那顆黑點落地,然後消失不見,緊接着,他便是如同變成了雕塑一般,紋絲不動。

    光點,開始從林動體內散發出來,他的半截身體,已是散去,不過,在身體散去時,那原本被塵埃所遮掩並且略顯茫然的雙目,卻是在此刻,再度有着銳利重現。

    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擡頭,望向這片沒有盡頭的蒼茫之地,雖然這裏沒有人,但他的臉龐上,卻是浮現一種極爲認真的神色,旋即,青年一字一頓的聲音開始響起。

    “把力量,還給我…大荒蕪碑…你病了,得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