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場中的變化,幾乎是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塵真以及那位洪崖洞灰衣長老的出手,也是令得場中衆人一驚。

    塵真站於林動身前,面色有些不愉的望着那灰衣長老,這裏畢竟是他們道宗的地方,後者這般作爲,倒是有些反客爲主的味道了。

    “塵真殿主,這只不過是比試切磋而已,你們道宗這弟子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吧?”那灰衣老者目光冰冷的看了林動一眼,而後道。

    “拳腳無眼,切磋之間,有所損傷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且先前林動也給了霍真認輸的機會,但他卻依然暗手偷襲,這般行爲,或許鄭長老日後還得好好教導一下才是。”塵真淡聲說道。

    聞言,那灰衣長老面色頓時變得陰晴不定起來,眼中有着一些怒火涌動,但不過好歹他也是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他們洪崖洞雖然也算是超級宗派,但顯然沒辦法與道宗相比,當即只能忍着滿肚子的火氣,一揮袖袍,後方連忙竄來幾名洪崖洞的弟子,將那霍真攙扶下去。

    “道宗不愧是八大超級宗派之一,此次切磋,我洪崖洞自認不及,來年若是有機會,定會再度前來拜山。”

    切磋落敗,那灰衣長老顯然心情頗差,當下也沒了繼續留下來的想法,只能對着塵真拱拱手,說了一句場面話,然後便是轉身帶着那些洪崖洞的弟子灰溜溜的離去,那番模樣與來時的驕狂,倒是截然不同。

    林動望着那些灰頭土臉離去的洪崖洞人馬,不由得聳聳肩,剛欲說話,那平臺周圍,卻是爆發出陣陣歡呼之聲。

    “又讓你這小子逞了次威風。”

    塵真看着那些面色激動的道宗弟子,忍不住的轉頭對着林動笑道:“不過這次幹得不錯,洪崖洞的這些傢伙,總是鑽空子想要來撿些便宜,這次更是趁我們四殿那些優秀的弟子閉關時前來拜山,如果不是你出手的話,恐怕今日還真會讓他們得逞。”

    “旁門手段,難有大用。”林動搖了搖頭,一個宗派的名聲,可不是靠這種手段打拼出來的。

    “話雖不假,但傳出去對我道宗名聲總歸是有些不好。”塵真點了點頭,目光在林動身上轉了一圈,笑眯眯的道:“很快就要殿試了,笑笑,青葉,穆力他們都已是在加緊時間閉關,倒是你最爲悠閒,你如今獲得了大荒蕪經,那殿試上你若取不到一個好成績,我可不會跟你善罷甘休。”

    “虛名而已,塵真師叔也在乎?”林動笑道。

    “廢話,我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大荒蕪經出世,我荒殿也有了翻身的機會,怎能輕易放過?”塵真笑罵道。

    “盡力而爲吧,笑笑師姐他們可都不是省油的燈。”林動道。

    “嗯。”

    塵真點點頭,再度與林動說了幾句,然後這才與悟道施施然的離去,看得出來,林動此次出手挫敗洪崖洞,也是讓得他們面上頗爲有光,畢竟林動可是他們荒殿的弟子…

    而隨着塵真二人的離去,周圍的那些道宗弟子頓時如同潮水般的涌了上來,那火熱的目光,倒是令得林動有些毛骨悚然。

    “喂,謝啦。”

    人羣中,一隻纖細玉手拍了拍林動肩膀,後者偏頭,然後便是見到那已經再度將披散下來的青絲束成烏黑馬尾的少女。

    應歡歡笑吟吟的盯着林動,大眼睛中倒的確是有着許些感謝的味道,此次如果林動不出面的話,或許她就將會面對霍真,而從先前後者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就算是她全力出手,勝負也僅僅只是在五五之分間,以她的性格,到時候若是失手輸了,損了道宗的名聲,不知道她會有多難受

    “我也是道宗弟子。”林動輕笑道。

    應歡歡大眼睛瞟了他一眼,不知爲何對這答案感到略有些不太滿意,躊躇了一下,旋即道:“看在你這次表現不錯的份上,我友情提醒你,如今青葉與穆力都是在衝擊九元涅槃境,若是他們成功的話,此次殿試,你想要讓荒殿排名提升,恐怕難度又將會上漲了。”

    林動怔了一下,旋即笑着點了點頭,青葉與穆力是地殿與洪殿最強的弟子,他們有資格衝擊九元涅槃境,倒並不奇怪。

    應歡歡在提醒了林動一句後,便是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甩着馬尾轉身而去,少女靚麗的倩影,引動着周圍不少道宗弟子的視線。

    林動望着應歡歡那灑脫的倩影,也是一笑,對着周圍的道宗弟子抱了抱拳,然後便是與莫凌一起離去。

    而在接下來的幾日之內,林動力挫洪崖洞霍真的事,也是在道宗之內迅速的傳開,這倒又是引起一些不小的騷動,不過幾乎所有的道宗弟子都是感到相當解氣,畢竟那洪崖洞的弟子在來時,表現得頗爲驕狂,令得人看着就心生惱怒。

    而在這種情況下,林動最後出手,力挽狂瀾,挫敗了洪崖洞的念想,這無疑是讓得很多道宗弟子都是連聲讚歎,一些擁崇的呼聲,在四殿弟子中出現,不知不覺間,林動在這道宗弟子之內的聲望,也是逐漸的上漲,甚至隱隱間,有着媲美應笑笑,青葉,穆力他們這種資歷頗老的頂尖弟子的趨向。

    到得現在,恐怕再不會有人認爲林動什麼資歷聲望不夠,也再不會有人將他當成一個剛剛加入道宗不到一年的新入弟子。

    林動憑藉着自己的能力,也是一步步的在這天才雲集的道宗之內,徹底的站穩了腳跟…

    …

    經歷了當日的拜山之事後,林動的日子再度歸於平淡,而在他這般平淡下,那殿試的日子,也是愈發的接近,而整個道宗之內的氣氛,也是越來越火暴,所有的弟子,都是在摩拳擦掌的等待着那一年一度最爲盛大的活動…

    道宗一處山嶽,一道年輕身影盤坐在一塊自山緣處凸出來的青石上,在其下方遠處,是一道巨型平臺,平臺之上,有着不少的道宗弟子匯聚在這裏修煉,切磋,氣氛倒是頗爲的熱鬧。

    林動靜靜的望着平臺,眼神略有些恍惚,來到道宗,似乎也快要一年時間,倒也不知道家裏怎樣了,想來他所做的那些,應該能夠保證父親他們安穩的在大炎王朝生活着吧…

    “青檀…也不知道那丫頭現在怎樣了…”

    思緒轉動着,一張有着清美瓜子臉蛋的可愛少女,自其腦海中浮現出來,而後也是令得林動脣角不由自主的掀起一抹極端柔和的弧度。

    “笑成這樣,想什麼呢?”

    而就在林動沉侵在回憶之中時,一道悅耳的嬌笑聲突然響起,同時也是令得他那有所波動的眼神回覆過來,目光一轉,然後便是見到在那一旁,身着淺色衣衫,看上去亭亭玉立的應歡歡。

    此時的應歡歡微偏着頭,將林動給看着,陽光透過上方的樹林枝葉撲打下來,令得少女本就明媚的大眼睛,更是染上了一圈柔和光弧,極爲的漂亮。

    “在想我們那賭約的事。”林動伸了一個懶腰,戲謔的道。

    原本還想取笑林動的應歡歡,一聽得這話,大眼睛頓時轉了起來,步伐都是悄悄的後移了一步。

    “看來有人果然是打算裝傻賴賬了。”林動微微一笑,道。

    應歡歡臉頰一紅,旋即銀牙一咬,道:“誰想賴賬了,本姑娘今天就給你把賬給了清了,說吧,你想讓我幹什麼?”

    望着那一臉豁出去表情的應歡歡,林動想笑,但又忍了下來,閒來無事,他的目光,則是開始緩緩的在應歡歡那已是玲瓏有致的嬌軀上面掃了掃去。

    而在林動這般肆無忌憚的掃視下,應歡歡那俏美的臉頰,也是逐漸的變得通紅起來,那是因爲羞惱所致。

    不過這古靈精怪的少女顯然也並不是等閒之輩,她的臉頰在紅了一下後,那大眼睛突然如同貓一般的微眯了一下,旋即她伸出玉手,一枚暗金色的符玉閃現出來,纖細玉指把玩着那符玉,然後應歡歡衝着林動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這東西能把我這裏聽到的話,傳到我爹爹那裏去,所以你說話的時候,可要小心一點哦。”

    林動神情一滯,然後恨恨的道:“算你狠。”

    雖說林動很少怕什麼,但對於那位道宗的掌教,如今東玄域之上的頂尖強者之一,卻依舊是保持着一些尊敬與敬畏,所以就算是以他的性子,都做不出這種變相當着應玄子的面,調戲人女兒的膽大之事。

    應歡歡望着縮回去的林動,這才得意洋洋的揚了揚手中的符玉,然後將其收了起來。

    林動無奈的轉過頭,將目光投向那下方的平臺,但旋即他便是嗅到一股香風,轉過頭來,只見得應歡歡在他身旁坐了下來,玉手輕揚,那碧綠如翡翠般的古箏,便是閃現了出來。

    “喏,免得你說我不認賬,那我給你彈一首曲子吧,在這道宗內,除了爹爹和姐姐,可沒人能有着待遇哦。”少女偏頭,盯着林動,而後微笑道。

    林動怔了一下,剛欲說話,少女那猶如羊脂玉般完美無瑕的纖細素手,已是輕落至琴絃之上,而後,輕柔之音,猶如天籟,輕緩傳來。

    應歡歡所修煉的諸多手段,都是音波形式,因此她在彈琴上面的造詣,顯然是爐火純青,而且在其琴音間,有着奇異的波動伴隨,那種琴音,彷彿能夠一絲絲的侵入心神,沉澱至那心靈最深處。

    林動的雙目,在悠揚琴音傳來間,也是不由自主的緩緩閉上,原本時刻都是有所繃緊的身體,竟是在此刻徹徹底底的放鬆下來,此時的他,渾身防禦,或許會是他修煉這麼多年,最爲脆弱的時候…

    應歡歡偶爾側頭,望着那沉睡得失去所有防禦的青年,優美的眼瞳中,掠過一抹柔意,在那山體裂縫中,她知道了眼前這個男人是如何謹慎的對待這個世界,而這也是她第一次見到他沉睡放鬆得猶如一個孩子。

    這種感覺,挺好的…

    少女微微一笑。

    當林動猛然從那毫無防禦的沉睡中甦醒過來時,一旁的應歡歡能夠感覺到,前者的身體,彷彿是在那一霎那再度緊繃,所有的防禦與謹慎,也是悄然迴歸。

    林動伸了個懶腰,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從體內散發出來,這種感覺,似乎好多年都未曾再有過過。

    “謝了。”

    林動轉過頭,望着那將碧綠古箏輕放於腿上的少女,她此時巧笑焉熙,笑容清澈明媚,彷彿能夠淨化人心。

    蒼山,青石,少女,古箏。

    林動眼光微垂,將這美好的一幕收入心中,他知道,或許很久以後,他會忘記很多東西,但至少,不管怎樣,眼前這一幕,會被他所銘記着。

    “我的曲子雖然有**效果,不過你若是有心要防禦的話,對你是一點作用都沒的。”應歡歡笑道。

    聲音落下,她也是抱着古箏盈盈站起身來,輕伸了一個懶腰,將那柔軟的弧線盡數展現出來,剛欲說話,突然見到下方的平臺上傳出了一陣騷動,當即淺眉微蹙,視線順着那騷動的源頭望去,再接着,林動便是見到少女的臉頰,突然變得極端凝重了起來,隱隱間,竟還有着一點不安。

    林動也是因爲應歡歡這般表情變化愣了一下,然後目光也是轉下,望向那騷動的源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