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巨大的平臺之上,有着足足上千道身影,而此時,這些人影,目光卻是全部投向一個方向,個個目光之中充斥着驚異,竊竊私語聲,如同瘟疫般,迅速的在這平臺之上蔓延開來。

    在他們視線所匯聚處,是一條通往平臺的石梯,此刻,在那石梯的之上,一道人影,正踏着石梯,緩慢走過。

    而這道身影,則是平臺之上騷動的源頭。

    “那是…”

    林動目光微眯的望着那道以一種緩慢的步伐走過石梯的人影,憑藉着過人的眼力,他能夠看見,那是一道身着灰袍的人影,長髮凌亂的披散在他身後,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後背所揹負的一柄黑色大劍,大劍約莫丈許左右,隱隱間,有着一種驚人的陰厲波動,自劍身中散發出來。

    那道灰袍人影的臉龐並不算英俊,但卻頗爲的耐看,只不過那頭髮下的雙目,卻是呈現一種毫無情感的麻木,那對暗沉雙眼,看得人心頭泛冷。

    而且,最令得林動眼神凝重的是,從這道灰袍人影身體上,他感受到了一種極端濃郁的危險味道。

    那是草原上兩頭身經百戰的惡狼相遇時方纔會出現的味道…

    整個道宗的弟子中,即便是應笑笑,都未曾讓得林動有這種感受,然而這突然出現的陌生灰袍人,卻是讓得林動,眼瞳有些緊縮的跡象。

    “他是誰?”林動輕聲問道,他似乎並不記得,在道宗四殿的弟子中,有着這麼一號危險的人物。

    “王閻。”應歡歡貝齒輕咬着嘴脣,原本清悅的聲音,都是在此刻變得有些低沉。

    “怎麼回事?”林動雙目微眯,自從認識以來,他第一次見到應歡歡這般神情。

    應歡歡沉默了一會,方纔輕聲道:“還記得上次我跟你所說,上屆宗派大賽,我們道宗上一位天殿大師姐被元門所殺的事麼?”

    “嗯。”

    wωw☢ тт κan☢ ¢ o

    “那位大師姐…就是王閻的親姐姐。”應歡歡玉手握攏,深吸了一口氣,道。

    “王閻師兄那時候也是我們天殿的弟子,說來資歷比姐姐都要老一些,真要論起來,他才是如今道宗弟子年輕一輩中資歷最高的人。”

    “當年那事發生後,王閻師兄受的打擊很大,性子也是變了許多,加上當時爹爹爲了顧全大局,強行壓制下了宗派的憤怒以及復仇之聲,而那時候的王閻師兄,已是被仇恨所沖淡了理智,後來更是衝進了議事大殿,指着爹爹失控大罵。”

    “再之後,王閻師兄在道宗待了半年,然後便是離開了,這些年,能夠偶爾聽見一些他的消息,據說他殺了很多元門的人,最後被元門追殺通緝,另外,在那宗派通緝榜上,王閻師兄,排名第二。”

    林動眼瞳微微縮了一下,這才感受到這位從未見過面的王閻師兄的強悍與兇橫,他曾與姚翎交過手,知道這類人的難纏程度,而姚翎還只是排名第四,但這位王閻師兄,竟是比他還高了兩名…

    “而對於元門的追殺,我們道宗其實也是暗中出過手,幫王閻師兄擋下過一些,只不過,他或許並不知道而已…”

    應歡歡抿着嘴脣,似是有點難過,輕聲道:“其實,那些事情,也怪不得爹爹的…”

    林動默默的點了點頭,應玄子是一個超級宗派的掌教,他的任何決議,都關乎到道宗無數人生死存亡,雖然林動並沒有見過兩個超級宗派徹底開戰是什麼場景,但他能夠猜測,那必然是驚天動地,那種傷亡,將會極爲的恐怖。

    當年周通前輩隕落於元門之手,那是應玄子的關門弟子,他或許已將前者視爲兒子對待,誰又能想象,在他強行壓制下宗派內的怒火時,他心中又是何等的痛苦。

    “這些年,王閻師兄一直都沒有回過道宗…”

    應歡歡玉手緊緊的握着,她偏過頭,盯着林動,那大眼睛之中,沒有了以往的俏皮,反而是有着濃濃的不安:“但現在…他回來了。”

    林動眉頭緊皺,眼芒閃爍了片刻,突然道:“是因爲…殿試?”

    “或許…是殿試之後不久的…宗派大賽。”應歡歡似是有些苦澀的道。

    “殿試的第一名,將會取得宗派大賽時的道宗參賽弟子的指揮權…王閻師兄…此次回來,或許,是想藉助道宗的力量,在宗派大賽上向元門復仇…”

    林動深吐了一口氣,這傢伙…

    “王閻師兄性格偏執冷漠,若是按照他的方式來…他,他會讓道宗弟子死傷更爲慘重的。”應歡歡似是想到那種結局,臉頰表情,彷彿要哭出來一般,這是林動第一次見到這個性格活潑,但卻骨子裏有些倔強的少女露出這般神情。

    林動默然,他才成爲道宗弟子並不算太久,那些以往的很多事情都並不清楚,所以當這位王閻師兄突然出現時,連他都是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

    “也不用想得太多,說不定此次王閻師兄回來,並非是抱着這種念頭。”林動嘆了一聲,只能如此安慰。

    “我要去見見他,你陪我去好不好?”應歡歡看向林動,從她那大眼睛中,林動能夠見到一絲罕見的怯意,她對於那位王閻師兄,竟是有着一點懼怕。

    “走吧。”

    林動此時除了點頭也無法再說什麼,這突如其來的事,搞得他心中也是有些沉甸甸,畢竟這種事一旦搞不好,就會引來一場兩大超級宗派之間的戰爭。

    見到林動點頭,應歡歡眸子中也是掠過一絲感激,然後嬌軀掠出,林動則是迅速跟上。

    …

    平臺之上,那道背負着巨大黑劍的灰袍披髮男子,終是自石梯中走上,最後踏入平臺,原本喧譁的平臺上,也是在此刻變得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將這道熟悉而陌生的身影給盯住。

    男子漠然麻木的雙目,自這些道宗弟子身上掃過,其中沒有太多的波動,旋即他再度擡腳,不急不緩的對着遠處而去。

    而隨着他走過,那平臺之上的人羣也是立刻分開一條道路,一些資歷較老的弟子,望着那道身影,嘴巴張了張,面色複雜的欲言欲止,而一些最近一兩年才加入道宗的弟子見狀,則是想要說話,但卻立刻被身旁那些師兄師姐們用厲色止住嘴巴。

    灰袍男子,彷彿也並沒有察覺到周圍那古怪的氣氛,他沿着通道走過,半晌後,腳步終於是頓下,他望着出現在前方那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少女,麻木的雙目,彷彿是有了一點光芒凝聚。

    “是歡歡啊,竟然都長這麼漂亮了…”

    灰袍男子盯着前方的少女,那近乎無情般的臉龐上,似是動了一下,但最終沒有笑容出現,一道異常沙啞的聲音,從他嘴中緩緩傳出。

    少女走上,大眼睛望着灰袍男子那佈滿着胡茬與傷痕的臉龐,鼻尖忍不住的一酸,她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那個當年陽光燦爛得如同大哥般的人,變成了這般模樣。

    “王閻師兄,你總算回來了,我和姐姐都很想你呢。”強忍着鼻尖涌動的酸意,應歡歡臉頰上露出一個有些勉強的笑容,道。

    灰袍男子望着少女,片刻後,方纔搖了搖頭,道:“你從小就很聰明,應該知道我回來是做什麼的。”

    “告訴笑笑,殿試時,我不會留手。”

    灰袍男子沙啞而冷漠的聲音緩緩落下,然後他伸出手掌,似是想要拍拍應歡歡的肩,但又是頓住,輕輕的收回了手,步伐繞開少女。

    應歡歡的眼睛,也是在此刻,頓時通紅了起來。

    後方的林動見狀,也是輕嘆了一口氣,然後,他終是走了出來,在那平臺上上千道複雜目光的注視下,站在了那位灰袍男子的面前。

    (晚了半小時,抱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