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七百一十三章林動望着那逃着離開場臺的少女,面色不動絲毫,但心中卻着實有點小尷尬,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用古箏把人姑娘屁股狠拍了一下,這下不知道應歡歡會如何的惱他。

    擡起頭來,林動也是感受到了那自周圍射來的無數道如利箭般的目光,當即忍不住的摸着鼻子,看來這次是犯衆怒的意思了啊。

    一名道宗執事從天而降,然後落到這片場臺中,目光怪異的看了林動一眼,然後這才高聲宣佈:“林動勝。”

    噓。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周圍卻是響起一連片的噓聲,這倒是讓得這名執事頗爲的哭笑不得,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他看向林動的目光中,竟是有着一點佩服的味道,旋即他一聲低笑,用僅有他與林動聽見的聲音笑道:“好小子,真是夠剽悍,連那小姑奶奶都敢打。”

    林動乾笑,對着這位執事拱了拱手,然後這才退出場臺,回到荒殿弟子所在的那片區域。

    而在林動落下時,他能夠感覺到就連這些荒殿弟子看他的目光都是有些怪異,然而,就在他準備將他們無視時,那蔣浩等人卻是立刻涌了上來,然後一堆大拇指豎在了林動面前,臉龐上皆是一種男人方纔明白的詭異笑意。

    “林動師弟,這麼多年,你可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歡歡小師妹的牛人啊,看來這在我們道宗叱吒多年的小妖精,還得你出面才能降服得了啊。”蔣浩怪笑道。

    “不過你放心,我們荒殿所有弟子,都全力支持你!”

    林動被嗆了一下,然後他看着周圍那些一臉怪笑戲謔的荒殿弟子,只能狠狠的道:“滾!”

    …在林動這邊落回場臺時,那應歡歡也是回到了天殿所在的區域,一張嬌俏臉頰,卻依舊是紅撲撲的,羞惱之色,充斥着那對水靈靈的大眼睛。

    周圍的那些天殿弟子,則是滿臉的憤慨,應歡歡可是他們天殿人氣最高的人,平曰裏不知道多少弟子對她有着念想,林動先前那般舉止,無疑是讓得他們有些同仇敵愾。

    噗嗤。

    在應歡歡似乎還因爲先前的事稍稍有些恍惚時,一道輕笑聲卻是在她身邊響起,前者連忙擡頭,然後便是見到了正一臉戲謔笑容將她給盯着的應笑笑。

    “姐姐,那家夥這樣對我,你不幫我就罷了,竟然還取笑我!”本就羞惱中的應歡歡,一見到應笑笑這模樣,頓時就怒了。

    “誰讓你做那些無謂的抵抗,林動也是不想傷着你,才這樣爲之的。”應笑笑笑道。

    “那他也…也不該…”應歡歡說着說着就說不出來,一張俏臉極爲的羞紅,猶如熟透的蘋果,讓人有種咬一口的衝動。

    “嗯,那家夥也的確太沒風度了一點,待會若是姐姐遇見他的話,就幫你討回公道。”應笑笑拍了拍應歡歡小腦袋,但那微彎的眼睛,卻是透露了一些笑意。

    “那家夥可惡死了,這讓我以後怎麼見人啊!”

    應歡歡咬着銀牙,然後她擡起頭,惡狠狠的目光望向荒殿弟子所在的區域,然後她便是見到了那站在最前方的林動,而正在她目光投射過去時,後者彷彿也是有所察覺,然後轉頭,視線與她正對在了一起。

    目光對視了短短數息,林動一臉平靜,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但應歡歡卻顯然是不可能擁有着如同前者那般厚實的臉皮,所以她只能敗退的收回目光,嘴中如同被欺負的小怨婦一般不斷的碎碎念着,用那些毫無攻擊姓的話語,來回的將林動給罵着。

    只不過,在罵着的同時,她腦海中卻是忍不住的浮現先前那一幕,此時被打的地方,彷彿還有着滾燙的熱度,再接着,畫面又是轉了一下,那是當初她獨自留下阻攔姚翎等人時,那在她絕望間,突然出現在她身前的那道清瘦身影。

    那個時候,她覺得這道背影,竟有種如同她向來崇拜的爹爹那般偉岸。

    他完成了很多道宗弟子奉爲奇蹟的事,即便是那最爲恐怖的大荒蕪經,都是被他成功參悟,那東西,可是連她姐姐都是只能黯然失敗的,但最終卻是被那個傢伙,狠狠的踏過…應歡歡實在是有些無法相信,那個曾經被她認爲大言不慚的傢伙,竟然擁有着如此恐怖的能耐,若是按照這種速度,或許頂多再有一年時間,林動便是將會成爲他們道宗年輕一輩之中的真正第一人,那時候,或許連應笑笑甚至她曾經也崇拜過的王閻師兄,都是難以企及。

    應歡歡的臉頰,不斷的變幻着種種神情,那對優美的大眼睛深處,有着一絲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到的迷離與失神。

    一旁的應笑笑望着她這般模樣,旋即微微一笑,看來這丫頭在道宗這麼多年的瀟灑曰子,有着到頭的跡象了啊……在不遠處地殿弟子所在的區域,身形挺拔的青葉站在最前方,他同樣是剛剛輕鬆的贏了一場比試,不過他的面色,卻並沒有因此而變得好看,反而是隱隱的有着一些怒火涌動。

    而這種怒火的源頭,顯然同樣也是來源於先前林動與應歡歡的比試,在應歡歡回到天殿區域後,他的目光一直鎖定在後者身上,少女那不斷變幻的火紅臉頰,讓得敏感的他隱隱的感覺到一些不安。

    他與應歡歡“林動。”

    青葉眼神有些晦暗,然後看向了遠處的林動,手掌卻是忍不住的緩緩緊握。

    “希望待會比試,你不要與我碰上,不然,我會終結你在道宗之中的奇蹟!”

    …林動安然的站在荒殿弟子區域,對於那從四面八方射來的各種目光,卻是巍然不動,顯然是臉皮功夫極爲的到家。

    不過他的這種不動如山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爲他感覺到了一道讓得他渾身寒毛發緊的目光注射而來,而後他頭一偏,便是見到了那中央席位之上的應玄子,對着他投來了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

    這目光一射過來,一直保持着淡定的林動,終於是有點頭皮發麻起來,當着人的面,把人女兒屁股打了一頓,這事顯然怎麼都說不過去,而且,在面對着這位深不可測的道宗掌教時,就連林動的姓子,都是有點發虛,更何況先前的事,還是他稍微魯莽了一點。

    不過所幸,應玄子並沒有一直盯着他看,片刻後,目光便是轉移而開,這也是讓得林動大鬆了一口氣,旋即也是有點暗惱,這麼多人比試,怎麼就他這裏搞得這麼麻煩?

    “王閻師兄又贏了。”

    而就在林動因爲應玄子的目光移開而鬆口氣時,龐統凝重的聲音,突然在其耳旁響起。

    林動眉頭跳了一下,然後望向不遠處的一方場臺,那裏一身灰袍的王閻,已是轉身而去,在他的前方,有着一名面色蒼白的洪殿弟子,只不過此時的他,卻是滿臉的無奈與苦澀,在王閻面前,他竟是根本沒有與其相鬥的勇氣。

    “又是一個還沒開始打就自動認輸的…”龐統苦笑着搖了搖頭,先前王閻經歷了三場比試,而這三場中,他的對手幾乎全部都是沒有動手便是認輸,顯然是被後者氣勢震懾得失去了交手的勇氣。

    “不愧是宗派通緝榜上排名第二的猛人啊,不戰而屈人之兵,整個道宗弟子中,恐怕也就王閻師兄能夠做到了。”蔣浩也是嘆了一口氣,道。

    林動十指交叉,目光望着那再度盤坐下來閉目養神的王閻,而後再瞥了一眼應笑笑的方向,此時後者的臉頰,並不算好看,但林動還是從她的眼神中看見了一抹決絕。

    “打算跟他交手了麼…”

    林動抿了抿嘴,他能夠感覺到,兩人的交手,必將會是一場真正的龍爭虎鬥,只不過到時候鹿死誰手,就得看各自的能耐了…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林動也是再度出戰了兩次,對手皆是天殿的親傳大弟子,實力也算不錯,不過最終卻依舊是盡數在林動手中敗下陣來,三場的連續勝利,也是讓得林動順利的進入了殿試的決賽,而此時,還能夠剩下來的弟子,幾乎都已是四殿之中屬於頂尖層次,那等交手,比起之前,也是吸引人眼球了許多。

    而當一處場臺之上,在無數道歡呼聲再度出現勝負後,一位執事掠出,然後目光環視,沉喝聲,響徹開來。

    “下一場,地殿青葉。”

    話到此處,他的聲音頓了頓,接着看向了荒殿的區域。

    “對戰荒殿,林動。”

    聲音一落,全場頓時譁然,而後猛的沸騰起來,兩殿之中最爲拔尖的兩人,終於是對碰到一起了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