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鐺!

    又是一道極端清脆的金鐵之聲在場臺之中擴散出來,凌厲的劍芒席捲而開,兩道身影,皆是急退了十數步,而在他們落腳處,厚實的地板,也是被那滲透出來的劍氣,生生的震成一片湮粉。

    兩人的攻勢,皆是異常的凌厲兇悍,道宗年輕一輩第一人的稱號以及宗派通緝榜第二的名頭,看來也都不是平白而來。

    應笑笑身形穩住,那張清淡的臉頰,此時已被濃郁的凝重之色所瀰漫,經過先前的交手,她已是能夠感覺到,王閻的實力絲毫不遜色於她,今日這戰,於她而言,或許並不輕鬆,不過...

    爲了不讓王閻順利的奪得宗派大賽道宗弟子的指揮權,她無論如何,都必須將他給阻攔下來!

    清眸之中,光芒閃爍,應笑笑臉頰之上,陡然浮現一抹決絕之色,身形一動,掠上半空,而後纖細雙手,猛的閃電般結出道道令人眼花繚亂的印法。

    嗡嗡!

    而隨着應笑笑印法變幻,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片天地間的元力波動,竟是隱隱間有些沸騰起來的跡象。

    而在天地元力沸騰時,應笑笑的身體之上,也是有着濃郁光芒散發開來,看上去極端的耀眼。

    “這是...笑笑大師姐要動用天皇經了...”

    衆多弟子望着天空上這般異動,緊接着,他們的臉龐上便是有着濃濃的驚色涌動出來,顯然是未曾想到,應笑笑這麼快便是要動用天皇經這等殺手鐗。

    “不想拖下去麼...”

    林動同樣是察覺到應笑笑周身涌動的恐怖波動,嘴脣微抿,看來應笑笑也是明白,王閻戰鬥經驗極爲的豐富,若是長久拖下去,必會被對方尋得破綻,既然如此,還不如乾脆利落點,憑藉着天皇經,說不定能夠改變一些形式。

    磅礴浩瀚的波動,如同濤浪,以應笑笑爲中心,源源不斷的對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整個天地,彷彿都是在此刻黯淡了許多。

    “王閻師兄,我知你心懷仇恨,不過一些事情,現在卻難以爲之,一些仇恨,也並非淡忘,以後,總有討債之時。”應笑笑身懸天空,目光鎖定着下方的王閻,輕緩的聲音,緩緩傳下。

    “繼續這般忍辱負重麼?”

    王閻淡漠的臉龐上,似是浮現了一抹嘲諷之意,他目光看了一眼高臺席位處,然後搖了搖頭,聲音低沉的道:“我,忍不了。”

    “出手吧,不過你若是再這般心慈手軟,我便不會再留情,宗派大賽上,元門的那些畜生,可不會對你有絲毫的手軟!”王閻擡頭,眼中寒芒開始凝聚,冰冷的聲音,令得不少道宗弟子都是渾身冒着寒氣。

    見到王閻依舊如此的固執,應笑笑眼中掠過一抹無奈之色,而後輕吸一口氣,壓抑下心中翻涌的情緒,變幻的手印,陡然一凝。

    轟轟!

    滔天般的天地元力,如同巨浪,在應笑笑身後瘋狂的凝聚,下一霎,巨浪翻涌,竟是在其身後,化爲了一柄將近百丈龐大的巨型光劍!

    那等光劍一出現,附近天空彷彿都是扭曲了起來,絕大部分的道宗弟子,面色都是在此刻變得有些煞白起來,他們能夠感覺到那光劍之上所瀰漫的毀滅波動,這一劍若是對着他們劈下來,恐怕連骨灰都不會剩下。

    那柄光劍,猶如擁有着劈裂天地的可怕之力!

    “好厲害的天皇經...”

    林動眼神驚異的望着那天空上的巨劍,那上面散發而出的凌厲波動,就連他都是感到極爲的心驚,這道宗四大奇經,果然都是名不虛傳...

    “天皇經,大天摩雲劍!”

    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應笑笑玉手探出,然後遙遙的抓向那柄巨型光劍,下一霎,清冷喝聲,陡然自其嘴中傳出,而同時,她的身形,直接是出現在巨劍之上,而後手掌猛然一揮。

    唰!

    伴隨着應笑笑玉手落下,那懸浮在天空之上的巨型光劍,也是在此刻調轉劍尖,而後自天空之上,筆直的對着王閻暴衝而去。

    嗤嗤!

    光劍掠下,一道刺眼的痕跡,也是自那虛無空間中留下,那番模樣,彷彿連空間,都是被這一劍生生劈開了一般。

    下方的大地,在此刻盡數崩裂,那等可怕巨劍尚還未曾落下,凌厲無匹的劍風,已是滲透而下,將那巨大的場臺生生的劈成了兩半。

    可怕風壓,將王閻身體之上的衣袍壓迫得緊貼身體,但他卻依舊是擡着頭,眼瞳之中,巨劍迅速的放大着。

    “天皇經麼...”

    王閻淡漠的臉龐,似是動了一下,旋即,有着低低的喃喃聲音從其嘴中傳出:“難道你忘了,我也是天殿的弟子麼...”

    轟!

    伴隨着王閻喃喃聲音的落下,突然狂暴的元力從其體內爆發而開,其周身天地元力,也是在此刻沸騰,最後直接是在那空間扭曲處,同樣是化爲了一柄絲毫不比應笑笑凝聚出來的光劍弱多少的巨型光劍。

    兩者之間,只不過應笑笑的光劍偏向暗青之色,而王閻這柄,則是有着暗黑光芒涌動,看上去更爲的深邃陰寒。

    “竟然也是天皇經!”

    無數道目光望着王閻身後凝聚而成的巨劍,接着,山頂之上,也是有着一連片的驚呼聲傳出。

    林動眼神微凝的望着這一幕,王閻同樣也是天殿的弟子,他擁有着天皇經,倒也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大天摩雲劍!”

    那漫天驚訝的目光,並沒有讓得王閻面色有絲毫的波動,他袖袍猛然一揮,那黑色的巨型光劍直接暴掠而出,而同時他身形一動,也是出現在那巨劍之上,而後人劍相合,閃電般的對着那從天而降的光劍狠狠的衝撞而去。

    兩道璀璨光芒,猶如兩枚流星,劃過天際,而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轟然相撞!

    轟!

    撞擊的霎那,彷彿天地都是顫抖了起來,可怕的凌厲劍光席捲開來,周遭十數個巨大場臺,都是在那劍光波及下,被攪成粉碎,周圍的一些道宗弟子,也是急忙暴退,生怕被牽扯進去。

    天空之上,黑青兩色光芒,瘋狂侵蝕着,那等遮天蔽日之景,猶如末日來臨。

    唰!

    凌厲的劍芒,自應笑笑耳畔呼嘯而過,削落一縷青絲,而她清眸,卻是緊緊的盯着那近在咫尺的王閻,旋即銀牙一咬,三尺青鋒閃現而出,直接是攜着異常凌厲之氣,對着王閻咽喉暴刺而去。

    王閻望着應笑笑這等凌厲攻勢,卻是出奇的未曾閃避,反而是一掌抓出,竟是要憑藉着肉掌抵禦應笑笑這足以將一名八元涅槃境強者輕易劈成兩截的劍芒。

    望着這一幕,應笑笑的眸子也是有所變化,她望着王閻那佈滿胡茬與傷痕的臉龐,貝齒緊咬着嘴脣。

    嗤。

    在劍芒終將洞穿王閻掌心的那一霎,應笑笑臉頰上還是浮現了一抹苦澀笑容,然後劍勢陡然一緩。

    吱!

    而就在她劍勢變緩的那一霎,王閻肉掌,已是一把抓住應笑笑手中三尺青鋒,鋒利的劍芒,瞬間便是讓得王閻滿手鮮血,不過他卻是對此不聞不問,只是那對目光,盯着後者,最終微微搖頭,沙啞的道:“我與你說過,不要留手...”

    “現在的我,可不再是你以前認識的那個王閻師兄了...笑笑,不要怪我。”

    王閻的眼神,徐徐暗沉,而其另外一隻手掌,卻是快若閃電般的爆轟而出,攜帶着極端狂暴之力,印在了應笑笑肩膀之上。

    嘭!

    狂猛的力道如同火山般噴發,應笑笑嬌軀一顫,喉嚨間有着悶哼聲傳出,身形墜落而下,最後有些狼狽的砸落在地面之上,那落地的低沉聲音,直接是將遠處的應歡歡嚇得小臉慘白了起來。

    唰!

    應笑笑身形剛落地,一道身影便是鬼魅般的緊隨而來,而後,還不待她有所反抗,一柄泛着寒氣的黑色重劍,已是抵在了她的面前。

    “你輸了...”

    王閻低頭,目光漠然的望着那俏臉蒼白了一些的應笑笑,緩緩的道。

    滿場,瞬間鴉雀無聲,那望着這一幕的應歡歡,嬌軀都是踉蹌了一下,俏臉慘白如紙,她心中最爲不安的一幕,終於是出現了...

    “可以宣佈結果了麼?”王閻擡頭,望向那名執事,淡淡的道。

    那名執事聞言,愣了一下,旋即看向高臺席位之上的應玄子,後者的面色,依舊波瀾不驚,不過唯有着坐在他身旁的塵真等人,方纔能夠見到他那放着手掌的椅背處,裂開了一些細微的裂紋。

    而在那名執事的注視下,應玄子最終是微微點頭。

    “此場比試,王閻勝!”

    見狀,那執事心中嘆了一口氣,而後高聲宣佈。

    聲音傳出,但山頂之上,卻是一片寂靜無聲,而王閻對此也並不理會,收回重劍,轉身便走,淡漠的聲音,在其轉身時傳開:“宗派大賽開始時,我會再來。”

    應笑笑望着王閻的背影,這個時候,這位向來堅強從未在人面前展現軟弱一面的天殿大師姐,眼圈也是泛紅了起來。шωш¤Tтká n¤c○

    “姐姐。”

    應歡歡急忙的落到應笑笑身旁,她望着後者那泛紅的眼圈,一下子就慌了,大眼睛中眼淚都是有着滾下來的趨勢。

    整個山頂,氣氛都是陷入詭異的寂靜,所有人望着那揹着黑色重劍轉身而去的王閻,面色都是異常的複雜。

    唉,真煩...

    望着這沉悶得讓人無比壓抑的山頂,林動輕嘆了一聲,揉了揉眉心,他似是躊躇了片刻,終於緩步走了出來。

    唰!

    而也就在林動走出的霎那,周圍頓時有着無數道目光匯聚而來,甚至,就連場中的應笑笑,應歡歡二人,都是轉過頭,有點茫然的將他給看着。

    “王閻師兄,殿試還沒結束呢,現在走,或許早了一點吧...”

    而在那一道道疑惑的目光下,那身形清瘦的青年,似是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然後,他的聲音,也是在這片天空,響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