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色,籠罩着大地,清涼的月光從天際傾灑而下,透過遙遠天空上那巨大的護宗大陣,猶如薄紗,覆蓋在道宗那諸多山脈之上。

    一處幽靜房中,一道年輕身影靜靜盤坐,在其雙手間,不斷的在結着一個相當古怪的印法,而伴隨着他印法的結動,隱隱間,似是有着一道相當奇特的波動,悄然的自其印法之間暴射而出。

    呼。

    林動的印法,僅僅只是結動了三次,然後他便是揉着額頭停了下來,這‘‘靜止之牌”的那種靜止之力,消耗實在是有點可怕,以他四印天符師的能力,接連催動三次便是有些力竭,真不知道那傳說之中的‘‘靜止神牌,”若是催動起來,又將會是一種何等逆天的消耗?

    那種神物,尋常強者恐怕一催動,便是得瞬間煙消雲散吧。

    ‘‘看來得想辦法提升精神力修爲了..”。

    林動若有所思,如今他的元力,已是踏入六元涅盤境,但精神力卻還停留在四印符師的程度,這之間,有着不少厚此薄彼的原因,看來日後,林動也要將更多的心神,放在精神力上面才行。

    嗡。

    林動的念頭落下,便是準備閉目修煉,蘊養精神力,然而,他的體內,卻是在此刻突然傳出一道細微的波動,接着,一道金光在他那錯愕的目光中從其體內飛出,最後金光在他面前蔓延,化爲了一道金色的虛影。

    ‘‘小貂?”

    望着這道金色虛影,林動頓時愣了下來,因爲這影子,正是小貂的模樣,而這金光,則是當初小貂在離開時,留給他的一道妖靈烙印,不過這麼久以來,這妖靈烙印卻是沒半點動靜,搞得林動都差點將它給忘記掉。

    ‘‘喂,在道宗過得怎麼樣啊?沒被人欺負吧?”

    小貂的身影,相當的模糊,那張俊美如妖般的臉龐,戲謔的將林動給盯着,那熟悉的聲音,也是傳了出來。

    ‘‘你終於捨得聯繫我了啊”林動沒好氣的白了這傢伙一眼,自從當日帶着小炎離開後,他可就再沒收到過兩人的消息。

    ‘‘嘿嘿,這還不是爲了給小炎尋找提升實力的機會麼,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一些,看樣子你在道宗倒是混得挺不錯的亦”小貂笑道。

    ‘‘還行。”林動笑了笑,然後突然瞟了眼前的虛影一眼,道:‘‘你這次動用妖靈烙印,不會是專程來說這些廢話的吧?”

    小貂嘿嘿一笑,但旋即他那俊美的臉龐便是浮現了一抹陰翳,道:‘‘小炎被打傷了。”

    林動臉龐上的笑容,一絲絲的收斂,眼瞳之中,一抹陰沉如雷雲般的涌上來:‘‘怎麼回事?”

    ‘‘我前幾日正好外出了一趟,那家夥闖進了一處地方,發現了一些好東西,不過卻被鎮守在那裏的強者打傷,不過他體質很強,這兩天傷勢算是恢復了許多。”小貂狹長的雙目中,隱隱有着寒芒涌動着。

    ‘‘你打算怎麼辦?”林動雙目微眯,淡淡的道。

    ‘‘嘿,還能怎麼辦?小炎可不能被白打。”小貂怪笑道。

    ‘‘你解決不了?”林動輕聲道,若是小貂能夠輕鬆解決這些問題的話,想來是不會來找他,按照他的性子,恐怕早便是直接殺了上去。

    ‘‘雖然這些時間我實力在不斷的恢復着,不過依然還沒恢復到巔峯時期,另外,這次的對手也算難纏,他們有着天然地形之力,而且還有我殊的手段,我嘗試過,但效果不大。”小貂沉吟道。

    ‘‘那要我過去?”林動道,如今的他,也不再是那個剛剛進入道宗的新人弟子了,足以媲美九元涅盤境的實力,也是令得他擁有着闖蘇東玄域的本錢。

    ‘‘嗯。”

    小貂倒沒嬌作,點點頭,而後道:‘‘小炎發現的那東西,對你好處也是極大,嘿嘿,肥水不落外人田。”

    話音一落,小貂頓了頓,又是怪笑道:‘‘當然,你若是過來的話,最好能夠帶樣東西來,只有那東西,方纔能破那些傢伙的特殊手段。”

    ‘‘什麼東西?”林動愣了愣。

    ‘‘道宗天殿,有一件純元之寶,名爲‘‘天凰琴,”你若是能夠將這東西借過來,我便是能夠破了那些家伏的特殊手段。”

    ‘‘純元之寶...天凰琴”

    林動聽得此話,頓時一頭黑線’有此無奈的道!‘‘純無之寶可不是尋常東西,在超級宗派之中都是重寶,怎麼可能會讓我一個弟子輕易借走?”

    ‘‘唉,你盡力試試,若實在不行,我再想其他的刃、法,你若是能順利借得‘‘天凰琴”的話,那就趕來萬獸山脈,到了那裏,你憑藉着妖靈烙印,便能感應到我們的方向。”小貂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嗯。”

    林動頭疼的點了點頭,然後面前的金光虛影便是一陣波動,最後消散不見。

    ‘‘天凰光”

    望着金井消散的地方,林動手掌卻是忍不住的揉着眉心,純元之寶可不比什麼天階靈寶,他去跟誰說?天殿殿主齊雷?也不知道人家會不會揮揮手把他直接打發出去,萬一你到時候把天凰琴搞丟了,那他們天殿不是虧大發了,這種寶貝,算是各殿持有,就連應玄子一般都不會插手...

    ‘‘看來.只能去找應歡歡了。”

    林動想來想去,發現這件事咋一能找的人,似乎便只有最爲熟悉的應歡歡了,只不過那妮子前些時間因爲來荒殿沒見到他人的緣故,倒是大小姐脾氣發作,已經好幾天沒出現在他眼前,想來是有點生氣的緣故,也不知道現在去找她幫忙會不會被白眼丟死?

    不過既然小貂說得這麼鄭重,那看來此次的對手也算是有些麻煩,所以即便是頂着被應歡歡白眼丟死的壓力,也得硬着頭皮去找她試試了...

    因爲抱着這種想法,所以當等二天林動出現在應歡歡面前時,那面色還是相當的有點不太自然。

    而望着面前這幅模樣的林動,應歡歡一張小臉卻是板着,在周圍還有着不少天殿的弟子來來往往,目光略顯玩味的將這道宗中聲望極高的兩人給看着。

    ‘‘怎麼?大忙人總算是忙完了啊?”應歡歡大眼睛斜瞥了林動一眼,淡淡的道。

    林動乾咳了一聲,心想這小姑奶奶哪來的這麼大火氣,但轉念又想到現在有求於人,只能道:‘‘之前不是在休養麼,你看我被王閻師兄傷成那樣你看現在傷一好,不就來找你了麼。”

    最後一句話說完,林動覺得自己的臉色有點發青,想來是頭一次這麼虛假的跟女孩子說話,但想到小貂的囑託,他也只能咬牙忍忍了...

    應歡歡倒是因爲林動這話臉紅了一下,旋即少女直接毫不客氣的甩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以後跟女孩子說這種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把不情願表現得這麼清楚?想找我的人多海裏去了,又不差你。”

    聽得應歡歡的戲謔嘲笑,就算是以林動的臉皮之厚,都是忍不住的有些發紅,竟然被一個小丫頭這麼嘲笑,真是.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應歡歡望着林動那變幻不定的臉色,大眼睛中這才掠過一抹狡黠之色,她知道眼前這個如今在道宗聲望如日中天的傢伙,心中的大男人自尊心恐怕已到了澎湃的邊緣,所以當即話音一轉,道。

    聽得這話,林動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顯然,這古靈精怪的應歡歡已經看出了這次他主動找她是有着目的性的,而先前那模樣,感情是故意的...

    林動視線在四周看了看,然後上前一步,與應歡歡靠近着,然後他便是能夠嗅到身前少女身上傳來的一股幽香味道。

    ‘‘想找你幫個忙,看能不能幫我借個東西。”

    ‘‘什麼東西?”應歡歡有些疑惑,淺眉微蹙。

    在少女那彷彿有着波光涌動的明媚大眼睛注視下,林動苦笑一聲,終是硬着頭皮說了出來。

    ‘‘能不能把你們天殿的那天凰琴借我幾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