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咳。

    在少女那愈發羞惱的目光中,林動最終還是乾咳了一聲,然後若無其事的將懷中少女輕放下來。

    “咦?這裏怎麼變成這樣了?”

    應歡歡臉頰微紅的理了理衣衫,旋即大眼睛看向山頂上那些呈現冰藍色的冰地,不由得一愣,茫然的問道。

    林動與小貂,小炎對視了一眼,看來對於先前的一幕,應歡歡本人並沒有任何的記憶。

    “陣法的緣故。”

    林動微笑着隨口解釋道,他並沒有將剛纔所發生的事情告訴應歡歡,在他看來,這東西,還是順其自然的好,他也不用特意的與應歡歡說什麼,至於以後會變化成什麼樣,就得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應歡歡點點頭,倒沒有在這上面深入追究什麼,然後她便揚起俏臉,臉頰上有着掩飾不住的欣喜:“我的元神也凝聚成功了!”

    林動笑了笑,對此倒不感到意外,應歡歡本身實力便是八元涅躲境,體內已能自我的衍生出元神之力,故而凝聚元神,也要比林動順利許多。

    從現在力歡歡氣息來看,她雖然尚還未突破到九元涅乘境,但也達到了八元涅盤境頂峯,或許要不了太久的時間,便是有着資格衝擊九元涅盤境,這對於即將到來的宗派大賽而言,卻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消息。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一旁的小貂,走近過來,看了看兩人,然後問道。

    “我得先回道宗,不久之後便是宗派大賽了。”林動略作沉吟,道。

    “宗派大賽麼那可是東玄域的威事,基本上東玄域上那些有所名氣的宗派勢力,都會派遣最優秀的弟子參加,其兇險激烈程度,比起百朝大戰,有過之而無不及。”小貂聞言,不由得笑道。

    “據我所知,歷屆的宗派大賽,應該都是在異魔域舉行吧?嘖,那可是個極端兇險的地方啊。”

    “異魔域?”林動怔了怔,旋即眉頭微皺:“那裏有什麼?會如此危險。”

    “遠古一場天地之戰的戰場之一。”小貂笑了笑,道:“別問我那天地之戰是什麼,太遙遠了,連我也不清楚,我唯一知道的,便是爲了應對那場大戰,這天地間的強者幾乎都是匯聚在了一也……”

    林動心頭猛的一震,他想起了在大荒蕪碑之中所看見的那些古老畫面不知道這兩者間,是否有着什麼聯繫。

    “後來大戰結束,但那片地域,卻是被魔氣所侵蝕,衍生出了一些極爲恐怖的魔怪,說起來,也算是東玄域的一處凶地,每一次的宗派大賽,都會有着不少人葬身其中。”

    “不過那裏雖然兇險,但也堪稱寶地,在那遠古之戰中,有着無數的強者隕落,若是機緣好,說不得便是能夠在其中獲得天大的寶藏甚至傳承,一躍登天.”。

    聽得小貂的話,林動也是微微點頭,這等誘惑,也足以讓得人爲之拼命了。

    “你們隨我回道宗麼?”林動看着小貂二人,問道。

    “我們便不去了,我準備帶這個傢伙再去一個地方,看看能否讓得他突破到九元涅盤境,若是突破了,我便帶他直接去異魔域找你。”小貂想了想,道。

    “嗯。”

    林動點點頭,小炎跟着小貂去,顯然好處更多,至於去了道宗,反而對他的修煉不算好,畢竟不管怎樣,同爲妖獸,在小貂的指點下,小炎能夠少走不少彎路。

    “既然這樣,那便先在此處分別吧,等我們把事情都搞定了,便去找你。”小貂一笑,而後相當灑脫的揮了揮手,也沒有什麼拖泥帶水的意思,身形一動,便是掠上半空。

    “失哥,到時候我們去異魔域找你。”

    小炎也是衝着林動憨笑了一聲,然後掠上半空,與小貂對視一眼,便是不再停留,化爲兩道流光,閃電般的對着天際之邊暴掠而去。

    “我們也走吧。”林動望着遠去的小貂二人,輕吐了—口氣,將心中那種分別而帶來的許些惆悵壓下,而後轉過頭,對着應歡歡道。

    “回去我自己走。”

    應歡歡點點頭,旋即衝着林動狡黠一笑,而後嬌軀化爲一道虹光暴掠而出,看這模樣,這臉皮薄的姑娘是承受不住被林動抱着飛行的事了。

    林動好笑的望着飛掠而出的光影,但旋即,他臉龐上的笑容便是收斂了一些,因爲在那道虹光中,他能夠察覺到一絲極爲細微的冰寒之氣。

    那種冰寒,與先前應歡歡那種狀態之下,一模一樣,看來,那東西,對於她而言,或多或少的還是產生了一些影響,只是不知道,這種影響究竟是好還是壞。

    林動心中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抿了抿嘴,然後身形一動,也是化爲一道光影,迅速的追上了前方那道虹光。

    回道宗的時間,比起出來時,無疑是延長了一倍左右,應歡歡畢竟少女心性,出來一趟倒是玩得樂此不彼,而林動也是因爲事情解決,放鬆了許多,再加上此行出來,應歡歡的確是幫了大忙,所以他倒也是一路陪着遊玩了一趟,因此,當他們回到道宗時,已是過去半月時間……

    “終於回來了……”。

    走進那巨大的陣法光罩,應歡歡望着眼前那熟悉親切的場景,俏美的臉頰上頓時有着一抹甜甜笑容浮現出來,深吸一口氣,笑吟吟的道。

    林動無奈的看了她一眼,這丫頭這一路回來,倒是玩爽了……

    “你先迴天殿吧,我也得回荒殿讓塵真師叔他們知道我還活着。”林動聲音剛剛落下,突然擡起頭來,望着不遠處,那裏半空中有着破風聲傳來,而後十數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視線中。

    “糟了,是宗派執法隊,不會是來抓我們的吧?”應歡歡眸子望去,旋即小臉微變,急忙道。

    林動眉頭微皺,望着那批執法隊掠來,從他們身上,他倒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來者不善的味道。

    “林動師弟,歡歡小師妹,掌教讓你們回來便即刻去見他。”

    那批執法者首位,是一名約莫三十左右的男子,他面色冷厲嚴肅,不過目光在看向林動二人時,眼神倒並沒有太過的凌厲,反而是在看見目光躲閃的應歡歡時,眼中有着一抹笑意掠過。

    “多謝師兄。”

    林動心中悄悄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那羣執法隊拱了拱手,拉着應歡歡迅速的對着道宗深處掠去。

    “對了,歡歡小師妹,齊雷師叔說,讓你回來就速度把天凰琴還回去。”

    而在兩人即將遠去時,應歡歡突然再度聽到後方傳來的一道戲謔聲音,當即小臉便是苦了下來。

    “完了完了這次肯定要被關禁閉了……”

    望着不斷嘟囔的應歡歡,林動無奈的聳聳肩,也不去刺激她,將其拉着,掠進道宗深處,最後在那有着一間竹屋的幽靜山頂之上落下。

    而在他們身形落下時,第一眼便是見到了那在竹屋之前負手而立的應玄子,當即就連林動心頭都是跳了一下,放開應歡歡,然後兩人便是悄悄的落了下去。

    應歡歡此時也是收斂了所有的活潑,乖乖的落下,連視線都不敢亂瞟一下,這模樣,與平日那副上天入地倒是截然不同。

    шωш •тTk án •c o在林動二人落下來時,一身白衣的應玄子,也是緩緩的轉過身來,剛欲說話,林動便是見到他的目光陡然停在了應歡歡身上,那一霎,林動能夠察覺到,後者的眼瞳似是縮了一下……

    “察覺到了麼……”。

    林動望着這一幕,嘴脣也是抿了起來。

    (等二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