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青石之上的中年人,顯然也是因爲林動的問話怔了一下,旋即視線瞟了瞟後者手中那暗紅色的破敗銅爐,淡笑道:“哦?你爲什麼會對它感興趣?”

    “看着有趣。”

    林動笑笑,他自然是知道,這裏的人個個都是人精,雖然他們從葬魔域中淘出來的一些東西連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但卻格外的警惕,畢竟在這裏,也並不是沒出現過那種先前還是破爛,後面一轉眼便是被人發現端倪是大寶貝的事情。

    中年人因爲林動的回話,雙目微眯了一下,旋即視線銳利的再度看向那暗紅色的破敗銅爐,好半晌後,方纔徐徐的收回,這些拿出來賣的東西,他之前便是研究過無數遍,但卻並沒有發覺有比較特殊的地方,特別是這個銅爐,它其中沒有任何的波動,所以也絕對不會是什麼被掩蓋了光芒的純元之寶。

    “這東西你知道是什麼麼? ”

    而在中年人皺眉間,林動也是衝着他揚了揚手中銅爐,然後問道。

    “若是知道,或許我也就不會拿出來了。”中年人灑然一笑,道。

    “價格多少?”林動再度輕聲問道。

    中年人猶豫了一下,目光微微閃爍,旋即道:“一千萬涅盤丹。”

    他這話一出,林動身後的那些道宗弟子便是譁然了一下,旋即微怒的盯着前者,這傢伙連這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竟然就敢這麼獅子大張口。

    “閣下會不會心黑了點?”林動眉頭也是微皺,說道。

    “我們在這裏出售東西,特別是這種不知名的東西,要價都是不低,因爲我們還得承擔一下萬一這廢物東西變成大寶貝的風院……”

    中年人聳聳肩,道:“你也得爲我考慮,萬一這東西真是寶貝,我得有多嘔血?”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蒙塵的奇寶。”林動淡淡的道,旋即他似是不想再多說,遲疑了一下,還是掏出了乾坤袋,不過,就在乾坤袋剛剛掏出來時,他的手掌微僵了一下,他猛的記起,他的涅盤丹似乎在前些時候被小貂全部用來佈置大陣了……

    雖然那時候應歡歡拿了足夠的涅盤丹出來,但小貂只是用她的來補了林動所差的那些涅盤丹,所以說,現在的林動,基本算得上是一窮二白。

    而就在林動身體微僵,略感尷尬的時候,一隻玉手卻是輕揚,而後將一個乾坤袋拋向了青石上的灰衣中年人。

    中年人接過乾坤袋,瞟了一眼,旋即看了看那站在林動身後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後衝着林動笑了笑,道:“小夥子豔福倒是不淺啊。”

    林動偏過頭,看向應歡歡,笑道:“謝了。”

    “禮尚往來。”應歡歡淡淡的道,她大眼睛只是瞥了林動一眼便是收回,看這模樣,少女似是興致不高。

    林動微愣,旋即哦了一聲,站起身來,也是順手將那暗紅色的破敗銅爐,收入乾坤袋,然後對着應笑笑等人笑道:“我們也走吧。

    說完,他便是率先轉身而去,在其後面,道宗弟子也是蜂擁着跟了上去。

    應歡歡望着林動轉身的背影,銀牙輕咬了咬嘴脣,大眼睛中似是掠過一抹怨色,然而這才在應笑笑的拉扯下跟上。

    當林動大批人馬回到的歇腳之處時,卻是直接看見了齊雷,塵真等四位殿主面色嚴肅的站在那裏,在他們身後,也有着不少的道宗弟子,而當他們見到林動等人回來時,顯然都是鬆了一口氣。

    “你們跟元門的人起衝突了?”齊雷皺着眉頭,盯着林動,應笑笑等人,沉聲道。

    林動無奈的點了點頭,剛欲說點什麼,齊雷又是開口道:“聽說你把雷千給逼退了?”

    林動一愣,這消息未免也傳得太快了,當即略作猶豫,又是點點頭,道:“用了點手段。”

    “哈哈,我就說,這小子哪那麼容易被針對,他滿肚子的手段,就算是那雷千,也在他手裏討不了好。”林動話音剛落,那塵真便是忍不住的笑起來,笑聲中有着掩飾不住的得意。

    林動等人錯愕的望着突然間咧嘴笑起來的四位殿主,看這模樣,可真不像是來教訓他們的……

    “幹得不錯,雖說有時候要顧全大局,但那些給臉不要臉的東西,也的確是該教訓一下。”齊雷摸了摸下巴,笑道。

    對於這一幕,林動只能乾笑了兩聲。

    “宗派大賽尚未開始,你們便是跟元門的對立起來,想來後面若是在異魔域中遇見,必然少不了衝突,到時候,你們都得小心一些。”塵真在笑了笑後,面色倒是嚴肅了一點,開口說道。

    “嗯。”

    林動,應笑笑等人都是點了點頭,雙方樑子本就頗深,再加上這一次,以後遇見,衝突怕的確是少不了的。

    “嗯,都先去休息吧,宗派大賽兩日後開啓,這兩日,你們就都消停點,這些時候異魔城魚龍混雜,別惹出什麼亂子來。”齊雷揮了揮手,笑道。

    “是 ”

    衆多弟子聞言都是點了點頭,然後也就散了開去。

    “這小子,還真是讓人意外,那雷千,體內怕都是開始衍生出生氣了吧,竟然這樣都被林動逼退了……”,望着林動等人散去的地方,齊雷咂了咂嘴,忍不住的道。

    “這個小家夥隱藏的手段不少,要對付他可沒那麼容易。”塵真笑道。

    “倒也不能大意,元門三小王,雷千實力最弱,那小元王與小靈王才是最棘手的,宗派大賽開始後,還得叮囑林動他們小心一些。”齊雷搖了搖頭,道。

    塵真等三位殿主聞言,臉龐上的笑容也是微微收斂,而後一聲輕嘆,元門三小王,的確是勁敵,也不知道如果在異魔域中遇見後,林動等人是否能夠應對……

    只是希望,這一次的宗派大賽,不要再向上一屆那樣損失慘重了吧.

    夜色,逐漸的籠罩了龐大的異魔城,而那一天的喧囂,也是在涼爽的夜風之下,逐漸的變得安靜。

    在城市的另外一角,有着一片恢弘大院,其中有着不少人影穿梭,而這裏,便是元門在異魔城的落腳之處。

    此時,在大院深處,有着一道幽靜庭院,庭院之內,有着三道身影,其中一人,正是今日與林動交過手的小雷王雷千。

    在雷千身前,有着一名身着白衫的俊逸男子,他斜躺在一片草地中,嘴中叼着一片青葉,雙手枕在腦後,懶洋洋的盯着夜空,半晌後,方纔斜瞟了一眼雷千,道:“聽說你今天在尋寶區被道宗的一個新弟子逼得灰溜溜的走了?”

    “只是無意中了那小子的招而已,若是真要鬥起來,十回合內,那小子屍半無存!”雷千眉頭一皺,冷笑道。

    “嘿,陰溝裏翻船這種事,也就你幹得出來,老大,你說是吧?”白衫男子笑眯眯的道,而後偏頭看向身後,那裏,一名身着青衣的男子,正安靜的盤坐着。

    男子若是要說起模樣,倒是不及白衣男子俊秀,但卻是極爲的耐看,一對雙眼略顯狹長,看上去很有味道。

    而此時,他卻是低頭緩緩的搽拭着手中一柄鐵劍,彷彿對於兩人的爭執,沒有任何的興趣。

    “覺得丟臉了,宗派大賽中自己去找回來吧,總歸會遇見的。”青衣男子注視着手中那柄普通的鐵劍,旋即微微一笑,笑容猶如劍鋒。

    “這場子自然是要找回來!”

    雷千眼神陰沉,旋即他突然道:“另外今天那叫做林動的小子似乎跟綾清竹見過面,看那模樣,還挺親近的。”

    他的這話剛剛落下,那白衫男子臉龐上便是挑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然後偏頭盯着那搽拭着鐵劍的青衣男子。

    而青衣男子搽拭着鐵劍的速度,也是微微緩了一下,旋即他微微皺了皺眉,片刻後,擡起頭來,目光盯着雷千,似是自語一般,喃喃道:“他想死?”

    輕聲落下,狂風陡然自庭院中颳起,地面之上,瞬間被切割出數十條看不見盡頭的深深劍痕。

    望着這一幕,雷千與那白衫男子對視一眼,皆是聳了聳肩,這次的宗派大賽,道宗怕是要倒血黴了

    (第二更!

    ps:寫得很慢,第三更會在凌晨後,不建議大家等,所以請大家明天再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