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空之上,衆多人馬瞬間對恃,磅礴元力沖天而起,直接是令得那氣氛陡然間凝固起來,一道道火花,迅速的在凝固的氣氛中升騰起來。

    原本喧鬧的天地,也是在此刻迅速安靜了許多,不少勢力人馬都是盯着天空,眼中也是有着一些警惕之色出現,顯然是擔心萬一雙方展開大戰,他們也會被牽連進去。

    “辰傀,你真是要插手我元門與道宗之間的恩怨?”元蒼面色隱隱有些陰冷的望着阻攔在身前的辰傀,低沉的語氣之中,有着寒意流動。

    “受人之託。”而對於元蒼這蘊含着威脅般的話語,辰傀卻是淡淡一笑,道。

    “林動,你若殺了雷千,我元門必與你勢不兩立!”靈真手中的摺扇已是收起,目光緊緊的盯着那手掌抓住雷千喉嚨的林動,緩緩的道。

    “現在不就已是如此了麼?”林動笑道,那張年輕而略顯蒼白的臉龐,此時落在靈真那些道宗弟子眼中,卻是憑空的多了一些寒氣。

    “林動,你是打算在這裏,就與我元門徹底的動手麼?”

    元蒼眼皮微垂,手掌緩緩緊握了手中鐵劍,那眼瞳深處,似是有着一道詭異灰光涌動:“相信我,那種結局,不會是你願意見到的雖然有辰傀幫你們,不過”

    說到此處,他擡起頭來,那並不算英俊的臉龐上,卻是緩緩掀起一抹異常陰寒嗜血的弧度:“不要逼我,否則的話,辰傀攔不住我。”

    林動的眼瞳在此刻微縮了一下,他眼睛盯着元蒼,不知爲何,心中卻是在此刻,有着一抹細微的不舒服的情緒涌上來。

    “哦?那我倒是想要試試。”辰傀聽得元蒼此話,那帶着鬼面具的臉龐也是涌現一抹寒氣,淡笑道。

    “是麼?”

    元蒼眼神愈發陰沉,而似是感覺到他言語間的不善,其身後的靈真等人,身體也是微微前傾,異常磅礴的元力波動,一**的擴散出來。

    而隨着他們這般動作,林動身後,應笑笑,王閻等道宗弟子也是立即面色緊繃起來。

    轟轟!

    而就在雙方這種劍拔弩張的對恃間,那盆地中央地帶的空間,突然在此刻傳出了轟鳴之聲,當即無數道視線受驚般的轉移而去,然後便是見到,那片空間,竟是出現了一些扭曲之感,隱隱間,扭曲的空間內,彷彿是出現了一座座異常古老的古殿,一種由歲月凝聚而成的滄桑之氣,滲透出空間,瀰漫在這天地間。

    “焚天古藏!”

    隨着這異狀的出現,這片天地,頓時有着衆多的狂喜驚呼聲響起,而後那一道道目光便是陡然火熱甚至貪婪起來。

    他們聚集在此處,可並不是來看元門與道宗打架的,他們的目的,都是隱藏在這裏的焚天古藏!

    先前是因爲等待,這才將注意力放在雙方的交手上,而如今正餐已經出現,他們自然也是開始轉移了所注意的地方。

    “古藏要出現了麼”林動雙目微眯的望着那片扭曲的空間,倒是沒料到這東西會在這種時候出現。

    不過,雖說空間在扭曲着,衆人也是能夠透過一些扭曲的空間,看見其中若隱若現的古殿建築,但這片空間,依舊沒有徹底開啓的跡象,那種感覺,猶如缺少了開啓的鑰匙

    漫天視線交織着,最後竟是不約而同的投向了元蒼身上,他們之所以會來到這裏,便是接到了元門此次能夠開啓古藏的消息,而眼下這幕,想要開啓古藏,似乎也只能看元門的了

    對於這些視線的匯聚,那元蒼顯然也是有所察覺,當即目光微閃,淡淡的道:“林動,我們此番的目的,皆是因爲焚天古藏,你若是將雷千給放了,我元門便好開啓古藏,讓得我們共同分享其中的寶物,但你若是要冥頑不靈,恐怕這古藏今曰誰都開不了,到時候,惹起衆怒,想來那後果你們負擔不起。”

    元蒼這番話,並沒有過於的掩飾,反而是在元力的包裹下,轟隆隆的傳開,最後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這傢伙真是狡詐。”

    應笑笑臉頰微微變了一下,這元蒼此舉,顯然是想要將道宗置於此處所有人的對立面,以此來逼迫他們道宗放人,這一手,不可謂不狠。

    王閻等人同樣面色有些陰沉,因爲他們能夠感覺到,就在元蒼這話說出來後不久,便是開始有着一些目光對着他們投射而來,那之中,可並沒有蘊含太多的善意,反而是一種不耐的催促。

    “林動,現在怎麼辦?”王閻聲音低沉的問道,這局面,他們倒是被元蒼一席話逼到很多人對面去了,若是再這樣拖下去,對他們可不算什麼好事。

    林動眉頭也是微微皺了一下,他視線盯着元蒼,旋即瞥了一眼手中被他抓住咽喉,面色漲紅的雷千,片刻後,終是淡笑道:“既然元蒼兄這般大氣,那我自然也是要給面子,先前只是切磋而已,可沒要取人姓命的意思。”

    那些元門弟子聽得這話,臉龐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在先前,他們都是清晰的感覺到了林動身體上涌動的殺意,他們明白,先前的林動,絕對是想徹底的斬殺雷千,這與他嘴中所說,可是截然相反的。

    “還是林動兄識大體。”元蒼臉龐上浮現一抹微笑,只不過這笑容,怎麼看都是瀰漫着一種極端陰厲的味道。

    “既然如此,那便還請將雷千給放了吧,這場切磋,算是你贏。”

    想來當元蒼在說出這句話時,心中必然忍耐着一種暴怒的殺意,以他的身份,這東玄域年輕一輩鮮有人能夠讓得他正面相待,更何況眼下這種放低姿態的模樣?

    不過這元蒼畢竟非常人,即便是心中忍耐着殺意,但其臉龐上,依然是有着笑容浮現,只不過這等笑容,只是看得人有些毛骨悚然而已。

    林動微偏着頭頂着元蒼,旋即也是笑容燦爛的點頭,見到這一幕的衆人不由得有些默然,從某種程度而言,前者兩人都是屬於那種具有着強大忍耐姓的人,他們都知道,一頭張牙舞爪的老虎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條能夠靜靜的潛伏在暗處,等待着給予你致命一擊的毒蛇

    而林動與元蒼,似乎都是在此列之中。

    “真是可惜了”

    林動瞥了一眼那被他抓在手中的雷千,嘴角微撇了一下,旋即便是不再猶豫,隨手將其甩了出去,只不過,誰都未曾發現,在林動的手掌脫離雷千喉嚨時,有着一縷詭異的黑芒悄無聲息的鑽進了他的身體。

    那被林動甩出去的雷千,很快的便是被數名元門弟子救下,然後他慘白着臉,目光異常怨毒的把林動給死死盯住,而後喉嚨間有着咆哮聲傳出:“林動,等你落到我手裏,我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然而,面對着雷千那怨毒的咆哮,林動卻只是淡淡一笑,猶如未聞。

    “原來我們都真是小看了你”見到林動放回了雷千,那元蒼臉龐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些,而後緩緩的道。

    “道宗此次,你才是最難對付的人啊”

    “過獎過獎。”

    林動含笑,那模樣倒是把雷千氣得有些吐血的衝動,那小靈王靈真臉龐上也是有着陰厲之色涌動,唯有着小元王元蒼,面色依舊漠然。

    “不過這次的宗派大賽,不會這麼輕易結束的,林動,相信我,你會付出代價的。”元蒼盯着林動,淡笑道。

    林動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旋即他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燦爛笑容,但接下來的一句話,繞是以元蒼的定力,面色都是忍不住的變得難看起來。

    “廢話說完了的話,那就開啓古藏吧?”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