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纔遇見了不少被這空間複製出來的幻象都是一些認識的人,然後”林動有點尷尬的望着眼前的清冷女子,攤了攤手,這樣的解釋道。

    綾清竹看了林動一眼,然後螓首微微點了下,倒沒有過於計較的意思。

    “你沒遇見過?”對於她這反應,林動卻是有些疑惑,當即眉頭皺了一下,問道,他先前被那些幻象搞得煩不勝煩,雖說並沒有對他造成實質的傷害,但那種被熟悉的人突然攻擊的感覺,可並不好。

    “你想多了。”綾清竹眼光略有些古怪的盯着林動,而後聲音清淡的道。

    “什麼?”林動愣了一下,綾清竹這突兀間的話語,似乎顯得有些讓人摸不着頭腦。

    綾清竹見到林動這有些茫然的模樣,柳眉倒是忍不住輕揚了一下,淡淡的道:“這麼多年不見,怎麼你反倒沒以前那麼聰明了?”

    “這焚天古藏之中,顯然有着陣法的存在,而我們,都是被困在了這陣法之中,雖然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陣法,不過這裏的很多東西,都並非是它自然而生,而是應心而生虛虛實實,倒是玄妙。”

    林動眉頭緩緩皺緊,他也並不笨,聽得綾清竹此話,心中倒也是開始明白了一些什麼。

    “你是說,那些幻象,是因爲我自己在胡思亂想,所以才會出現的麼”

    綾清竹點了點頭,道:“靜心凝神,幻象自然不攻自破,你會遇見那些幻象,只是你自己想多了。”

    林動啞然,他倒是沒想到,那些麻煩的東西,竟然是源自他自身,如今想想,那第一道幻象的出現,似乎也正是他在擔心青檀他們的時候

    “挺詭異的陣法,沒想到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林動沉吟道,綾清竹雖然說得簡單,但真正能夠做到心靜如水的人又能有多少?就連以林動的性子,在進入這裏後都是遭了道,更何況其他人?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有着綾清竹這般清冷如冰的性格。

    “這陣法的幻象只是一重阻攔而已,這片空間中,瀰漫着那種奇特的燥熱之力,這種氣息一旦侵入身體,會影響人神智,從而令人失控發狂。”綾清竹說到此處,倒是有點奇怪的看了林動一眼,因爲後者似乎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受到那種燥熱之力的影響。

    林動攤了攤手,因爲有着吞噬祖符護體,那所謂的燥熱之力在一進入他身體便是會被吞噬,所以一路而來,他倒是沒有這方面上的困擾。

    “那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究竟是幻境,還是真實存在的?”林動腳掌輕踏了踏赤紅的地面,揚起一縷塵煙,道。

    “這便是這個陣法的奇異之處啊,令人無法分辯真實與虛幻”綾清竹微微搖頭,她同樣是在這裏轉悠了一些時間,不過也暫時並沒有脫身的辦法。

    “不管是什麼陣法,總歸會有着中樞所在,若是能夠走到那裏,想來應該會有破解陣法的法子。”林動擡起頭,目光微眯的望向前方,道。

    “這裏的空間都是扭曲的,你能找到中樞位置?”綾清竹柳眉微蹙,她同樣是知道這一點,不過這片空間也被陣法所扭曲,若是胡亂尋走的話,只會永久的陷入其中,難以脫身。

    “應該可以,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可以與我一起走,能在這裏遇見一起,也是一種緣分。”

    林動笑了笑,然後便是擡腳對着遠處而去,這片空間的方位雖然被陣法所屏蔽,但憑藉着體內的石符,他卻是能夠感覺到,某一個方向,隱隱有着極爲隱晦的波動散發出來。

    綾清竹望着林動的背影,略微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跟了上去,這空間略顯詭異,若是有辦法脫身的話,她自然也不想放棄,只是,這樣的跟着林動,讓得她略微的有些不太自然。

    兩人行走在赤紅的大地上,倒是沒有太多的話語交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兩人的關係,實在是有點複雜,而這種復雜程度,顯然也讓得兩人不可能將對方視爲正常朋友來對待。

    而這種略顯沉默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足足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林動在前引路,依靠着體內石符,不斷的感應着這詭異空間之中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隱晦波動。

    而綾清竹則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後,只是偶爾間,移動的視線,會瞟向前面那道削瘦背影,五年時間,讓得後者,似乎變化了不少

    “林琅天現在怎麼樣了?”沉默了許久,綾清竹突然出聲道。

    林動的腳步頓了一下,偏過頭來,淡笑道:“怎麼問起他來?”

    綾清竹沒回答,只是清眸盯着林動,她只是想起五年前,在那大炎王朝古墓中,林琅天在面對着林動時的那種居高臨下以及漠然,當時的他,或許並沒有想象過,五年後的今天,他所藐視的那個稚弱少年,卻是達到了這種程度。

    “他跟我一同參加了百朝大戰,不過在百朝山頂時,被我殺了。”林動聲音平淡的道。

    “他以前算是你心中將會超越的目標吧你很執着,認定的目標,就一定會將其超越,或許,當年山頂分別之後,我也成爲了你的目標吧?真不知道該是感到榮幸還是不安。”綾清竹聲音輕緩的道。

    “林琅天當年重傷了我爹,與我之間,本就有着仇怨,你與他,倒是不同。”林動皺了皺眉,道。

    “當年的我,與你所說的那些話,倒也傷了你那驕傲的自尊心,你就不恨我?”綾清竹淡笑道。

    “那是事實沒有足夠的實力,過分的強調自尊心,不過是在徒惹人笑話罷了,而且那時候在你眼中,我想我也的確像是個癩蛤蟆”林動聳了聳肩,道。

    “言不由衷,話裏怨氣倒是不小”

    綾清竹似是笑了一下,然後道:“我倒不在意你恨不恨我,那些話,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也依然會那般說,不過,你能在短短五年時間中,走到今天這一步,我挺佩服你的”

    在說着這話的時候,綾清竹薄紗下的脣線微微揚起,正因爲清楚眼前青年那低微的起點,她方纔爲後者如今的成就而感到驚訝,不然的話,以她的眼光,林動現在實力雖說不弱,但卻還遠遠達不到讓她心悅誠服的地步,當然,就算達到了那種地步,或許她也只會一笑置之,類似她這種性子的女人,就如同一座防守得固若金湯的城池,任由他人如何垂涎施展手段,但最終,還是只能悻悻而去。

    這種女人,或許將會成爲男人在這世界上最難以征服的生物。

    “難得,你竟然也會佩服人。”

    林動眉頭揚了一下,他望着綾清竹那有着薄紗遮掩的清美臉頰,嘴上戲謔的笑道,心中卻是涌上了一抹罕有的快意,能夠讓得清傲的綾清竹說出這句話,就算性格如他,也是難以做到不動如山。

    綾清竹淡淡一笑,想來聰明的她,自然也是能夠知道眼前青年在聽見此話時,心頭必然會有些大男人情緒膨脹起來,所以她也並沒有給林動打蛇上棍的機會,以默然而對。

    林動見狀,也是笑着收回視線,然後雙目微眯的望向前方扭曲的空間,眼神微凝了一下,道:“我們的目的地,似乎要到了。”

    “哦?”

    聽得此話,綾清竹臉頰上也是閃過一抹訝異之色,擡目望去,只見得在那遠處的扭曲空間出,彷彿隱隱間,有着一些影子矗立。

    兩人步伐加快,約莫數分鍾後,那些矗立的黑影,終於是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那是一座相當龐大的巨石祭壇,祭壇之中,有着一股古老的味道散發而開,想來存在的時間必然不短。

    “這裏便是整個空間的中樞所在了”林動盯着那巨石祭壇,輕聲道。

    綾清竹眸子也是望向眼前的巨石祭壇,旋即其眼神突然一凝,道:“有人。”

    聲音落下,她的目光,立即望向了巨石祭壇的另外一處方向,那裏,有着細微的腳步聲傳來,再接着,三道身影,便是緩步走出,最後出現在了她與林動的視野之中。

    “真是冤家路窄”

    當林動望着那三道熟悉的身影時,眼神也是逐漸的陰沉下來,因爲那三人,正是元門三小王

    而在林動發現三人時,那元蒼三人顯然也是將他所察覺,當即他們的臉龐上,先是掠過一抹愕然之色,再接着,一抹森冷以及戲謔,便是緩緩的涌了上來。

    這個時候的林動,在他們眼中,無疑是自投羅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