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沙沙。

    元蒼三人的身影,緩步自祭壇的另外一邊走出,最後在距林動尚還有着一些距離時停了下來。

    元蒼面色漠然,目光在看見林動身旁的綾清竹時,方纔微微波動了一下,不過緊隨着看向林動的目光,也是愈發的陰沉。

    “林動,看來連老天都不想讓你好過啊,這才多久?竟然便是直接將你送到了我們面前。”小雷王雷千目光怨毒的盯着林動,此時他的面色,依舊還有些蒼白,不過比起之前,倒是好了不少,顯然也是隨身攜帶着一些效果極好的療傷丹藥。

    那小靈王靈真也是目光略顯陰翳的將林動給盯着,手中摺扇輕輕搖晃,一副來者不善的模樣。

    林動望着元蒼三人,面色同樣是略有些不太好看,顯然是沒料到竟然會在這裏將他們給遇上,這局勢,對他而言,可並不算好,若是元蒼三人聯手的話,他也必定會極其的狼狽...

    “你能找到這裏來,真是挺讓我詫異的...”元蒼看了看林動,卻並沒有立即動手,反而是淡淡的道。

    他們能夠第一時間抵達這裏,正是因爲手中掌握着不少有關焚天古藏的信息,但元蒼卻是未曾料到,在他們剛剛抵達這裏不久,竟然連林動也是出現在了這裏...

    “這便是控制這座陣法空間的中樞所在了吧?”林動聳了聳肩,視線看向那座巨石祭壇,道。

    在打量着這座巨石祭壇時,林動雙目微微虛眯了一下,手指忍不住的自掌心劃過,他能夠感覺到,體內的石符,也是在此刻發出了一股奇特的波動...

    “這祭壇...”

    林動擡起頭,視線望向這座祭壇的天空,那裏的空間,彷彿都是呈現赤紅的顏色,他的雙眼微微閃爍着,彷彿是察覺到了一點什麼東西。

    “清竹,你還好吧?”

    在林動打量着這片空間時,那元蒼視線卻是轉向了一旁的綾清竹,臉龐之上,有着一抹溫和笑容浮現出來,他模樣雖不及靈真英俊,但卻極有味道,笑起來,更是讓人如沐春風。

    綾清竹螓首輕點,清眸也是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動,然後道:“元蒼師兄可是知道我們身處何處?”

    “這是焚天古藏的焚天陣中,乃是古藏的守護,所有進入古藏的人,都會陷入這焚天陣中,呵呵,只是現在這焚天陣尚還未啓動,不然的話,我們也到不了這裏。”元蒼微笑道。

    “焚天陣...”

    林動眼神微凝,這陣法竟然還沒有開啓便是這般厲害了?若是真的啓動了?那威力得有多強?

    “如今所有進入焚天古藏的人,都是被困在了這焚天陣中,清竹放心,待會等我控制了陣法,九天太清宮的弟子,應該不會有所傷亡的。”元蒼含笑道。

    “當然,一些不識擡舉的東西,恐怕就得在這焚天陣中化爲灰燼了...”那雷千獰笑道。

    聽得此話,林動的面色瞬間便是陰寒了下來,他雙目陰森的盯着元蒼三人,道:“我道宗弟子出了事,你元門弟子,恐怕也別想活着走出異魔域!”

    “口氣不小,當年周通都沒你這麼狂,你算什麼東西!”靈真眼神一寒,冷笑道。

    “沒想到這個時候,你還有膽量逞嘴威...難道,你認爲現在的你,還能逞兇的資格?”元蒼臉龐上也是有着冷笑浮現,他盯着林動,嘲弄的道。

    “老大,在這裏把這小子解決了吧,免得多生事端麻煩。”雷千獰聲道,眼中滿是怨毒之意。

    元蒼眼中寒芒閃爍,旋即也是微微點頭,現在這時候,正好林動撞在了他們手中,算是將其徹底解決的最好機會。

    見到元蒼點頭,那雷千以及靈真眼中也是有着殺意涌動, 旋即身形一動,便是成半圓之狀,將林動所包圍,看這模樣,竟然是要一同出手,迅速斬殺林動的意思...

    林動望着這一幕,眼神也是微沉,體內元力盡數運轉起來,以他現在的實力,光是要對付雷千一人,便是得一番大戰,如今三小王同時出手,就算是他信心再足,也知道這絕對不輕鬆。

    元蒼三人,身體懸空而起,異常磅礴的元力波動緩緩的席捲出來,沉重的壓迫,籠罩向林動。

    林動袖袍一揮,一具魔屍便是出現在其身前,這個時候,顯然他也是必須將諸多手段祭出來...

    不過,就在林動祭出魔屍,準備與這三小王大幹一場時,身後香風拂動,他便是愕然的見到,站在身後的綾清竹,突然蓮步輕移而出,然後站在了他的面前。

    “清竹?你這是何意?”那元蒼見到站在林動前面的綾清竹,眼神瞬間一變,沉聲道。

    “元蒼師兄,我能走到此處,全虧了林動帶路,我欠他一份人情,所以,現在你們若是要動手的話,清竹怕是不能袖手旁觀。”綾清竹薄紗微微抖動,清悅的聲音,彷彿是連這天地間涌動的燥熱,都是被壓制了下來。

    那動聽聲音傳進耳中,就連林動都是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綾清竹竟然會主動出面,至於那所謂的帶路之情,顯然並沒有太多的說服力,因爲在那五年之前,林動可還欠了她一份情呢...

    元蒼的面色,逐漸的變得異常陰沉下來,其雙目深處,彷彿有着一種雷霆怒火涌動着,綾清竹竟然會出面保林動,這顯然將素來淡漠的他刺激得不輕...

    靈真與雷千也是在此刻看了元蒼一眼,後者喜歡綾清竹的事,他們都清楚,雖說這些年兩人間並沒有什麼進展,但元蒼卻無疑是已將綾清竹視爲禁臠,而眼下綾清竹卻是出面要保林動...

    兩人對視了一眼,皆是一聲冷笑,他們知道,綾清竹若是不出面倒還好,這一出面,恐怕元蒼是必殺林動了...

    “林動,你就要站在女人身後麼?”元蒼陰沉的盯着林動,緩緩的道。

    林動眼神有些陰翳,片刻後,他輕吐了一口氣,緩步走上,越過綾清竹。

    望着越過自己的林動,綾清竹黛眉微蹙了一下,淡淡的道:“你這五年的磨礪,應該比我更懂得活着的重要,逞一時威風,豪氣固然是有了,不過在我看來,卻是異常的短視,剛纔與你說的佩服,我怕是要先收回來了。”

    林動腳步頓了一下,似是沉默了片刻,然後方纔轉身,望着那即便有着薄紗遮掩,但依舊傾國傾城般的臉頰,笑道:“你不是很想知道爲什麼我這五年時間,能夠走到這一步麼?很簡單,只是在當初時便是跟自己說過,讓女人來救命這種事,一次就夠了...”

    “另外,我也不喜歡逞能,我知道他們三人的厲害,不過...你也應該要知道,現在的我,同樣不再是五年之前的那個孱弱傢伙了...”

    Wωω ¸ttκā n ¸C○

    “他們想要殺我,代價會昂貴得他們付不起的...”

    綾清竹望着那臉龐上有着一抹笑容浮現出來的青年,貝齒輕輕咬了咬嘴脣,當年的少年,卑微而弱小,在面對着當時在他眼中無法抗衡的林琅天時,選擇了一種讓不少人輕視的忍辱負重,但最終,他用事實告訴了那些人,笑到最後的人,才是最成功的...

    當年的她,會突然動那惻隱之心,放棄斬殺辱了她青白的少年,並非是因爲什麼發現了他擁有着什麼驚人潛力,也更並非是因爲所謂的憐憫,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爲少年在面對着那時候無法抗衡的林琅天時所展現出來的一種隱忍。

    她能夠見到現在林動的成功,但從他的這一句話中,也是能夠感覺到,這些年的磨礪之中,所隱藏的種種辛酸...

    綾清竹清眸微垂,收斂着眼中那絲複雜情緒,最終,她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什麼。

    “付不起的代價?你確定你沒有發瘋?”元蒼居高臨下的望着林動,冷笑道。

    然而,面對着他的冷笑,林動卻是微笑着點了點頭,袖中的雙手輕握,修長指間,兩枚灰暗的石珠悄然的閃現,一種無法形容的隱晦波動,悄然的涌動。

    “我確定...你們,需要來試一試麼?”

    林動擡頭,笑容燦爛的望着元蒼三人,那笑容之中,隱隱間,有着一抹瘋狂涌現出來。

    (晚了半個多小時,望見諒,因爲這兩章碼的速度很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