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赤袍人乾枯麪皮,略微帶着一些寒氣的望着遠處那帶着赤紅鼎爐就欲逃離這片空間的元蒼三人,然後便是伸出手掌,猛然握下。

    嗡!

    而隨着其手掌的握下,那遠處的赤紅鼎爐,頓時劇烈的震動起來,一道恐怖的波動釋放而出,瞬間便是在元蒼三人劇變的面色中,將那三道號角靈寶生生的震碎而去。

    “走!”

    這般變化,令得元蒼眼瞳一縮,不過他倒也是當機立斷,竟也是沒半點反抗的想法,一聲厲喝,身形便是率先對着那空間漩渦暴射而去,而在其身後,面色難看的雷千與靈真也是急忙跟上。

    赤袍人深陷的眼中掠過一道紅光,袖袍一揮,那巨大的鼎爐便是騰飛而起,然後一道火紅光柱瞬間噴射而出,在元蒼三人即將闖進空間漩渦時,狠狠的轟了過去。

    嘭!

    狂暴的波動,席捲三人,他們的面色幾乎是在霎那間便是涌上一抹蒼白,而後一口鮮血噴出,更是駭得亡魂皆冒,不敢逗留,藉助着那股推力,極端狼狽的竄進空間漩渦,然後消失不見。

    赤袍人一掌攆走元蒼三人,旋即略顯陰沉的目光也是掃向了其他那些還逗留在此處的人,大袖一扇,狂風驟起,直接是將其餘人全部都是生生的扇進了空間漩渦裏面去。

    林動望着那些被狼狽扇走的人,也是忍不住的咧咧嘴旋即他便是見到,赤袍人的目光,對着他與綾清竹投射了過來。

    “咳晚輩這就……”

    被那赤袍人盯着,林動乾咳了一聲,剛欲老實的退走前者卻是緩緩開口:“小輩,這次,多謝你了。”

    林動愣了一下,旋即攤了攤手,道:“剛好是僥倖獲得了前輩的一塊陣門,而且這種東西若是跑了出去恐怕會引來不小的麻煩……”

    “你知道這東西?”那赤袍人乾枯的臉龐上顯然是有着一抹驚訝之色閃過。

    “曾經見過一道自稱爲“王”的這東西.”林動道他所說的,自然是大荒蕪碑之中被鎮壓的那東西。

    “王?”然而,當聽得這個字時那赤袍人的面色頓時有些劇變,旋即其身形一動,直接是出現在了林動面前,那對深陷的眼瞳將後者緊緊盯住,片刻後,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林動臂腕。

    林動也是被他的舉動驚了一下,不過想想雙方間那巨大的差距,又是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這種差距,不是什麼手段能夠彌補的

    赤袍人抓住林動手臂,旋即他目光也是迅速的閃爍起來好半晌後,方纔緩緩的鬆手,他盯着林動,嘴脣蠕動着,有着僅僅林動能夠聽見的聲音傳進了其腦中。

    “沒想到你竟然身懷吞噬祖符和祖石。

    林動心頭微微震了一下,吞噬祖符被這赤袍人探測出來,他倒是不奇怪,但那所謂的祖石難道是說石符麼?

    “前輩,祖石有什麼作用?”林動猶豫了一下以元力包裹着聲音,傳向赤袍人。

    赤袍人沉吟了一下,目光突然看向了一旁的的綾清竹,後者見狀,清眸之中頓時有着警惕之色涌現,旋即也不待前者說話,身形便是飄然後退。

    “我在這四處看看。”

    望着飄然而去的綾清竹,林動的面色忍不住的有些古怪,因爲他想起了五年之前在那大炎王朝的古墓之中,他們那荒唐事,也是因爲一個死了許久的涅強者所促成的,看這模樣,綾清竹顯然是有些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繩

    見到綾清竹遠去,那赤袍人身形一動,落至先前岩漿山峯所化的巖山上,而林動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趁我現在還有靈智便告訴你一些……”赤袍人席地盤坐,聲音沙啞。

    “前輩的靈智,不能一直保持?”林動皺眉問道。

    “嚴格說來,我早便是隕落了,只不過使用一些手段,護住了一些生氣,從而變成了這般活死人的模樣,不過如今這東西也被再度鎮壓,我或許不久後,靈智也是會開始消散,以後你若是再來此處,或許便是只能見到一具憑藉着本能守護着這座巖山的傀儡。”赤袍人語氣平淡,彷彿無懼了生死。

    林動有些肅然起敬,這些遠古的天地強者,這份胸懷,值得他欽佩。

    “呵呵,當遇見真正的危難時.歸會有人放棄諸多芥蒂,那場天地之戰,整個世界,都差被毀,最後還是符祖大人輪迴破世,最終拯救了這天地。”赤袍人臉龐上浮現一抹難看的笑容,道。

    “符祖?”林動微微怔了一下,這是什麼人?竟然能夠讓得這位赤袍人如此尊崇。

    “他是這個天地的拯救者,如果不是最後他燃燒輪迴,以生命爲代價封鎖位面裂縫,或許那天地之戰,還將會持續無數年¨”赤袍人淡笑道。

    “而你手中的祖石便是符祖大人所留之物……”

    “哦?”林動有些動容,雖然料到這石符來歷不凡,但還是沒想到,它竟然會是那位遠古天地大戰之中的領袖,符祖所留

    “祖石在天地之戰時,連封三王,但最終也被重創,如今應是休眠狀態,至於能否將其喚醒還是得看你的機緣……”赤袍人緩緩的道。

    林動點了點頭。

    “當年那場天地大戰,說到底,並不算贏,只能說是以慘烈的代價,保住了我們這片天地¨.這些異魔,是不會死心的,或許以後,還會有着大戰爆發,但到時候就得靠你們的力量……”赤袍人沙啞的道。

    林動默然,那種東西對於現在的他而言,似乎還太早了一些。

    “相見是緣,既然你獲得了祖石,或許也是符祖大人冥冥中對你的選擇吧,不久後,我便是會失去靈智,我的一些東西或許可以給你……”赤袍人手掌一招,那數百丈龐大的赤紅鼎爐便是飛速縮小最後化爲巴掌大小落在其手中。

    “這是焚天鼎我的本命元寶,不過以後,我怕也是用不上了,雖然以你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徹底的催動它不過也算是一件利器了……”

    望着那緩緩漂浮到面前的赤紅鼎爐,林動愣了一下,旋即默默的點了點頭,也並沒有過於的嬌作,伸手小心翼翼的將其接住。

    將鼎爐給了林動,赤袍人想了想,突然手掌探出,濃郁的生氣在其掌心凝聚,最後化爲了一枚龍眼大小的純白丹丸,丹丸之中,有着驚人的生氣散發出來。

    “你將它煉化,應該能讓得你實力提升不少,不過現在的你,無法徹底煉化,大多的藥力,會留在你的體內,想來對你會有不小的好處。”

    林動怔怔的望着赤袍人,隨着這些生氣被擠壓出來,他那那本就乾枯的麪皮更是變得灰白了許多。

    “前輩¨.”

    林動抿着嘴脣,顯然是有點無法承受這一道道的重禮。

    “我相信祖石的選擇¨.”赤袍人淡淡笑道。

    林動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輕輕點頭,恭敬的伸手,自赤袍人手中,將那龍眼般的丹丸接過,丹丸入手,林動頓時便是感覺到體內元力奔騰呼嘯起來。

    “不知前輩名諱?”林動接過丹丸,恭聲道。

    “吾名焚天旁人倒是經常叫我焚天老鬼……”赤袍人笑道。

    “焚天前輩重恩,晚輩銘記。”林動聲音低沉的道。

    “呵呵倒是不用再記只是老夫想請你幫一個忙……”赤袍人道。

    “前輩請說。”

    “你的那個朋友請你好好照顧她。”赤袍人沙啞的道。

    林動目光閃了一下,便是明白,赤袍人所指,應該是應歡歡了¨.

    “前輩與她¨以前認識?”林動猶豫了一下。

    “曾受大人指點。”

    赤袍人笑了笑,道:“看來大人是成功的渡了輪迴,呵呵真不愧是連符祖大人最看重的弟子啊……”

    林動心頭震動了一下,旋即鄭重的抱拳:“前輩放心,我會守護着她。”

    “那便謝謝了啊”赤袍人微笑,旋即他的神色涌上一些倦怠,雙目,也是開始緩緩的閉上。

    “前輩,可還有能救你之法?”林動見到這一幕,頓時急忙道。

    赤袍人眼神和善,他似是笑了笑,然後雙目,最終緩緩的完全閉上,而後,一道沙啞聲音,傳進林動耳中。

    “普你悟了輪迴¨.再來此處吧¨.”

    (第四更!

    繼續去碼字!

    四更了,大夥可還有月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