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淡淡的煞氣,在這片遼闊的碎石之地上空蔓延開來,這一刻,空氣彷彿都有些凝固...

    這裏距離那離開異魔域的傳送陣已是不遠,所以基本說起來,算是宗派大賽的最末尾時段,但很多人都知道,真正的好戲,現在才開場。

    東玄域八大超級宗派,互相之間都是有着競爭,彼此間也算是對手,但一般說來,都還有些剋制,除了元門與道宗。

    元門作爲東玄域最爲強大的超級宗派,行事做派,自然是有些霸道,這一點,其餘的超級宗派即便是有所不滿,但也沒辦法,畢竟元門實力的確強橫,三大掌教巨頭,在這東玄域,更是威名赫赫。

    而道宗的實力,雖說比起元門差上一些,但身爲八大超級宗派之一,他們的底蘊自然也並不弱,雙方之間,恩怨一直有,不過真正的擴大化,還是因爲百年之前道宗所出現的那位名爲周通的妖孽天才。

    當年的事情起末,旁人並不知道太多,他們只知道,自從道宗出了一位周通之後,那一屆的年輕一輩之中,所有的聲望,似乎都是累積在了他的頭上,甚至於連那一屆元門的三小王,都是接連在周通手中吃癟,而那一屆的宗派大賽,元門弟子,更是灰頭土臉,三小王,在周通手中,一人死,一人傷,一人逃...

    那一次的宗派大賽,恐怕是道宗弟子最爲揚眉吐氣的一次,雖然他們也是付出了一些代價,但畢竟元門的損失,顯然是不值一提。

    而在那之後,似乎又是發生了一些事,突然有着震撼性的消息傳出,道宗弟子周通,一人獨闖元門,怒斬元門三大長老,將那元門掀得天翻地覆,最後直接是逼得元門掌教拉下臉面出手,這才將其斬殺。

    這件事,無疑是在當時的東玄域掀起了滔天駭浪,所有人都爲周通的剽悍而感到目瞪口呆,這人究竟得兇橫到什麼地步,才能做出單槍匹馬殺進元門總部的驚天之事啊?

    周通之死,同樣也是激起了道宗的憤怒,那時候的周通,在道宗弟子心中無疑是有着極爲崇高的地位,因此,在其被元門掌教斬殺的消息傳回之後,道宗弟子徹底暴動,宗門之中要爲其復仇的呼聲愈發高漲,那時候的元門與道宗,已是處於開戰的邊緣。

    所有人都很清楚,兩個超級宗派開戰,那將會是何等的慘烈...

    不過最終大戰並沒有爆發,在道宗掌教應玄子以及一些高層的壓制下,這件事情,終歸是平息了下來。

    然而,一些刻骨的仇恨,並不會伴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淡化,反而會越發的深入人心,因此,元門與道宗的大戰雖然並沒有爆發,但雙方的關係,卻已是相當的惡化,而這也是導致在後面的那些宗派大賽之中,每一次雙方的碰面,都不會以和平收場,例如上一屆的宗派大賽,元門弟子,更是在道宗主動選擇認輸的情況下,依舊出手,圍殺了當時的天殿大師姐,也就是王閻的親姐姐。

    這些恩怨仇恨,便是這般一次次的累積,直到現在...

    這片地域的半空以及山峯上,有着無數不屬於元門以及道宗的人馬,他們望着遠處碎石之地中那種熟悉的對恃,皆是一聲暗歎,看來這一屆的宗派大賽,也註定不會平靜,只是不知道這一次,道宗是否還會像以往的那般狼狽...

    漫天視線匯聚下,道宗的弟子,面色也是相當不善的盯着遠處的元門的人馬,眼中有着濃濃的恨意。

    應笑笑臉頰泛着寒氣的望着眼前的情況,玉手緩緩緊握,她知道,這種時候,所謂的和平渡過,已是不可能,雙方之間,大戰在所難免。

    “元蒼,只是一場宗派大賽,可沒必要一定要這樣吧?”辰傀皺了皺眉頭,望着遠處天空上的元蒼,沉聲道。

    “呵呵,我倒也並不想如此,但卻禁不住一些人的不斷挑釁,若是不動用點手段,或許別人都以爲我元門是誰都能夠欺負的。”元蒼淡笑道。

    “不過既然你辰傀都說話了,我倒也是不能不給你一點面子,只要他們願意把林動交出來任由我們處置,我絕不會對他們出手,如何?”

    Wшw¤t t k a n¤C〇

    “你做夢!”應歡歡俏臉頓時被寒霜籠罩,冷喝道。

    “辰傀師兄,你跟他廢這般話幹什麼?交出林動哥,那我乾脆把你交出去算了!”青檀白了辰傀一眼,道。

    辰傀無奈苦笑,道:“又不是我說要交出林動兄弟的。”

    聲音落下,他的目光再度看向元蒼,攤了攤手,道:“這樣看來,那就是沒什麼好談的了。”

    “哼,給臉不要臉,應笑笑,你應該清楚徹底動手你們會付出多大的代價,你確定要爲了一個林動這樣做?”雷千冷笑道。

    “你算什麼玩意?想要我道宗付出代價,我就不信,你們能好到哪裏去!”王閻眼神陰寒,喝道。

    “手下敗將,也敢叫囂,看來上次僥倖逃了小命,讓你信心膨脹了不少啊?”雷千盯着王閻,獰笑道。

    “你來試試!”王閻滿臉的煞氣,磅礴元力自其體內瀰漫而出,那種程度,竟是遠超了尋常的九元涅槃境頂峯的強者,隱隱間,彷彿是有着一絲極爲淡薄的生氣摻雜在其中。

    這些時間,王閻與應笑笑皆是將那“生玄丹”給煉化,體內也是有着稀薄的生氣誕生,這令得他們也是觸摸到了生玄境的門檻,實力比起之前,倒是強上了不少。

    “原來是實力精進了一些,不過這點稀薄生氣,還沒資格讓你在我面前耍橫!”雷千顯然也是察覺到王閻實力變強了不少,但卻依然是冷笑的嘲諷道。

    “現在怎麼說?”

    小靈王靈真手中摺扇輕擺,嘴角噙着冰寒笑容的望着道宗弟子,然後望向元蒼,問道。

    “什麼怎麼說,既然不肯交人,那便怪不得我們心狠手辣了。”元蒼淡淡的道,在說着話時,他眼中有着濃濃的殺意涌動着,這一次的宗派大賽,他們屢次在林動手中吃虧,甚至在那焚天古藏之中,原本就要到手的純元之寶,也是因爲林動的搗亂出了變故,最後如果不是他們跑的快的話,恐怕就被那赤袍人給宰了。

    這種虧,對於心氣高傲的元蒼來說,顯然是艱難忍受的,而且以往的宗派大賽,哪次道宗不是被他們打得毫無脾氣,若是這次出了意外,恐怕連他在元門弟子之中的聲望都會受損。

    “既然如此...那便動手吧。”

    靈真聞言,脣角的冰寒笑容愈發濃郁,他已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道宗的這些弟子等會那驚慌絕望般的臉色了。

    元蒼淡漠一笑,而後三人緩步踏出,頓時有着雄渾元力涌動出來,這一霎那,彷彿連此處的天地元力,都是隱隱的變得沸騰起來。

    周圍天地間的衆人望着這一幕,心頭也是微跳了一下,他們知道,元門要動手了。

    “呼。”

    辰傀深吐了一口氣,然後視線盯着元蒼,上前一步:“那元蒼,由我來攔住吧。”

    “多謝辰傀兄了。”應笑笑聞言,有些感激,這個時候林動不在,也就只能依靠辰傀才能夠阻攔元蒼了。

    “這裏的消息,已經傳遍了異魔域,林動應該也是收到了,只要我們再堅持一些時間,他便是能夠趕過來。”

    辰傀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他見過林動與雷千的交手,那實力的確不弱,但這與元蒼相比,卻依然還有着不小的差距,所以,對於應笑笑他們的信心,他略微有些不太理解,不過不理解歸不理解,此時他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那雷千我來對付吧。”王閻手掌握上黑色重劍劍柄,聲音低沉的道。

    應笑笑微微點頭,而後她擡頭,目光泛着冰寒的鎖定着小靈王靈真,道:“那靈真,我來阻攔。”

    “歡歡,青葉,你們帶領道宗弟子,攔住其餘的元門弟子!”

    應歡歡與青葉皆是重重點頭,前者時玉手探出,赤紅色的天凰琴便是閃現而出。

    “諸位師兄弟...”

    應笑笑緩緩的吸進一口彷彿因爲此處那緊繃的氣氛而有些冰涼的空氣,視線轉過,從所有道宗弟子臉龐上掃過。

    “請壯我道宗!”

    所有的道宗弟子,眼中都是在此刻,涌上一抹瘋狂的熾熱,異常低沉的低吼聲,整齊響徹。

    “壯我道宗!”

    (大家看完更新,請將推薦票投給武動吧,拜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