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光自天空上瀰漫而開,不少驚訝的目光都是望向了那懸浮天空的古老黑暗符文,那裏散發出了相當驚人的波動。

    “黑暗祖符?”

    在場的也不乏一些眼力過人者,因此很快的便是察覺到那種波動的奇異,當即場中便是有着此起彼伏般的驚呼聲響起。

    元蒼眉頭微皺的望着自青檀眉心處飄出來的黑暗祖符,這種波動,的確很像是黑暗祖符,不過似乎有些不對勁的樣子

    黑暗祖符,可不止這種力量啊

    元蒼目光閃爍着,片刻後,似是想到了什麼,眉頭頓時挑了一下,喃喃道:“原來是按照黑暗祖符拓印出來的符文啊”

    這元蒼眼力顯然極爲的毒辣,僅僅是憑藉着一些細微端倪,便是猜測出了青檀手中的這“黑暗祖符”並非是真正的本尊。

    “黑暗祖符乃是黑暗之殿鎮殿之寶,而這枚“祖符”又是拓印得如此完美,想來也只有黑暗之殿的一些老怪物才能辦到的了,這女孩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得到這東西?”元蒼目光閃爍着,不斷的猜測着青檀的身份。

    “難道她是黑暗之殿的人?”

    元蒼眉頭皺了皺,若是如此的話,那可就是有點麻煩了,黑暗之殿實力不弱於元門,若是在這裏將這女孩殺了,恐怕黑暗之殿也不會善罷甘休,而且這女孩能夠獲得拓印的“黑暗祖符”,想來在黑暗之殿中也絕不會是尋常的身份

    “轟轟!”

    而在元蒼眼神變幻時,那枚自青檀眉心處飛出來的“黑暗祖符”卻是猛然間爆發出滔天黑光,這些黑光,在半空凝聚,最後化爲一道看不清模樣的龐大黑影,隱隱間,有着一種極爲兇悍的波動擴散出來。

    龐大黑影成形,然後它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伸出巨大的黑掌,一把抓住了那黑色巨鐮。

    黑影矗立天際,手持黑鐮,那番模樣,猶如死神降臨,一**極端兇悍的波動,充斥在這天地之間。

    “唳!”

    清澈的鳳鳴之聲,陡然響徹天際,遠處的應歡歡,俏臉之上,猛的浮現一抹蒼白之色,但旋即她便是一咬銀牙,琴絃彈動,一道琴音,伴隨着她那蘊含着冰寒的聲音,響徹而起。

    “天凰琴,天音涅槃!”

    伴隨着應歡歡清澈聲音落下,其頭頂之上的赤紅光團之中,猛然傳出了響徹天地般的輕揚之音,而後滔天的赤紅火焰,猛的自光團之內涌出,下一霎,光團頓時呼嘯而出,猶如一枚火焰隕石,劃過天際,帶起一股毀滅般的波動,籠罩向遠處的元蒼。

    而在隕石飛掠出時,一陣陣玄妙之音,也是不斷的自其中擴散而出,而在那種音波的擴散下,這天地間的元力也是徹底的暴動。

    “黑暗之鐮,斬魂!”

    而在應歡歡這般強大攻勢掠出時,青檀眸子中也是有着凝重之色閃過,旋即手印變化,輕喝聲從其嘴中傳出。

    青檀聲音一落,那手持黑鐮的龐大黑影,頓時一步跨出,手中黑鐮,遙遙的對着元蒼虛劈而下。

    砰!

    鐮刀揮下,前方的空間,彷彿都是詭異的扭曲起來,一道數百丈龐大的黑色光華,直接洞穿虛空,一閃之下,便是攜帶着令人動人的陰煞凌厲之氣,對着元蒼怒斬而去。

    轟轟!

    兩女的攻勢,幾乎都是在同時間發動,無數人都是擡頭望着天空這一幕,眼中有着濃濃的震撼之色,他們顯然是無法想象,憑藉着應歡歡與青檀的實力,竟然能夠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擊,這種攻勢,想來就算是一名半隻腳踏入生玄境的強者,都只能避其鋒芒。

    “真是看不出來這兩個女孩年齡不大,手段卻是如此的厲害”吳羣擡頭望天,而後感嘆道。

    “不過她們這次的對手,可是元蒼啊,那個傢伙,連辰傀都打敗了,這東玄域年輕一輩,還有誰能制服得了他?”

    說到此處,吳羣看了一眼身旁的蘇柔,後者果然是一副要說話的模樣,他當即苦惱的搖了搖頭,道:“你是不是又要說你那林動大哥能辦到了?”

    蘇柔臉一紅,嘀咕了一聲,但終歸是沒再說話。

    “你還是先祈禱那家夥能趕來吧,不然此戰結束,對他名聲可是巨大的打擊,即便他有着什麼合理的不出現的理由但道宗弟子在他身上寄予了厚望,他若是不出現的話,會讓很多人失望的。”

    吳羣想了想,盯着蘇柔,道:“即便是一個戰敗者,也比一個始終不肯出現的人更容易讓人尊重。”

    蘇柔聞言,雙手不由得緊握了一下,而後咬着嘴脣,道:“林動大哥一定會趕來的。”

    “希望吧”

    吳羣攤了攤手,他的視線,卻是凝聚在天空眨了也不眨,下一霎,瞳孔微微縮了一下,因爲此時,那兩道極端兇悍的攻擊,已是封鎖了元蒼所有退路,最終爆轟而下。

    “元帝典,元帝鍾!”

    足以讓得任何九元涅槃頂峯強者膽寒的攻擊,終是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狠狠的轟在了元蒼身體之上,不過,就在撞擊的霎那,元蒼那低沉森冷的聲音,也是傳蕩開來!

    轟!

    驚天動地般的巨響聲,猛然在天空之上刺耳的響徹起來,一股異常可怕的元力風暴,直接是在天空上成形。

    轟轟轟!

    這片天地的空間,彷彿都是在此刻扭曲,風暴下方的一座山峯,直接是被生生的絞碎而去,周遭大地,也是崩裂開一道道巨型裂縫,不少人都是倉惶倒退,生怕被捲入其中。

    波動在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持續了約莫數分鍾的時間,方纔逐漸的消散,而在那肆虐的元力風暴消散時,所有的視線,都是唰的一聲,望向了天空風暴的源頭處。

    狂暴的光芒,在那風暴源頭逐漸的散去,再接着,一座巨大的古鐘,便是出現在了無數道視線的矚目之下。

    “元蒼竟然擋下來了好可怕的實力!”

    望着那出現的古鐘,下方那些元力弟子頓時爆發出驚天般的歡呼聲,而反觀道宗弟子,面色則是有些蒼白,他們都很清楚,類似先前那種可怕的攻擊,應歡歡與青檀顯然不可能再度施展。

    “咔嚓。”

    在那一道道視線的聚焦下,那古鍾上開始出現裂縫,最後迅速的迸裂開來,那元蒼的身影,則是再度出現在了天空上。

    所有的視線,都是盯着那現身的元蒼,然後不少人瞳孔縮了一下,因爲他們發現,在那元蒼的胸口處,竟然是出現了一道長約半尺的血痕。

    “元蒼也是被傷到了啊”

    望着元蒼胸口處的血痕,天地間也是有着一些驚譁聲響起,這兩個女孩倒也真是厲害,先前攻擊,雖然在最後關頭被元蒼抵禦了下來,但依然是令得後者出現了傷勢。

    遠處的應歡歡與青檀見狀,心頭也是微沉,沒想到她們在施展了最強攻擊後,依然沒有取到想要的戰績,這元蒼的實力,當真可怕

    “呵呵,真是好些年沒受傷了啊”

    元蒼淡漠的望着胸膛處的血痕,旋即擡頭,目光隱隱有些猙獰的盯着應歡歡與青檀:“不過,你們的表演,也該到此結束了!”

    聲音一落,猛然有着陰森殺意自元蒼體內散發而出,他猛然一步跨出,身形一閃之下,便是化爲一道光影,直奔應歡歡而去。

    見到元蒼動手,應歡歡臉頰也是微變,玉手波動琴絃,十數道的凌厲的赤紅音波,頓時對着前者呼嘯而去。

    砰砰砰!

    然而,面對着此時應歡歡的攻擊,元蒼十指連彈,勁風直接是生生的將那些音波盡數震碎,速度卻是絲毫不減,看這模樣,他已是打算動殺手。

    “給我站住!”

    青檀見到元蒼攻向應歡歡,也是一驚,嬌軀掠出,玉手一握,黑鐮便是飛回其手,鐮刀舞動,洞穿虛空,當頭劈向元蒼。

    “滾開!”

    元蒼面色冷漠,反手一掌拍出,磅礴元力直接是閃電般的席捲而出,拍在了青檀身體之上。

    嘭!

    遭受攻擊,青檀身體頓時倒飛而出,一絲血跡,浮現嘴角。

    一掌震飛青檀,元蒼身形已至應歡歡身前,蘊含着殺氣的掌風,狠狠拍出,後者見狀,玉手一拍天凰琴,琴身彈起,猶如盾牌,擋在身前。

    元蒼見狀,一聲冷笑,掌風不減,就這般重重的拍在天凰琴之上。

    鐺!

    清澈的金鐵之聲響徹,狂暴的勁風席捲開來,應歡歡俏臉瞬間涌上一抹紅潤之色,而後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嬌軀倒射而下,最後步伐踉蹌,略顯狼狽的落地。Wωω ◆ⓣⓣⓚⓐⓝ ◆¢O

    “小師姐!”周遭道宗弟子見狀,面色頓時大變。

    “唰!”

    天空上,那元蒼見到應歡歡避開殺招,眼中煞氣一閃,身形一動,便是追掠而下,他雖然因爲青檀的身份有所忌憚,但應歡歡這邊,他卻顯然是存着殺意。

    “保護小師姐!”

    距離應歡歡最近的十數名道宗弟子見到那元蒼竟然還要動手,頓時暴喝出聲,旋即皆是出現在應歡歡身前,面色含怒的望着那掠來的光影。

    “找死的東西!”

    元蒼見到這些普通的道宗弟子也敢擋在他的面前,嘴角頓時浮現一抹猙獰,大手揮下,磅礴元力席捲而出,當即那十數名道宗弟子便是被其一掌拍得吐血倒射,渾身骨骼,都是發出了斷裂的聲音。

    應歡歡望着那些吐血倒飛而出的道宗弟子,眼睛一下子便是紅了起來。

    “歡歡,退開!”

    半空,那已經與雷千纏鬥許久的王閻突然暴喝道,因爲他見到元蒼再度揮出的凌厲掌風。

    然而此時的應歡歡,已是元力枯竭,她望着那一臉猙獰而來的元蒼,竟是無法做出絲毫的防禦。

    “咻!”

    元蒼凌厲掌風,在應歡歡眼中迅速的放大,反而,就在即將落下的那一刻,王閻渾身染血的身影,突然暴掠而來,一掌拍在應歡歡身體上,將其震飛而出,旋即他也是急忙想退。

    “既然想救人,就付出點什麼吧。”

    不過他身形剛退,元蒼臉龐上卻是有着猙獰笑容浮現,一手閃電般的抓住,直接是抓住了王閻手臂,旋即眼神陰厲,勁力一吐,王閻手臂頓時扭曲起來,咔嚓的骨裂之聲,傳了出來。

    砰!

    一掌震斷王閻手臂,元蒼一腳飛踢而出,直接是將前者一腳踹飛了數十米,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長長的痕跡。

    “雷千,解決掉她。”一腳踹飛王閻,元蒼淡漠的道。

    “嗯。”

    半空中的雷千聞言,頓時獰笑點頭,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那呆呆的望着遠處手臂被震斷的王閻的少女身前。

    “現在還有時間去可憐別人?”

    雷千望着眼睛紅通通望着王閻的應歡歡,嘴角一撇,然後雙指並曲,一股異常森寒的勁風,閃電般的刺向應歡歡雪白的咽喉。

    “我看這次還有誰能救你!”望着少女那修長雪白的脖子,雷千舔了舔嘴,眼中掠過一抹變態般的快感之色。

    周圍所有的道宗弟子,面色都是在此刻劇變,眼睛都是血紅起來。

    “歡歡!”

    天空上,那被靈真逼得險象環生的應笑笑也是看見了這一幕,當即臉頰便是大變,有些淒厲的尖聲,帶着令人心疼的驚惶,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還是顧好你自己吧。”

    靈真淡漠一笑,身形如同鬼魅般的掠上,手中摺扇,如同毒蛇般點出,洞穿應笑笑防禦,落在其香肩處,勁氣吐出,一個血洞頓時出現,而後將應笑笑逼得狼狽後退。

    不過此時的應笑笑,卻並沒有心思理會身上的傷勢,她目露絕望的望着那在雷千攻擊下,搖搖欲墜得如同即將枯萎的花朵一般的少女,眸子之中,有着淚水凝聚。

    “林動!”

    應笑笑突然擡頭,仰天大喊,絕望的聲音顯得嘶聲力竭,如同滴血的百靈,讓得無數人眼睛都是受到感染般的紅了起來。

    道宗弟子,竟已是被逼到了這種慘烈地步!

    應笑笑嘶聲落下,她望着那依舊毫無動靜的天地,眼中淚水終於是流了下來,她有些無力的癱坐下來,若是應歡歡出了事,她還有什麼臉回道宗

    轟!

    然而,就在應笑笑眼神絕望的出現灰暗之色時,這片天地,猛然有着一道極端刺耳的音爆之聲轟隆隆的響徹而起。

    當這道音爆之聲響徹時,應笑笑的視線,也是與那天地間無數道目光一起猛的擡起,然後他們便是見到,一道青色光影,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洞穿天際,暴露而來,那道身影之上,似乎是有着滔天般的暴戾席捲而開。

    “林動!”

    應笑笑望着那道熟悉的青色光影,原本絕望的眼神,頓時有着神采閃爍起來。

    “雷千,小心!”元蒼望着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面色也是微變,沉聲喝道。

    咻!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那道速度快得恐怖的青色光影,已是如同隕石般從遠處衝來,並且在雷千尚還未反應過來時,一隻閃爍着青光的龍拳,便是蘊含着極端暴怒的力量,一拳轟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嘭!

    低沉的聲音,彷彿響徹在了每一個人的耳邊,然後他們便是見到,那雷千的身影,砰的一聲,倒射而出,最後搽着地面飛出數百米,狠狠的撞在一塊山岩之上,整個身體,都是被鑲嵌了進去,一道道巨大的裂縫,蔓延而開。

    “那是林動大哥!他趕回來了!”

    山頂上,蘇柔望着那道衝進戰場之中的青光身影,眼睛之中頓時浮現驚喜之色,激動的道。

    “這傢伙還真是趕到了”

    吳羣也是有些震動的望着那一拳轟飛雷千的青光身影,旋即他面色變了變,因爲他感受到了那從林動體內散發出來的滔天戾氣,那種兇戾,比起異魔域的那些魔怪,更爲的濃郁

    這一刻,他知道,這個道宗的殺神似乎暴怒了

    吳羣喉嚨咽了一口唾沫,雖然他明知道眼前的林動與元蒼之間有着難以丈量的差距,但不知爲何,他隱隱的感覺到元門這次,似乎是要悲劇了

    衝進戰場的青光人影,彷彿具有着一種魔力般,令得原本混亂的戰場立即收斂了許多,雙方的弟子,都是直直的鎖定着那道身影。

    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那道身影身體上的青光緩緩收斂,最後化爲一道年輕的身影,正是林動。

    只是此時的他,臉龐上,瀰漫着令人心寒的戾氣,他視線遠遠的看了一眼元蒼,那般如同野獸般的眼神,即便是後者,心頭都是泛起了一絲寒意。

    林動看了元蒼一眼,然後轉過身來,他望着身後那眼睛通紅,甚至連眼神都是失去了以往那般靈動的少女,心中頓時涌上一抹心痛以及暴虐的殺意。

    林動微微顫抖着伸出手掌,摸着少女冰涼的臉頰,眼中閃過一抹歉疚,聲音沙啞的道:“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林動的手掌,觸着應歡歡的冰涼的臉頰,少女無神的眼中這才有着聚焦,她就這樣望着眼前那張眼中瀰漫着暴虐並且隱隱間還帶着一絲瘋狂趕路的疲倦的青年,本就通紅的眼睛,淚水終於是崩堤般的流了出來。

    少女上前兩步,最後一頭撲進了林動懷中,一直被壓抑在心中的情緒終於是在此刻徹徹底底的爆發出來,像一個孩子一般,撕心裂肺的大哭着,那哭聲,令得人滿心的酸楚。

    “我們好多師兄弟都被殺了王閻師兄手臂也被打斷了姐姐也被打傷了”

    林動抱着應歡歡,手掌有些顫抖的撫着少女長髮,自從認識以來,他第一次見到這個總是笑顏動人,活潑朝氣足以感染人的少女,哭成這樣

    即便是當初她要獨自一人留下阻攔魔印衆時,依然未曾哭過。

    林動抱着少女,然後緩緩擡頭,望着周圍那些渾身帶傷的道宗弟子,此時的他們,正目光狂熱的將他給盯着,那眼中,卻是並沒有絲毫因爲他此時方纔趕到的指責

    “林動師弟,我們沒用了點,竟然要讓小師妹出手”

    龐統抹了一把臉龐上的血跡,坐在地上,對着林動苦笑一聲,然後他面色複雜的頓了頓,接着道:“林動師弟你從加入道宗開始,就一直在創造着奇蹟雖然我知道或許會讓你很爲難,但是”

    龐統突然站起,然後竟是對着林動單膝跪下,他的臉龐上,隱隱的有些瘋狂與猙獰,他死死的盯着林動,猶如抓住最後希望的一頭受傷野獸,低吼的聲音,響了起來。

    “請壯我道宗!”

    砰砰砰!

    周遭的道宗弟子,譁啦啦猛然在此刻單膝跪下一大片,每一個人的眼神,都是猙獰得可怕。

    “林動師兄,壯我道宗!”

    道宗弟子,那整齊低沉的聲音,蘊含着濃濃的仇恨,在這天地間盪漾開來,讓得不少人面色都是有些變化。

    林動緩緩緊抱着懷中的少女,旋即再將哭聲漸歇的她輕輕的放開,伸出手掌,極爲溫柔的將其臉頰上的淚水搽拭而去,然後他擡頭,望着那些道宗弟子,年輕的臉龐上,同樣是有着一抹讓人心寒的猙獰笑容一絲絲的攀爬起來。

    “我用他們所有人的命,來爲死去的而師兄弟陪葬。”

    他的聲音並不響亮,但卻就是這般緩緩的傳開開來,然後,整個天地,彷彿都是在此刻陡然寂靜下來。

    隱隱間,一種滔天的暴戾,如同沉睡的修羅,在這鮮血之地,甦醒而起。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