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突如其來的寒氣,瀰漫着天與地,空氣彷彿都是在此刻發出了被凍得凝固的細微咔嚓聲音,一層薄薄的冰霜,籠罩在了異魔城所有建築物上,那種寒氣,彷彿是能夠凝固靈魂一般,讓得不少人都是感覺到一種寒意從體內升騰起來,甚至連元力的運轉,都是變得緩慢起來

    無數道目光,皆是帶着驚愕之色,望着那懸浮天空的少女,後者冰藍色的長髮隨風飄舞,雪花從其周身凝聚,飄飄而落,宛如雪之仙女。

    “歡歡?!”

    應笑笑等人同樣是震驚的望着這一幕,眼中滿是不可裏議,顯然並不明白爲什麼應歡歡會突然有這種異變。

    “怎麼回事?”王閻眼神震動的問道,他能夠感覺到此時從應歡歡體內散發出來的寒氣有多麼的可怕

    “不知道”應笑笑搖了搖頭,臉頰上同樣是一片茫然,對於應歡歡輪迴者的身份,她顯然也走一點都不知曉。

    “那是”

    他們這些弟子無法辨認出應歡歡此時異變是什麼原因,但塵真等經驗老辣者,卻是有所察覺,當即皆是目露駭然的盯着應歡歡眉心處的符印。

    “歡歡竟然是輪迴者?”塵真四人對視一眼,旋即皆是吸了一口冷氣,他們很清楚輪迴者代表着什麼,那說明應歡歡的前世,必定是一名輪迴境的強者,而且,還是那種真正渡過了輪迴劫的超級強者

    對於渡過輪迴劫的輪迴境強者有多麼的恐怖,就連塵真四人都沒有特別準確的概念,他們唯一所知道的,便是即使強如人元子,也不過只是轉輪境罷了,這只是踏入輪迴境的門檻,遠遠還算不得真正的輪迴強者,更遑論與渡過輪迴劫的強者相比了……

    這種渡過輪迴劫的強者,即便是在那遠古時期,也必然是天地間頂尖級別的存在!

    “輪迴者……”

    人元子的面色,在當他見到應歡歡眉心處的符印時,也終於是徹底的變化,再接着,他眼中陡然涌出濃濃的殺意。

    到了他這種堤旖,非常清楚,一旦輪迴者覺醒,那他們也會迅速的恢復實力,而到時候,道宗則將會多出一名輪迴強者,這對於他們元門而言,無疑是一件災難性的事……

    這種威脅,即便是比起林動,小貂而言,還要尤爲強烈!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少女懸浮天際,不含絲毫情感的冰藍雙眸,冰澈的盯着遠處的人元子,旋即其素手揚起,一股寒氣呼嘯而出,寒氣所過處,連空間都是被凝固。

    咔嚓!

    寒氣涌來,那股強行要將林動吸走的龐大吸力,頓時咔嚓咔嚓的凝固起來。

    林動望着眼前這一幕,這才抹去嘴角的血跡,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變幻成這般模樣的應歡歡,不僅未有欣喜,眼中反而有着一些擔憂,他很清楚,應歡歡動用這種能力的次數越多,便越會觸動那絲輪迴靈性,這會加快兩者的融合……

    而一旦融合完成,妥歡歡也會成功覺醒,雖然那時候的她或許會成爲天地間頂尖的強者,但林動卻並不想要看見那個曾經俏皮動人的少女,變得冰寒而冷漠

    “道宗的弟子現在還真越來越出人意杵了啊……”人元子神情開始逐漸的恢復,淡淡的笑道。

    “不過即便你身爲輪迴者今日怕是依然救不了似……”

    應歡歡冰澈雙眼盯着人元子,玉手一握,那人元子所處的空間,便是猛然滲透出驚人寒氣,無數道百丈龐大的藍色冰刺,竟直接走從虛無空間之中洞穿而出,然後快若閃電般的對着人元子暴刺而去。

    “嗡!”

    黑白相間的浩瀚能量,飛快的自人元子體內涌出,化爲黑白光罩,將其護在其中。

    砰砰砰!

    冰刺重重的轟共在那光罩之上,雖說也走令得光罩不斷的顫抖起來,但卻始終無法將其攻破,顯然,即便應歡歡是身爲輪迴者,但畢竟還未完全的覺醒,雖說憑藉着短暫時候的爆發,能夠發揮出極爲驚人的實力,但顯然也並不可能真正的擊敗人元子,畢竟後者,也是踏入了轉輪境的可怕人物啊

    “還要打敗我還是等你真正覺醒後再說吧……”人元子淡漠的望着這一幕,笑了笑,而後又在心中喃喃道:“若你真有那機會的話……”

    “毒!”

    心中之聲落下,人元子眼神深處,陡然涌上一抹寒芒,旋即其手掌一握,那融合了生死之力的螃礴能量,陡然呼嘯而出,竟是在天空之上,化爲了一方足有千丈龐大的黑白之印,一**無法形容的可怕波動,瘋狂的自其上散發而出。

    “生死印!”

    人元子袖袍揮動,那龐大的黑白之印猛的呼嘯而出,然後狠狠的對着應歡歡鎮壓而去,黑白之印落下處,彷彿連空間都是有着崩潰的跡象。

    應歡歡擡頭,冰藍雙眸望着那鎮壓而來的黑白之印,其周身空間頓時有着無數冰屑雪花憑空浮現,隱隱間,彷彿是有着一道虛幻無形的女子身影,自其身後虛無中,若隱若現的浮現。

    那道身影,無人能夠看清其容顏,但在她出現的時候,天地猶如進入了嚴冬寒季,鋪天蓋地的雪花降落着,令得下方的異魔城,很快的被覆蓋上了厚厚白雪。

    女子身影,似是擡起玉手,然後便是這般輕輕的抵在了那黑白之印上。

    咔嚓咔嚓!

    接觸之處,冰霜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蔓延出來,那黑白之印僅僅只是霎那間,便是被冰霜所覆蓋,其中浩瀚的生死之力,也是被那種寒氣,侵蝕得盡數消散而去

    嘭!

    黑白之印,最終是徹底的崩潰開去,不過在其蹦碎時,應歡歡身後虛無中的那道身影,也是同樣的消散與無形……

    伴隨着那道身影的消散,應歡歡周身瀰漫的寒氣也是變得淡化了許多,顯然,此時的她,顯然無法真正的動用太多輪迴之前的力量。

    “這種攻擊,你能擋幾次?”人元子望着這一幕,淡淡一笑,旋即屈指一彈,一道由生死之力凝聚而成的光束,直接是撕裂空間,暴射向應歡歡。

    轟!

    應歡歡冰藍雙眸望着那暴掠而來的光束,突然微微閃了一下,然後林動便是見到,她周身瀰漫的寒氣,突然被她強制性的收回了體內。

    “歡歡,快閃!”林動眼幢縮了一下,一種不祥的感覺涌上心頭,當即急喝道。

    前方的應歡歡似是聽見了他的喝聲,微微偏頭,冰藍雙眸凝視着林動,旋即,那冰冷的臉頰上,突然有着一抹微笑浮現出來。

    “砰!”

    就在她笑容浮現的霎那,那道光束,已是狠狠的轟至她的身體之上,鮮血,在此刻濺射開來,那道纖細的身影,猶如濺血的花朵,瀰漫着悽豔。

    林動呆呆的望着那倒飛而出纖細身影,眼眶欲裂,血紅的雙目,猶如是要滲出鮮血一般,下一刻,他身形急忙掠出,在半空中將那道猜影懶腰抱住,那股磅礴力道滲透進他的身體,當即便是有着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但他卻是一聲不吭,摟着懷中少女的手臂,顫抖着卻絲毫不鬆開。

    “你在幹什麼?!”

    林動低頭,望着懷中那眼中冰藍迅速褪去的少女,憤怒的吼道,先前應歡歡顯然是能夠避開那道攻擊的,但最後她卻是放棄了……

    “我不是他的對手……”。

    應歡歡望着林動那憤怒的臉龐,蒼白的小臉上,露出一抹悽婉的笑容。

    “只有這樣……才能逼得爹爹現身,我知道這樣鬧下去,說不定會引發兩宗的戰爭可是我不想看見你死在他們的手中……”。

    “反正你們都習慣了我的任性那就再讓我任性一次吧……”

    林動呆住,臉龐上的憤怒猶如是在此刻凝固了一般,他望着懷中那衝着他笑的美麗少女,身體忍不住的微微顫抖着。

    這個在第一次見面,曾經因爲他放棄天殿而加入荒殿浪費天賦而怒叱自己的少女

    這個曾經爲了能夠爲宗派帶回仙元古種而孤身留下以命阻攔敵人的少女

    這個曾經將宗派放在第一位的少女

    竟然在這種足以會引發兩宗戰爭的時候,做出了這種以命逼應玄子現身的事情……

    這而一切,只是因爲不想看見他死。

    林動緊緊的摟着懷中的少女,聲音沙啞的道:“放心吧,我不會輕易死的……”。

    “你”。

    人元子眉頭微皺的望着這一幕,然而其聲音剛落,面色突然變化起來,他見到,林動與應歡歡身後的空間,突然在此刻扭曲起來,然後,一道身着灰白袍服的男子,便是自其中,走了出來,同時,他那隱隱含着憤怒的聲音,也是低沉的響徹了天地。

    “人元子,你太過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