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空之上,那片扭曲的空間,已是逐漸的恢復,原本瀰漫的空間之力,也是開始徐徐的消散而去,而隨之消散的,還有着林動三人的身影...

    不過雖說三人已是消失,但整座異魔城無數道目光,依舊是這般怔怔的望着那個地方,先前那翻驚天動地般的大戰,猶自還帶着震撼,在他們腦海之中迴盪着。

    誰都無法想到,今天的事,會因爲一個不過八元涅槃境的道宗弟子,衍變成這般模樣...

    不僅元門三大掌教,道宗掌教皆是出手露面,如今更是出現了一個實力恐怖的神祕強者,這些平日裏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今日,卻是因爲一個林動,不斷的現身出手。

    而且,最讓得他們心中暗暗咂舌的是,即便是元門三大掌教親自出手,竟然依舊沒有將林動三人給留下,後者臨走之時所下的狠話,雖然看似可笑,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笑得出來,畢竟只要不是傻子,都是能夠知道,一個能夠在元門三大掌教手中逃脫的年輕人,將會擁有着多麼可怕的潛力...

    這種人,一旦讓其逃脫,必定是放虎歸山,或許以後,當那林動再度回到東玄域時,恐怕元門,真的會因爲今日的所作所爲付出一些極爲慘痛的代價。

    шωш▪ ttkan▪ c o

    當年的周通,已是令得元門顏面盡損,而眼下這名爲林動的青年則更是比起更爲棘手,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竟然從三大掌教手中逃了出去,而這一點,即便是當年的周通,都未曾做到...

    從某種程度而言,林動的危險程度,顯然更甚於周通。

    “呵呵,那小家夥不會這麼容易死的,短短一年多時間,竟然能把青天化龍訣修煉到這一步,倒是未曾辱沒了本座名聲,哈哈,我倒是很好奇,等他再回東玄域時,將會達到什麼程度...”

    天空上,龐大的空間裂縫,也是在此刻逐漸的收攏,一道笑聲,自其中傳出,轟隆隆的在天地間響徹着。

    “閣下究竟是什麼人?”天元子面色陰沉的望着收攏的空間裂縫,冷聲道。

    “哈哈,以後會有機會見面的,到時候本座倒是想要會會你三人,那小家夥再怎說也是獲我傳承者,今日若非身處遙遠之地,本座可不會讓你三人得逞。”

    晴朗笑聲,再度落下,而那空間裂縫,也是開始徹底的消失而去,同時消失的,還有着那轟隆隆的笑聲。

    天元子三人面色陰沉的望着這一幕,今日之事,不僅未能徹底的解決,反而留下了彌天大禍,同時也再度讓得他們元門聲威受損...

    “掌教大人,挪移陣法已被破壞,那三個傢伙也已經精疲力竭,必定無法抵禦空間挪移的撕扯,我想,他們必定是九死一生!”那石董見到天元子這般陰沉面色,不由得諂笑道。

    “我所要的,可不是九死一生!這小子非常人,若是活下來,必定是禍害。”天元子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道。

    “吩咐下去,通緝林動三人,不僅是在東玄域,真是在其他地域,也將通緝令散發出去,只要提供消息者,我元門武學,任其挑選!”地元子語氣森森的道。

    “遵命!”

    石董臉龐上的笑容微微僵硬,眼中有些惶恐,連連點頭。

    “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小子,能活到什麼時候!”人元子銀色長髮飛舞,目光冰寒,陰森的聲音,猶如寒冰,令人心頭髮寒。

    他們的聲音,並沒有特意的掩飾,因此也是傳了開來,當即便是引起了不少譁然聲,想來元門的通緝條件相當誘人。

    而在那漫天的譁然聲中,突然有着一名身着暗黑衣裙的少女緩緩走出,那張異常漂亮的臉蛋,此時卻是佈滿着一些蒼白,雙眸之中,瀰漫着陰寒之氣,死死的盯着天元子三人。

    “青檀!”

    那辰傀見狀,急忙跟上,緊張的將少女護着。

    “此生我若是有機會,必定踏平你元門!”

    而在那不少目光的注視下,黑衣少女眸子盯着天元子三人,而後便是有着冰冷徹骨的聲音,瀰漫着化不開的恨意,在天空上擴散開來。

    “看來你也與那小子有着不淺關係,既然如此,石董,拿下她。”人元子眉頭皺了一下,旋即不耐的道。

    “是!”

    那石董聞言,立即點頭,身形暴掠而出,一把便是抓向青檀,同時冷笑道:“好個不識趣的丫頭,這種時候,乖乖縮一邊就好了,還敢現身與那小子扯上關係,不識好歹!”

    辰傀見到這石董出手,面色頓時一沉,剛欲拉着青檀後退,但卻是被後者一把掙開,然後她避也不避,就站在天空,任由那石董的攻擊落來。

    “青檀!”辰傀見狀,面色頓時大變。

    然而,就在那石董即將掠近青檀周身數丈範圍時,後者頭頂之上的空間,猛然裂開,然後一道黑色光束暴掠而出,狠狠的轟在了那石董身體之上。

    砰!

    低沉的聲音響徹,然後無數人便是見到那石董如同斷翅的鳥兒般從天空墜落下來,狼狽的落至地面,滿口鮮血狂噴,極端的狼狽。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再度讓得無數人愣了下來,這還沒完?

    “這股波動...”

    天元子三人的眼瞳也是因此縮了一下,旋即盯着那裂開的空間裂縫,一字一頓的道:“黑暗殿主?”

    “天元子,我找了數百年才找到如此完美的寶貝弟子,她若是損了絲毫,嘿嘿,你元門就等着我黑暗之殿的宣戰吧。”

    一道沙啞的淡笑聲,從那空間裂縫之中傳出,然後黑光從那裏呼嘯出來,化爲了一名身着黑袍,頭戴黑色王冠的削瘦老者。

    老者立於天空之上,但天色卻是在霎那間黑暗下來,任何的光亮,在其頭頂都是消失而去,那種黑暗,純粹得令人心懼。

    “那是北玄域黑暗之殿的殿主,波玄!”這名黑袍老者一出現,頓時在天地間引起陣陣驚駭之聲,顯然這名頭,也是真正的響徹天地。

    “原來她是殿主的弟子,早知如此,我元門自然也不會如此怠慢,先前之事倒是我元門魯莽了...”天元子盯着黑袍老者的眼瞳微縮了一下,旋即淡笑道。

    雖然黑袍老者同樣只是轉輪境,但他卻是擁有着黑暗祖符,那種力量強悍莫測,所以即便是天元子也是極其的忌憚。

    黑袍老者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後轉過頭來,望着身後的少女,道:“跟我回去?”

    “你也在這裏,爲什麼不出手?”青檀盯着波玄,咬了咬嘴脣,質問道。

    “你那大哥,潛力非凡,同時身懷吞噬祖符,日後絕非池中之物,今日的事,於他而言,是一種磨練,想要成爲真正的強者,這些是必不可少,道宗雖好,但卻不適合他,那裏的平穩,會磨掉他的棱角,只有外面那更爲廣闊的天地,才能容納下他...”波玄笑道。

    青檀玉手微微緊握,旋即輕聲道:“回去後,送我去黑暗裁判所。”

    “決定了?”波玄聞言,黑暗的雙眼中頓時有着喜色涌現,爲了能夠讓這個最得意的弟子繼承自己的衣鉢,他已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心思。

    “我說過,今生,必定踏平元門!”青檀視線再度看向了遠處的天元子等人,聲音卻是變得異常的輕柔,而天元子三人的面色,則是隱隱的有些陰沉下來。

    “等你成爲了黑暗之殿的殿主,你就是新的王,你的一切意願,都無人能夠阻攔,包括我。”波玄揉了揉少女的腦袋,道。

    “謝謝師傅。”少女冰冷的眼中,終於是露出了一抹暖意,輕聲道。

    “走吧,跟師傅回去了...”

    波玄笑着點了點頭,袖袍一揮,黑暗的裂縫便是在身邊浮現,旋即黑光將青檀與辰傀包裹,然後也不理會其他人,身形一動,便是掠進了裂縫,消失不見。

    “沒想到那小丫頭竟然是波玄的得意弟子...”藍袍老者望着消失的裂縫,也是一聲輕嘆,道。

    “那小丫頭竟然能進黑暗裁判所,看來以後有很大的可能會成爲黑暗之殿的殿主,元門這次,倒是惹了不少的麻煩。”

    應玄子微微點頭,眼神略有些落寞,今日的結果雖然不算最壞,但對他們而言也算不得好,畢竟,林動還是被逼走了...

    應笑笑望着應玄子的臉色,也是嘆了一口氣,旋即微微低頭,便是見到了懷中那不知何時睜開了雙眼的少女。

    “醒了?”應笑笑見狀,連忙關心的問道。

    然而,面對着她的問話,少女原本靈動漂亮的大眼睛卻是少了一些焦距,好半晌後,方纔緩緩點頭。

    “他走了?”

    聽得應歡歡那有些空靈般的聲音,應笑笑只能點了點頭,勉強的笑道:“不過應該無事,那家夥素來命大...”

    應歡歡默默點頭,擡頭看了應玄子一眼,然後便是轉移開去。

    “他若死了,我會爲他報仇的...”

    少女轉身,率先掠出,如瀑般的青絲揚起,在陽光的照耀下,髮絲之尖,隱隱的有着冰藍色澤閃爍。

    應玄子望着少女獨自遠去的纖細倩影,臉龐也是有些黯淡,先前少女看向他的眼中,充斥着失望...

    “我真的做錯了麼...”應玄子苦澀的喃喃道,原本英俊的面容,彷彿是蒼老了許多,爲了這個宗派,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最看重的弟子被元門所殺,他無法報仇,如今,甚至連親生女兒,都是對他如此失望...

    “爹,歡歡只是一點小脾氣,應該很快就會好的。”應笑笑心頭微酸,安慰道。

    應玄子苦澀的搖了搖頭,他畢竟不是常人,很快的穩下心神,道:“派人去大炎王朝,將事情與林家說一下,然後派人庇護林動的親人...”

    “嗯。”應笑笑點了點頭。

    “走吧,回宗。”

    應玄子再度苦笑,旋即無意再留,揮了揮手,轉身而去,而後衆多道宗弟子,也是沉默的跟上。

    “就這樣結束了啊...”

    異魔城的樓閣上,美婦望着天空上逐漸散去的各方人馬,也是一聲輕嘆,今日的事,恐怕很快便是會傳遍東玄域,到時候,林動這個名字,或許會被所有人知曉。

    “他會回來的...”

    一道輕聲,突然在美婦身邊響起,她怔了一下,轉頭望着綾清竹,旋即後者摘下薄紗,露出那張傾國傾城般的容顏,展顏一笑,顛倒衆生。

    “他會回來的...而到時候元門,也會因爲今日的所作所爲後悔的...”

    她清楚那個青年所擁有的可怕韌性與毅力,他從那小小的低級王朝中走到這東玄域,期間所付出,無人能夠想象...

    綾清竹擡頭,望着林動消失的地方,紅脣微抿,眼眸深邃而靚麗。

    “待你再次回東玄域時,必是王者歸來,到時,真要做你女人,又有何妨...”

    “林動,好好活着,然後...回來。”

    (開始轉大地圖了,最痛苦的時候到了,更新完全不能保證,我先儘量把這時候過了。)

    Www ¤ттκan ¤C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