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

    石符化爲一道溫和白光,撕裂黑暗,直奔那岩漿湖泊之上漂浮的石棺而去。

    這一幕,顯然來得極爲的突然,甚至連林動都是未曾在第一時間回過神來,因爲他從沒想過,那一直安靜的待在他身體之內的石符,竟然會在此刻,突然這般的異動。

    而在回過神來時,林動第一時間便是立即催動心神,試圖將飛出去的石符拉回來,但此時,他的那種控制,卻是毫無作用,因此,他只能面色略微有點發白的望着石符化爲白光,最後出現在了那石棺之上。

    林動看着那懸浮在石棺之上的石符,一滴冷汗順着額頭滑落下來,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動彈,他眼下並不知道那石棺之中的紅發之人究竟是什麼身份,而且他也不知道,此人現在究竟是死是活,若是將其驚醒,誰也不能保證會發生着什麼。

    而且退一步說,即便不會將其驚醒,萬一石符的什麼動作導致這龐大陣法有所變故,從而令得其下所鎮壓的東西竄出來,那後果,或許會是災難性質的。

    所以,此事不論怎樣,對於林動而言,都不算什麼好事...

    但即便林動心中升騰着焦慮,但此時他也是別無辦法,他清楚石符的來歷,所以也斷然不可能將其留下獨自逃跑。

    “嗡嗡!”

    而在林動緊張的注視下,石符之上,突然有着一片白光散發出來,然後將那石棺之中的紅髮男子籠罩。

    林動見狀,頭皮再度炸開,心中忍不住的哀嚎起來,他實在不明白這石符究竟要搞什麼,難道它真是打算將這神祕的紅髮男子喚醒不成?

    林動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石棺中的紅髮男子,體內元力急速的運轉起來。

    白光,籠罩着紅髮男子,不過卻並沒有林動意料之中那般甦醒過來,而同時整座陣法,也沒有什麼異動,這才讓得林動緊繃的心悄悄的鬆緩了一些。

    而在林動鬆氣間,他突然見到,一道紅光,自那石棺中紅發男子體內升騰起來,最後停留在了石符之旁。

    咻。

    待得這道紅光出現後,石符頓時收斂了光芒,然後轉身掠回,一個閃爍下,便是再度鑽進了林動身體之中。

    石符鑽進林動體內,而那紅光則是晃悠悠的漂浮在了林動面前,他見到這一幕,愣了愣,略作猶豫,便是伸出手掌,而那紅光,則是落到了他的手上。

    紅光落下,然後光芒散去,化爲了一枚火紅色的令牌,令牌約莫巴掌大小,入手帶着許些溫熱,令牌極爲的古樸,並沒有任何花俏的紋路,但整個令牌間,卻是瀰漫着一種難掩的古樸大氣。

    林動翻着令牌看了看,在那令牌正面,有着一個相當古老的字體,那是... “炎”字,在這字體之上,有着紅芒涌動,猶如岩漿在流淌一般,看上去極爲的奇異。

    “這是什麼?”

    林動有些茫然,握着這赤紅令牌,他能夠隱約的感覺到其中似乎蘊含着一股相當可怕的能量,但他卻是無法催動,當即只能皺着眉搖了搖頭,小心翼翼的將這赤紅令牌收了起來,既然這東西是石符召喚回來的,想來應該也會有着作用。

    收好赤紅令牌,林動再度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石棺中的紅髮男子,後者依舊沒有甦醒的跡象,似乎石符取走他體內這神祕令牌的事,他並無法感應一般。

    林動愣在這裏半晌,然後捎了捎頭,這石符莫名其妙的跑出去,又給他帶回來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東西,說來倒真是有些讓人一頭霧水。

    這些遠古之物,總是如此的讓人摸不着頭腦,看剛纔的情況,說不定神祕石符與這紅發男子也有些淵源,那這樣的話,這紅發男子,或許也是那遠古之中的存在了...

    林動愣在原地亂想了片刻,最終還是甩了甩頭,將這些念頭都是拋出腦海,現在該想的,可不是這些東西。

    “先走爲妙。”

    雖說並沒有出現最糟糕的情況,但林動卻是被這神祕空間搞得有些膽顫心驚,當即也不敢再做什麼停留,身形一轉,直接是對着後方的赤紅光圈竄去,這一次,倒是再未出現什麼意外,而他也是極爲順利的掠進了光圈,迅速的消失不見...

    而隨着林動的離去,這片神祕的黑暗空間,則是再度的陷入了恆古般的寂靜之中,岩漿湖泊上,石棺之中的紅髮男子,面目安詳的躺着,十指交叉的放於身前,淡淡的威嚴,散發出來。

    嘩啦。

    無盡的黑暗中,似乎是突然抖動了一下,一道低沉的鐵鏈之聲,響了起來,再接着,整片空間彷彿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

    吼!

    一道尖銳得猶如要撕裂靈魂般的尖嘯之音,陡然自那黑暗深處響起,再然後,鐵鏈響動的聲音,只見得那黑暗瘋狂的蠕動着,再接着,一道約莫萬丈龐大的黑暗巨掌,陡然撕裂黑暗,一把對着那岩漿大陣中央位置的石棺抓去。

    轟!

    不過,就在那黑暗巨掌即將碰觸到那片岩漿湖泊時,那約莫十數萬丈龐大的岩漿陣法,也是在此刻轟然暴動,一條條岩漿河流呼嘯涌動,千丈龐大的岩漿巨浪翻滾,那等轟鳴之聲,猶如岩漿巨龍的咆哮,將空間震得顫抖不已。

    譁啦啦!

    滔天的赤紅光芒涌動,只見得一道道岩漿,突然飛速的流下,而隨着岩漿的流下,方纔能夠見到,在那岩漿大陣之下,竟是連接着無數道千丈龐大的黑色鎖鏈,鎖鏈之上,佈滿着晦澀而複雜的符文。

    岩漿順着這些鎖鏈迅速的流淌下去,轉眼間,便是將那些鎖鏈染紅,而隨着這些岩漿的流淌,方纔能夠察覺到,那些龐大鎖鏈,居然盡數的捆縛在那萬丈龐大的黑暗巨掌之上。

    嗤嗤!

    鎖鏈變得赤紅,那黑暗巨掌之上,頓時爆發出滔天白霧,頓時,淒厲的尖嘯聲,再度自那無盡的黑暗深處響起,那黑暗巨掌一番掙扎,但卻依舊無法掙脫,最後,那黑暗巨掌只能再度退回,縮進了那可怕的黑暗之中,隱隱間,有着一種極爲不甘的咆哮聲,響徹着整個空間。

    而在將那黑暗巨掌擊退之後,這岩漿大陣,方纔再度平息下來,那番模樣,猶如先前那種驚天動地般的聲勢,並未發生一般。

    岩漿湖泊上,石棺依舊靜靜漂浮,彷彿並未因爲先前的異變而有絲毫的變故,其中的那道紅髮男子,則是雙目緊閉,只是這一次,在他那俊逸的臉龐上,卻是突然有着一道紅光閃爍而過,那放在身前的十指,似也是輕輕的抖動了一下。

    不過即便這樣,他依舊並沒有醒來,只是隱隱的,似乎有着一股意念漂浮出來,那意念之中,有着一道低沉而嘶啞的低喃之聲。

    “炎神古牌被取走了啊...”

    “祖石的氣息...他也受了重創麼...”

    “那人的身上,還有冰主的味道...她...渡過輪迴了麼?”

    低沉的聲音,在這黑暗空間之中緩緩的迴盪着,半晌後,又是消散於無形,歸於恆古的寂靜。

    赤紅廣場上,岩漿石池突然波動了一下,一道人影迅速的自其中竄出,而在他身形剛剛竄出的霎那,岩漿石池周圍,那赤紅陣法再度運轉,數十道殺傷力極端恐怖的赤紅光線,再度暴射而出。

    剛剛竄出岩漿石池的林動見狀,面色頓時劇變,滿嘴發苦,沒想到到哪裏都是這麼倒黴,這陣法,還真是讓人頭疼...

    嗡!

    而就在林動滿嘴發苦時,一道紅光突然從其乾坤袋中飛出,一圈波動散發出來,那些即將射中林動的赤紅光線,頓時憑空消散而去,那閃爍的陣法,也是漸漸的平息下來。

    原本滿心緊張的林動望着這一幕,頓時愣了愣,然後轉頭看向那面前的紅光,那正是先前石符帶回來的赤紅令牌...

    顯然,這東西,似乎可以讓得其擁有者,避免被這廣場上的陣法所攻擊...

    “呼。”

    林動見狀,這才悄悄的鬆了一口氣,手掌伸出,將那赤紅令牌收回,如此再特意的出入了幾次這陣法,果然是發現,這裏的陣法,已不再對他發動攻擊。

    如此試探幾番後,林動總算是徹底的放心下來,然後直接是在岩漿石池旁邊席地坐下,手掌一握,一枚生生玄靈果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

    既然這裏的陣法對他無效,那倒正好用來當做修煉之地,有了這陣法的保護,想來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干擾。

    “便在這裏突破到生玄境!”

    林動握着生生玄靈果,眼中掠過一抹熾熱,對於那個境界,他可是嚮往很久了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