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哐咚!

    龐大的能量光柱,衝上雲霄,周遭天地都是發出猶如驚雷般巨響之聲,一**能量漣漪蔓延開來,令得空間都是出現了陣陣扭曲。

    漫山遍野,無數道目光皆是泛着一些驚色的望着天空中的異象,不少強者面色都是變得異常的凝重,這般程度的能量,根本不是一名生玄境小成的強者所能夠動用。

    “這傢伙,還真是厲害,…”一些目光,望向光柱之中的那道削瘦身影,眼神凝重的喃喃道,他們能夠感覺到,林動此番所凝聚的攻勢,究竟是有着多麼的恐怖,顯然,他是真正的想要一招定勝負。

    而對此,一些經驗老辣者卻並不感到奇怪,在面對着三名實力如此強橫的對手時,越是拖下去,對自己便越不利,如此拖拖拉拉,還不如全力施展最強攻勢,一舉擊潰對手,因爲在這種時候,任何的試探攻勢,都是毫無作用。

    “不過…那魏真三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一道道目光,突然轉向,看向了廣場之中的三道身影,此時的三人,臉龐上也是因爲林動搞出來的這番動靜出現了一些震駭,但緊接着,他們的面色也是迅速陰沉下來,他們很明白,若今日他們三人聯手被林動打敗的話,對於他們的名聲,將會是多大的打擊。

    “想要用我三人的名氣爲你墊腳,恐怕你是有些異想天開了!”

    魏真咬着牙,面色陰冷,而後視線看向身旁眼神同樣陰翳的辰羅,道:“辰羅兄,全力出手吧,這個小子,的確有些不簡單。”

    在見識了林動搞出來的這番動靜後,這魏真顯然是徹徹底底的收起了小覷之心,而且他更明白,眼前這番攻勢,光憑他一人的話,恐怕還真是無法阻攔。

    “嗯!”

    辰羅點點頭,雖說他不太想承認,但在天空上那瀰漫而開的可怕能量光柱下,他的心中,的的確確是出現了一絲的恐懼。

    兩人對視,旋即臉龐上皆是閃過兇光,一人手握巨刀,一人手握黑色長槍,兩股異常磅礴的元力,瞬間自兩人體內席捲而出。

    嗚嗚!

    磅礴的元力,在兩人周身彷彿是化爲了風暴,瘋狂的旋轉着,元力與空氣摩擦着,發出刺耳的嗚鳴之聲。

    在兩人之旁,那魏厲也是將體內元力催動到極致,雖說其元力雄渾程度比起魏真二人差了一些,但生玄境小成頂峯的實力,也是相當的驚人。

    “林動,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能耐,竟敢說一招解決我三人這番狂言!”

    魏真手握巨刀,仰天厲喝,在其雙目之中,有着異常凌厲的刀芒在此刻噴涌而出,狂暴的元力,在其頭頂上空,隱隱間,彷彿是化爲了山嶽之形,而那山嶽最中央,一座山峯狀若刀形,一股刀芒瀰漫其上,猶如有着切割空間般的可怕之力。

    “嗚!”

    而與魏真這般霸道凌厲之勢相比,那辰羅則是顯得異常的陰森,一股股灰黑之氣繚繞在其周身,這些灰黑之氣,猶如厲魄,在其手中黑色長槍之中鑽來鑽去,萬鬼尖嘯,聲勢相當的驚人。

    誰都看得出來,這魏真與辰羅,皆是在施展最爲強大的手段,顯然,他們也很清楚,林動這種攻擊,必定是傾力而爲,只要阻擋下來,那林動必定是黔驢技窮,敗局已定!

    光柱之中,林動懸空而立,一對漆黑雙目,泛着許些淡漠的望着遠處氣勢滔天的二人,而後,其變幻的手印,也是悄然凝固。

    就在林動手印凝固的霎那,其身後空間,頓時崩裂開來,一片黑暗的虛無瀰漫而出,在那虛無處,一道模糊身影,攜帶着可怕戰意,彷彿從那遠古穿越而來,若隱若現。

    那種戰意,從這片天地間蔓延開來,讓得無數人頭皮隱隱的有些發麻,這一刻,他們感覺到體內的血液都是有些沸騰,那種戰意,竟能夠侵蝕他們的心神。

    吼!

    虛無之中,那道穿越時空的身影,仰天低吼,吼聲之中,猶如有着無窮震天之怒!

    砰砰砰!

    伴隨着這吼聲傳開,這片天地的元力,竟是直接的爆炸開來,而後,那道身影,一步踏出,這一步,猶如是要踏破那虛無,出現在這現實世界之中。

    咚!

    不過最終,那道身影,並未能踏破那時空的界限,但當其腳掌踏出時,一道由無窮戰意所凝聚而成的光芒巨印,卻是轟然落下,然後踏破虛空,狠狠的對着下方的魏真三人落去。

    這由戰意凝聚而成的光芒巨印,尚還未落地,整座山峯都是顫抖了一下,下方廣場,瞬間崩塌百丈,化爲一個黑漆漆的巨型坑洞。

    “山嶽化刀,斬!”

    魏真擡頭,面色凝重的望着那踏空虛無而來的光芒巨印,在那種可怕的波動下,他渾身的汗毛都是倒豎起來,而後,眼神猛的一厲,雙手緊握巨刀刀柄,然後怒劈而下。

    轟!

    就在其手中巨刀劈下的霎那,其頭頂上空那成形的山嶽突然劇烈顫抖起來,那主峯更是脫離而出,璀璨的刀芒自天空席捲而開,山峯崩裂,直接是化爲了一柄數百丈龐大的山嶽之刀,然後斜斬而上,劈向那道戰意光印。

    一旁,那辰羅也是仰天尖嘯,無數灰黑之霧在其周身瀰漫,在其手中長槍之上,更是出現了無數詭異的鬼臉,一種陰冷波動散發而出。

    “萬鬼噬魂槍!”

    辰羅掌心猛的拍在槍柄之上,黑槍頓時撕裂空氣,無數黑霧纏繞,化爲一道黑色流星,洞穿虛空,狠狠的對着俺戰意光印呼嘯而去。

    “怒鯨吞浪掌!”

    在兩人之後,那魏厲也是催動所有元力,將自己所能夠施展出的最強攻擊,轟擊而出。

    轟轟!

    三道皆是極爲兇悍的攻擊,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衝破天空,然後在那無數道屏息般的火熱目光下,狠狠的與那降落下來的光印重重相撞!

    咚!

    撞擊的那一霎,彷彿天地都爲之寂靜,再接着,衆人便是見到,天空上,一種暴虐的能量,瘋狂的爆發開來!

    那猶如一場在天空上爆發的火山,聲勢異常的駭人。

    狂暴的力量,以一種無可匹敵的姿態橫掃開來,一些懸空的強者被餘**及,當即便是口吐鮮血,急忙狼狽的降落下來。

    四家的長輩,也是在此刻出手,雄渾元力散發開來形成屏障,將各自家族的席位護在其中,這才免去了傷害,不過,當那些力量漣漪撞擊在屏障上所發出的刺耳吱吱聲時,還是有着不少人爲之色變,這種攻擊,若是落到身上,恐怕真是要屍骨無存。

    天空上瘋狂擴散的餘波,持續了足足數分鍾方纔逐漸的散去,而此時,整座山峯,已是變得異常的狼藉,不少倒黴被波及的傢伙,披頭散髮,看上去格外的狼狽。

    這裏的騷亂持續了一會,然後那一道道目光,便是唰唰的立即投向天空,他們想要立刻的知道結果…

    漫天火熱的目光,凝聚在天空,然後便是見到那裏,有着四道身影,遙遙的凌空對恃…

    噗嗤。

    在那無數道視線匯聚下,那魏厲率先一口鮮血噴出,旋即渾身衣衫炸裂,血霧從毛孔中噴射出來,而其身體,也是一頭栽落,氣息極端的萎靡,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重創。

    “怎麼可能…”

    魏真頭髮披散,臉龐上血跡瀰漫,他的雙手顫抖的握着巨刀,一滴滴的鮮血從刀尖處落下來,此時他那原本陰沉凌厲的雙目,卻是充斥着許些驚恐與不甘之色,他實在是有些無法相信,憑藉着他們三人的聯手之力,竟然依舊是被林動逼到了這種地步…

    在魏真身旁,辰羅手掌也是緊握黑色長槍,但那微微顫抖的身體,卻是顯出他的體內,似乎並不平靜。

    林動漆黑雙目注視着兩人,旋即他的身體上傳出兩道低沉悶聲,手臂上,兩個血洞炸裂出來,但他只是輕瞥了一眼便是收回,而後淡漠的看向前方凌空而立的兩人。

    “你們敗了。”

    漠然的聲音,自林動的嘴中,緩緩的傳出。

    噗嗤!

    而就在他這句話落下之霎,那魏真二人嘴中終是一口鮮血噴出,手中巨刀黑槍,竟然是在此刻出現了一道道裂紋,瀰漫的光芒,也是黯淡到了極致。

    鮮血噴出,兩人的身體,則是猶如那斷翅的飛鳥,帶着殷紅的血痕,從那天空之上,無力的墜落下來,最後在那滿山的死寂中,重重的落至地面之上,強猛的力道,將地面砸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縫。

    隨着兩人的轟然落地,這片區域,依然是處於一片死寂之中,無數道目光望着那兩道染血的身影,嘴巴,卻是緩緩的張大開來…

    “可以宣佈結果了麼?”

    在那滿山寂靜中,天空上的林動,默默的用有些顫抖的手掌搽去手臂上的血跡,然後視線轉向那位申屠家的裁判,略顯平和的輕輕詢問聲,在這寂靜之中,輕緩的響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