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段時間老夫便留在武會島,小子,你若是有魄力,就在這島上龜縮一輩子!”

    “不要想着偷偷溜走,我已在你身上種下了骨印,它深入你的骨髓,不論你逃到哪裏,都難逃老夫的感知。”

    “哼,老夫既然說了要你這條小命,那就無人保得住!”

    天空上,邪骨老人目光陰翳的盯着林動,旋即一聲冷笑,袖袍一揮,便是帶着那辰羅對着武會島魏家所在的方向落去。

    隨着邪骨老人的暫離,這劍拔弩張的天空方纔逐漸的鬆緩下來,那些古家強者面面相覷,面色皆是有些凝重,畢竟不管怎樣,這邪骨老人,都是相當難纏的角色啊。

    古碩也是從天空落下,他抿了抿嘴,看向林動,道:“林動小友,你現在便先暫時留在武會島吧,只要在島上,那邪骨老人也不敢對你出手,那老家夥雖然狠話說得好,但他卻無法一直的守在這裏。”

    林動雙目微眯,這邪骨老人不可能一直守在這裏,他同樣也不能啊...他不僅要去尋找第二枚祖符,還得尋找小貂小炎他們的蹤跡,所以,他的時間,同樣也拖不起...

    “而且最主要的是你被邪骨老人種了骨印,你若是要逃離他的感應,就必須將這東西給除掉。”古夢琪美眸噙着擔憂的看着林動,道。

    “骨印麼...”

    林動拳頭圍攏,元力在體內運轉着,他能夠感覺到在他的骨骼深處,似乎是潛藏着一縷極爲晦澀的波動,那波動雖然對於他的身體沒有什麼破壞,但卻是會將他身處的位置,不斷的傳遞向邪骨老人。

    “夢琪說得對,林動小友,不管你打算怎麼辦,還是先待在島上把那骨印驅除掉,然後再伺機悄悄離開。”古碩道。

    “如此的話...那便先多謝古碩長老了。”

    林動略作沉吟,便是點了點頭,他倒沒逞強什麼,那邪骨老人的確極爲的難纏,以他現在的實力,要跟他對碰,是必須要謹慎小心。

    “沒事,你幫了我古家,這些都是我古家應該做的,不過...那邪骨老人畢竟與邪風洞天有關係,你若是離開了武會島,我們古家也就沒有理由幫忙了...”古碩擺了擺手,道。

    “自己的麻煩,總歸要自己來解決。”

    林動笑了笑,言談間倒並沒有太過的畏懼,他經歷過的場面想來就算是古碩都無法想象,這邪骨老人雖說也算是厲害,但卻還沒到那種會把他林動逼進死境的程度。

    古碩見狀,也就不再多說,囑咐兩句,便是率先轉身而去,林動一行人也是迅速跟上。

    那島上的強者見到這般虎頭蛇尾的收場,不由得有些遺憾,不過對於林動想要如何擺脫眼下的困境,他們也是相當的好奇,難道,他真打算在這武會島上,一直的龜縮下去不成?

    安靜的房間之中,林動盤坐於牀榻之上,雙目緊閉,身體之上青光不斷的閃爍着,體內元力也是隨之奔涌,一絲絲的吞噬之力,緩緩的侵入骨骼之中,尋找着那隱藏在他體內的骨印。

    “看你往哪裏躲。”

    這般搜尋,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林動心神一動,然後便是鎖定了體內某處,在那裏,泛着青光的骨骼深處,隱隱的有着一點微弱的黑光浮現,而這東西,便是那邪骨老人留在他的體內的骨印。

    找到了這隱藏的骨印,林動便是立即催動元力侵入其中,不過,就在這些元力接觸到那黑色骨印時,元力竟是紛紛冒出白煙,直接是被那黑色骨印盡數的侵蝕...

    “這...”

    這般變故,令得林動心頭一驚,這骨印,竟然如此的厲害?

    “骨印中,有着一絲極爲稀薄的死氣...你的元力纏繞上去就會被侵蝕,想要抹除,只能動用吞噬之力。”一道淡淡的嘶啞聲音,突然在林動心中響起,正是那祖石之靈。

    “死氣...那老鬼果然是觸摸到了死玄境。”林動心頭微沉,道。

    “只能勉強算是半步死玄境吧,不過對於你來說,也的確算是很棘手了...”祖石之靈道。

    “你與他實力相差不小,即便擁有着吞噬祖符,也得要數天時間方纔能夠將骨印抹除,而你在抹除骨印的同時,那邪骨老人也必然會有所察覺,到時候他應該也會採取其他的措施...”

    林動睜開雙目,眼中卻是有着寒意掠過,冷笑道:“那老鬼若是以爲我林動是好捏的軟柿子,恐怕打錯了算盤!”

    半步死玄境的確強橫,即便是林動都得相當頭疼,但他手中同樣有着不少隱藏的底牌,如果林動真拼得紅眼,那邪骨老人也不會好過到哪裏去。

    “半步死玄境,你手中倒是有東西可以對付,不過你卻沒材料。”祖石之靈突然道。

    “什麼?”林動怔了怔,道。

    “焚天鼎。”

    “焚天鼎?”林動眉頭微皺,道:“這東西雖然是純元之寶,但即便我催動焚天陣,也僅僅只能將他略作圍困...”

    “焚天陣只是焚天鼎的一重陣法而已,它的真正手段,是八極焚天門。”祖石之靈道。

    “八極焚天門?”林動愣了一下,旋即眼中光芒一閃,訝異的道:“是焚天老人用來鎮壓那異魔將的岩漿門戶?”

    “嗯。”

    “要啓動那“八極焚天門”,似乎是要陣門的吧?”林動猶豫了一下,他可是記得,當初焚天老人在啓動那“八極焚天門”時,可是動用了八道早早煉製好的光牌的,而現在那些光牌,已是化爲門戶用來鎮壓那異魔將了...

    “嗯,所以我說你缺少材料,不然的話,擺出這“八極焚天門”,即便是半步死玄境的強者,不死也得脫層皮。”祖石道。

    “煉製那陣門光牌,需要什麼材料?”林動想了想,問道。

    “八座活火山便成。”

    祖石隨意的道,不過從他的話音中,林動似乎是聽出了一些調侃之意,當即面色便是有些發綠,他可不是焚天老人,有着那種恐怖的實力,把八座火山煉製成陣門。

    “呵呵,若是沒這能耐的話,那便退而其次吧,找尋八枚火山炎精石,也能煉製出陣門...”

    “火山炎精石...”

    林動喃喃自語,旋即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東西他聽說過,乃是火山能量精華所凝,其中蘊含的火山能量,對於一些修煉特殊武學的人有着極大的幫助,再加上本身極爲的罕見,所以即便偶爾出現,那必定也是相當昂貴,想要獲得八枚,哪有那麼容易。

    這辦法,說也真是跟沒說一樣。

    “還有其他法子麼?”

    “既然暫時找不到火山炎精石,那便只能動用其他的東西了...”祖石之靈笑道。

    “說點靠譜的。”林動無奈的提醒,他可不想再空歡喜了。

    “從炎主那裏取來的炎神古牌還在吧?”祖石之靈道。

    林動微怔,旋即手掌一握,一塊赤紅的古牌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他握着古牌,感受着其中涌動的熾熱,好奇的道:“這便是炎神古牌麼?有什麼用?”

    “確切作用,等你以後遇見那火焰祖符的擁有者便知道了,萬一人要對你動手,這東西可保你命。”

    “火焰祖符的擁有者...”林動眼神微凝,據說那家夥,是叫做摩羅吧...那可是亂魔海中的一方顯赫霸主啊。

    “先不管那些,當務之急,還是先搞定眼前的麻煩吧...”

    “你聽我言,我們倒是可以給那老鬼設下一盤局....”

    林動摸了摸鼻子,從祖石之靈的話語中,他隱隱的聽出了一些亢奮,當即眼神有些古怪,這傢伙,是因爲沉睡太久,所以如此的不甘寂寞麼...

    不過...這樣也好...

    房間之中,林動聽得心中祖石之靈傳出的信息,目光閃爍,脣角也是緩緩的掀起一抹冰寒弧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