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

    血紅色的火焰,猶如層層火浪,在天空上滾滾的蔓延開來,那種近乎毀滅般的波動,直接是導致鼎內空間變得極爲的扭曲與不穩定起來。

    林動面色蒼白的擡頭,目光緊緊的望着那血紅的火焰,這是他最後的手段,先前一擊,他已經沒辦法再施展出來第二次,所以,若是這依然解決不了邪骨老人,那倒黴的就該是他了…

    “半步死玄境…真是難對付啊…”

    林動喃喃道,此次如果不是有着炎神古牌在手,他根本不可能會選擇與邪骨老人正面對抗,頂多只會迂迴暫避鋒芒,待得以後實力強大起來再來找回場子。

    “也不知道…究竟解決掉沒¨”

    林動擡頭,漫天的血紅火焰在他臉龐上渲染出一層光弧,那蒼白的臉上,分明是有着難掩的緊張。

    “還沒解決…”而在林動喃喃自語時,巖的聲音,突然在其心中響起。

    “什麼?”

    聞言,林動面色頓時劇變,體內僅剩不多的元力也是急忙運轉起來,隨時打算退出焚天鼎,若實在不行的話,今日他或許也就只能先捨棄焚天鼎跑路了…

    “不過他的情況,應該也好不到哪裏去。”巖接着說道。

    “沒死就是個大麻煩。”林動咬了咬牙,類似邪骨老人這種實力的強者,要解決的話就必須徹徹底底解決,不然後患不小。

    “你能把他逼成這樣已是很了不得了,想要徹底抹殺,就現在而言,難度太大。”巖淡淡的道。

    林動抿了抿嘴,剛欲說話,神色突然一變,只見得天空上,那席捲而開的血色火焰開始消退,那種恐怖的波動,也是逐漸的減弱下來。

    林動望着那消退的火焰,手掌卻是緊緊握了起來,手心處,有着汗水冒出來。

    在林動的注視下,天空上的血色火焰迅速的消失,下一霎,其眼瞳猛然一縮,只見得在那火焰消退處,一道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其視線中。

    那道身影,渾身焦黑,左手與右腳,竟皆是消失不見,鮮血如同噴泉般從斷肢處涌出來,渾身上下,皮開肉綻,那滿布身體的傷痕,異常的恐怖。

    可怕的傷勢。

    林動望着眼前這番模樣的邪骨老人,一時間也是有點目瞪口呆,那一箭的威力,竟然恐怖到這種程度麼,竟然將一名半步死玄境的強者,傷成了這幅模樣…

    他能夠感覺到邪骨老人此時那極端萎靡的氣息,顯然,後者的傷勢,達到了一種相當恐怖的程度。

    這算是一種致命的傷勢。

    “啊!”

    而在林動因爲邪骨老人這傷勢目瞪口呆時,後者也是猛的仰天尖嘯,嘯聲之中充斥着一種恐懼與濃濃的痛苦。

    “小畜生,你竟敢把老夫傷成這樣!”

    邪骨老人血紅着眼望着下方的林動,狀若瘋狂,如果不是體內傳出的劇痛不斷的刺激着他的神智,他實在是無法相信,他竟然會被一名生玄境小成的後輩,傷到這種程度…

    林動嘴角咧了咧,旋即眼中猛的有着殺意涌出來,他擡頭衝着邪骨老人猙獰一笑,道:“老雜毛,小爺不僅把你傷成這樣,今天還要把你給宰了!”

    “林動,別衝動,雖然他現在是強弩之末,不過你也好不到哪裏去,若是被他發現你那種攻擊只能施展一次,他必定會拼死殺你!”林動話語剛落,巖的聲音,便是立即在其心中響起。

    林動聞言,目光一閃,不過他不僅未曾罷手,反而一拍胸口,又是一口精血噴了出來,然後落至面前的炎神古牌之上。

    “小畜生!”

    邪骨老人見到這一幕,眼瞳頓時緊縮,眼中的恐懼瘋狂的涌出來,他顯然已是怕極,只要先前那種攻擊再來一次,他今天必定會徹底的栽在這裏。

    “你給老夫記着,待得老夫傷勢好了,必要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淒厲的尖嘯聲,自邪骨老人嘴中傳出,旋即他猛的一咬牙,那左臂竟是爆炸開來,一道驚人的血光射出,生生的撕裂開了這鼎內空間,而後身形一動,便是狼狽得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衝出了焚天鼎。

    噗嗤。

    而就在邪骨老人拼了一條手臂逃出焚天鼎時,林動也是再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面前的炎神古牌光芒迅速黯淡,最後無力的掉落了下來。

    “這怕死的老雜毛。”

    林動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嘲諷的笑道,先前他噴出來的,只不過是普通鮮血罷了,他所爲的,只是打算將這邪骨老人驚退罷了,但林動沒想到的是,這老鬼竟然怕到那種程度,自己把自己的一條手臂給自爆,以此來撕裂鼎內空間。

    “你太冒險了。”巖出聲道,林動先前的虛張聲勢若是被邪骨老人發覺,他反而會陷入不利的境況。

    “我實力不及他,強行支撐不了太久,只能用狠手段嚇走他。”林動搖了搖頭,道。

    “趕緊離開吧,你現在極爲的虛弱,必須找地方休養傷勢。”巖道。

    林動點頭,將炎神古牌收好,心神一動,便是**天鼎中退出,嘴巴一張,將焚天鼎也是收入體內。

    做完這些,他視線方纔看向西北方向,那海面上,有着一條鮮血痕跡,顯然那是先前邪骨老人亡命逃竄時所留。

    “嘿,老雜毛,這次算你運氣好,下次待得我把焚天鼎焚天門煉製出來,必收了你這老雜毛老命!”林動森然一笑,旋即身形一動,藉助着最後的力量,迅速的對着相反的方向暴掠而去。

    而隨着林動的離去,這片海域也是迅速的安靜下來,恐怕誰都想不到,先前在這裏,卻是發生了一場相當驚人的大戰。

    而且那大戰結果,也是讓人相當的目瞪口呆。

    武會島。

    古夢琪站在古家庭院,一對美眸,卻是望着之前林動離開的方向,眸子中,有着掩飾不住的擔憂。

    “那邪骨老人還未歸來,想來林動應該沒什麼事。”在古夢琪身後,古碩出言安慰道。

    古夢琪聞言,只是苦笑一聲,林動的體內,有着邪骨老人所種下的骨印,他必定逃不掉追殺,而一旦他被邪骨老人追上,以兩人之間那龐大的實力差距,那結果不言而喻…

    “那個傢伙,讓他在暫時的留在武會島也不肯,這樣亂來…簡直…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古夢琪銀牙輕咬,忍不住的有些薄怒的道。

    古碩嘆了一聲,心中分外的惋惜,如此一顆好苗子,難道就要這樣的毀在邪骨老人手中了麼…

    類似今天這種場景若是能夠晚來個兩三年,古碩倒是相信林動有着抗衡邪骨老人的資本,但現在…卻是太早了一些。

    “嗯?”

    心中這般想着,古碩心頭突然一動,豁然擡頭,目光望向遠處的天空,沉聲道:“邪骨老人回來了。”

    聽得此話,古夢琪俏臉頓時一白,玉手忍不住的緊握起來。

    唰!

    遙遠處的天空,尖銳的破風之聲響徹而起,然後一道血光瘋狂的掠來,而在血光掠來的同時,一道道淒涼痛苦的尖嘯聲,卻是不斷的傳出。

    尖嘯聲傳至武會島,立即便是引來不少強者的注意,當即一道道目光皆是泛着一些錯愕的望着那掠來的血光。

    嗤!

    血光最終出現在了武會島上空,而當血光散去時,一位滿身鮮血,僅僅只有着一隻獨腳支撐着身體的人影,便是這般帶着一點驚悚味道的出現在了那武會島上無數道目光之中。

    “那是…”

    整座武會島,彷彿都是在此刻突然凝固,所有人的神情,都是詭異的僵硬下來,他們呆呆的望着天空上的那幾乎變成人棍的血影,神色猶如呆滯。

    “邪骨老人?”

    古夢琪與古碩也是呆滯的望着天空上的那道斷了雙臂一腿的血色人影,好半晌之後方纔逐漸的回過神來,緩緩偏頭,有些艱難的對視了一眼,然後,他們也是從對方的眼中,看見了一抹難掩的震駭。

    這邪骨老人是去追殺林動的,難道這傷,是林動造成的??

    古碩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他搓了搓發麻的老臉,視線望着西北方向,現在他終於明白,爲什麼林動會主動離開武會島了…

    看來,從始至終,他們都是小覷了這個年輕人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