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動的身體,微微一頓,片刻後,他視線輕轉,看向了那眼神玩味的謝閻,聲音平淡的道:“有事?”

    謝閻十指交叉,視線饒有興致的盯着林動,道:“我前兩日才收到消息,我們邪風洞天的邪骨老人,竟然被你逼成了重傷,呵呵,我倒是很好奇,一個生玄境小成的人,究竟是憑藉着什麼,方纔能夠做到這一步?”

    “這似乎與你無關吧?”林動雙目微眯,道。

    “從某種角度而言,邪骨老人也算是我邪風洞天的人,你傷了他,便是傷了我邪風洞天的顏面。”謝閻笑道。

    “那閣下是想打算把我抓回去給那老鬼謝罪不成?”林動也是一笑,只是那笑容,有種如同刀鋒般的凌厲。

    “倒是和傳言中一樣,是個挺狂的人啊…不過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倒是可以把你拎回去交給邪骨老人處置。”謝閻指尖撫過手指上的一枚玉扳指,這樣的笑道,從林動的話語中,他能夠聽出不少的針鋒相對,這令得他略微的有些不爽,畢竟這年輕一輩中,夠資格跟他這般說話的人可並不多,眼前的林動雖說不知道使用什麼手段逼傷了邪骨老人,但謝閻卻並不認爲那是憑藉他自己的力量。

    或許更多的,是一種外援,再設計於邪骨老人,後者措手不及下,方纔被傷成那樣。

    “就怕你沒那能耐呢。”林動淡笑道。

    “是麼?”謝閻抿嘴輕笑,只是那笑容之下。卻是有着一些令人心悸的陰煞涌動。

    兩人凌空對視,猶如針尖對麥芒,周身空氣流動間,有着許些凌厲悄然涌動。

    “謝公子。今日這裏是我天商閣主持的拍賣會,可並不適合爭鬥,所以還望看在我天商閣的面子上,暫息爭端。”那一旁的唐冬雨見到面上和善,但言語間卻是相當對立的兩人,黛眉微微一簇,開口說道。

    “呵呵,既然冬雨都這麼說了。那我自然是要給面子。”謝閻偏頭望向唐冬雨,俊逸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溫柔笑容。

    “我此番出來是有着別的事,至於你與邪骨老人的恩怨,他會自己出手。所以,你若是並不想惹麻煩的話,那便在我面前收斂一些你那所謂的傲氣,否則的話,那結果想來你並不希望見到。”

    謝閻對着林動聳了聳肩。這模樣看上去略顯瀟灑:“或許你覺得話不中聽,不過,有些東西,你畢竟招惹不起。這是無可更改的事實。”

    “在這亂魔海,背後若是沒足夠的底蘊。我想,還是不要太過的張狂爲好…”

    林動眼神微凝的盯着謝閻。片刻後,微微一笑,道:“多謝提醒,不過此話我也原封奉還,你所謂的倚仗在我眼中,並沒有多大的威懾力,我見過的場面,也不是你所能想象。”

    “你先前也說了,這是我與邪骨老人之間的恩怨,與你並無多大關係,不過你若是要來插兩腳,我樂意奉陪,只不過…我這人行事素來肆無忌憚,有些結果,怕是連你自己都無法承受。”

    “所以,你若是想要做什麼的話,在此提醒一聲,望三思後行。”

    謝閻俊逸臉龐上的笑容,在此刻一點點的收斂,雙目深處,也是有着陰翳之色浮現,林動這番話,想來是沒給他一點的面子…

    那一旁的唐冬雨也是因爲林動此話愣了愣,旋即美眸微微閃爍,她知道林動的一些情報,所以對於他所說的這番話,竟並沒有認爲他是在裝腔作勢。

    一個能夠從三名轉輪境的超級強者出手下逃得性命的人,的確有着足夠的資格對謝閻說這句話…

    “呵…”

    謝閻臉龐上的笑容則是收斂殆盡,嘴中倒是發出了一道笑聲,只是有些陰冷,他十指內收,淡淡點頭,道:“你的話我記着了,不過,我想,你終歸會因爲你這些話而感到滑稽的…”

    話音落下,謝閻轉身對着唐冬雨笑了一下,然後便是轉身而去,只是在其轉身時,其周身涌動的陰煞之氣,陡然濃郁了許多,在那之下,彷彿還摻雜着冰寒之意。

    看得出來,兩人的交談,相當的不愉快。

    “你這樣,可真是得罪他了…”唐冬靈抿着紅脣,看着林動,說道。

    “我不喜麻煩,不過若是有人一定要貼上來,我也只能將其踹開。”

    林動笑了笑,然後對着唐冬雨拱了拱手:“多謝唐姑娘了,我先入席,想來今天的拍賣會會挺精彩的。”聲音一落,他也就不再多留,帶着慕靈珊對着下方席位落去。

    唐冬靈望着林動的身影,美眸微閃,看這情況,眼前之人與東玄域那位林動是同一人的可能應該有着八成左右了…因爲兩人那番性格語氣,倒是幾乎如出一轍。

    “難怪敢與謝閻叫板,原來底氣也是相當不弱呢…”唐冬靈輕輕一笑,然後也是轉身而去。

    “那家夥真是討厭,好想一拳打飛他。”在落至席位上時,慕靈珊小嘴一撇,道,她所說的,自然是先前的謝閻。

    林動微微點頭,他看得出來,那謝閻對唐冬雨似乎是有着一些特殊的意思,先前一來便是那般說話,無疑是有着給他上眼藥警告的意思,不過他的表達方式卻是相當有問題,他選擇了林動最爲討厭的一種威脅警告…

    這讓得素來吃軟不吃硬的林動心頭頗爲的不爽。

    林動遠遠的看了一眼在前方貴賓席位上落座的謝閻,雙目微眯,希望這傢伙不會來沒事找事吧,不然的話,他倒懶得管他在邪風洞天是什麼身份,惹得火了,直接就給宰了…

    前方的謝閻,對於這種目光似乎是相當的敏感,眼角一瞥,便是掃見了後方的林動,那原本就有點陰沉的雙目,更加顯得陰翳了。

    “少洞主,那人便是據傳打傷了邪骨老人的林動?”在謝閻身旁,一名身着黑衣,眼睛渾濁的老者視線也是看了一眼林動的方向,道。

    “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謝閻冷笑一聲,道:“若非此番前來是有着我們的任務,我非把這小子打斷四肢抓到邪骨老人面前去不可。”

    “呵呵,少洞主不用動怒,若是事情順利,待得拍賣會結束,老夫出手擒了他便可,到時候少洞主想怎麼處置都行。”黑衣老者淡笑道。

    雖說邪骨老人傷在林動手中的事讓人感到極爲的難以置信,不過他們也都明白,這必定是林動暗使了什麼詭計,而邪骨老人又大意之下方纔中了招,想來只要留個心眼,這林動也是一籌莫展,畢竟,不管怎樣,他也不過才生玄境小成的實力。

    “先將東西弄到手。”謝閻視線看了一圈,道:“此番來了不少重量級別的勢力,想來都是衝着那東西來的,我們能否搶到手,還猶未可知。”

    黑衣老者點點頭,他略微猶豫了一下,低聲道:“那消息真是屬實麼?”

    “尚還不知,不過不管真假,總得落到自己手中才放心。”謝閻道。

    “嗯…”

    林動的視線,也是從前方那謝閻身上收回,剛欲閉目養神,卻是感覺到一對目光對着他射了過來,當即偏頭,然後便是見到在前方右側的位置,一名相當英俊的白衣男子,正微笑的將他給盯着。

    白衣男子身體修長,他的雙手極爲的纖細,而且呈現一種瑩白之色,看上去,有種翻手覆蓋乾坤之感,相當的奇異。

    林動望着這白衣男子,眼神卻是微微一凝,喃喃道:“乾坤手…周乾。”

    “還真是熱鬧啊…”

    林動衝着那白衣男子點頭一笑,然後便是收回目光,心中暗暗咂舌,這天商拍賣會上,還真是各方強者雲集啊,看來此次的拍賣會,倒是有些好戲看了…

    咚!

    而就在林動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時,那遼闊拍賣場中央,卻是有着清脆的鍾吟之聲傳開,然後一道紅色倩影翩然而至,正是那唐冬靈。

    林動望着那落上臺的紅衣女子,腰桿也是微微挺直,他知道,這拍賣會,終是要開始了…

    (第一更!

    除開雙倍,距第十還有着三十多票,請大家幫忙,前十便是四更。

    雖然排名算不得好,不過請讓我們慢慢來。

    ps:也麻煩大家看完更新後能夠將推薦票投給武動,拜謝。)(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