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霆…祖符?”

    原本迴盪在耳邊的驚天喧譁聲,彷彿是在此刻徹徹底底的消失而去,唯有這四個字,不斷的在林動腦海之中如滾雷般滾動着,隱約間,彷彿是有着驚雷炸響,令得他頭皮都是有些發麻起來。

    林動的視線,有些渙散的望着拍賣臺上唐冬靈玉手所持的那銀色之塔,他從沒想到過,搜尋多年的祖符,竟然會在這裏,真正的感應到!

    那種從銀塔之中散發出來的奇特波動,別的人或許感覺不到,但這對於擁有着吞噬祖符的林動而言,卻是有種觸電般的感知。

    那種如出一脈的波動,世間萬物,都是無可模仿!

    林動縮至針尖般的瞳孔,死死的凝固在那銀色小塔上面,如此許久之後,心中的涌動的驚濤駭浪方纔逐漸的減弱,而那周遭消失的滔天喧譁聲,也是再度涌入耳中,同時也是將林動從那種恍惚狀態中給剝離了出來。

    “咕嚕。”

    林動喉嚨滾動了一下,佈滿汗水的手掌放在腿上,輕輕的搽拭着,然後在心中輕聲問道:“感應…沒出錯吧?”

    “即便我的感應會出錯,你體內的吞噬祖符那種反應也不會出錯的。”巖回道。

    “這銀塔之中隱藏的那絲波動,的確是屬於雷霆祖符不假…”

    得到了確認,林動的脣角也是忍不住的揚起,旋即他仰天長吐了一口氣,這麼多年的追尋,總算是有線索了啊…

    “我覺得你所知道的那第二枚祖符地點,很有可能便是這銀色小塔所關聯的雷霆祖符…”巖在沉吟了一下後,說道。

    林動微微點頭,他同樣是有着這種感覺,祖符整個天地間都僅有八枚。而他所知道的,除了他的吞噬祖符,便是黑暗之殿殿主擁有的黑暗祖符,以及這亂魔海那位火焰祖符的擁有者,摩羅…

    而眼下出現的這線索,應該便是那第四枚祖符,雷霆祖符了。

    既然這種線索出現在亂魔海。想來那雷霆祖符應該也是隱藏在亂魔海的某處,這與林動所得到的地圖極爲相似,所以這兩者有很大的概率是指同一種祖符。

    “所幸這種波動也就你們這種擁有着祖符的人能夠感應到。不然的話,一旦這消息傳開,整個亂魔海都得暴動起來…”巖道。

    шшш ¸ttκǎ n ¸C〇

    林動點頭,如果這天商閣知道這銀塔關乎到雷霆祖符的話,肯定花盡一切代價,都不會將其公佈出來,他們一定會暗中搜尋。然後將那雷霆祖符弄到手。

    因爲誰都清楚祖符的強大,如果天商閣能夠擁有着雷霆祖符,那必然會成爲亂魔海中最爲頂尖的勢力,如那摩羅,手持火焰祖符,整個亂魔海,有哪位踏入轉輪境的超級強者敢去與其爭鋒鬥狠?一名擁有着祖符的轉輪境強者,就算是踏入了輪迴的強者應付起來,也會相當的頭疼。

    “不過即便如此,想要爭奪到這銀色小塔。也是極爲困難啊。”林動眉頭微皺,從前面那些大勢力的神色來看,這銀色小塔顯然便是他們久等的目標,雖說他們並不知道這銀色小塔關乎到雷霆祖符的存在,但僅僅只是一座由輪迴強者遺傳下來的洞府,也足以讓得他們趨之若鶩。

    而林動想要從這些財大氣粗的傢伙們手中奪得銀色小塔,顯然是一件極難的事情。

    “的確很困難。”巖也是這樣說道,現在的林動畢竟還沒強到那種足以震懾此處所有強者的地步,所以他也是得老老實實的坐下來以正常手段爭奪這關係到雷霆祖符的銀色小塔。但以他的財力,顯然不夠這種資格。

    林動抿抿了嘴,漆黑眼中卻是掠過一抹厲色,爲了尋找第二枚祖符。他耗盡了在諸多心血,既然眼下發現了線索,那自然是沒放過的道理,不管怎麼樣,這銀色小塔,他都得弄到手!

    “嗯?”

    林動眼中厲色一閃而過,旋即他突然轉頭,然後便是怔了一下,因爲他見到身旁的慕靈珊此時竟然也是有些失神的盯着拍賣臺上那銀色小塔。

    “林動哥,那東西好像有些特別啊…”慕靈珊擡起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林動,然後用僅有兩人聽見的聲音說道。

    林動聞言,眼角卻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眼神深處有着一些難以置信,難道這丫頭竟然也是察覺到了那銀塔之中的祖符波動不成?但這怎麼可能?這丫頭身上可沒祖符,她如何能夠感應到那種獨特的波動?

    “嗯,是不一般。”

    林動壓抑着心中的震動,微微點頭,現在他沒太大的心情來研究慕靈珊是如何感應到那種波動的,他現在要想的,是如何才能把那銀色小塔給弄到手…

    拍賣臺上,唐冬靈望着那要暴動起來的氣氛,也是忍不住的一笑,美眸凝視着手中的銀色小塔,旋即微笑道:“此塔拍賣價格,三千萬玄元丹。”

    這般價格一出,原本暴動的氣氛頓時一滯,接着無數人頗爲頹喪的坐了下去,這種價格,莫說是他們,就算是一些財力雄厚的大勢力都得略微掂量一下,而且,這還是初始價格,到時候一番爭搶下來,那得到什麼恐怖的地步?

    騷動,在這種驚人的價格下安靜了許多,甚至連前方的那些各方大勢力,也都是皺着眉頭,一臉的凝重。

    “呵呵,竟然無人來開頭,那我邪風洞天便拋磚引玉吧。”謝閻目光貪婪的望着那銀色小塔,旋即舔了舔嘴,率先笑道:“三千兩百萬。”

    “你邪風洞天這麼有錢,剛纔怎麼不將那小姑娘給壓回去?我天碑派出三千五百萬。”一名身着玄衣的中年男子笑了笑,笑聲中不無嘲諷之意,他是北玄海天碑派的人,背景也相當之強,絲毫不弱於邪風洞天。

    “既然大家都有這般雅興,那我乾坤洞天也來插上一腳吧,三千八百萬。”那一身白衣,從頭到尾都未參加過一次爭搶的周乾也是在此時微微一笑,道。

    “呵呵,我懸空谷出價四千萬。”

    “……”

    “開始了啊…”林動背靠着椅子,望着眼前這番沒有硝煙的拼鬥,雙目卻是緩緩的虛眯起來,這種價格,從一開始便是把他給甩出了局。

    顯然,依靠正規的渠道,他已是失去了與這些大勢力競爭的資格。

    “不要摻和這種拼鬥了…”林動偏頭看着慕靈珊,這個小姑娘似乎又是有些躍躍欲試,當即他搖了搖頭。

    “爲什麼?”慕靈珊不解的問道,她看得出來,林動對那小塔也很是在意的。

    “不提你能否競爭過那些傢伙,即便是勝了…憑藉我們兩人的實力,能把它順利帶走麼?”林動輕聲道。

    慕靈珊怔了怔,雖然有點不願,但還是點了點頭,雖說她有時候挺調皮,但卻並不笨,她很清楚,在這種無數道紅眼注視下,即便是誰順利的拍賣到了這銀色小塔,想要順利帶走,也是一件頗爲困難的事情。

    不僅僅是他們兩,就算是前面那些爭奪的大勢力,也同樣如此…其他爭奪失敗的勢力,想來也不會輕易的將其放棄。

    這場銀色小塔的爭奪,這拍賣場,還只是第一輪罷了。

    呼。

    林動輕吐了一口氣,冷眼旁觀的望着愈發激烈的爭奪,既然正規手段得不到這銀色小塔,那便只有採取偏道了啊…

    反正不管怎樣,這銀色小塔,他一定要得手!

    (今日第一更!

    四點睡覺,八點才睡着,十點爬起來碼字。

    今天要更多少,大夥看着辦吧,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寫。

    今日月票386,還差14張便得加兩更,也就是說今天已要五更了

    我繼續寫。)(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