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本尚還有些喧囂的城市,彷彿是在此刻悄然的安靜了下來,不少目光泛着許些驚異,遙遙的將那古道盡頭的青年給盯着。

    那從後者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兇戾,令得即便是一些同樣是刀口舔血的狠人眼瞳都是微微一縮,誰都沒想到,林動竟然會在這電光火石將便是將陸宗四人雷霆斬殺。

    很多人甚至都還在等待着一場激烈大戰的爆發,但誰能料到,青光剛剛閃過,戰鬥已是結束,而那地面上,也是多了四具橫屍…

    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先前那電光火石間林動出手的乾脆利落,他並沒有給予陸宗四人任何的機會,一出手,便是一擊斃命。

    這番狠辣勁,讓得人明白,眼前之人雖說看上去年紀輕輕,但若是要將他當成那些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怕是相當愚蠢的事情。

    而因林動這番狠辣緣故,因此在其一句森然話語落下時,竟是無人再出聲,原本一些蠢蠢欲動的人,也是按耐了心中的貪婪,銀塔鑰匙雖好,但那也得有着本錢去享用才行。

    “呵呵,這位朋友果然實力不錯,難怪能夠獲得這第三座銀塔鑰匙。”石樓上,龐昊面帶笑容的望着這一幕,旋即輕拍手掌,和聲笑道。

    而在說話的同時,這龐昊眼中的戲謔,倒是散了不少,那血刀四將的名頭他也聽說過,四人聯手。足以和生玄境圓滿的強者略作抗衡,但眼下,不過短短十數呼吸的時間,便是盡數栽在了林動手中。後者這番實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石樓中,柳香萱修長而纖細的玉手把玩着指間的玉扳指,旋即美眸輕擡,盯着遠處那道削瘦身影,眸子中掠過一絲細微的詫意,看來這個林動,果然不算簡單…

    難怪能夠從一名死玄境強者手中奪走銀塔。即便這之中他使用了某些手段,但依然足以讓得他自傲了。

    畢竟這種事,可不是什麼尋常之人能夠辦到的。

    古道處,林動將手掌的血跡搽拭而去。然後這才轉過頭來,目光淡漠的望着那面帶笑容的龐昊,此人倒的確是一個活脫脫的笑面虎,若不是先前林動已被他暗中坑了一下,或許還真會以爲他這笑容挺和善的。

    “龐昊。我沒興趣與你爭鬥什麼,所以你也別把主意往我頭上打,你若是再使這些手段,大不了我拿着那銀塔直接離開天雷海域。到時候誰都沒好處可撈。”林動盯着龐昊,而後淡淡的道。

    龐昊雙目微眯。臉龐上的笑容似是愈發濃郁了一些,他笑吟吟的道:“林動兄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可對你什麼都沒做,只是好意請你來一聚而已。”

    話音到此,他頓了一頓,笑容似是微冷了一下:“我知道你有本事,不過,要在我九幽門面前耍橫,或許你還差了點火候。”

    “是麼?”林動眼中寒光閃爍,身體之上剛剛減弱的青光,再度如潮水般的涌出。

    龐昊望着這一幕,手掌也是輕輕揚起,而後天空頓時有着破風聲響起,一道道身影,快若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城市上空,那些身影,皆是擁有着極爲強橫的氣息,幾乎個個都擁有着生玄境的實力。

    城市中那諸多強者見狀,眉頭頓時一挑,看這模樣,那龐昊似乎也是很想對林動出手,並且將他手中的那銀塔鑰匙給搶奪過去啊。

    林動擡頭,視線掃過天空,然後停頓在了那龐昊身後,那裏有着三道壯碩人影閃現,那股氣息,簡直都是相當於半步踏入了生玄境圓滿的層次…

    “呵,九幽門四魔將都到齊了啊…”

    “這四人可是九幽門年輕一輩最傑出的存在了,此次九幽門將他們全部派出來,倒是捨得。”

    在那漫天竊竊私語聲中,那龐昊身後一名男子咧嘴一笑,雙目略顯陰森的盯着遠處的林動,笑道:“老大,看來這小子很不給面子啊,要不要直接動手把銀塔鑰匙搶過來?”

    龐昊森然一笑,微微點頭。

    “唰!”

    就在他點頭的霎那,其身後三人,眼神瞬間陰冷下來,磅礴元力陡然爆發,三人竟是同時暴掠而出,而後在半空化出數道殘影,身影如鬼魅般的直接撲向了林動。

    三名半步生玄境圓滿的強者動手出手,那般陣仗,倒是相當的驚人。

    林動擡頭,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三道鬼魅人影,剛欲出手,後方一道嬌小身影卻是率先掠出,那雙手間,碩大的黑色棺蓋再度閃現出來,然後狠狠一揮,黑色光波盪漾而出,重重的轟在那三道掠來的人影身體之上。

    嘭!

    低沉的悶聲在半空中響起,旋即衆人便是驚愕的見到,那攻勢兇猛的三人,竟是直接被震飛而去,然後身形略顯踉蹌的連點虛空,這才勉強穩住身形,不過先出身時,一個個面色都是有點難看與驚愕。

    “這些雜魚,你也敢派出來,也不怕小姑奶奶全給你拍死了?”

    嬌小身影踏空而立,在其手中,抱着足以遮蓋她全身的黑色棺蓋,而後她頗爲不屑的望着那三道被扇飛的人影,清澈如銀鈴般的聲音中,滿是嘲諷。

    “這小丫頭,竟然是生玄境圓滿的實力!”

    周遭無數道目光極爲錯愕的望着那踏空而立的青衣小女孩,那從後者體內散發出來的波動,竟是達到了生玄境圓滿的驚人層次。

    這等實力,已是能夠與那龐昊,柳香萱媲美了!

    龐昊也是因爲這等變故微驚了一下,旋即其陰沉的目光看了慕靈珊一眼,冷笑道:“我道你哪來的這麼大勇氣。原來是找來個不錯的幫手,不過莫非你以爲這樣就有底氣了不成?即便這天雷海域無法讓我九幽門的頂尖強者進來,但要收拾你,莫非還困難了不成?”

    “那你就來試試!”

    林動眼中寒光閃動。竟是絲毫不讓,雖說眼下這九幽門現身的強者不少,但他也清楚,這必定不是所有的人馬,這九幽門的實力比起邪風洞天還強,如果只是派出這些人,未免也太小家子氣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他林動也絲毫不懼。即便這龐昊身旁真是跟着有死玄境強者,現在的他,也是能夠憑藉着吞噬天屍將其纏得動不了絲毫。

    他並不想去平白招惹麻煩,但若是麻煩要纏上來。他也會絲毫不客氣的一腳將其狠狠的踹開。

    龐昊臉龐上的笑容逐漸的消散,磅礴的元力在其周身涌動着,隱隱間,有着一股相當驚人的氣息瀰漫而出。

    這龐昊的實力,同樣是達到了生玄境圓滿!

    察覺到龐昊這般動靜。慕靈珊小手也是再度抓上生死棺蓋,大有一言不合便是立即大打出手的模樣。

    “兩位,我們來到此處都是爲了輪迴洞府,如今洞府尚未進去。便已開爭端,是否太過魯莽了一些?”

    然而。就在雙方針鋒相對時,那樓閣上。突然有着輕柔淡然的聲音傳出,然後衆人便是見到白裙飄動,那柳香萱輕移蓮步,緩步走出,那張絕美的容顏,出現在了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中。

    林動望着那走出來的白衣女子,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豔之色,若是只論容貌的話,此女或許是這些年中他見過的女子中,唯一能夠與綾清竹一較高下的人…

    “兩位都擁有着銀塔鑰匙,想要開啓洞府,還得我們齊心合作,這般時候,誰出了意外,怕都會延緩洞府開啓時間。”

    龐昊聞言,目光一閃,臉龐上便是有着笑容再度涌出來:“香萱說得倒也是沒錯,既然如此,那今日,我便暫且收手。”

    林動看了兩人一眼,也懶得廢話,轉身便走,慕靈珊見狀也是立即跟了下來。

    “這位朋友,三日後天雷海域的雷暴會減弱,到時候是我們進入的最好時機,希望到時候你也能出動,畢竟開啓洞府,需要三枚鑰匙。”柳香萱望着林動的背影,紅脣輕啓,道。

    “三天後,我會動身。”

    林動並未回頭,只是擺擺手,然後身形一動,便是掠出城市,迅速的消失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中。

    “呵呵,看來此番香萱的魅力也是沒太大作用啊,這小子竟然絲毫不解風情。”龐昊望着那迅速離去的林動,不由得笑道。

    柳香萱聞言,只是淡淡一笑,她雖說知道自己的容顏對於男人而言有着多大的殺傷力,但這卻並不代表她會認爲所有男人都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從先前林動出手來看,顯然也是果斷堅韌之人,美色怕是對他並沒有太大的作用。

    城市中的氣氛,伴隨着林動的離去,倒是再度鬆緩下來,不少人目光閃爍的望着林動離去的方向,不過最終卻並沒有人有什麼動作,先前林動以及他身旁那小女孩展現出來的實力,倒是頗有震懾力,現在誰都知道,想要從林動手中搶得銀塔鑰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當然,這之中,不乏一些一直冷眼旁觀者,此番爲了輪迴洞府趕來的各方強者皆是不少,其中同樣也不乏一些藏龍臥虎者,而他們,顯然都並不打算這個時候便是將自己暴露…

    這輪迴洞府之行,水可深着呢…

    而在林動遠離城市時,他卻並未發現,在城市不遠處的一座山峯上,三道人影正注視着他的背影。

    在三人的衣衫上,有着黑白交替的圖紋,看上去猶如陰陽交替,而若是林動見到這般圖紋,必定會一眼認出。

    因爲這圖紋,代表着一個宗派,而那個宗派,叫做,元門。

    請大家看完更新將推薦票投給武動,拜謝!)(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