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片狼藉的平原之上,無數道愕然與凝重的目光望着那將手中權杖自曹贏額間移開,然後平淡視線四處掃視一圈後,便是轉身而去的林動,片刻後,一片嗡鳴般的譁然聲,還是忍不住的散發了開來

    眼前的戰鬥,顯然已是有了結果,而那結果,出乎了絕大部分人的意料,從一開始,就沒多少人對林動能夠戰勝曹贏抱多大的期望,畢竟不管怎樣,他只是一個突然間竄出來的人類小子而已,而那曹贏,卻早已是獸戰域之中聞名許久的強者。

    半步死玄境圓滿的層次,足以讓得他傲視許多的強者。

    然而,那最後的結果,卻是讓得在場衆人心中分外的震動,那林動不僅打敗了曹贏,而且還當着血蟒城如此之多的強者來了一道相當霸氣的威脅。

    這種威脅,還取得了他想要的效果。

    “這個傢伙叫做林動麼?真是個厲害角色呢”

    不少人暗暗咂舌,想來從今日之後,這個名字,也將會以很快的速度傳播開去,不過也有人暗中搖頭,獸戰域之中本就混亂,這林動如此張狂,總歸會給他引來一些不小的麻煩,這次是曹贏,下次再找上他麻煩的,恐怕就會比這還要棘手了。

    在那漫天譁然聲中,曹蟒帶着數名血蟒城的強者也是急忙掠至那重傷的曹贏身旁,他們面色陰沉的望着轉身而去理都不理會他們的林動,旋即咬了咬牙,道:“大哥,就這樣放過那小子麼?我們人多勢衆,他手段再多,也足以留下他!”

    曹贏眼神也是異常的陰森,不過他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極爲不甘的道:“那小子有些古怪,今日即便憑着人多能夠將其留下來,但我血蟒城也必定會死傷慘重,到時候若是其他早已對我們虎視眈眈的勢力趁虛而入,血蟒城恐怕也將會不復存在。”

    “可此事傳出去,對我們名聲太差了!”曹蟒道。

    “名聲重要,還是存亡重要?”曹贏冷喝道,旋即他眼神發寒,道:“這種債,先記着,待得日後尋得機會,再來動手!”

    聽到曹贏這般說,曹蟒也只能點點頭,而且他也明白,如今曹贏重傷,若是正面抗衡,恐怕血蟒城中已不會有人能夠阻擋下林動,到時候真要火拼起來,他們的確將會出現極爲慘重的損失。

    而現在他們血蟒城,也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裏面吞了。

    “走吧。”

    林動回到高坡,迎接他的是三道崇拜得甚至有點狂熱的視線,他對此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揮了揮手,道。

    “嗯。”心晴三女皆是乖乖點頭。

    林動見狀,也就不再多說,他今日的目的已是達到,再留在這裏也沒什麼作用,當下身形一動,便是化爲一道虹光對着另外一處方向掠去,在其身後,心晴三女緊緊的跟隨着,然後一行四人,很快的便是消失在了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中。

    而隨着林動四人的離去,這片天空的氣氛也是鬆懈了下來,那一道道目光,帶着一些同情與嗤笑的望着灰頭土臉撤退的血蟒城人馬

    經歷了血蟒城阻攔之後,林動他們接下來的路程,顯然是風平浪靜,不過在那趕路間,他也是能夠逐漸的察覺到此事所帶來了一些震動,他的那些行爲,想來會給一些獸戰域的強者留下一種張狂的印象,而妖獸界的人本就嗜戰,這樣一來,倒是搞得這幾天時間中,有着不少自認有點實力的人在四處找尋着林動,然後想要讓他真正的見識一下獸戰域之中的妖獸強者的厲害之處。

    而對於這種結果,林動也頗感無奈,他想要讓得自己的名字在這獸戰域中傳開,這些事情就不可避免,對此他也並沒有什麼後悔,只要能夠找到小炎,不管搞出多大的動靜,他都願意。

    現在他所希望的,就是小炎真的能夠聽見這些風聲吧,不然的話,倒是有些白作爲了

    在他這般期盼的心情中,他們一行四人,也終是逐漸的接近了九尾族的所在之地

    “林動大人,再有半個時辰,我們應該便是能夠抵達九尾寨了”心晴小手搽着光潔額間的香汗,旋即衝着前方的林動嬌聲道。

    “嗯。”

    林動點點頭,視線掃了掃,那片赤紅荒原,兩日前便是被拋在了身後,眼前的這片地域,倒是綠蔭蔥鬱,比起那片荒原,顯然是多出了濃郁的生機。

    “我們這裏已經算是雷淵山與百獸嶺的交界處,在這裏,並沒有赤荒平原那片地域那般混亂,因爲這裏一切的地盤,都是屬於雷淵山與百獸嶺的。”心晴跟在林動身旁,盡力的讓他知道得更多獸戰域的信息。

    “那血蟒城,與這兩大勢力,有多大的差距?”林動問道。

    “血蟒城根本不能與這兩大勢力相比呢不說這兩大勢力的首領,皆是身列獸戰域八大妖帥,而且在他們麾下,更是強者雲集,這兩方勢力,皆是有着九大悍將,而這九員大將,任何一人,都不比血蟒城城主弱。”心晴小臉凝重的道。

    林動聽得此話,眼神也是微凝,看來這雷淵山與百獸嶺果然強悍,光是麾下九大將,便是達到了曹贏的那種程度,難怪能夠成爲獸戰域之中最爲強大的勢力之一。

    “據說雷淵山與百獸嶺的兩位妖帥,皆是有着衝擊轉輪境的資格,若是衝擊成功的話,他們的名望,不僅會在獸戰域之中成爲最頂尖的級別,甚至放眼整個妖域,都將會成爲真正的一方豪強。”

    林動點點頭,雖說死玄境圓滿與轉輪境間僅有一步之遙,但那一步,卻是足以埋葬無數天之驕子,只有真正的踏出了那一步,方纔能夠稱之爲天地間的超級強者,同時也能夠具備追逐輪迴的資格

    看來這兩大頂尖勢力,果然強橫呢。

    在與心晴的談話間,半個時辰迅速而過,而林動也是能夠見到,前方的視野突然變得空曠,在那遠處,彷彿是一座懸空的山峯,山峯四周,皆是深淵之地,唯有着一根根的鐵鏈從山峯上探出來,形成通道,連接着外界。

    而在山峯上,有着一道巨大的陣法光罩籠罩下來,剛好將山峯給包裹在其中,而在那山峯之內,林動也是能夠見到不少的建築,猶如一個寨子,矗立在其中。

    “這陣法倒是不弱。”

    林動望着那巨大的陣法,眼中倒是掠過一抹驚訝之色,從那之中,他能夠察覺到一股極爲強橫的能量波動。

    “林動大人,那是我們九尾族的護族陣法,是極少數從遠古中傳承下來的,也多虧了這陣法,不然我們九尾族情況會更悽慘。”心晴解釋道。

    林動微微點頭。

    “林動大人,我們吹動狐哨,寨子裏面就會知道是我們回來了族裏的人,一定會很高興見到您的!”那兩名九尾族的少女,也是欣喜的道,旋即她們取出一道造形奇特的口哨,放在小嘴之旁,而後便是有着幽幽哨音飄蕩而出,在這羣山之間迴盪着。

    林動望着那座山峯,在這哨音傳出時,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山寨中傳出了一些動靜,而後那光罩之內,一道道嬌俏身影便是顯露出來,一時間,整座山峯,都是鶯鶯燕燕起來

    這是一座呈現暗黑色彩的大山,在那山巔處,有着一座巨石大殿矗立着,在這片大殿之外,三步一崗,有着極爲森嚴的防禦。

    而此時,在那大殿之內,一道身影端坐在首座之上,他大半的身體都是掩蓋在陰影之中,但隱約間還是能夠看見那如同鐵塔般的輪廓,一股無言的壓迫之氣,籠罩着整個大殿,這也是令得此時那大殿下方的一道人影額頭不住的冒着汗水。

    “炎將大人,西北山方圓千里之內,所有勢力已被掃蕩一空,大人此戰威望深駐,想來其他大人,功勞也是無法與您相比。”

    陰影中的鐵塔身影,面對着這般奉承,卻是毫無反應,那般壯碩身體,也是紋絲不動。

    下方的人對此彷彿也已是習慣,笑了笑後,又道:“另外小的又是收到了一點其他的消息,想來大人或許會感興趣。”

    “說。”猶如悶雷般的聲音,在大殿之中迴盪。

    “大人一直很關注獸戰域中的人類,而據說在這兩天內,在那赤荒平原出現了一個人類,似乎還打敗了血蟒城的城主。”

    陰影中的身影,微微低了低頭,一對暗紅目光,彷彿泛着滔天兇光的將下方的人盯着:“他叫什麼?”

    “嗯”下方的人皺着眉頭想了想,方纔有點遲疑的道:“好像是叫做林林動吧?”

    轟!

    就在他這話剛剛落下的霎那,其面色猛然一變,一股可怕的凶氣在大殿之中瘋狂的凝聚而來,再然後,一道陰影便是將他籠罩,在其前方,一座鐵塔身影,閃現出來,一隻佈滿着傷疤的大手蠻橫的探出,一把抓住他的衣衫,將其提了起來。

    那人有些駭然的望着素來如同頑石般對任何事情都是不太搭理的鐵塔男子,想來是有些不明白他的反應爲什麼會這麼大。

    “他他在哪裏?!”

    驚雷般的聲音,在他耳旁炸響,直接是震得他頭暈眼花,不過他清楚眼前之人的脾性,當下也不敢怠慢,急忙道:“他與九尾族的人在一起,如果小的沒猜錯,他應該會去九尾寨。”

    “另外大人因爲那個人類之前表現張狂的緣故,如今有不少人在找他的麻煩,甚至連山將大人也打算去找那個人類”

    “山將?”

    鐵塔男子俺暗紅的眼中,彷彿是有着一種滔天般的兇戾在匯聚起來,旋即他將手中的人直接甩了出去,雷鳴般的聲音,在整座大山上下迴盪着。

    “所有人馬,準備撤離,你去派人告訴蒙山那個雜碎,他敢動那人絲毫,老子殺了他全族上下!”那人望着眼神兇戾得可怕的鐵塔男子,心頭一駭,急忙點頭,然後飛快的竄出大殿。

    整座大山之中的衆多人馬,也是在此時忙碌而起,拔營收寨,準備動身。

    隨着大殿變得空曠,那道鐵塔男子這才緩步走出,陽光照耀下來,一張佈滿着傷痕,但卻顯得猶如一頭噬天兇虎般的臉龐,也是浮現了出來。

    而此時,這位如今在獸戰域中如日中天,手染無盡鮮血的絕世兇將,目光望着北方的天空,那原本因爲鮮血的侵染,變得麻木無情的虎目,竟是在此時變得異常的溫和,然後,他的嘴角抽了抽,那兇戾到極致的臉龐上,居然是流露出了一絲已經很久很久未曾再出現的憨厚笑容

    大哥我終於等到你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