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尾寨前,兩批黑壓壓的人馬將寨子圍得水泄不通,而此時那兩批人馬,也皆是面色不善的看向九尾寨內,眼中閃爍的兇光,讓得人明白他們可不是什麼善茬…

    “心寨主,我再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若到時候你們不將那林動交出來,那便休怪本將不講情面,強行抓人了。”蒙山雙臂抱胸,眼睛微垂,淡淡的道。

    而在一旁,那秦剛則是笑眯眯的望着這一幕,絲毫沒有開口的跡象,顯然他是巴不得九尾寨將蒙山給得罪。

    心姨袖中手掌緊握着,她身旁的那些九尾族長老臉色也是頗爲的難看,蒙山的威脅,讓得她們心中極爲的焦灼,如果今天的事一旦搞不好,她們九尾寨就會失去這片地域最爲強大的兩方勢力的庇護,而到時候,那些早便是覬覦九尾寨的一些勢力,怕便是會找機會趁虛而入了…

    心姨眼芒閃爍着,旋即牙一咬,剛欲說話,神色突然一動,急忙轉頭,只見得後方的光罩泛起了波動,而後一道年輕的身影,便是自其中緩步走出。

    “這位朋友,你好歹也是獸戰域中名氣不小的人物,如此爲難一些女人,怕是有些過分了吧?”淡笑聲,也是隨着光罩的波動傳出,接着林動便是在那衆多豁然間轉移而去的目光中落至心姨身旁。

    “你便是那個林動?”

    蒙山以及那秦剛的目光,皆是在此時停留在了林動身上,看來對於這位最近在獸戰域中引起一些波動的人類略有點好奇心。

    面對着那一道道兇悍的目光,林動面色卻是不變,只是笑了笑,算是默認。

    “雖然獸戰域中同樣有着一些人類,不過敢在這裏如此張狂的,倒是很少見。”

    蒙山泛黃的雙目盯着林動,旋即他一咧嘴,道:“我收了血蟒城一些好處,所以你今天恐怕得跟我走了,放心,我不會對你怎樣,只是將你交給曹贏而已。”

    林動也是望着那蒙山,旋即視線瞥了一眼他身後那批煞氣騰騰的人馬,笑道:“抱歉,我哪都不想去。”

    蒙山聞言,卻是嗤笑了一聲:“這種事情,可不是你能做主的…我知道你本事不弱,連那曹贏都奈何不了你,不過你以爲我這鐵山衛,是血蟒城那些烏合之衆可比的?”

    而似是爲了應和他的話語,那後方大批人馬陡然厲喝出聲,喝若驚雷,轟隆隆的傳蕩開來,那股氣勢,猶如山嶽壓頂,直逼林動而去。

    那站在林動身旁的心姨等人,面色頓時一變,感覺呼吸都是變得困難了許多,而在她們有些承受不住時,一道身影卻是從身旁踏了出去,獨自一人,將那股驚人氣勢壓迫,盡數的接下。

    “看來今天的事,閣下是真打算與我糾纏到底了?”林動周身,隱隱有着青光浮現,他盯着蒙山,眼神深處,凌厲開始涌動。

    “到了這個時候,還敢張狂,不知死活的東西!”蒙山眼神也是因爲林動這般態度有些陰沉下來,他顯然是有些動怒,以他的身份,如此興師動衆而來,這小子不僅不束手就擒,反而還屢屢廢話惹人生惱。

    “林動小哥。”

    心姨她們見到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也是大急,在這裏如果與蒙山交手的話,不提能否解決眼前的困局,即便是解決了,可這蒙山代表的,可是整個雷淵山啊!

    而此時在那寨子中,心晴等人也是焦急的看着那個方向,這樣發展下去,對林動而言,可沒什麼好處。

    “來人,給我將這小子抓起來。”

    蒙山冷笑,旋即手一揮,那身後鐵山衛目光則是逐漸的森寒起來,一股股雄渾的元力波動,也是散發而開。

    一旁,那秦剛則是冷眼旁觀,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個叫做林動的人類,想要怎麼擺脫眼前的局面,那蒙山實力比起曹贏還要強上一線,而且其麾下的鐵山衛,也算是跟隨着他經歷了不少戰鬥磨練出來的部隊,比起血蟒城那種匪軍不知道強上多少…

    林動雙掌緩緩緊握,眼前這番陣仗,顯然是沒辦法善了了,既然如此…那便只能與他們鬥上一斗了…

    轟!

    而就在林動眼神愈發凌厲時,突然間,這片大地震動了一下,而這突如其來的震動,也是令得劍拔弩張的氣氛微微一凝。

    轟隆隆!

    震動,在很快的時間中愈發頻繁,然後這九尾寨之前,所有人猛的偏頭,目帶驚異之色的望着在那遠處視線盡頭的地方,那裏,一股黑色般的鋼鐵洪流,夾雜着一股滔天般的兇戾,奔涌而來。

    黑色洪流呼嘯而過,在他們上方的天空,竟都是因爲那股驚人的凶氣凝聚了層層黑雲,接着黑雲滾滾而來,遮天蔽日,甚是駭人。

    九尾寨之外,衆人皆是眼帶許些震動的望着那呼嘯而來的黑色洪流,這股架勢,遠遠的超越了此時此處的另外兩批人馬。

    而隨着洪流的愈發接近,他們終是發現,在那黑色洪流中,一道飄揚的“炎”字旗幟。

    “是炎將的虎噬軍!”

    此起彼伏的驚呼之聲,陡然在此時爆發開來,那蒙山以及秦剛所率領的兩批人馬望着那在呼嘯而來時,沒有絲毫多餘吵雜聲的洪流,眼中皆是掠過一抹深深的畏懼。

    “炎將…”

    秦剛也是面色變幻的望着那支呼嘯而來的黑色軍隊,那眼中有着濃濃的忌憚甚至懼色涌起來,百獸嶺與雷淵山之間同樣有着不小的摩擦,大大小小的戰爭也是爆發過不少次數,而在這些戰爭中那一支稱爲“虎噬軍”的軍隊,卻是讓得百獸嶺付出極大的代價。

    而那支軍隊的統率,也是雷淵山第一兇將,炎將,炎一個在一年多時間中,以一種驚人速度在獸戰域中竄出來的絕世兇將!

    “怎麼連這個狠角色也來了…”秦剛嘴巴扯了扯,旋即目露憐憫的看了林動一眼,這個傢伙,看來今天下場有些悽慘了。

    “那是虎噬軍…”

    心姨等人望着那股對着這個方向奔騰而來的黑色軍隊,臉色卻是瞬間煞白起來,如果說之前在面對着蒙山秦剛等,她們尚還能夠稍微保持一些平靜心,但眼下在那攜帶着滔天凶氣而來的黑色軍隊前,她們心中的勇氣,終是有些崩塌的跡象。

    那是雷淵山之中戰鬥力最強的軍隊,同時也是最爲兇狠的一支,他們面對着對手,素來信奉斬草除根虎噬軍過處,唯有着血海屍山…

    若是那支兇殘之師要進攻九尾寨,今日這裏,怕是少不了血流成河。

    林動同樣是微皺着眉頭望着那奔騰而來的黑色軍隊,那股濃得近乎要凝固般的凶氣,即便是他眼神都是有些凝重這支軍隊,顯然是他在來到妖域之後,所見到過實力最強的一支…

    “這也是雷淵山的人馬麼…果然很強大啊…”林動深吸一口氣,眼神深處,雷光黑芒涌動,看來今日,真是少不了一番苦戰了啊。

    轟隆隆!

    黑色洪流,以一種衝鋒的姿態而至,片刻後終是清晰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注視中,而那股凶煞之氣,也是讓得所有人呼吸都是一滯。

    而隨着接近,衆人甚至都是能夠看見那洪流中,鎧甲下的一道道兇狠無情的暗紅雙瞳。

    當然,即便這支黑色軍隊煞氣驚人,但所有人的視線,都是很快的凝聚向了那洪流的中央位置,那裏,有着一道更加恐怖的凶煞沖天而起。

    如果說那些虎噬軍是一頭頭兇狠無匹的兇虎的話,那麼那大軍中央的鐵塔男子,則是真正虎中之王!

    他有着鐵塔般的身影,濃濃的凶煞之氣,彷彿是在他的身後凝成了血紅的虎形光影,虎目掃視間,睥睨天下。凶氣蓋世。

    一道道目光,匯聚在那道鐵塔身影上,他們的眼中,皆是有着濃濃的懼色,即便是那蒙山也是絲毫不例外。

    林動的目光,同樣是在此時望向了那道鐵塔身影,不過很快,他的眼神便是緩緩的凝滯,那張素來平淡的臉龐上,也是有着一抹驚愕到極點的神色浮現出來。

    一旁的心姨見狀,則是苦笑一聲,這局面,真是越來越讓人絕望了啊。

    黑色洪流,並未理會在這些泛着畏色望着他們的目光,他們以一種極端蠻橫的姿態,筆直衝進,然後撕裂那兩支人馬的防線,一時間,人仰馬翻,但卻不敢有一人怒罵出聲。

    轟!

    黑色洪流,最終在山寨之外瞬間頓住,那股極動極靜之間的轉換,讓得不少人心臟都是狠狠跳動了一下。

    大軍停下,黑色洪流分裂開來,然後衆人便是見到,那道渾身瀰漫着化不開的凶煞的鐵塔身影,大步的走出,大地彷彿都是在顫抖着。

    蒙山望着那道鐵塔身影,臉皮抖了抖,剛欲擠出笑容說話,卻是發現後者竟是看都未曾看他一眼,而是筆直的對着後方那一道削瘦青年走去。

    蒙山見狀,嚥下了到嘴的話語,然後有些驚疑的望着這一幕。

    鐵塔身影的步伐越來越快,最終終是轟的一聲攜帶着極具壓迫陰影停在了林動的面前,而在其身後的心姨動人,身軀都是忍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

    氣氛凝固。

    那一對凶煞的虎目,與林動那一對平靜如湖般的雙目,便是這般的對視着。

    兩人的體形完全不成比例,林動站着,卻是僅僅只能齊到那道身影的大腿部,在他的襯托下,那道身影,猶如巨人。

    但接下來,所有人便是看到了讓他們心神驚駭的一幕,只見得那手染了無盡鮮血以兇殘著稱的絕世兇虎,竟是在此時緩緩的單膝跪了下來,這讓得眼前的青年終於可以和他平行着面對面,然後,他那彷彿被鮮血侵染過的猩紅雙目,竟是變得溼潤了起來。

    “大哥。”異常沙啞而激動的聲音,也是在此時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傳開。

    林動望着眼前這模樣有了很大變化的鐵塔男子,一年多的時間,顯然讓得他有了很大很大的改變,不過從後者那猩紅的虎目中,他還是看見了那番熟悉的情感。

    “你這傢伙…”

    在周圍那近乎死寂般氣氛以及呆滯的目光中,林動終是微笑着伸出手掌,輕輕揉了揉眼前在這個鐵塔男子的頭髮,旋即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終於是找到你了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