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寂般的氣氛,猶如凝固一般,盤旋在這九尾寨之外,所有的人,都是因爲眼前的一幕,呆若木雞。

    那位雷淵山中第一兇將,此時此刻,竟是單膝跪在了一個身體單薄得彷彿一巴掌就能拍成肉醬般的年輕人類身前,而且後者那微紅的虎目,也是讓得其他所有人心中升起一種荒誕般的感覺,這個素來以兇殘著名的兇將,居然會有這般作態?

    若是在雷淵山中,誰說這個傢伙會流淚的話,恐怕會立即引來一堆看待傻子般的目光...然而此時此刻,那一幕,卻是真正的出現了。

    蒙山也是呆滯着,他望着前方那單膝跪着的鐵塔身影,他可是很清楚的記得,即便是在當初妖帥大人在收其爲將時,這個鐵塔般的男子,都是未曾跪下過他的膝蓋,可是現在...他卻是向一個人類彎下了膝。

    連蒙山都是如此的呆滯,其他的那些雷淵山人馬更是不用說,他們嘴角抽搐着望着這一幕,他們很清楚,若是將這裏的事傳回去,想來整個雷淵山的勢力範圍都會震動起來。

    在林動身後,那些原本心生絕望的心姨等人,同樣是因爲這一幕目瞪口呆着,她們距林動最近,自然是聽清楚了那從鐵塔男子嘴中的話...

    “大哥....?”

    心姨她們怔了怔,旋即猛的明白過來,難道這位雷淵山中第一兇將。便是林動此番前來獸戰域所要尋找的人?

    一想到此,她們面色便是不由得有些古怪起來,她們倒是想過,能夠成爲林動的兄弟,應該是有着幾分實力,但卻從未料到,這個所謂的幾分實力。竟然達到了雷淵山第一兇將的程度...

    “怎麼回事?”

    在九尾寨中,那些少女也是爭相的望着寨子外,先前那支黑色軍隊的出現。同樣讓得她們面色煞白,不過緊接着她們便是見到,似乎那裏的事情並不是想象中的那樣...

    “那是虎噬軍?那鐵塔男子難道是雷淵山第一兇將炎?”

    “他怎麼跪在林動大人面前啊。這是怎麼回事啊?”

    一片猶如百靈鳥般的嘰嘰喳喳不斷的傳開,那些少女皆是睜着大眼睛望着外面,眼中滿是好奇與疑惑。

    “那就是林動大人要找的兄弟...”心晴也是驚異的望着寨子外,然後輕聲道,眼前這一幕,顯然已是能夠讓得她猜到什麼。

    “什麼?那雷淵山的第一兇將竟然是林動大人的兄弟?好厲害...”

    “那家夥據說可是超級兇殘的呢,沒想到在林動大人面前這麼溫和...”

    林動手掌輕輕揉着眼前鐵塔男子的頭髮,他的心情此時也是澎湃的厲害,三兄弟間,小貂最難招惹。所以林動也不擔心他的安危,別人不被他找麻煩就燒高香了,但唯有小炎,讓他擔心得厲害,以往在一起的時候。這個傢伙就一直憨厚着,因爲一切的事情,大多都是林動與小貂做主,而他也不多想什麼,兩人叫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妖域混亂,林動自然擔心小炎是否會遇見麻煩。而現在當他在見到眼前這活生生的人時,那一直提着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

    “還活着就好呢....”林動看着眼前鐵塔男子那紅潤的虎目,笑道:“起來吧,這樣多難看。”

    小炎點點頭,他的臉龐上有着一些傷痕,這令得他看上去格外的猙獰與兇狠,不過此時,在林動的目光下,他那足以讓得一些人腳跟都發軟的兇狠面龐,卻是有着一抹很久未曾出現的憨厚笑容在迴歸着。

    “傷倒是挺多的呢,這一年多時間,怕是過得不容易吧。”

    待得小炎站起來,林動方纔仔細的將他打量着,如今的小炎,比起以往體形愈發的壯大,那種壓迫感相當強烈,不過這一年來,他顯然是經歷了太多,這一點從他那身體上交錯的傷痕便是看得出來,這看得林動略有些心疼。

    雖然他也明白,總歸是要讓小炎獨自闖上一闖,才能真正的將其磨練出來,畢竟他是一頭猛虎,而非是一頭跟着他與小貂後面,事事言聽計從的壯貓...

    小炎咧嘴笑了笑,旋即他道:“這一年的事,待會再與大哥詳說,我先將事情解決了。”

    林動看了那後方突然間面色僵硬起來的蒙山,微微點頭,倒是沒再說什麼,現在的小炎做事,也不用他再來多說什麼。

    小炎這才轉身,而在其轉身的那一霎,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先前在其身體上彷彿消失一般的滔天兇戾,竟是如同潮水般再度瘋狂的涌了出來。

    這個時候的他,再度變成了那手掌虎噬軍的雷淵山第一兇將!

    小炎轉身,那猩紅的目光,便是投向了那面色僵硬的蒙山,後者望着他那瀰漫着兇戾的虎目,身體卻是忍不住的顫了一下,旋即臉龐上露出一抹勉強笑容,道:“呵呵...是炎兄啊...沒想到你與這位林動兄是熟識...”

    “我派人給你傳過話。”

    小炎邁着步伐,一步步的走向蒙山,暗紅色的血光在其身後緩緩的凝聚着,彷彿是化爲一頭血紅光虎,仰天咆哮,凶氣沖天。

    蒙山面色變幻不定,他的確知道小炎派人去給他傳了話,不過當時的他已是動身,所以便是派人將那傳話者擋了回去。

    “炎兄...這是個誤會...如果早知道你與他有關係的話,我定然是不會來的。”蒙山忙笑道,雖說同爲雷淵山九大將之一。但他卻是明白眼前的小炎絕非他能抗衡,不然的話,後者也不可能在這短短一年多時間中,坐穩第一將的名頭。

    “誤會麼?”小炎的步伐在蒙山前面停下,旋即他咧嘴一笑,那白森森的牙齒,讓人不寒而慄。

    蒙山見狀。連忙點頭。

    “但你還是得去死啊!”

    小炎嘴角的笑容,瞬間猙獰,他巨掌一握。一拳轟出,滔天血光凝聚,化爲一頭血紅光虎。而後攜帶着那驚人的兇戾,狠狠的對着那蒙山爆轟而去。

    “你!”

    蒙山面色大變,下一霎,磅礴元力也是自其體內涌出,竟直接是在其前方化爲一片巨大的土黃色巖壁。

    嘭!

    шωш ¤ttka n ¤c o

    巨拳狠狠的轟下,巖壁蹦碎下來,碎石飛射,那蒙山身形狼狽的倒退,身體之上那黃色的光紋浮現出來,彷彿一層鱗甲之皮。堅固無比。

    “炎將,你敢殺我?!大人不會饒了你!”蒙山怒喝道。

    此時蒙山那支鐵山衛見到他被攻擊,面色也是一變,然而還不待他們踏出步伐,便是陡然察覺到一股驚人的凶煞之氣衝來。急忙擡頭,只見得那支黑色軍隊,一對對暗紅的目光將他們給盯着,那種眼神讓得他們明白,只要他們敢踏出一步,迎接他們的。必然會是一場殺戮。

    這支只知道殺戮的虎噬軍,顯然不會因爲他們同樣屬於雷淵山而有絲毫的留情,在他們的眼中,只有炎將,沒有其他的任何人,甚至,包括雷淵山的那位妖帥!

    因爲這支軍隊,是炎將一手親自打造而出!

    小炎的步伐,倒是因爲蒙山的怒喝頓了一下,後者見狀,以爲這種警告有些效果,然而還不待他鬆一口氣,卻是見到小炎那對虎目中,一種兇戾,卻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堆積起來。

    “轟!”

    就在蒙山心中因此而不安時,他卻是見到,小炎的身體陡然變得虛幻起來,旋即他面色劇變,身形猛的暴退。

    唰!

    在其暴退間,一道陰影,卻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其身後,還不待他駭然失色,一隻黑色的巨大虎爪,已是撕裂空間,一把抓住他的一條手臂,然後猛的一掄,狠狠的砸在一旁的山壁之上。

    砰砰砰!

    山峯蹦碎,接着衆人便是倒吸冷氣的見到,那道鐵塔身影,猶如拎着一條死狗般,將其狠狠的掄甩在四周的一切物體之上,短短十數個呼吸間,這片地面,已是佈滿着深坑,一旁的巖壁,也是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凹陷。

    暴力,這一詞,在小炎的身上完美的詮釋了出來。

    那實力幾乎邁足半步死玄境圓滿的蒙山,在那小炎手中,竟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林動同樣是面帶驚異的望着這一幕,旋即他眼神微凝,小炎的實力,應該是處於死玄境大成的層次,只是...從他的身上,林動察覺到一絲有些奇特的波動,看來這一年中,小炎似乎是同樣有着屬於他的際遇,不然的話,他的等級不會還能超過林動,雖說他是有着那變異體質...

    “嘭!”

    煙塵,終是在那一道道目光中逐漸的消落下來,然後衆人便是見到,那道鐵塔身影,拖着一道不知死活般的身影走回,然後隨手猶如丟棄垃圾般的甩給了那些鐵山衛。

    “滾。”

    小炎猩紅的目光望着那羣鐵山衛,聲音沙啞的道。

    聽得此話,那些先前還聲勢頗足的鐵山衛立即駭然撤退,面對着這位雷淵山第一兇將,他們顯然是沒有半點抗衡的勇氣。

    隨着鐵山衛狼狽的退去,這片地方立刻變得空曠了一些,然後小炎轉身,望着那臉龐有些蒼白的秦剛,咧嘴一笑,道:“還不滾?以後這九尾寨便是我庇護的地方,你們百獸嶺再敢來收供奉,來一個,我殺一個!”

    秦剛臉龐抽搐了一下,想要說點狠話,但在小炎那一對猩紅的虎目注視下,再想想先前蒙山的下場,他終還是嚥下了嘴中的話,手掌一拍跨下蝙蝠,然後乾脆利落的掉頭,然後狼狽帶人遠去。

    心姨等人望着短短數分鍾便是跑得乾乾淨淨的寨子外面,再看看那轉過身來走到林動面前一臉憨厚的小炎,一時間,唯有着用無言來消化着內心的震動...

    這第一兇將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