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藉的地面,濺起的塵土逐漸的落下,篝火旁,身體欣長的青年微笑而立,只是那種笑容,卻是讓得一旁那四名悍將渾身一冷,原本眼中的輕視以及古怪之色,也是緩緩的收斂起來。

    先前被林動一拳轟飛之人,實力與他們相仿,而且雖說之前時間短暫,但在面對着林動的攻擊時,他卻依舊施展出了擅長的防禦手段,那種龜甲防禦,即便是換作他們,也是相當的棘手,想要做到類似林動那般一拳蠻橫轟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眼前的青年,面對着他們的質疑,並沒有任何的廢話,只是簡單粗暴的一拳,便是讓得他們將到嘴的懷疑盡數的吞了下去。

    這種時候,再蠢的人,也明白,眼前的青年,可不是他們眼睛所看見的那些實力。

    篝火升騰着,照耀着四人的臉龐,他們的面色在驚疑之中變幻着,好半晌後,那緊繃的身體緩緩的放鬆下來。

    “我說,你們的耍橫結束了麼?”

    那一直在一旁未曾說話的小炎,終是冷笑一聲,開口道,他盯着四人的目光中,有着凌厲兇芒閃爍着。

    “炎兄別生氣”

    那**着上身,面容粗獷的男子聞言頓時連忙笑道:“只是此事事關重大,關係着我們所有人以及手下那麼多人的生死,所以總歸是要謹慎一些。”

    小炎盯着那人,猩紅虎目讓人不寒而慄:“你們也少給我玩什麼其他心思。明日的事,真要說來,我兄弟兩人已是能夠解決,至於你們身上的暗淵鬼符,我看還是繼續留着吧!”

    四人尷尬一笑,對於小炎,他們顯然是極爲的忌憚。當下也不敢多說什麼。

    “呵呵,幾位別在意,小炎脾氣不好。大家也知道明日事情的重要性,所以到時候還要倚仗幾位。”

    林動含笑,旋即話音一頓。再度道:“不過現在幾位應該對我沒什麼懷疑了吧?”

    “林動兄說得哪裏話,先前本是我們得罪在先。”那四人連忙道,不過在看着林動那笑容時,他們卻絲毫不感到和善,反而是一陣陣令人心悸的危險,如果有得選擇的話,他們覺得,還是那時刻展露着兇橫的小炎比起他這位一臉笑容的大哥更讓人心安點。

    砰。

    遠處山壁爆裂,一道有些狼狽的身影也是掠了出來,然後再度落到篝火旁。他面色有些青紅交替,不過最終還是衝着林動一抱拳:“林動兄好力量,先前是我們眼拙了”

    “都自報下身份吧。”小炎走過來,冷哼道。

    “林動兄,在下鐵獅將。陳通。”那**上身,面容粗獷的男子抱拳笑道。

    “魔猿將,墨猴。”一名雙臂顯得格外修長,雙掌也異常龐大的男子咧嘴一笑。

    “金雕將,鵰翎。”說話的是一名有着銳利雙目,身體乾瘦的男子。

    “豹將。紀牙。”那腰間纏繞着一根猶如精鐵般黑色尾巴的漢子抱拳道。

    “山甲將,破山。”最後說話的,便是先前被林動一拳轟飛的男子。

    林動也是衝着四人一抱拳,笑道:“林動。”

    各自報了姓名身份,氣氛倒是稍微鬆緩一些,那五將有了破山的前車之鑑,倒是再不敢對林動有什麼小覷,先前後者的那一拳,也足以震懾他們。

    “將手臂給我,我幫你們將暗淵鬼符破解。”林動坐下來,目光看向五人,倒是沒多說廢話,他很清楚這五人心中最大的懷疑是什麼,他們之所以會答應與小炎動手,不少的原因,是因爲聽說他能夠爲他們解除掉體內的暗淵鬼符。

    而那陳通五人見到林動如此不遮掩,也是一愣,畢竟這可算是一種可以藉此要挾他們的籌碼啊

    “呵呵,還是林動兄大度。”

    陳通率先一笑,然後將手臂伸出來,在其手臂之上,也是有着一道暗黑色符文,只不過其顏色比起小炎那個還要深上一些,顯然這暗淵鬼符,已是深入了他的體內。

    林動手掌落在那陳通手臂之上,指尖處,黑色光線閃爍着,旋即那陳通手臂上便是有着白煙升騰起來,那道暗淵鬼符,竟是隱約的有着尖叫聲傳出來,然後在其手臂上不斷的蠕動着,猶如一張詭異的臉龐。

    一旁幾人,都是目露緊張的望着這一幕,大氣都是不敢出一下。

    詭異的臉龐不斷的蠕動着,而伴隨着林動指尖黑光的跳躍,那道暗淵鬼符,竟是在逐漸的變得淡化,十數分鐘後,林動眼神猛的一凝,掌心黑光大盛,曲掌一抓,只見得那陳通手臂之上的暗淵鬼符,竟直接脫離而出,然後化爲一道黑光符文,出現在了林動掌心之中。

    黑色符文,猶如鬼臉一般在林動掌心遊離,一股陰煞的波動散發出來。

    “這解除了?”陳通五人目瞪口呆的望着林動手中的那鬼臉符文,旋即那眼中也是開始有着一種狂喜在涌出來。

    林動微笑着點點頭,旋即掌心一握,便是將那道鬼臉符文生生捏爆而其,掌心黑光閃爍着,吞噬之力涌動間,直接是將其一口給吞噬而去。

    “林動兄果然不同凡響。”

    陳通激動的道,他們很清楚這暗淵鬼符的難纏程度,他們也想過很多辦法,但這東西卻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深入着他們的身體,令得他們無可奈何,然而現在,眼前的林動,卻是以一種很輕鬆的姿態,將其解除

    “剛好是有一些剋制這種東西的手段而已。”林動笑道,憑藉着體內的吞噬祖符,他顯然可以從源頭處將這種符文破壞。

    “你們難道還以爲我之前是哐你們不成?”小炎皺眉道。

    “呵呵,炎兄不要生氣,只是這暗淵鬼符的厲害你也知道”陳通有些尷尬的道,他們之前對小炎所說,的確只是抱着五分的信任。

    林動擺擺手,看向另外四位眼巴巴將他看着的大將:“下一位誰來?”

    “我!”

    “我來!”

    四人竟是異口同聲,不過旋即老臉都是有些發紅,訕訕一笑,互相推讓一下,這才讓得剛纔被林動賞了一拳的破山先來。

    “嘿嘿,林動兄,剛纔有得罪的地方還望你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破山衝着林動笑道,那笑容有點討好的味道。

    林動笑笑,然後出手,依舊是先前那套程序,僅僅十數分鐘,便是將破山體內的那道暗淵鬼符吸扯而出。

    那破山摸着失去了黑色符文的手臂,眼睛都是激動得有些泛紅,想來這種被禁錮着強行控制的生活,讓得他極其的難受。

    而接下來,林動如法炮製,將另外三人體內的暗淵鬼符,也是盡數的破解。

    “好了,你們體內的暗淵鬼符應該都被解除掉了。”林動拍了拍手,衝着依舊還激動中的五大悍將笑道。

    “多謝林動兄。”陳通五人連忙道謝,這體內的炸彈被解除,顯然是解了他們的心頭大患。

    林動微笑着搖了搖頭,道:“大家現在都是同一條船,幫忙是理所應當。”

    “林動兄就這樣幫我們解了暗淵鬼符,就不擔心我們直接遠遁麼?畢竟對付徐鍾,那可是有着很大風險的。”那雕翎銳利的目光突然看了林動一眼,這樣問道。

    而他這話一說出來,其餘四人面色便是一僵,一旁的小炎身體也是微微前傾,眼神兇狠懾人。

    不過林動面色倒是如常,他目光只是盯着那簇篝火,道:“明天的事,的確會有些驚險,不過說句不怕諸位笑的話,即便明日真只有我兄弟二人動手,那徐鍾也必死無疑,只是少了諸位,我們會稍微略感麻煩一些”

    話到此處,他聲音頓了頓,擡頭看着面色各異的五人,微笑道:“僅此而已。”

    篝火旁一時間有些安靜,陳通五人望着眼前青年年輕的臉龐,後者雖然一直滿臉溫和笑容,但他們卻是逐漸的感覺到那笑容之下的深不可測,難怪兇橫如小炎,都是會如此心甘情願的稱其爲一聲大哥,眼前的人,的確不簡單。

    “那徐鍾畢竟還沒有踏入轉輪境,而且即便真是踏入了也不見得他就能贏呵呵這樣說的話,還希望諸位不要認爲我不知天高地厚。”

    夜色寧靜,篝火升騰,然而那陳通五人望着那微笑的青年,卻是隱隱的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與小炎那種顯露在外的凶氣不同,那就猶如一柄未曾出鞘的青峯,即便是古樸平和的劍鞘,也是掩飾不住那其下所蘊含的驚人鋒芒

    林動所說的話,的確算是狂妄,特別是還在他這僅僅死玄境小成的實力前提下,但此時此刻,這五大將,卻是無人敢對其有絲毫的質疑。

    陳通五人對視一眼,最終緩緩點頭,而後對着林動抱拳沉聲道:“只要林動兄能夠解決掉徐鍾,其餘諸多麻煩,我們便是能夠幫忙解決,而到時候,炎兄便是這雷淵山新一代妖帥!”

    林動望着五人,這才輕輕點頭,站起身來,目光望着遠處那在夜色中,猶如匍匐兇獸般的雷淵山,雙目微眯

    妖帥麼明天就來會會你吧。(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