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淵山脈,這是一片即便是在整個獸戰域中都相當有名氣的一片地域,而這之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爲身爲獸戰域最爲頂尖的八大勢力之一的雷淵山座落在此。

    作爲這一片地域的龍頭,雷淵山統治着以雷淵山脈爲中心,以此輻射而出數萬裏之內的龐大疆域,而在這般龐大的疆域中,其中的任何人以及勢力,都是處於雷淵山的囊括之中。

    雷淵山是這裏當之無愧的霸主!

    而今日的雷淵山,顯然是一年之中最爲熱鬧的一天,雷淵山每年都會有着一次盛大的山聚,而每一次的山聚,那些平時各自領着部隊在外征戰的大將,皆是會出現,同時那些在雷淵山疆域之中倚仗着生存的大大小小勢力,也是會帶着供奉前來朝拜,說起來那種規模,算得上異常的隆重。

    因此,當林動隨着小炎進入雷淵山脈的範圍,望着那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各方人馬時,眼中也是忍不住的有着驚異之色劃過,看來這雷淵山,果然是有着幾分威風呢…

    “雷淵山疆域達數萬裏,其中生存着無數大大小小的勢力,雖然對於他們之間的爭鬥雷淵山素來不理會,但他們卻是必須每年向雷淵山繳納供奉…”小炎見到林動這番驚訝之色,也是出聲笑道。

    林動微微點頭,這就如同一個王朝,雷淵山是王族,而其餘的那些勢力便是臣子,他們需要奉雷淵山爲首,方纔能夠在這片地域中生存下來,不然的話…待得雷淵山大軍來到,那必然又將會是一場血腥的殺戮。

    弱肉強食,是這妖域中唯一不變的真理。

    虎噬軍在接近雷淵山脈時便是減緩了許多,黑色洪流緩緩而過,引得無數道帶着畏懼之色的目光望來,對於這支雷淵山中最爲強大的戰力,想來只要是混跡在雷淵山範圍之中的人都不會陌生,其中一些勢力,還在其手中吃了不小的癟…

    在進入雷淵山的一道關卡處,這裏顯然是有着重兵把守,一道道銳利的目光,在那些進入雷淵山的人馬中掃視着。

    而虎噬軍的接近,則是讓得這座關卡氣氛微微凝了凝,那些關卡中原本面色冷厲的部隊,面色也是略微的有些不自然起來,那眼中有着濃濃的忌憚。

    “呵呵,原來是炎將到了…”

    在那高聳的關卡之上,一名面色黝黑,身體上面佈滿着一些黑色鱗甲的男子望着下方的虎噬軍,雙手抱拳,一臉的笑容。

    ⊙тt kan ⊙C 〇

    “想來炎兄應該也知道進入雷淵山的規矩,任何部隊,都只能在雷淵山下駐紮。”

    小炎看了那關卡上的男子一眼,嘴角一裂,道:“天鱷將,你這天鱷部,也攔得住我這虎噬軍?”

    關卡上,那面色黝黑的男子臉龐一變,旋即乾笑道:“炎將說的哪裏話,我只是按照規矩辦事而已,若是你有意見的話,便去找妖帥大人好了。”

    關卡周圍,還有着不少各方人馬,他們望着這一幕,暗暗咂舌,但卻沒人敢說話,誰都知道在這雷淵山中,炎將與天鱷將有些不對頭,當初雙方還打過一架,不過最終結果卻是讓人跌破眼睛,那素來以戰鬥力強橫著稱的天鱷部,卻是在那支建立不久的虎噬軍手中慘敗,而也正是那一戰之後,虎噬軍之名,方纔逐漸的成爲雷淵山戰力最強的軍隊…

    聽得天鱷將搬出徐鍾來壓他,小炎只是淡淡一笑,只是那雙目深處卻是有着殺意掠過,這天鱷將乃是徐鍾嫡系勢力,若是他們要對徐鍾出手,這天鱷將也會是一塊絆腳石。

    “虎噬軍聽令,山下休整!”小炎大手一揮,喝聲如雷般的傳開。

    “是!”

    整齊低沉的應喝聲帶着一股掩飾不住的煞氣傳開,然後那大批的虎噬軍人馬,竟直接是原地盤坐下來,這樣一來,倒是將那關卡口堵了一個半。

    那天鱷將見狀,面色也是有點陰沉,小炎此舉,顯然是沒給他絲毫的面子…

    “大哥,走吧,去雷淵山。”小炎躍下巨獸,衝着林動笑道。

    “嗯。”林動點點頭,也是翻身而下。

    “等等,此人是誰?爲何陌生得很?!”關卡上,那天鱷將突然喝問道。

    小炎豁然擡頭,一對猩紅虎目殺意畢露的盯着天鱷將,語氣森森的道:“你還真以爲我不敢在這裏把你給宰了不成?”

    天鱷將面色一變,體內立即便是有着雄渾元力涌出來,那番模樣,竟是真擔心生性兇戾的小炎會暴起出手。

    “呵呵,在下林動,與炎將是兄弟,今日山聚,也是想趁機見見妖帥大人。”林動止住小炎,而後衝着那天鱷將笑道。

    “兄弟?”

    此言一出,不僅那天鱷將愣了愣,周圍那諸多勢力頭頭腦腦也是錯愕的看過來,什麼時候,那號稱殺人如麻的兇虎,竟然也是有了一位兄弟,而且看這模樣,竟還是人類…

    “這是我大哥。”

    小炎也是冷哼出聲,不過他這話一出來,周圍的人便是有些色變了,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桀驁得連妖帥都難以鎮服的兇虎會心甘情願的稱人爲一聲大哥?

    “林動?莫非是那個傳聞打敗了血蟒城城主的人類林動?”天鱷將皺眉想了想,突然道,之前林動的事倒是傳出了一些風聲,即便是他都有所聽聞。林動笑着點點頭。

    天鱷將見狀,這才深深的看了林動一眼,略作沉吟,便是點頭一笑:“那兩位請上山吧。”

    雖然他聽說過林動打敗曹贏的事,不過那曹贏不過只是一方小小城主,根本無法與雷淵山相比,這林動或許的確有些本事,不過卻是遠遠不及小炎有威脅…

    “多謝天鱷將了。”

    林動一抱拳,然後方纔與小炎穿過那守衛森嚴的關卡,兩道身影,在那山道之中,迅速遠去。

    天鱷將望着兩人遠去的身影,雙目微眯,將一名屬下叫來:“去將這裏的事稟報妖帥大人。”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玩什麼花樣。”隨着那名屬下退下去,天鱷將這才衝着林動二人消失的山道冷笑一聲。

    雷淵山異常的巍峨,而在那山峯之上,一座座大氣的殿宇成片而立,天空上,時不時的有着一些光陣浮現,那是雷淵山的一些防禦手段。

    而此時雷淵山的主峯之上,已是人海瀰漫,種種吵雜之聲匯聚在一起,衝上雲霄,彷彿連雲層都是撕裂而去。

    林動隨着小炎,直奔主峯最頂端,那裏有着一座巨無霸般的殿宇,源源不斷的人流,正在不斷的涌進去,這雷淵山的山聚,的確隆重得有些驚人。

    小炎畢竟是這雷淵山第一將,因此直接是帶着林動進了大殿,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自那大殿最前方的席位上堂而皇之的坐下。

    小炎在雷淵山算是一號僅次於妖帥徐鍾的大人物,他這一坐,利馬便是有着各方視線射來,而後一些轉移到林動的身上,眼中閃過疑惑,想來是在猜測着他的身份。

    不過林動對於這些目光卻是視而不見,雙目微垂,猶如老僧入定,那般靜態在這般喧囂之地,倒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在小炎兩人入席後不久,又是陸陸續續有着大將而來,其中五人,正是昨夜碰過頭的陳通等人,不過他們見到小炎兩人,卻只是眼神交匯一下,然後便是各自入了席位。

    不過以林動老辣的眼力,還是從他們眼中看出了一些緊張之意,畢竟今天他們要做的事,可是會讓得這獸戰域都掀起滔然大波…

    而在除了這五將之外,林動也是見到了另外三位屬於徐鍾的嫡系大將,其中一人,正是先前見過一面的天鱷將,另外一人,也算面熟,恰好是那率人前去九尾寨試圖抓獲林動的山將蒙山。

    此人見到林動二人,面色倒是有些陰沉,一聲冷哼,便是入了席。

    而那最後一位大將,竟是一名有着姣好容貌以及異常性感火辣身材的美麗女子,她那尖俏的臉頰上,有着一道貓紋,看上去令得她多了一種野性的美感。

    她出現後,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不過對於這些視線她卻是理都未曾理會,那對眸子,直接是望向林動這邊,當然,準確的說,似乎是小炎的身上…

    那視線,略微的有些不太對勁,甚至說…幽怨。

    林動眉頭微微挑了挑,然後看了一旁頭都沒擡一下的小炎,笑道:“這是怎麼回事?”

    若是別人詢問,小炎想來是理都不會理會,不過林動開口,他只能無奈的道:“不知道…挺難纏的一個女人,曾經被我收拾了一頓…然後就一直煩我。”

    “她也是徐鍾的嫡系?”林動有點詫異的問。

    “並不算…她似乎是九命天貓族的人,欠了徐鍾一個人情,所以便在這裏還個人情。”小炎道。

    “九命天貓族?”林動一怔,有些訝異,那可是八大王族之一呢,看來這女人也不算簡單啊。

    “喂,你這傢伙上次贏了我,說好的下次再較量,爲什麼這麼久都不找我?”在林動與小炎低聲說話間,那女子突然走了過來,她說話間沒有絲毫的掩飾,直接是盯着小炎,這讓得林動大感驚奇,漂亮女子他見了不少,但第一次見到這麼火辣大膽的…

    小炎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耐的道:“沒空。”

    “你!”

    女子平日顯然也是性子極傲,被小炎這麼一說,柳眉頓時就豎了下,不過旋即又是軟了下去,撇撇嘴看向一旁的林動,有點詫異的道:“你竟然會帶人來參加山聚?一個人類?”

    從她的目光中,林動看出一些奇特的意思,想來如果他是個女人的話,這時候前者恐怕會有拔劍的衝動。

    “這是我大哥。”小炎面色一沉。

    女子聞言也是愣了愣,她對小炎性格頗爲瞭解,連徐鍾都無法讓他折服,這傢伙,竟然會稱人爲大哥?而且從小炎的聲音中,她能夠聽出一些真正的尊重與情感,這可是她頭一遭見到這彷彿兇狠得六親不認的傢伙會這麼對待一個人。

    所以,女子那原本顯得有些高傲的臉色,卻是在林動那蘊藏着許些戲謔的目光中迅速的變得柔軟下來,然後衝着他展顏一笑:“林動大哥,初次見面,小妹霍緲。”

    她這話一出,周圍衆人,包括陳通那些大將,面色也是有些變幻起來,一個個眼神古怪,什麼時候,這性格嬌蠻得誰都鎮不住的小野貓,竟然變得這麼知書達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