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動望着眼前那一臉笑容的女子,旋即目光瞥了一眼周圍衆人的面色,當即也是忍不住的有些莞爾,笑着點點頭,道:“小炎在這裏多虧照顧了。”

    “小炎?”

    那霍緲愣了一下,旋即眸子中便是露出一些古怪笑意的望向了一旁的小炎,想來是沒想到這個兇橫得連看上一眼都讓人心悸的大家夥,竟然會有着這麼一個...可愛的稱呼。

    “大哥。”小炎無奈的道。

    林動笑了笑,道:“現在還知道講面子了...好吧,這是我兄弟,林炎。”

    霍緲點點頭,眼睛看着小炎,道:“不過他可不需要我來照顧,我也沒那膽子...”

    從這姑娘的聲音中,林動能夠聽出點點怨意,當即微微一笑,看來她是有些喜歡小炎啊。

    “你在我大哥面前瞎扯個什麼?”小炎眉頭一皺,沉聲道。

    霍緲撅了撅嘴,倒是被小炎這態度氣得有些不輕,當下只能恨恨一咬銀牙,便是轉身而去,不過,在其轉身而去時,一道細微的聲音,卻是悄然的傳進了林動兩人耳中。

    “你們今天要小心點。”

    林動握着酒杯的手掌微微一頓,雙眼也是微眯起來,看來這霍緲似乎知道點什麼,難道,那徐鍾真是打算這一次對小炎出手麼?

    小炎那猩紅的眼中,也是有着森然殺意涌出來,但很快的便是被他壓抑下去。

    “這姑娘挺不錯的。”林動放下酒杯,衝着小炎笑道。

    “大哥你瞎說什麼。”小炎被林動此言搞得手忙腳亂,旋即苦笑道:“我對她可沒那意思...而且我們大仇未報,誰有心情來說這些?”

    “仇是仇,雖然一定要報,不過該享受的東西也得享受。”林動微笑道,他望着小炎的目光有些感嘆,當年那跟在他身旁懵懵懂懂連靈智都未開啓的笨虎。也終於是成長起來了啊。

    “再說吧。”小炎隨口道,旋即其眼神一凝,咧嘴笑道:“不過看來今天,這雷淵山註定是要不平靜了啊...”

    林動輕輕點頭,那徐鍾,果然也按耐不住了麼。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遼闊的巨殿之中,倒是愈發的熱鬧。能夠進入到這裏的人。大多都是在雷淵山中有着一些名氣的各方勢力首腦,其中不乏類似血蟒城城主那種層次的存在,不過今日的這裏。顯然他們都只能是陪襯。

    咚!

    而在巨殿中氣氛熱鬧間,突然有着低沉鍾吟之聲響徹,而後整個巨殿便是逐漸的變得安靜下來。那一道道目光,也是看向了巨殿盡頭的王座。Www TTκan ¢ ○

    “哈哈,今日我雷淵山山聚,感謝諸位前來捧場,我徐鍾先在此處謝過!”

    一道大笑之聲,陡然如雷鳴般在巨殿之中迴盪不休,旋即那巨殿之外,突然有着暗黑光柱筆直呼嘯而進,旋即衝上那道王座。黑光凝聚間,黑色披風拂動,一道壯碩身影,已是大馬金刀的坐在那王座之上,雙目掃視之間,仿若厲雷奔涌,震人心魄。

    “恭迎妖帥!”

    隨着那王座之上的黑袍男子現身。巨殿之中,頓時響起恭迎之聲。

    “這便是獸戰域八大妖帥之一的雷淵山掌控者,徐鍾麼...”

    林動目光在此時望着那王座上,那男子體形壯碩不弱於小炎,一身黑袍。一張臉龐算是有些棱角分明,眉宇間。有着常年身居高位的凌厲與威嚴,只是那雙目深處,依舊是能夠看見一些狠戾之色,不過這番氣勢,倒是絲毫沒弱了那妖帥的名頭。

    而在這徐鍾出現的時候,林動能夠感覺到身旁的小炎身體都是微微前傾了一點,那番模樣,猶如猛虎撲食的前奏。

    林動伸出手掌輕拍了拍小炎,臉龐上的微笑,讓得後者那緊繃的身體也是逐漸的鬆緩下來。

    “呵呵,今日難得我雷淵山盛事,諸位不醉不歸!”徐鍾笑望着眼前這番朝拜之狀,那眼中掠過一抹享受之色,旋即大笑道。

    “妖帥聖明。”

    下方也是傳出一片片奉承之聲,那些看向徐鍾的目光中,都是有着一些懼色,想來這八大妖帥之一的名頭,的確相當的有震懾性。

    徐鍾朗笑,大手一揮,便是有着歌姬手捧酒壺,穿梭在這巨殿之中,整個殿內,氣氛倒是相當的火熱。

    “本王這雷淵江山,與手下九將密不可分,今日這一年一度的慶功宴倒是少不了他們,來,賜酒!”在整個巨殿氣氛火熱間,那徐鍾虎目一掃,突然看向了下方的九員大將,而在掠過小炎與林動二人時,他的目光顯然是頓了頓,然後移開。

    “本王敬你們一杯,一年征戰,辛苦了!”徐鍾手捧酒壺,笑道。

    下方九人面容微垂,捧着眼前酒杯,一飲而盡。

    林動面色平靜的望着這一幕,這徐鍾能夠成爲一方妖帥,顯然是有着一些手段,如果不是林動知道他給小炎等人施加暗淵鬼符給予控制的話,後者眼下的氣度,倒是讓人有些折服,可惜...

    “呵呵,這位想來便是那位打敗了血蟒城城主曹贏的林動吧?果然是人才,難怪連炎將這般性格的人都能稱你爲一聲大哥。”徐鍾將手中的酒壺放下,突然看向了小炎身旁的林動,笑道。

    此時巨殿中也是有着一些目光看過來,在聽到林動這個名字時,有着竊竊私語聲傳開,想來是對此並不算陌生。

    “妖帥大人過獎了,勝過曹贏只是僥倖罷了。”林動微笑道。

    徐鍾笑了笑,目光在林動身上一瞥便是轉向了小炎,雖然他清楚小炎的桀驁性格,想來林動應該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但相對而言,他顯然更爲注重小炎,以他的實力,並不認爲一個死玄境小成的人類會對他產生多大的威脅,即便他不簡單...但難道,他徐鍾就簡單了?

    他的目光盯着小炎。那眼神深處,有着濃濃的貪婪在涌動着,而後者彷彿也是有所察覺,當下也是緩緩擡頭,那對猩紅虎目,竟是絲毫不讓的與徐鍾對視着。

    兩雙虎目對望,周遭的空氣,竟是在此時緩緩的凝固。一種隱晦的殺意。皆是從兩人眼中掠過。

    兩人的這種對視,也是很快的被一些敏銳之人察覺,當即面色便是微微一變。隱約間的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

    一些吵鬧聲,不知不覺安靜了許多。

    陳通等人,也是悄悄的放下手中酒杯。渾身的肌肉都是在此時緊繃起來,背心處,更是有着汗水浮現着。

    那霍緲望着這一幕,眸子中倒是閃過一些焦急之色,她沒想到先前的提醒一點作用都沒用,這頭笨虎還是敢這樣與徐鍾針鋒相對...

    她看了一眼林動,這個時候,似乎能阻攔小炎的也就他了,不過讓得她無言的是。此時的林動彷彿並沒有察覺到這種古怪氣氛,只是低着頭,盯着手中的酒杯。

    “呵呵,炎將還是這般的有魄力,真不愧是本王麾下第一悍將。”對視的雙目,徐鍾終是率先一笑,道。

    小炎嘴角也是一裂。道:“既然妖帥認爲我們功勞這麼大,不知道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

    徐鍾眼神一凝,淡笑道:“炎將有何要求,儘管提來。”

    “把我們身上的暗淵鬼符解開。”小炎緩緩的道。

    徐鍾臉龐上的笑容一點點的收斂,他身體微微前傾。雙掌落在膝蓋上,整個身體充滿着一種驚人的壓迫力。他盯着小炎,道:“炎將,你在挑戰本王的耐心底線?你真以爲本王會對你一忍再忍?”

    小炎猩紅虎目中,終是有着無法掩飾的森森殺意涌出來:“徐鍾,你我之間都是心知肚明,何明這般虛僞?你用暗淵鬼符逼我留在雷淵山,不就是想要我體內的另外一半傳承精血麼?”

    整個巨殿,瞬間猶如死寂,那些各方人馬首腦望着這轉變的氣氛,眼中皆是有着一些震動之色,眼前這幕,是雷淵山頂層的決裂麼?

    今日這山聚,倒是不一般起來了啊...

    不過,那炎將竟然敢這般的挑釁徐鍾,倒是讓得他們有些意外,畢竟不管炎將兇名有多麼強盛,但與徐鍾這種聞名的妖帥比起來,卻依舊是差了不少啊...

    徐鍾面色陰沉,他盯着小炎,手掌緩緩緊握起來,旋即淡淡的道:“本王很好奇...以往你面對本王,只會躲避,爲何今日,竟敢這般?莫非,你以爲你找到了什麼靠山?”

    隨着最後一句話落,徐鍾那泛着陰森的目光,卻是看向了小炎身旁一直未曾說話的林動。

    巨殿中,那一道道目光也是開始轉移,然後狐疑的看着林動,是因爲有了他的存在,那炎將方纔敢這般正面挑釁妖帥徐鍾?

    不過,就這麼一個死玄境小成的人類,竟然能給炎將如此魄力?可能麼?

    哐。

    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林動手中的酒杯,突然輕放而下,旋即他緩緩擡頭,那對黑色眼瞳盯着王座之上的徐鍾,輕聲傳開。

    “徐鍾妖帥,小炎留在雷淵山爲你打拼,我不會有任何的意見,甚至連傳承精血被你搶奪一半,我也能夠接受...”

    話到此處,林動話音一頓,那眼瞳深處,一股猶如實質般的暴戾殺意,也是在此時猶如風暴般的席捲而開。

    “不過...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給他種暗淵鬼符試圖控制威脅於他...”

    林動衝着面色陰冷的徐鍾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我林動的兄弟,還輪不到你這種貨色來控制!所以今天...老子是來跟討債的!”

    滿場寂靜,所有人皆是在此時目瞪口呆。

    (晚上有事出去了,一點多才回來,人已經很累了,本來就想今天一更了,不過想了想還是寫了一章,熬到現在,很困了,晚安。)
最近更新小說